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生气

张霖看着张瑾瑜的双眼,仿佛掉入了冰窟,那种寒意竟然让他有些颤抖。

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对视了有十多秒。

张霖咽了口口水,颤颤巍巍的开口道,“瑾,瑾瑜姐,你这是……怎么了?”

张瑾瑜面无表情的看着张霖,缓缓的眨了眨自己的双眼,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那个女人,你是怎么认识的。”

“女,女人?”张霖现实一愣,然后突然反应了过来,说道,“你是说涵姐?”

“涵姐?呵!”张瑾瑜露出一种诡异得笑容,“叫的很亲切啊……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张瑾瑜现在的气势仿佛可以把一切碾碎!

“她,就是我一个朋友的姐姐……”

“朋友?谁?”

“一个小孩子而已,我们一起打游戏的。”说到这,张霖感觉到张瑾瑜的气场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恐怖了。

张瑾瑜的表情也微微恢复了正常,继续问道,“那你怎么和她坐在同一辆车上的?”

张霖赶紧把今天去录歌的事情,还有夏涵要问自己买歌的事情,和张瑾瑜说了一遍。

说完,张瑾瑜呼了口气,收回了自己按在门上的手。“你先换鞋。”

张霖换好了拖鞋,被张瑾瑜拉到了客厅。

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最后张霖还是秉持着男人的良好习惯,虽然不知道张瑾瑜为什么生气,但是还是先开口道,“对不起,瑾瑜姐。”

张瑾瑜看了张霖一眼,那一脸无辜的小表情,一下子逗乐了张瑾瑜,“噗呲。哎……你啊!你要录歌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早晨起来,你还在睡觉啊……”

“那你回来得时候,为什么不叫我去接你啊。”

“涵姐她非要送我……我也没办法啊……”

听到“涵姐”两个字,张瑾瑜刚转好的脸色又变黑一点。“你以后尽量和她少接触。”

张霖看到这儿,大概看出来了,应该是张瑾瑜和夏涵有些过节。

“嗯,你放心。我也不太喜欢那个女人。”这句话张霖说的是真的,他感觉夏涵就像一只老狐狸一样,感觉一切都被她掌控的死死的,自己不太喜欢和这种人打交道,太累了。

“嗯,那就好。”听到张霖说的话,张瑾瑜立刻恢复了以往了温柔形象。

“对不起啊,小霖。刚才,姐姐那个样子吓到你了吧。”

“嗯……没,没有。”

张瑾瑜一眼就看出来张霖是在撒谎,一把搂住了张霖,细语道“对不起,都怪姐姐,把气撒在你身上了。”

说实话吗,张霖还真有点生张瑾瑜的气。刚才自己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那么质问,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

但是张瑾瑜这一抱,张霖的脸感觉到了硕大的柔软,然后生气什么的,瞬间就消失了~

张瑾瑜也是这样,本来还有些生气,但闻着张霖头发上淡淡的香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尤其张霖的靠在自己的胸口……咳咳咳。没事没事。

最后张瑾瑜有些不舍的松开了张霖,温柔的说道,“今天累了吧?快去休息吧!”

“嗯。”张霖起身,回到了房间。

“呼……”张瑾瑜呼了一口气,又恢复成了往常的冰冷的面孔,她拨通了电话,“喂,小六?”

“张姐。”

“……”

张瑾瑜和小六确认了一下,确实和张霖说的一样,然后挂断了电话,自言自语道,“这一次真的是自己冲动了,没有了解情况就凶了小霖。好险刚才挽救了一下,要不然真的出大事……”

张霖回到楼上,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突然有人闻信发来了信息,点开一看,是王知韵发过来的。

“在吗?”

“嗯,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来问问你,你准备好明天的要写的诗词了吗?”

“我其实就是想参观一下,没有想去写的。而且写诗不得有题目吗?”

“你呀,可太谦虚了!至于题目,你没看你那个诗词群里发的啊?如果在当场想的话,太花时间了,而且写出的、画出的都不一定好,所以那个诗词书画大会每年都会提前一两天放出明天要考的题目。今年题目是:牡丹!”

“牡丹……”张霖轻轻的念出了声。“这一次大会肯定有的看!”

为什么这么说呢。关于牡丹花,为富贵吉祥繁荣兴旺的象征,素有国色天香、花中之王的美称,很好写诗词,也很好作画。但是这种富贵吉祥的东西,在艺术界可不讨好。很多大艺术家们都不喜欢自己的艺术和财富挂钩,显得太俗。

所以,想写好牡丹,并不容易!想画好牡丹也不容易!

张霖略有深意的发送道:

“这一次得大会,应该挺有意思的。”

“呵呵。”王知韵看着手机会心一笑,发送道:“确实如此!”

两人闲聊了几句,说了句明天见,张霖起身去楼下发福利……

洗完澡的张霖,坐到了张瑾瑜身边,和张瑾瑜说道,“瑾瑜姐,明天我还要出去一趟……”

“去哪啊?和谁在一起?”

“没和谁,就我一个人。就是去那个诗词书画大会。要不你和我一起?”

张霖本以为张瑾瑜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的,但是他没想到张瑾瑜竟然点了点头,“行啊,明天我和你一起。”

“瑾瑜姐你也喜欢诗词啊?”

“嗯,还蛮喜欢的。”张瑾瑜怎么可能对诗词感兴趣。她当年学的可是金融!她这一次主要是有两个目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