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插班(一)

  • 追风年代
  • 潇湘夜雪
  • 2101字
  • 2022-05-03 21:34:21

如果还有明天,我带你去看烟火的表演。

如果没有明天,我该如何对你说再见。

卷一水色年华

这是春季里一个极其普通的日子。

南楚行省边陲的风州城,沄水穿城而出,自南而北,日日不息。

一连下了几天的细雨后,天空终于放晴,一中校园里一片宁静,操场上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往教室走去。入耳尽是朗朗的读书声,窗户的挂钩已经脱落,被人用墨水瓶塞在活页处挡住窗弹回来,钱重站在窗前看着外面,一轮红扑扑的太阳从云霞后面升起来,带着花草儿味道的植物清香随风飘送进来,淡红色的阳光从长出新绿的树木间隙射下来,在地面上形成斑驳的阴影。

楼下,是步履匆匆的学生。

“嗨!”唐天让把自行车推进车棚里锁上,抬头看见前面的白散轻盈的跳下车,甩了甩飘逸的头发,露出一个自认为无比灿烂的笑容,走过去打招呼。

“嗨你个头呀!差点被你吓死,你属猫的吗,怎么走起路来一点声音都没有?”白散正在低头锁车,冷不丁的被吓到,狠狠瞪了他一眼径直朝教室走去。

“别这样对我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大家是同学,打个招呼总可以吧。几日不见,你还是这般容光焕发令人神往……”唐天让跟在她后面委屈的说道。

“打招呼当然可以,只是以后不要用这种俗气的法子了。用眼神,用眼神交流下就可以了。”白散回过头朝他嫣然一笑,快步走上楼去。

“用眼神交流……我的天吶,原来还可以这样子啊……”唐天让看着白散轻盈的背影喃喃道。

楼上,白鹿扎着两个马尾,拿着课本用清脆的声音轻轻朗读着。同桌丁存笑趴在课桌上睡得正香,他吞了吞口水,从抽屉里摸出一本书盖在脸上,挡住照过来的刺眼阳光。

“白牛,你的作业呢?每次就你不按时交,快点拿出来!”陶冶子走到白牛桌子边喊道。

“我最近时运不济,作业本不是被小混混抢走就是饿昏头的野狗叼跑。”白牛侧身靠在椅子上,架着腿懒洋洋的说道。

“又编瞎话!哪个不长眼睛的小混混敢抢你的作业?再说了,他抢你的作业本干什么?你的本子特别香?”陶冶子一脸不信的说道。

“我哪里知道,也许他羡慕我的才华不想让我好好学习将来当科学家呗,又或者他嫉妒我的容貌想要打击报复,让我因为交不出作业被老师批评被同学看不起呗……呵呵……”白牛笑呵呵的说道。

“少啰嗦,快点拿出来!你不拿我就自己动手了。”陶冶子说道。

“给你给你,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白牛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作业本来。

“你这些的什么呀,重新写!鬼画桃符乱七八糟的,哪个认得?”陶冶子翻开看了看丢在桌子上。

“小桃子同学,你知不知道,这种字可是我绞尽脑汁发明出来的牛体字。”白牛伸伸胳膊笑道。

“我管你什么牛体字猪体字,反正是不行,你必须重新写一份交上来。”陶冶子板着脸说道。

“我给你弄根毛交上来,牛毛要不要?”白牛笑道。

“你……你不写是不是?”陶冶子瞪着他。

“反正老熊又不检查,你就别较真了。”白牛说道。

“叫你重写就重写,哪里那么多废话。我看你这个人欠骂欠揍,你的作业本欠摔欠踩,你的课桌欠从窗户丢下楼去。”陶冶子卷起袖子叉着腰喝道。

“不要那么凶嘛,我叫你姐姐行不行?”白牛咧开嘴笑道。

“不行就是不行,叫奶奶也没用。”陶冶子声音清脆口气坚决。

“下次,下次我一定改……”白牛说道。

“改?这话你说过多少回了,你这头大笨牛能改得了吃……吃草吗!”陶冶子说着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陶陶,白牛能写作业就不错了,别那么较真了。”钱重听到这回过头笑道。

“大家注意,今天熊老师会来上课。”班长风止水走进教室,边擦黑板边向教室里的人宣布,说话的人瞄了一下被擦干净的黑板,止住了笑声。

“哎呀呀,也该回来上课了,再不来学校就该换个老师了……”前面的夏佳文抱怨道。

“换老师?换谁来?”钱重回过头来问道,他前额一绺翘起的头发,被风一吹微微摆动。

“哟!胖球哥,早安!”夏佳文打了个招呼。

“你再敢说一次!大清早的你别找不自在,我不是警告过你么,别特喵的随便给人起外号,真叫人不爽!”钱重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无意冒犯胖哥,但你今天的发型真心不错。”夏佳文看看他的头发笑道。

“谢谢你违心的赞扬,你说谁会来接咱们班?师大刚毕业的小女生吗?”钱重问道。

“胖哥哥,这个问题我用脚也能想出来。”夏佳文说道。

“喔?我还以为脚是用来走路的呢。”钱重笑眯眯的看着夏佳文,等待着他的下文。

“咱们一中可是县里唯一的重点中学,咱们班又是学校唯一的文科重点班,自然是重点培养的对象,希望之星将从这里冉冉升起,栋梁人才会在这里茁壮成长。现在熊老师三天两头的生病,我们的课已经别的班慢了好多,总是找代课老师来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呀……哼哼……”夏佳文侃侃而谈起来。

“还不如什么?”钱重问道。

“学校真要为我们班的成绩着想,就该换个老师了。堂堂一中卧虎藏龙,也不用担心找不到好老师。”夏佳文笑嘻嘻的说道。

“只有穿长衫戴头巾的狗大户,才敢说这样的混账话。”钱重冷笑道。

“换你大爷的!就知道你小子没好屁放,老熊生病了你就想把他一脚踢开,你有没有良心?”白牛紧握拳头恶狠狠瞪着夏佳文,手上的骨头咯吱咯吱作响。

“白牛同学,你想干什么?公道自在人心,有理不在声高,君子动口不动手,打人不许打脸……我也是为大家的学习成绩着想,你们也不想希望熊老师经常带病来上课吧,希望他在家里安心养病吧。”看见白牛凶神恶煞的样子,夏佳文的声音顿时小了一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