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亡国公主(5)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42字
  • 2020-07-21 17:34:52

许是受不了周边人异样的目光打量,那小贩一边没好气地道:“本就是这个价,哪里有退钱的道理?我这回是看在你们是小姑娘……”

他一边不情愿地拿出了找零的铜板递给苏瑾瑾,苏瑾瑾接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愣了。

她是不知道,原来女主的小宇宙还是会爆发的啊。

谢清欢这么一喊完,自己倒先不好意思起来了,因为方才的激动,眼角的红润都还未褪去,她低垂着头跟在苏瑾瑾后面,也不敢再吭声了。

不大一会儿,耳边就传来苏瑾瑾清脆中又带了丝软糯的声音,“老板,要两碗米粉。”

随着店家高兴地应下,听了一耳朵的谢清欢猛地抬头。

可一下子她就闻到了那股子熟食的浓香,肚子忍不住地发出抗议,谢清欢又微低下了头去,自出宫以来,她就再没吃过热的吃食。

苏瑾瑾瞅了她一眼坐下,见她总垂着头,不由想起了上个世界的李默安,不过这里的女主虽然性子软弱,但也不像李默安那样自卑的。

于是她随口提了一句,“抬起头来,老低着头像什么话,难道是我欺负你了不成?”

公主怎么能这样想?她是如何都不会怪公主的。

谢清欢连忙抬起头来,解释:“不是的不是的,都是我自己不好……”

瞧瞧这口吻还带着哭音,妥妥滴小白莲啊,要是旁人在场,肯定就要觉得,是苏瑾瑾欺负了人还不让说。

苏瑾瑾惊叹着,小二已经带着满脸的笑,将两碗粉端至两人面前,“两位姑娘,慢用、慢用。”

面前的两碗米粉,苏瑾瑾点的是这家摊铺的招牌,加了肉沫,上面还卧着几片青脆的白菜叶子,看着就很有食欲。

提了筷子,苏瑾瑾率先咬了一口,瞬间被入口的滑嫩清爽的米粉俘获了心,不是她瞎说,就是后世的米其林大餐也没这碗粉好吃呀。

难怪都说苍蝇馆子味道好,在古代也是一样的嘛。

苏瑾瑾放开了姿态地嗦粉,可这样的画面看在谢清欢眼里,却很不是滋味。

在她的意识里,公主生来就是金枝玉叶,从前御厨做的佳肴捧到公主面前,她都不带瞧上一眼,如今却为了碗街边的热食,而高兴成这般……

谢清欢心中浮起难言的苦涩。

这顿饭吃得是好了,让苏瑾瑾久没温热过的胃暖和了起来,这身上的银子自然也去了大半。

谢清欢忧愁得不行,她心里艰难地挣扎着,要不要投至安南王上门下,听说这安南王现今正挑选能人异士……

可……

苏瑾瑾以为她是在忧心银子的事儿,于是她拍拍谢清欢的手,信誓旦旦地道:“放心好了,下一顿咱们还是要吃热食。”

谢清欢呆呆的看着她,眼里满是不解。

付了粉的钱后,苏瑾瑾问那看起来颇为和善的店家,能不能让她们在这里坐会,店家自然是答应的。

苏瑾瑾这才从包袱里拿出刚才买的那些物件儿,又让谢清欢擦净了桌面,摆出那匹不要钱的布料。

在谢清欢诧异的目光下,苏瑾瑾青葱般的指尖,捏着泛着银光的针,在剪开的一小块布料下穿梭。

“天啊……”

看到一只活灵活现的兔子在苏瑾瑾指尖出来时,谢清欢不禁惊叹了一句,很快地,她的眸子里又染上了疑惑之色。

“小姐,您是怎么学会女红的?”

苏瑾瑾指尖一顿,随即又神色自若地怼她,“这还需要学?先前看那阿婆绣的还不够多?”

我艹,差点又露馅。

原主作为长宁国唯一的公主,在兄长死后,她便挑起了长宁的大梁,从前原主本就不爱的女红,也索性再没有学过。

但……幸好。

幸好之前在路上,两人曾露宿过一老妇的家中,妇人年轻时是坊子里的绣娘,恰巧收留她们的那几天里,妇人在为镇里的有钱人家,绣一副锦绣山河图。

谢清欢就在一边勤快地为她打下手,帮帮力所能及的忙,而原主就在一旁瞧着。

不过,就凭苏瑾瑾赋予原主的智商来看,看看就会做的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还有她这个buff加成。

所以——谢清欢抿着唇露出了欣喜的笑意,她并没有再怀疑苏瑾瑾的话。

日光西斜的街市有些惨淡,并不像先前那样人多,此时正处初秋之际,远处那棵大榕树边蝉声渐弱。

初九小心地看了身边的主子一眼,见他眉间不自觉地微皱,心下不由地又是一慌——向来是心如止水的主子,这些天不知为何总这般反常,现在竟还跑到安城这样的闹市里来了。

主子的厌闹和喜洁呢?

“她,如何?”

白宁之遥望着远处,视线是如散沙般的飘撒不定,很快地他掩下眸中的一瞬茫然,嗓音清冷又淡薄,问的话却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初九顺着他的那片目光看去,有内力的人视线向来极好,只见远远的地方摆了块干净的布,上面罗列了一排排的小玩意儿。

小玩意的面前还守着两名女子,只是周边行人匆匆,不曾注意到这块让人忽略的“摊位”。

初九心下顿时有些惊悚。

难不成主子很喜欢这些稚童玩的物件儿?

他再偷偷瞅了眼自家主子似乎不大高兴的侧颜,默默地将心中的悚然压下。

“主子,属下觉得它们甚是可爱。”初九换上了表示开心的大白牙,笑嘻嘻地回答白宁之的话,露出酒涡的面容上,似乎还在说“我帮你去买吧买吧”。

白宁之原本下意识的屈指动作一僵,他缓慢地回头,只凉凉地扫了初九一眼。

初九的笑瞬间也僵在脸上,他立马垂下了头去,再不敢嬉笑。

“大梁那边,初一该是忙不过来。”

白宁之收回冰凉的眸光,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自持,不再对任何事物多留一眼,清冷的话也如同响雷般在初九耳边炸响。

谁不知道,去大梁当细作,连饭都吃不饱啊啊啊……

饭·初九·桶哆哆嗦嗦的,说不出一个字来的时候,又听见他家主子,如同天籁的声音。

“差人去买完,便不用你陪初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