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收账
  • 流浪耶
  • 1092字
  • 2019-12-25 14:14:00

富源饭店。

门口熙熙攘攘几人进出,刚走到店门口的陈兵犹豫了一下。

“陈哥,陈哥,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

“我在家里都吃过了,真吃过了……”

还没等陈兵想好去还是不去,就已经被冯德明连拉带拽请进了店里。

从冯德明的装扮可以看出,他也是刚下工地就将陈兵请了过来。

“坐坐坐,来,陈哥。”冯德明热情的给陈兵搬来一把椅子。

陈兵很尴尬,因为他欠冯德明五万元工钱。

三年前,陈兵承包了赖光荣的工程,冯德明作为一个长期在工地干活的朋友第一个就投奔了陈兵,干活也非常老实,能吃苦,他知道陈兵有困难,所以工钱的事也就一直没有提起,但陈兵始终记在心里。

两个人,冯德明点了五个菜一个汤,这让陈兵更感觉内疚。

“德明,你,你那个钱很快就下来了。”陈兵最终还是自己点开了话题,他知道冯德明今天饭局的意图。

冯德明笑着帮陈兵盛上一碗汤笑着说道:“兵哥,呵呵,实在对不起,我,我老母亲生病了,医生说要手术,我,我确实急需用钱。”

陈兵很无奈,他抽出一根烟点上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没事。”

见陈兵是这表情,冯德明急了,尴尬的笑着说道:“哥,我俩的感情不存在这些,工程完工都近三年了,你看我主动向你要过钱没有?我知道兵哥的人品,我也知道你的困难,只是,只是我真的……”

陈兵听不下去了,他感觉很对不起这帮兄弟,工钱拖了别人这么久:“来,兄弟,放心,下周,下周我一定先把你的工钱给支了,啥也不说。”

陈兵拿起旁边的杯子,将冯德明倒的酒一饮而尽,酒从喉管一直烧到胃,那种感觉就跟他的心情一样,嘴上答应了,其实内心真不知道怎么办。

酒能解愁,一杯酒共二两,陈兵一饮而尽,内心已经失落到了谷底,他将手里的烟丢掉,用筷子扒拉着盘子的菜说道:“哎,不瞒你,赖总除了前年结束时支了我五十万,后面我就没见到一分钱,我,我现在穷得……。”

冯德明对陈兵的情况非常了解,因为陈的妻子胡冰之前也经常找他了解当初那个工程的事情,想必是家里确实也遇到了困难,要不然一个女人怎么会没事找他问这些,而且提起这事她还忍不住流泪。

“兵哥,你,你究竟垫了多少钱进去?”冯德明不知道具体数目,但从陈兵目前的情况看,绝对超出了家里的承受能力。

“呵呵!”陈兵苦笑一阵,这笔账太多了,工程投资一百五十万,如今才回收五十万,工程所需款项全部由陈兵垫支。

面对陈兵的苦笑,冯德明眉头紧锁,不敢深问,毕竟要不到钱的滋味他也体验过:“当初那个死人赔偿二十万好像也是你给的吧。”

说起这事陈兵就更加气愤和无奈,只能自认倒霉:“车卖了十九万。”

“那个那家伙也真是的,早不死晚不死就偏偏死在工地上。”冯德明依稀记得当初家属抬着尸体在工地闹事的情景。

陈兵皱了邹眉再次端起酒杯:“来,不说了,这都是教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