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是啊,我那么温柔,最后,就像条狗

张霖感觉自己慢慢下坠,下坠……直到他的后背,和海底接触……

他感受着身边海水的流动,感受着深海里,海水的温热。

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能却能感受到光,虽然在深海,但是却能感受到海面上的波光粼粼,一缕缕阳光,透过海水,直直的找到他的脸上,让他更加温暖。

突然,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张霖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被向上推,速度也不快也不慢,就这样上升着。

越往上,阳光越亮,张霖闭着眼都觉得有些刺眼了。

继续上浮,直到,浮上了海面上。

…………

“小霖?!”

张霖微微睁开了眼睛。

“你感觉怎么样?”张瑾瑜关心的问道。

张霖定了定神,看清了眼前的人,有些虚弱的说道,“瑾……瑜姐?你怎么在这儿啊……话说……这是哪啊?”

张瑾瑜听着张霖虚弱的声音,心疼至极,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颊。“这里是医院里。”

“医院……?”张霖尝试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发现浑身软的不像话,基本上完全不能动。

和上次系统,抽空张霖身体里的力量的那种感觉很像。只不过这一次还多了一个头疼。

张霖稍微动了一下,整个头就像爆炸一样,浓浓的眩晕感袭来。他眉头一下子,就紧皱了起立来。

“小霖!”张瑾瑜担心的叫了一声,“你不要动,医生说了啊,你只要不动的话,疼感会少很多的。”

张霖没有在乱动,做了两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心情,缓缓开口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张瑾瑜轻声答道,“医生说,你是生理期来了,而且属于那种反应比较激烈的那一类人,然后再加上你长时间按压头部右侧的穴位,导致你直接晕倒了。

是你们老师送你来医院的,然后打电话给了怀宇叔……咱爸,然后我拉着爸来到了医院里。咱爸刚才去上厕所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嗯……”张霖点点头,看着张瑾瑜说道,“对不起啊……瑾瑜姐,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呸!”张瑾瑜装作生气的样子看向了张霖,“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还说这些干嘛。再说了,你昨天刚拯救了咱们家,你可是家里的大英雌。这一次,也轮到我们来帮你了。”

张霖没有说话,嘴角缓缓的勾出一个弧度。

“有家的感觉,真好……”

不一会,张怀宇回来了,但这一次他可不想以往那样,对张霖和颜悦色。

看到张霖躺在床上虚弱的样子,张怀宇没好气的说道,“多大的得孩子了?怎么能把自己生理期忘了呢!而且竟然还能按自己头顶的穴位!这好险是晕倒在了教室,万一要是晕倒在马路上……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着张怀宇眼中又泛起了水雾。

“爸,你别激动。”张瑾瑜赶紧上前劝,“可能是昨天的事情让小霖太操心了,一不小心就把这事给忘了。”

张霖也没有说话,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的心情很怪。他从没和老爸吵过架,但是现在因为“大姨父”的缘故,导致他现在心里难以平静。

他很想反驳,但是他的内心又告诉他别和父亲吵架。

而且就算反驳,能说什么呢?说:“我一个男人凭什么要记生理期?”

这种话在这个世界说出来,感觉就像原世界一个女孩子都已经血崩了,然后还怒吼着,“我一个女孩子凭什么记自己要记生理期?!”

最后,张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平静了自己的情绪,闭上了眼睛,选择了沉默。

人都是这样的动物,和自己最爱的人,或者最好的朋友,吵完架之后,那种无尽的孤独感就席卷而来,同时还伴随着各种消极的情绪……

尤其实在张霖这个年纪。

本来张霖心理年龄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了,可是现在他的,心并不能和往常一样,正常的思考问题了……

张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在这个世界有一个温暖的家,也有着不少的朋友,但是却一直能感受到孤单的感觉。

是啊,自己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显得自己格格不入。

自己也没有可以真心去诉说朋友,什么男权世界什么的,要是和别人特别认真的说出,估计那个人都会认为自己脑子有毛病。

……

人呢,一但消极起来,消极的想法就会一个接着一个,基本上想到什么,都会觉得什么是不好的,难以平复,难以停歇。

……

这个世界自己这样孤独,原世界呢?

呵呵。

张霖又想起了那一年,又想起了那一天……

那一年的自己,为了减轻父亲的压力,逃掉的所有的晚自习,偷偷去打零工,把自己的学杂费挣了。但是却导致了自己的成绩一落千丈。

那一天,女孩走的那么坚决。其实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承认罢了,女孩根本不喜欢自己,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追了她一年了,她觉得自己可怜罢了……

张霖依稀的记着,他曾作死一般,问过女孩,说,你喜欢我什么啊?

女孩几乎毫不犹豫,十分认真的说道,其实吧,我不是很喜欢你的,但是呢,你对我那么温柔,所以我才答应了你…………

张霖当时只是苦笑,没在说什么。

从一开始,直到最后分开,张霖都没有听到女孩对自己说过,喜欢两个字。

是啊,我那么温柔,最后,就像条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