第52章 亡国公主(15)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26字
  • 2020-07-19 12:32:18

苏瑾瑾的表情宛如看见一个智障一般,还是在系统夺命的声音提醒下,她才艰难地变成了面无表情。

她知道女主性子是难言的傻白甜,只是没想到这人还是那种,不自知的小白莲。

你说说,又没旁人,摆这种语气这副表情做什么啊,好像是她欺负了人似的。

而且,明明就谢清欢自己噗通一声就跪下去了,还让她咽下去了一整颗葡萄,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苏瑾瑾忧愁地想。

可现在已经容不得她再多想些其他的了——她面前的这位姑娘,又开始了我见犹怜的真情流露,苏瑾瑾只好掀了抹笑来,不走心地劝慰:“你想多了……”

谢清欢的哭泣声停不下来,苏瑾瑾顿时被噎了一下,她抬手按了按额上跳个不停的青筋,唇边弯起的笑牵强又僵硬。

“我……”苏瑾瑾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若真要追究这件事,你觉得秦珣到现在还不知道?”

谢清欢的哭声陡然一窒,苏瑾瑾耐下性子来解释道:“你故意让大家以为你是灵贴择主之人,我早早便猜出来了,只是我明白你的心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扎根在安南,这乃人之常情,并无错处可挑。只你不该不同我商量,便自作主张将我蒙在鼓中。”

谢清欢垂着头,苏瑾瑾只能看见她鸦色的发髻,髻上的那支粉蝶恋花钗子同她的肩膀,一颤一颤的。

好似又在哭了,但她没让苏瑾瑾看见那副柔弱可欺的模样,再说也劝不住,苏瑾瑾便由着她哭去了。

“奴婢知错了,公主您若要罚便罚罢,奴婢绝不敢有半分怨言……”谢清欢的哭音轻轻地传来。

苏瑾瑾:“……”

能让女主这般自称“奴”的人,也许只有原主了吧。

但……她没有要罚人啊,她哪里说了要罚人啊?

压着心里的那股烦躁气,苏瑾瑾声音都忍不住地带上了几分愠色,“你到底听没听我说的?我压根就不稀罕做那什么天选之人好吧,你抢了这个名头我还更高兴呢!所以我不怪你不怪你,更不会罚你知道吧?!”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谢清欢被她吼得一怔,下意识地回应着她的话,“知、知道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的苏瑾瑾不忘再瞪她一眼,作死怎么能只靠言语,气势也要跟上啊!

谢清欢睁着一双红红的眼眸,看着她家公主,凶狠地瞪完她以后,又一把抱起了桌案上的那盘子葡萄,气势汹汹地走了。

……

回自己房间的路上,苏瑾瑾一口一个黑葡萄,葡萄籽噗噗吐得起劲,她忍不住地戳着系统,“灰灰,你说这女主怎么那么像苦情剧里的?动不动就哭,和我写的傻白甜差太远了吧。”

打完一把游戏的系统沉默地思考过后,它又郑重其事地道:“宿主,这就是你写的啊。你是不是忘了,你那时候每次打开码字助手,里面跳出来的读者互动,基本上都是骂女主的啊……”

苏瑾瑾吐出葡萄皮,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她又凝噎住了。

貌似、好像是的啊……

这本书成功扑街,女主塑造得不如人意有很大的原因,可偏偏……当时苏瑾瑾还不以为意,把骂她闺女的读者,一个个都怼了回去。

哎……

蓝瘦。

******

离下元节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不知是怎么的,苏瑾瑾的心里越发惴惴不安。

也许是因为那场即将来临的浩劫,下元节过后,南城中突如其来的洪灾,本就是苏瑾瑾为了巩固男主地位信手一写的,有些道不清缘由,也让白宁之百口莫辩。

可一想到,自己是在这个同现实中无异的世界里,苏瑾瑾就莫名地心口一窒,谢清欢、秦珣、阿玉这些都不是纸片人,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存在,会笑会哭,她真的没法拿这只是书中虚影来骗自己。

系统能察觉到她的不安和焦虑,这是从前的苏瑾瑾没有过的状态,它虽然很忧心,但却没办法给宿主实质的安慰,它甚至还要下狠心地提醒她。

“宿主,千万不要感情用事啊,要是你把这事提前告知了旁人,剧情被无端篡改,被世界意识检测到后,你拿到的可不仅是支线任务了,还很有可能读档重来……”

猜出了苏瑾瑾心思的系统,它的机械音里都透着忧愁的意味。

苏瑾瑾听出来了,读档重来,表面上是她再重新经历一遍,可实际上呢,更恰恰说明了这剧情的不可逆性。

因为只要她剧透了,就会被刷机再来,无论她怎么想改变原有轨迹,都是不可能的。

想着,苏瑾瑾瞅了系统一眼,深深地觉得,这只ai太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也不是太好哇。

……

就在苏瑾瑾纠结百般之际,有人先找上了门来——当时,苏瑾瑾正在捏着汤匙……嗯吃西瓜。

因为有特殊异术者培育,安南之地的瓜李向来不分时节蒂落,不过像这般跨季节的菜肴水果,也是稀缺且昂贵得紧,大部分进了王宫中,在宫里头混吃混喝的苏瑾瑾,自然也时常能分一杯羹。

不过小块的西瓜吃着不过瘾,苏瑾瑾干脆就让人把瓜一分为二,像现代那样用勺子挖来吃。

用碎冰镇过的果肉都带着清凉,更加甜润,苏瑾瑾一口一勺,吃得眼睛都忍不住眯了起来。

所以房门陡然被人打开时,她还没从甜滋滋的西瓜中回味过来,等看清来的人时,苏瑾瑾整个人都懵了。

门边的人着了一身锦绣白袍,墨色绣纹别致地盘在袍摆,腰间佩了只玲珑的银铃,逆光而站苏瑾瑾看不清他的神情,却能察觉到他周身散发的清冷气息。

苏瑾瑾捧着西瓜的手顿时一僵,眼珠子瞪得发直。

这……天要搞她?

在这片良久的沉默下,空气宛若瞬间凝固了一般,跟在后头的宫女没忍住,出了声提点着:“苏姑娘,这位是国师大人。”

宫女一个劲儿地冲她使眼色,可大脑已经死机的苏瑾瑾,眼中哪里看得到她的示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