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亡国公主(14)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57字
  • 2020-07-19 12:31:21

阿玉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抓抓发髻,又扶着苏瑾瑾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有些讨好地笑笑:“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怕那些侍卫回来了吗。”

苏瑾瑾记起方才阿玉的好来,她气顺过来了就摆摆手,表示自己才没生气,不过片刻,苏瑾瑾面上又犹疑地露了丝丝好奇,问道:“那你可看见侍卫都去了哪?”

要知道这王宫里的藏书阁,非王室之人不可入,相传里头的书都是缺稀经年的孤本秘籍,乃历代王上寻得的宝贝,珍贵之度足以令人扼叹。

传闻以前还常有人潜进书阁中,来盗取这些秘籍,其经过已经被口口相传后,倒也不能再考究,再后来为了护下这一屋子的书,秦珣索性派了侍卫前来看护,非执令牌者,不能将其调动。

可……

苏瑾瑾皱着鼻子又仔细想了想,先前她得以进入这书阁,完全是靠着阿玉拿出的一块玉牌,引走了那两名侍卫。

若阿玉当真只是名御膳房小小的宫女,那代表着王上亲临的玉牌又是哪里来的?

思及此,苏瑾瑾的眼神一下子变了,她说呢,第一回见这姑娘就觉得不大一般,原来还同她一样,也是个假扮宫女的呀。

阿玉听着她的话,面容上亦是浮着一抹不解,眼珠子都有些呆滞着,似乎在认真地思索着什么,不过她刚要说些什么,一回头就愣了一下,口中的话都噎住了。

面前的姑娘笑得眉眼弯弯,一双明眸宛若星子,柔白的脸颊晕起娇甜的笑意,将那不出众的五官都点亮了几分——就是……若是不露那一口白牙,俨然就是误落人间的仙子。

阿玉怔怔地想着,不知怎的,她的脑海中,竟然蹦出了另一个如天人般的身影,同样的星眸无暇……

苏瑾瑾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两晃,笑里带了两分讨好,“阿玉阿玉,你怎么走神啦?”

这个阿玉肯定不是一般人,这个大腿她先抱为敬!

阿玉恍恍然回神,对上苏瑾瑾担忧的眼神,心下不由有些暗恼自己的游神,她怎么能无端地把堇色和别的男子扯上联系,万一她这不甚将心声说漏了嘴,不就是要毁了堇色吗?

是了,她这定是方才见着了国师大人,才突然这般歪想……

“我没事,堇色。”阿玉心里还有些愧疚,反手握住了苏瑾瑾的五指,她诚恳地回答苏瑾瑾的问话。

“先前我是见着了国师大人从藏书阁这边路过,还瞧见了他将侍卫唤走,我趁着没人才过去带你出来的。”

阿玉不敢冒领“功劳”,可苏瑾瑾却嘻嘻笑着,神色都未变半分,她还在以为阿玉这是故意找借口,毕竟……

白宁之那狗逼,她是他妈还不知道他性子怎样?要放在现代,就是妥妥的一个不爱管闲事,高冷凶残到巅峰的…人。

默默看着的系统:你想说啥,对对对,就是最后一个字。

“好嘛好嘛,那算谢谢他了。”苏瑾瑾拉起阿玉来,不走心地敷衍两句感谢,尔后她又眨眨眼睛,故作犹豫着道,“其实……阿玉,你知道吧我并非宫中之人。”

抱好大腿的第一步,脱掉第一层小马甲。

苏瑾瑾信誓旦旦。

只可惜,她的“坦诚相待”并没有如约换来对方的谅解。

阿玉微皱巴着眉,脸上写满着纠结,苏瑾瑾瞧见了,心里就是一惊。

害,她脱马甲并不是要让这姑娘也脱呀!

于是她连忙接过话,“打住打住,你可别多想什么,我愿意同你坦诚,是觉得你人甚好,想同你做个好友,所以你定不会同别人揭穿我的罢?”

苏瑾瑾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么说没什么毛病吧……

好友……

有多久没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个词汇了?

阿玉的眼中有了微微的动容,看着面前人期待的目光,她轻轻笑了下,重重地点下头。

“我们是……好友。”

******

在谢清欢战战兢兢了几天,却不见苏瑾瑾对她的欺瞒和自私有丝毫怒意,她忽然有些茫然了。

其实,她从来都是有私心的。

幼时在街头挨饿被公主捡起后,她过上了自师父去世后从不敢想象的生活,每日吃得饱穿得体面,即便只是名身份低微的婢女,日子却远比从前好过太多太多了。

虽然公主很娇纵,每日领着婢女们去抓鱼采藕,可以任性地在爹娘怀中撒娇耍乐,房中有她不敢奢想的金玉首饰,绫罗绸缎、金银器皿还有下人们的奉承之词,源源不绝。

但……这一切,她看在眼里,心里却陡然升起了嫉羡,第一次明白这种想法时,她被自己吓了一跳——那是公主啊,注定生来便尊贵无比,哪能容她如此比对?更遑论,公主还是她的恩人……

直到,长宁国国灭。

公主还是公主,却再不能是从前那个公主了。

她不禁开始幻想,若她能将画皮术发扬,是否也能赢得公主那般的众星捧月在侧。

她想到了安南国,那个人人身怀异术,王君还在招揽能士的国家……

“公主……”谢清欢红了眼眶,双膝一软直直地跪倒在苏瑾瑾跟前,“求您不要驱逐奴婢,奴婢真的知错了……”

她的话里透着不作虚假的哀切,还唤出了来安南后,就不曾叫过的称呼,可见她当真是怕极了。

苏瑾瑾却被她吓了一跳,口中的那颗葡萄一下子带着核,径直吞了下去。

苏瑾瑾:“……”

这?谋杀亲妈?

发现一口吞了整个葡萄也没什么异样后,苏瑾瑾这才稍稍拧了眉,给谢清欢递了目光过去,“你这是做什么?”

瞧这话说的,她哪里说过要赶人家走了?她是巴不得谢清欢赶紧收了秦珣的心好吧!

她说着话,谢清欢的眼泪就一颗颗地掉下来,直把苏瑾瑾弄得没法子,她只好过去扶起谢清欢。

“我哪里怨你了,我又可曾因为这事儿骂你了?”苏瑾瑾让她坐下,看着桌上的黑葡萄,却是不敢再拈来吃了。

谢清欢止住了泪,眼里却还是透着悲伤的情绪,她哀声道:“公主仍是怪我的。”

苏瑾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