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花瓶千金(36)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53字
  • 2020-07-13 12:31:00

苏瑾瑾又被送进了抢救室,只不过苏瑾瑾是揣着手,飘在半空中,冷眼旁观着医生们给手术台上的身体做手术。

系统化身的灰猫又蹦跶了出来,它的尾巴摇得欢腾,围着半空中的苏瑾瑾直转。

系统很是高兴:“宿主,你也成阿飘啦,真是太好了,很快你就可以进入下一个世界啦。”

苏瑾瑾冷漠地甩了一巴掌在它头上,发现自己能触摸到系统后,她怔了片刻,又很快回神:“怎么说话的?你才是鬼,你全家都是鬼。”

系统被挨了这么一下子,委委屈屈地瞅了苏瑾瑾一眼,却是不敢再乱说话了。

抢救室外的灯一直亮着,里面的仪器滴滴声不绝于耳,仿佛构成一道悲鸣的声线。

“灰灰,我可以再和他们告个别吗?”苏瑾瑾看着床边的ecg监测已经几欲呈现水平基线,护士们焦急的声音也不断响起,她缓缓出声询问。

系统愣了愣,“当然可以。”

下一秒,苏瑾瑾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般,天旋地转间,她再睁眼时,已经是那片雪白的天花板,还有周围刺眼的灯光。

门终于打开,与此同时上面的急救灯也灭了。

看着医生出来,李默安揪着手指头,心头间莫名地一颤。

叶纪棠全身都是在抖着的,苏先秦难得安抚般地扶住她的肩,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出声。

李医生摘下了口罩,一脸的为难,他小心地措辞:“苏总,苏小姐她……她想再见见你们。”

这话里的意味不言而喻。

当下,叶纪棠的腿就是一软,直直地往地上倒去,好在苏明宴一个箭步上去搀着她,旁边扶着她的苏先秦更是不敢撒手。

此时说再多都是没用了。

几分钟后穿着隔离服的苏家众人,依次进了抢救室。

手术台上的苏瑾瑾依旧眉眼精致,只是脸上几乎血色尽失,如果不是旁边的仪器并没有发出警报声,就要让人以为她是不是不在了。

“宝贝,瑾瑾……”见到了苏瑾瑾的叶纪棠,哀声地轻唤着,她忍不住地落下泪来!

不是她生的又怎么样?是她把瑾瑾养大的啊,教她弹琴画画,听瑾瑾第一次叫她妈妈,即便没有血缘关系,可她就是她的女儿啊……

听着声音,苏瑾瑾艰难地撑开了眼皮,她几乎没有力气了,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目光挨个地看过去。

苏先秦父子不禁地撇过头去,将眼角的湿润隐在黑暗中,苏瑾瑾的目光落在李默安身上时,李默安紧抿着唇角走上前去。

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苏瑾瑾的眼里是哀求,同那天在房间里,她向她介绍窗外花时的神情,别无一二。

难过蔓延上心头,李默安强忍着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直直地看着她,缓慢又坚定地点下头。

得到李默安肯定的回答,苏瑾瑾释然地掀起唇角,眼角滑下一颗滚烫的泪水。

这辈子她依旧高傲到了十八岁,同样受尽了父母的宠爱,却没再让妈妈对她失望至极,也没让爸爸逼得抬手几欲扇下耳光,更没使哥哥那温暖的目光化成冰凉。

还有,那个和她一般大、前半生却饱受折磨的女孩子,也终于没再恨她。

真好。

她原以为,她想要的是让别人替她承受一遍这样的苦楚,可现在所有人看她走时,都是这样的难过,她突然明白,她真的错了……

伴随监测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床上的少女也终于慢慢合上了眼眸。

所有人哭得泣不成声。

被挤出来的苏瑾瑾,一脸懵逼:“刚才那个是原主?”

系统也有点惊了,它把下巴托回原位,镇定地道:“是的。”

它一边领着苏瑾瑾走,一边暗自思忖,这个世界意外频发,现在原女配的灵魂竟然能把宿主给挤出来了。

是不是它有什么故障了啊?唔…看来该给系统界打个电话,叫人来修修了……

******

苏家大小姐苏瑾的丧礼,举办在深秋时节,快十月底的日子里枫叶都红了一大半。

墓园里,神父沉重地吟念着祷词,最后一个字落下时,身着一身黑裙李默安挺着腰板,以从容的姿态上前,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她臂弯里那束已经干枯的鸢尾,整齐地摆在少女盈盈而笑的照片下。

十月的鸢尾早就谢了,这是她早就收集晾晒好的,本想在苏瑾瑾生日时送上一束染上水彩的鸢尾花。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生来就高傲、骨子里却又格外善良的女孩,没能活过十九岁。

这天,苏家的所有人都没哭,前来哀悼的人都心说,这没血缘的孩子果然就是没那么亲近。

不远处,一抹站得笔直却很僵硬的身影站了许久,久到风中刮来细细的雨丝。

沈约的怀里抱着一束白色郁金香,他的指骨攥得微凸,下颔绷得紧紧,他盯着远处苏瑾瑾的那张照片,眼眸中露出挣扎的痛色。

“少爷,我替您送过去吧……”齐叔犹豫地出声劝道,他哪里看不出自家少爷的异样。

向来对任何事都镇定自若的人,听了苏家那小姑娘的丧询后,不听劝阻地撇下了一众来听演讲的座谈会,上车的时候他分明瞧见了少爷有些红了的眼眶。

即便少爷对着苏小姐有诸多例外,可自先生去后,少爷别说参加过谁的葬礼了,就是连先生的墓地都不曾踏进去过。

不等齐叔再劝他回去,沈约的步子就迈开了,一步又一步走得坚定又沉稳,仿佛是向着他一生拼命所求的东西走去。

在齐叔惊诧的目光,慢慢地缓淡下来,拧了半辈子的眉终于也松了半分,可他脸上的神情也不知是该喜悦还是该悲伤。

他看着沈约过去后,是一片不出意料的轻哗,谁人不知这位m国要来争抢的年轻教授,华国赫赫有名的医界泰斗,传闻中不管闲事看淡生死的人,竟然出现在了个小姑娘的丧礼上。

的确是够惊讶。

沈约眼光都未给这些人半点,放下怀里的花,他再看了眼照片里的少女,眼眸垂敛下去。

没有人知道,他在心中暗下了个决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