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才女

张霖继续翻着看着。突然翻看到一个评论说:

“这个小哥哥确实才子,但是我是不太懂诗词什么的,我还是喜欢看画。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王知韵,她的画就特别好看!”

这条评论下面也有很评论:

“这个我知道!才十九岁就拿了华国绘画的最高奖项,狠狠的打了那些老家伙的脸!”

“这么厉害吗?我去看看!”

“知韵老婆是我的!”

“我去!我去看了,那气质,啧啧啧,确实真的流批。”

“……”

“王知韵?”张霖仔细一想,是个大才女,而且还姓王,这个人莫不是之前群里说的那个王家丫头?!

张霖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直接点击了一下@王知韵。然后进入了这个人的尽知界面。

张霖向下翻看,看到了最近新发的一条动态,是昨天发的,内容是:

“不久前画了一幅画,想提一首诗在上面,可惜自己诗才不足,写不出自己的感受;让别人来写,又感觉和自己心里想的有些偏差。所以现在来求助一下大家,希望朋友们能写出我心中所想。当然选中的话,我会回礼的。我可以为你画一幅画,只要不是很过分的,我都可以接受。”

这段话下面是一张图片,图片的内容是一幅画。

这是一副国画,画的最中心,几朵高洁菊花开的正艳,远处山脉连绵。

画可以说非常惊艳,用笔有力,却没有给人粗暴的感觉,反而十分细腻。尤其是菊花的花瓣,没有一点模糊感觉,一瓣一瓣都十分鲜明。远处的山没有喧宾夺主的感觉,反而一远一进,更加突出了菊花的艳!

张霖看着画,也觉得很好,但是总感觉哪里很奇怪。不是画奇怪,而是之前那一番话。

如果仅仅是给菊花题诗,并不是很难,所以作者表达的不仅仅是咏菊,肯定有更深的东西。

张霖仔细看了好一会,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没办法,这个山画的和菊花太相称了,让他一开始都没看出来。现在才反应过俩,一般画菊花,哪有用远山来衬托的?!

所以这个远山就是画家隐藏的情感。远山加菊花,这个就很显而易见了,隐居与静逸。但是这里画着是远山,说明本身还没有在深山隐居,还在尘世,只不过向往而已。

“啧啧啧。”张霖咂了咂嘴,摇头道,“这孩子也才刚刚十九岁吧?竟然到已经想隐居深山了?也对,她这么年轻,同行都是一些‘老人’了,肯定和她不对付。而且她年纪轻轻就拿了那么高的奖项,让很多业界的人脸面无光,她肯定也会受到排挤。”

说实话,张霖不愿意看到一个这么有才华的人就这样隐居深山,不在问世。而且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

“想到了!”张霖眼神一亮,大隐隐于市,他想到了一首诗!

张霖毫不犹豫的在下面评论道:

“饮酒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姬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检查几遍,确定没有错误后,张霖点击了发送。

这首《饮酒》是前世界里陶渊明所作的一首诗,诗词的意味其实也不用多讲,初中课本都学过。同样的把“君”改成了“姬”。

发完这首诗,张霖准备下楼去发福利,呸呸呸,是去洗澡了。

京城王家。一个小园子里的一个房间内。

“知韵,马上就又是诗词书画大会了,这一次你一定得去!”一个脸蛋水嫩嫩的男人,对着一个女孩子说道。

女孩脸上淡淡得,没什么表情,一边说话,手里的毛笔也没有停下,“不去了吧。我不喜欢那些人,那里的人也不想看见我。”

“不行!这一次你母亲也发话了,你必须去!而且这一次去的有很多漂亮的男孩子,你看看你有没有心意的!”

“我看不是什么漂亮的男孩子吧,而是很多大家闺秀罢了!”女孩将手里的笔轻轻放在了笔架上。

“哎……”男人叹了口气,轻轻站了起来,摸着女孩头说道,“爸知道你不愿意,可是没办法,你生在了王家,很多事情不是咱们父女俩能决定的。你乖乖去吧,别让你娘又对你发火。”

女孩长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最后微微点了点头。

男人见女孩表情暗淡,也没在说什么,摸了摸女孩的脸颊,走出了房间。

男人走后,女孩坐了下来,看向了自己之前画的一幅画,就是那副菊花远山。她真的恨不得现在直接一个人就跑到大山里,永远不问世。

但是她不能这样。先不说家里能不能找到她,就她这幅身子骨,和都男孩子差不多,一点生存能力都没有,还谈什么隐居。

“哎……”再叹了一口气,她打开了手机。她还挺喜欢玩尽知的,这样她就可以和很多不一样人,很多职业的人交流,而不是像平时一样每天面对的,不是那些不停献媚的脸,就是那些自是清高、自命不凡的人。

正好她昨天发的动态,现在应该有不少人回复了。虽然她没有抱多少期望,但是看一看还是好的。

点开动态 直接翻到评论区。

“哎……”她摇了摇头,小声的自言自语道,“果然啊……”

评论区里起码有几百首诗了,其中三分之二都是一些打油诗,剩下的三分之一能看的,也差不多都是咏菊的诗了。

但是……

“恩?”王知韵眉头一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