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鬼打墙
  • 活人死亡禁忌
  • 紫陌嫣然
  • 2027字
  • 2020-03-04 08:01:40

午夜,十二点整!

青阳高中101宿舍。

赵正阳和几个舍友,准备开最后一把游戏。

突然,吴大磊的手机铃声响了。

“靠,是陈远……”

“你们别点开始啊,等我一下。狗比陈远,你搞什么……”

吴大磊骂骂咧咧地接通,习惯性地按了免提。

“哥……哥们啊,快,快到学校小树林这边来接我……我都转了半小时了,还特么在林子里面打转……”电话那边的陈远语气惊惶,还带着哭腔。

宿舍楼后,不足五十米的小土坡有一个小树林。

因为靠着围墙,许多晚上跑出去的学生,大多喜欢从这翻墙过去。

可小树林满打满算也就不足半亩地,最多一两分钟的路程,怎么可能半小时还出不来?

吴大磊口中啧啧两声,压根没当回事,没好气地道:“你小子是不是偷偷喝酒,转迷糊了?”

“也有可能是想骗咱们下去,这深更半夜的……”

“甭搭理他,那家伙存心不让咱们好好玩游戏……”

“挂了挂了,咱们快开始……”

几个舍友议论纷纷,都没当回事。

可电话里面,陈远粗重的呼吸清晰可闻,渐渐地,他那哭腔愈发隆重,说话都开始哆嗦起来。

“别挂啊……”

陈远凄厉地叫声,让宿舍几个人都安静下来,紧接着,他的声音愈发显得惊惧:“我前面都是雾,什么都看不到……我好怕……救命啊……”

最后那救命的声音,因为恐惧,明显有些尖利,令人头皮发麻!

吴大磊几人面面相觑,开始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忽地,赵正阳面色严峻地跑过去,一把夺过吴大磊的手机,对着话筒急促地喊道:“陈远,麻溜地脱裤子撒泡尿,快……”

听他这么一吼,那边的陈远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连问都不问,下意识地拼命应是:“撒尿?正阳啊,你开什么玩笑呢,这个时候让我随地大小便……”

陈远话是这么说。

可是很快,电话里面就传来地“嘘嘘”的水流声。

显然他还是听了赵正阳的话。

现在已经属于是病急乱投医了!

流水声消失后。

赵正阳这才沉声道:“现在,你眼前的雾气散了没有?”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只有信号不良时“沙沙”的时断时续声。

不得不说,那种无规律且怪异的声响,刚听不觉得,但眼下在一片寂静中,难免就有些瘆人。

宿舍几人围着在赵正阳身边,莫名被搞得心里都有些发毛。

“正阳,你别吓我们啊,陈远到底是咋了?”吴大磊哆哆嗦嗦地问道。

“你们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你们肯定不信,但,我信,我不光信,我还见过!”赵正阳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不出意外的话,陈远这是遇到鬼打墙了!”

“什么?鬼鬼鬼……鬼打墙?!”吴大磊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过去了。

另外几个舍友,也都吓得狂咽口水,连窗外吹进来的风,都觉得阴森森的。

啊!

突然,手机里传来一声尖叫。

那怪异尖叫极为凄厉,听得众人齐齐后退一步,后背仿佛有千万条冰冷的蛆虫爬过,汗毛直竖。

只有赵正阳还沉得住气,大声喊道:“陈远?说话!”

“是我……”

陈远的声音明显有些嘶哑,继而,他满是绝望叫道:“搞毛啊,雾越来越浓了,根本就没消失!”

“不可能啊……”

赵正阳心头一沉,童子尿可暂时驱邪,不可能一点作用都不起,莫非……

“陈远,你不是童子身了?”

“我特么高一就不是了……”

陈远喘着粗气,发泄般地疯狂嘶吼道:“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是个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无法淡定,赵正阳很理解陈远此刻的心情。

他连忙安抚陈远,赶紧想了个办法:“你现在把舌尖咬破,冲着前面喷出去,看到路了,就赶紧跑!”

舌尖血,又名‘真阳涎’。

自古以来,那就是人体阳气最为集中的地方。

陈远既然已经破了童阳,现在他唯有利用舌尖血来驱邪灭灵!

“把舌尖咬破?”

陈远在那边抽了口凉气,有些气愤地大叫:“正阳啊,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坑我,这时候你要我咬什么舌头?”

在他说话的时候,电话里面,倏然有隐隐约约的歌声传来。

歌声缥缈,能听得出来是女人的声音!

而且,似乎还是一首童谣,断断续续,宿舍这边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几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吴大磊忍不住了,背后一阵阵凉意,缩着脖子对着话筒问道:“陈远,你那边……有女人唱歌?”

“什么乱七八糟的……”

陈远似乎毫无所觉,仍然气恼地叫道:“求求你们几个下来接我吧,咦……”

他话还没说完,手机里面就传来了“呜呜”地呼啸风声。

风声怪异,里面夹杂无数落叶的窸窸窣窣响动。

赵正阳心里一紧,连忙冲着话筒急声大吼:“陈远,你想活的话,就快点咬破舌头喷一口血出来……”

“什么?什……么……”

陈远的声音被风声给彻底掩盖,唯有那歌声渐渐清晰起来。

“丢,丢,丢手绢……”

“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大家,不要告诉他……”

“不要不要告诉他,不要不要告诉他……”

“……嘟嘟嘟!”

直等到一阵盲音传来。

嘶嘶……

宿舍灯管闪烁了几下,宿舍的光线明显开始昏暗起来。

有微风呜呜吹过,窗户‘嘎吱嘎吱’地开始发出怪声,像极了一个老妇人在磨牙。

月光下,树木簌簌摇动,投射在宿舍地面的阴影张牙舞爪,狰狞而又阴森。

几人面面相觑,都很有默契地保持安静,连有人吞唾沫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最终,还是赵正阳咬咬牙:“我下楼去找陈远……”

嘭!

没等赵正阳把话说完,宿舍门突地被人轰然撞开。

众人悚然循声望去,只见陈远那惨白的脸庞出现在门口。

他嘴角犹自滴着血,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尤其可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