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花瓶千金(15)
  • 女配她不想死
  • 孟妆
  • 2104字
  • 2020-07-07 12:31:17

她这像妈妈一般啰嗦的话是怎么回事??

听着于妙妙这串话,苏瑾瑾脚下差点一个不稳,她反手抓着门锁,让门隔绝了外面的人还在叭叭的声音。

于妙妙什么都好,就是太聒噪了点,只是,她怎么记得,她刚来的时候于妙妙不是这样的啊……

苏瑾瑾纳闷地想。

这边,富有中古世纪气息的别墅内,宽敞的大厅里还开着灯火通明,配着珍珠的灯饰,在光线折射中颇带质感。

手机的信息通知声,突然跳响,在寂静的厅堂内格外抢眼。

齐叔诧异地看了眼前面正襟危坐的人,自从那天苏家大小姐来了后,少爷好像就格外钟情坐在这沙发上,明明从不过于接触电子设备的,最近也总捧着手机来看……

想到这些,齐叔却微微皱了眉,少爷的这些改变,是令人喜忧掺半的。

察觉到他的目光,沈约轻轻抬头,眸子里流露出疑惑。

齐叔收敛好思绪,温声道:“少爷,已经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沈约“唔”了一声,再看了眼手机屏幕,他才慢吞吞地拖着步子上楼去了。

幕色下星子明亮,半夜的风带着些燥热。

苏瑾瑾睡得迷糊不安,她感觉到额间和后背的湿润,只好半睁着眼爬起身来,映着手机屏幕上荧荧的光,去摸着空调遥控器。

后面是怎么爬回床上的,第二天醒来,苏瑾瑾怎么也想不起来,不仅如此,她还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把温度调到10度……

“阿嚏——”苏瑾瑾窝在被窝里,怀里抱着抽纸,她冷静地抽了好几张,用力地擦着口鼻。

这,太难受了吧……

苏瑾瑾从前是很少生病的,尤其是这样被空调冻出感冒,对以前的她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了——因为她没钱,没钱开一夜的空调。

“快……苏瑾姐,喝下去就没事了。”于妙妙端着碗姜汤,急冲冲地把碗凑到她面前。

苏瑾瑾没有犹豫,一口闷了。

“苏、苏瑾姐……这不烫吗……”于妙妙看得惊奇,她结巴地说着话,两手接过苏瑾瑾的空碗。

苏瑾瑾恹恹地摇了下头,用湿巾把手又擦了一遍后,翻身又倒在软软的大床上。

“我再睡会儿,记得别把我感冒的事告诉我哥,还有剧组那边记得给我请假。”

说完这些,苏瑾瑾又觉得很困了,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尾下意识地泛起泪花。

站在床侧的于妙妙应了声,把手里的鼻塞灵放在床头柜上,这才轻手轻脚地合上门出去了。

门外,于妙妙打开手机看了半晌,她纠结了许久,还是没把苏瑾瑾生病的消息发给苏明宴。

与此同时,a市某小镇里。

长长的小巷里,青苔蔓延上墙角,隐隐有继续往上攀爬的趋势,李默安垂着眼睑,步子迈得缓慢,她偏头看着,这抹在她世界里唯一的绿意。

突然地,在她的眼前多了一道影子,紧接着有人惊奇的声音传来。

“李默安?你回来了??”

李默安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她的手死死地捏着纸质的手提袋,想要绕过这人继续往前走。

可她没走两步,就又被另外一人给堵住了,胳膊也被人抓着向后拽去。

伴随着刺耳的嘲讽声,袋子里的小蛋糕滚落出来,散了一地都是。

“我说话你没听见?聋了还是哑巴了?怎么,几个月不见傲气了不少啊。”

“你说,她这么久不在家,连她妈生病了都没回来,不会是去做那个了吧……”

女生的声音尖锐又恶毒。

李默安猛地抬头看她们,两人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还想说些什么,却突地眼前一黑。

“嘴贱多吃点。”

李默安冷冷地扔下一句话。

她甩甩手,重新拾起纸袋和灰扑扑的背包,推开因脸上糊了奶油而尖叫不已的两人。

头也不回地走了。

暴躁的声音还在后面咒骂,李默安却觉得心情松缓了好多,十多年来的雾霾,终于稍稍挥散了些……

巷子的尽头有了光亮,李默安想起刚才那两人说的话,原本直走的步子一顿,还是拐了个弯,往左边的店铺而去。

临近傍晚,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今天的风还有些大,把铁门吹得来回晃着,吱嘎吱嘎地响。

隔壁不知谁喊了句:“把门关了行不?吵死了!”

听着声儿,里面的人连忙匆匆忙忙地出来了,李琴一边应着那人,一回头就看见门口的李默安时,她顿时有些愣住了。

“妈……”李默安捏着背包的带子,沉默了片刻,喊她。

李琴恍然醒神,她的手往围裙上擦了擦,连连应了句:“哎、哎!快进来……”

厨房里的香味还在飘散,李默安坐在有些硬邦邦的沙发上,敏锐地嗅出了这是红烧肉。

“等着,妈很快就好了,马上开饭。”李琴扔下一句,又急忙忙地进了厨房。

母女俩已经两个多月没见,自嘉娱公司要把她培养成训练生的那天起,李默安就断了同李琴的联系。

与其说是她忙,倒不如说是她不愿意给李琴打电话。

从小时候开始,李默安就同她妈不亲,她自觉得并不是她的原因。

而是李琴,自有记忆开始,就待她格外严苛,甚至她不许李默安擅自做任何决定,小到在学校交什么朋友,大到读什么学校,她要替李默安做主。

这说好听点是强势,往难听了说就是蛮横无理。

这样的生活对李默安来说是折磨,所以有时候她会觉得,她大概不是李琴亲生的。

厨房里的肉香徐徐散开,李默安松开刚才买的药,摆在有些旧了的茶几上。

她起身,两步走到厨房门口,李琴以为她要来帮忙,连忙挥手阻拦:“快出去出去,还有一个菜了,不用你帮忙。”

李默安也不应好,她就静静地靠在门边看着,看了会,她突然地开口问:“妈,我是你亲生的吗?”

进嘉娱前,她是去医院体检过的,她明明是O型血,可李琴是A型。

听了她这话,李琴没有异样的话传来:“这不废话,不然你是我捡的?”

李默安这才笑了下,心定了几分,转身坐回了沙发上。

只是她没有看见,背着厨房门口的李琴,在听了李默安的话后,她的脸上有着深深的凝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