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大会

“你是想直接写在画上?”老人看来一眼张霖,又看向王知韵。毕竟是老一辈人,对男性还是有一点歧视的,她不是很相信这个少年能写出什么好的作品。

王知韵点点头。

“你这么相信他?”王佛瑶眼神一利,看向王知韵。她刚才进来时可是看到了张霖和张瑾瑜牵着手的。自己女儿这是怎么了?!

“我确实很相信他。因为他曾为我提过一首诗。”

“什么时候……”王佛瑶本想继续追问,但是她被夏晴打断了。

“家常咱们回去再说,现在还是先是说诗的事。”说着,夏晴示意王佛瑶看看老人。

王佛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赶紧到了个不是,然后瞪了王知韵一眼,没在说什么。

“你念诗吧。”老人不咸不淡的对张霖说道。

“好。”张霖清清嗓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念道: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

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

“好!好!好!!”

张霖刚念完,老人就拐杖用力的敲了一下地面,大喊了三声好。

王知韵这边也是同样写完了。抬起头来,微笑看着张霖,眼睛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王佛瑶看着老人开心的样子,又看了看张霖,眼神中透出露出意味深长意思。

张瑾瑜和夏涵继续保持着惊讶的表情。

夏颖死死的看着张霖,说是死死的看着,其实脸上也还是没什么表情。她突然觉得自己看不懂张霖了。一个这么有才的人,为何学校从不显山露水?明明在年少轻狂的年纪,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生感悟?看起来一个什么都明了的人,为什么会被包养?……

一个个的疑问在夏颖脑中窜出,不禁让她摇了摇头。

在坐的众人,几乎都惊讶的看着张霖。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一首足可传世的诗就这样做出来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王知韵将画递给了老人,老人看看画,看看诗,再看看字。不仅有感叹道,“少年出英雌啊,你们两个娃娃把我都吓了一跳啊……这幅画作可否卖于我啊?”

王知韵抱拳拱手道,“白奶奶说笑了,这画自然是送给您了。只不过这画不是我一人所做,还要问问,写诗人的意见。”

张霖肯定不会自讨没趣,也赶紧同意。

“好吧。那这幅画,我也不能白拿。这样吧,就当我欠你们两个小辈一个人情吧。”

张霖不以为意,他完全不知道他面前的老人的一个人情有多大的力量!

但是这里除了他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夏晴苦笑拍了拍王佛瑶的肩膀,说道,“你可有个好女儿啊。”

坐在夏晴一旁的张晓璃,看张霖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

之后众人的客套话不再多说。

诗词书画大会正式开始!

好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单来说就,王知韵和张霖两人秀场……

大会第一项,诗词。张霖一首刘禹锡的《赏牡丹》,直接拿下第一。

第二项,书法。王知韵把张霖的《赏牡丹》写下,也直接拿下第一。

第三,限时绘画。王知韵毫不留情,最快,也是最好的,再次拿下!

三项结束,大会来到尾声。

张霖和王知韵两人,占了这一次所有的第一,众人看着她们俩,眼神里都有怪怪些的。我们来这到底是干嘛的啊?!怎么做了半天的陪衬啊?!

但是两人又都和大家族有关系,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

最后,老人把两个人叫道了內宅,分别给了张霖和王知韵一个玉佩。用的是白玉雕刻,一个雕着龙,一个雕着凤。

张霖满心欢喜的接了过来,然后,老人给了他一个凤佩……他欲哭无泪啊,只能装作十分喜欢的收下了。

张霖不太懂玉佩,也只当是老人为了奖励自己,完全没有多想。

但是,王知韵可不像张霖那样,她看着手中的龙佩,又看看张霖手中的凤佩。她直接傻住了。

龙凤配,寓意着双方的爱情情比金坚,永不分离。

王知韵疑惑的看向了老人。

老人竟然微笑着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如同能通晓对方之意,实属难得啊。”

王知韵强装着镇定,说道,“谢谢白奶奶。”

“嗯。”老人点点头,挥挥手,“去吧,今天闹了一天,我也该休息了。”

说完,张霖和王知韵赶紧褪下了。

此时,大部分的人都有散了,留下的大部分都是三个大家族的人了。

“好了好了,今天咱们也该散了。我就先走了啊。”夏晴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王佛瑶看看张霖,和张晓璃说道,“那我也先行一步了。”

“好。”张晓璃点点头。

“张霖,我先走了啊。闻信上联系!”王知韵和张霖道别道。

“好,路上小心!”

“嗯!”

最后整个院中,剩下张家的人。

张晓璃让自己家族的人都先回去,然后对张瑾瑜说道,“走吧,去吃饭。带上你的小男友!”

……

饭桌前,张晓璃喝了一口酒,对张瑾瑜说道,“说说吧,你这小男友这么回事?”

张瑾瑜呼出口气,小声说道,“其实,他是我弟弟。我们两个现在是装情侣……”

“什么意思?”张晓璃眉头一皱,其实也差不多猜到了。

“我妈,结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