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亡国公主(11)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29字
  • 2020-07-18 12:33:03

秦珣是在万南宫给苏瑾瑾和苏瑾瑾,单独辟了处小阁楼,为防着白宁之知道他寻得了灵帖之主,秦珣是悄无声息地把两人带进宫里的。

只是在秦珣安排了宫女们服侍过两人后,“有两位姑娘进宫”便不算什么秘密了——宫人们的嘴太碎了。

这个苏瑾瑾是领教过的。

但她是没料到秦珣的那些妃嫔,竟被那些“王上金屋藏娇”、“夜夜独宠”讹传给迷晕了脑袋,在万西宫聚众商议过后,跑来万南宫里头找不愉快。

看着纠集在这一室的翠云压髻,一股子浓郁的脂粉香,苏瑾瑾闻不得这太上头的香气,忍不住抬手堵了口鼻。

“你好大的胆子!”

刚捂上没多久,面前就有人愤懑地出声,尖锐的话语如同刀子似的,要把人扎死,“你一介小小的宫女,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可知是何罪!”

“庞小主何须冲她多言?这身边的人犯了不是,便是主子言行不良所致,如若这么放任她下去,岂非日后要在御前失仪了?”

出来帮腔的同样是身着宫装的女子,她显然是力挺那位“庞小主”一派。

听了这一迭声的质问和定罪,谢清欢在旁边颤巍地差点窝做一团。

苏瑾瑾抬头眯着眼看去,那率先开口的是一袭娇粉宫装的女子,头梳垂髻,髻上簪金钗,面容还算清丽,只是配着这一副嘴脸,倒真真是低俗极了。

抠抠手指头,苏瑾瑾偏过头去,并不作理会。

她从冷宫那边回来还没多久,这群人就找上门来了,现下应是误以为她是服侍谢清欢的宫婢了吧。

不过这人虽说的是她,可怎么眼神一个劲儿地往谢清欢那边瞧,话里话外地暗示什么似的。

瞧见了苏瑾瑾神色的庞桃,登时脸色就变了,不过身边的一介奴才就敢对她熟视无睹,该是这女人教好的罢!当真是觉得她庞氏人皆可欺吗?!

庞桃看着谢清欢的眼神更加狠厉了,她愤恨道:“谢氏,不要觉得你得了王上的欢心,就能让你身边的宫婢谁都能无视了!不要忘了,就算你夜夜承宠又如何?王上连个名分都不与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自翊为这番话足够句句戳心,换做哪一个女人来说,最无法容忍的不就是自己没名没分么?

庞桃面带得意地瞥去,却见谢清欢一脸无辜和茫然地回望,她想要站起身来说些什么,一下子却被身边的“宫女”给按住了身子。

还未等几人动怒,苏瑾瑾直起身子回过头来,突然弯了弯唇角,笑得花枝乱颤。

庞桃只以为她是在挑衅,三分的怒意变成九分,张手就扬来一掌,直直往苏瑾瑾脸上招呼而去。

只可惜——在众人按捺不住激动的神色下,苏瑾瑾掀了下眼皮,看也不看就握住了那带着掌风而来的手,随手一折,庞桃就抑制不住地尖叫出声。

尖锐的喊声让她身后的那群妃嫔,都惊恐地后退了两步。

庞桃满脸涨红,她颤着音,忍不住地叫骂起来:“贱人!贱人!我乃南城庞氏,你敢以下犯上!我爹饶不了你!”

苏瑾瑾:“……”

苏瑾瑾也有些惊奇,她明明只用了三分力道来扼制,让其不好动弹而已,这人反应这么大做什么?

想到庞桃可能是在装模作样,还在这里骂她,苏瑾瑾脸色也冷了下来,她面上带着明晃晃的嘲讽之色,手上力道不仅未改,还又添了两分劲。

直到庞桃脸都发白了,痛呼声都低弱下来。

“你。”苏瑾瑾方抬了抬下巴,如炬的目光放在方才应和庞桃的女子身上,她一字一句,声音清亮又平缓,“你可知,我是王上送给谢姑娘的宫女?你们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看着那人的脸色,唰地比白米饭还白了,苏瑾瑾才好心情地又弯了唇,吐出的话却字字珠玑,“竟然敢问候王上言行不良,这脑袋怕是不够砍的罢?我猜着诛九族也不为过。”

她们以庞桃领头来闹事,一是不知苏瑾瑾两人于秦珣的重要性,二是自古以来,争风吃醋乃后宫常事,这些苏瑾瑾倒也能理解。

可这些人一再挑衅,一口一个治罪就算了,居然还口出脏话?苏瑾瑾面无表情地想,从来没人骂过她。

被痛楚压制的庞桃,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苏瑾瑾话中的意思,可她身后的人哪个不是人精,一下子就能明白她话中深意。

闻言呼啦地一下子都跪了下来,哀声切切。

“姑娘,我们真不是存心前来找你们的不是,都怪庞姬!都怪庞姬!是她非要扇动大伙来这里……”

听了这话,庞桃不可置信地看向她们,面前的那些“好姐妹们”却一一躲开她的目光,假装没看见。

开什么玩笑啊。

虽说这宫女她们并不知是王上赐下来的,可这辱骂王上的罪名扣下来,她们是一齐前来的,有哪个人能把自己置身事外?

这样想着,众人埋怨的目光皆投向了一角的那人身上,谁让她多嘴?要她讨好庞姬不成,反倒将她们一个个都连累了!

迎着一众儿视线,钱初语忍不住地瑟瑟发抖!

她怎么知道王上竟待这谢清欢如此上心,特地拨了宫婢下来,她更没料到的是,区区一个宫女竟也是个不普通的角色……

突然地,她想起入宫前父亲嘱咐的话,他道王上如今还年轻气盛,难免对情爱之事抵抗不住,要她把握机会让钱家更上一层楼。

可事实上呢,她入宫已近一年,王上连万西宫宫门都甚少踏入,更别说让她侍寝,不光是她,就是别的姐妹亦是如此。

她们被送到宫里来的,身后都是南城有头有脸的世家,如今且不说为家族带来荣耀了,怕是她们自身性命都难保了……

想着,钱初语心酸不已,心中又实在怕得慌,于是她咬下牙来,砰砰砰地朝苏瑾瑾嗑了几个响头。

她一边抽泣着道:“姑娘、姑娘!是我说错了话,求姑娘大人有大量,万不要将此事禀明王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