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花瓶千金(34)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061字
  • 2020-07-12 12:34:00

日子这样不紧不慢地过了一个多月,在苏瑾瑾的默声接纳下,叶纪棠和苏先秦也慢慢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期间,那位自称是李默安母亲的女人多次登门,可李默安没有一次出去见她。

只有苏瑾瑾知道,如果不是李默安为这个养母求情,恐怕按照苏家人的性子,李琴这样调换孩子的行为,等待她的只会是监狱。

可是李默安愿意息事宁人,原本没打算放过李琴的叶纪棠,也只好遂了她的愿。

苏瑾瑾的这具身体越来越虚弱,她自己能感觉得出来,尽管有系统这个bug在,还是抵挡不住她的疲累,好像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般。

沈约拒绝了她再去沈家诊治后,她就只好整天待在家里。

其实苏瑾瑾也明白,沈约是为她好,她承受不住研制出的药剂带来的副作用,这人就只好干脆点,断了她“以身试药”的念想。

李默安每晚都会来苏瑾瑾这里坐坐,似乎是看出了她身体的每况愈下,和她每天忍受发病的痛苦,李默安会同苏瑾瑾说她小时候的故事。

少女的眸子里依旧是璀璨的光,听到有趣的地方,她会柔柔地弯唇而笑,当初第一次见到她那冰冷的气息,早就不复存在。

李默安静静地看着她笑,她觉得,天花板上吊着的水晶灯片,仿佛都不及苏瑾瑾眼中星光半分。

“你真的很美。”李默安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

苏瑾瑾一愣,似乎并不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她只轻轻地摇头。

她现在身体这么虚弱,有时候呼吸困难还需要吸氧,随时都可能要住院,现在家里面的医生已经住了下来,随时待命,就连帮佣都请了好几个。

像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就算五官底子还在,也算不得“美”这个词来形容了。

“希望你快点好起来。”李默安也微抿着唇笑了下,她现在已经褪去了许多刚来时的拘束,“以后我们好好的。”

苏瑾瑾点头,她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道:“明天我教你搭配衣服吧。”

这一个多月里,钢琴、桌球甚至是马术,但凡是和勋贵家庭能沾上边的东西,苏明宴他们都有安排专业的人去教李默安。

当然,这也看李默安的意愿,她若愿意学,肯定一样都不会落缺地为她花钱。

只是像品味这种东西,也更是要学的,本来叶纪棠是打算和两个女儿好好再培养感情,顺便教教李默安挑选衣服,可公司那边出了点状况,是真的走不开。

其他的眼瞅着苏瑾瑾帮不上什么忙了,可她总该为最后的任务做些什么才是。

李默安应下了。

第二天,苏瑾瑾让系统给她调调精神状态,又加上她打了一层粉底和腮红后,苏瑾瑾的面色看起来就好了很多。

李默安看到她这个改变,觉得分外惊喜,她以为苏瑾瑾这是好起来的象征,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她上前给了苏瑾瑾一个拥抱。

原主有一个专门的衣帽间,连带着她的房间,苏瑾瑾推开隔离门,露出她从不带外人进来的空间。

李默安惊叹地看着这间房子,里面的大衣橱都是及顶的,看着格外恢宏气派,三面墙都是这样的衣柜,苏瑾瑾走上前去一一打开柜门。

这回的功课她早就做得很充分,衣柜里的衣服不仅有价值上十万的,苏瑾瑾还在网上买了一些,几千、几百块的用来做对比。

而原主所有的衣服不管是裙子还是衬衫,都是动辄上万的牌子货,许多还是定制款。

苏瑾瑾点了两条长裙出来,让李默安摸摸这质感。

这两条裙子都是今年prada的限量款,只不过一条是叶纪棠送的,一条是苏瑾瑾在某宝花了三千块买来的高仿。

因为是高仿,所以如果不是经常进出品牌店的人,是很难分辨出真假的。

李默安知道苏瑾瑾不是刻意为难她,只是她摸了再摸,仍旧分不出哪条是真的,她正要纠结地随便选一个时,苏瑾瑾就轻轻地按住了她的手。

把李默安带到沙发上坐下,苏瑾瑾才细声告诉她,看衣服得先找吊牌,这里的标识最容易突出衣服的品质。

苏瑾瑾教得很仔细,李默安听得更认真,她在这个小世界可能是拥有女主光芒,无论学什么都是神速。

不仅把苏瑾瑾让她了解的品牌logo都记了下来,就连学台球高尔夫这些运动也是很有天赋,苏瑾瑾在外面晒太阳的时候,总能听见教习老师的称赞声。

现在苏家并没有对外公开李默安的身份,事实上在李默安没回来的时候,除了亲近点的生意伙伴,外面的人都只听过苏家大小姐高冷任性,并没有见过苏瑾瑾。

她们还太年轻,叶纪棠和苏先秦都一致认为,如果在外人眼中自己的女儿过早地被盖上了“苏家人”的头衔,那么未来她所有的成就都可能被人歪曲。

苏瑾瑾明白这个用心,她也对李默安解释过,不过李默安倒不是很在意这个。

她现在想的是,要把自己变得优秀。

《七荒志》自上个月的官宣海报后,终于定档了,可李默安似乎比苏瑾瑾还兴奋。

正好卡在了国庆晚上的九点开播,还是最火热的芒果台,当晚叶纪棠破天荒地赶在九点前回来了,除了苏先秦不在,不然一大家子算是整整齐齐了。

第一集前面一部分是小戏骨演绎,演的是幼时林凡和林卿玉在林家村的日子。

第一次自己演的戏首播,苏瑾瑾格外地激动,她指着那个文静又出尘的小女孩道:“妈,哥,安安快看,那是我演的角色她小时候。”

她高兴,大家更是替她欣慰和开怀。

苏瑾瑾这些日子的消瘦,还有整夜地睡不了好觉,他们是看在眼里的。

叶纪棠揽过这个养了十八年的女儿,看着她眼里心里都是欣喜的神色,她的心却不断地酸涩、又抽痛起来。

医生说,瑾瑾的心脏开始衰竭,可能要熬不到明年夏天了……

叶纪棠忍住眼中的泪意,强撑起笑脸来,“宝贝,你不是一直说要去游乐场玩吗,明天…妈妈和安安带你一起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