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火的是诗,不是你

张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是结果还是很好的。

尤其当年张霖很爱看书,各种书都看,虽然没背下来,却也都看过了。

加上这一次的奖励,张霖现在得知识库存达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

正当张霖在回忆的海洋中畅游时,突然看到了曾经自己电脑桌面上的“学习资料”!

至于学习什么的……不值一提!

反正张霖是稍微复习了一下~然后天就蒙蒙亮了。

张霖坐在马桶上翻着手机,想起自己怎么突然就有了一万多的声望了?!

打开“尽知”一看!张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之前写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火了!

他一看底下的转发量已经到达了十多万,评论也快一万了,自己“尽知”的关注也有四五万了!

“哎!不对啊!这不是有四五万关注了吗?!为什么我的声望才一万多!系统出来解释一下!”

“你是傻子吗?¯\_(ツ)_/¯。这都不懂?!她们关注,只是因为喜欢这首诗,并没有对你这个人产生兴趣和喜爱。就比如你喜欢一首诗,你就一定会喜欢这个诗人吗?”

好吧,张霖大概懂了,火的是诗,不是自己。不管怎么样吧,反正是增加人气就是好的。

张霖继续向下看去,是评论区:

“这首诗,道尽了相识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痛苦,我一个结婚多年的人看了都有些伤悲。”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啊,你我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读这这首诗,我落了好几次泪。当年出国时还说的轰轰烈烈,说什么等我回来。但是,就那么点点的距离,却变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

剩下了评论张霖不敢读下去了,看着一则则的故事,他也有点落泪的冲动。

张霖之后又打开了闻信,之前加的诗词协会的群里已经炸开了锅。

大狸:你们看了吗?!小林他写的那诗真的不错!

这里插一嘴,小林是张霖的网名,不管是“尽知”,还是闻信,还是直播,张霖都用的一个名字。

海民:看了看了。也不知道他小小年纪怎么能有这么深度的感受

淡泊:哎~没办法,现在是人家年轻人的天下。

梅山:确实。昨天王家那丫头又写了幅字,呵!那叫个漂亮!

苦看:是吗?这几天在国外,国内啥事都不知道了。

海民:@小林。出来说说吧,那首诗怎么写出来啊?

张霖:也没什么。当时看了一则新闻嘛,就是一对老人的爱情故事。特别感动,然后就写下了。

海民:……

苦看:……

梅山:……

大狸:看看人家,都不用亲身经历什么,直接看看故事就能写诗了。哎~老了,老了~

和群里几位大叔,额,是大婶聊了几句后,张霖得起身了。不然腿要坐麻了。

洗漱一下,张霖走出了卫生间。

厨房里,“滋滋”的煎炸声仿佛带着香气。张霖向里看去,今天只有张怀宇一个人在做饭,暗自叫好。

张霖走到张怀宇身边,拍了拍张怀宇的肩膀,叫了一声,“爸。”

张怀宇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惊讶道“你个大懒虫怎么今天起的这么早?”

“额……”张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昨天,睡的比较早而已。”

“是吗?以后早点睡,要不然对皮肤不好。别看你现在好像细皮嫩肉的,等年纪慢慢变大呀,你就等着吧!到那时没人娶你,我可不管。”

“哎呀!”张霖哭笑不得,“咱能不能不说娶不娶得事情了……”每次听到自己要出嫁,张霖就一身鸡皮疙瘩,这件事和自己不能接受肚兜是一个级别。

“哎……”张怀宇叹了口气,说“不提了不提了,反正你们现在都不小了,也不是我操心的了,说不定,你现在都有小女朋友了~”

张霖翻了个白眼,摇头苦笑说道,“咳咳咳。爸,那个,我有个事想和你说……”

“嗯?!!”张怀宇表情一变,“你不会真找对象了吧?张霖我告诉你啊,不行!”

“嗨!你想什么呢!”张霖咂嘴道,“我就是想问您要点钱~”

说完张霖立刻变成了一副可爱的表情。虽然在别人眼里是一副贱样……

张怀宇微微撇了张霖一眼,“先说你要干什么。”

“我,想去买把吉他!”张霖眼睛bulingbuling的!

“要多少啊?”张怀宇手中的锅铲一直没停过。

“嗯……”张霖想了一会,说道,“两千就足够了。”

他就一个直播时的弹唱,不用买什么特别好的,一千多的琴足够了。

“哎~”张怀宇将菜放入盘中,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多会去买?”

“我准备下午去买!”

“你不上晚自习了?”

“今天是英语晚自习。我也听不懂,再哪坐着也是坐着,不如早点回来学学别的!”

“你啊!”张怀宇也知道张霖从小就不学英语,几乎一窍不通。“你去餐桌上把我手机拿来。”

“好好好!”张霖屁颠屁颠的跑去拿了手机,然后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给,爸。”

张怀宇打开手机,直接闻信上了转了两千块钱给了张霖。

“老爸万岁,嘻嘻嘻。”张霖贱兮兮的笑道。

“不许乱花啊!”张怀宇皱了皱眉,“我要发现你小子要是骗我,你就死定了!”

“那怎么可能呢!”

等到早晨吃完饭,张霖就跑去上学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