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张霖起来后,洗了把脸,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点开了“尽知”。

人气现在上涨的幅度明显变小,为了那一万的声望,张霖准备再写(抄)一首!

写不能瞎写,必须得像上次一样蹭点什么热度,要不然就算自己写的再好,也没人知道。

张霖慢慢刷着“尽知”,突然看到一则新闻,上面报道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位老人隔着火车站台,留着泪水,相互凝望着对方。

照片下边,写到了两位老人的故事。

两位老人曾经相爱,但是那时候华国还没有现在这么开放,那是还讲究门当户对。而他们两人一个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一个是埋头苦干的工人。两人偷偷相爱,幻想着,有一天可以一起远走高飞。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男孩家里人发现了这件事后,直接把男孩送到了国外。

刚开始,两人还有书信联系,但是随着一次次的搬家,两人最终也断了最后的缘分。

时间流逝,人已不在少年,两人也都有了自己的归宿。

多年以后,某个火车站的站台。两人再次重逢。就出现了照片上的一幕。

看着对方满头的白发,和满脸的皱纹,想起曾经年少的过往,两人一句也没说,静静的看着对方,可就是眼泪止不住的流啊,流……

两人会在一起?不不不,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的Good ending

不久,两辆火车驶对向驶来,两人坐上了不同的火车,又一次的……错过了……

张霖看完,眼睛有些湿润。他长出了一口气,知道改写什么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翱翔天际

一个却深潜海底”

这首诗叫《飞鸟与鱼》也叫《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发送。

这是张霖记得最深的一首诗,因为这是他曾经女朋友给他念过的诗。

张霖笑着摇了摇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飞鸟与鱼,而是曾经与你相爱的人,已经不在爱你……”

“啪啪!”张霖用力拍了拍脸颊,“都到另一个世界,还想她干什么!吃饭去!”说完张霖装好了手机,去找吃的了。

下午的时间,张霖继续开始了学习之旅,将他的作业弄完。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晚上九点半快九点四十了。

张霖冲了个澡,从浴室走了出来。刚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门铃响了。

张霖跑去开门。一开门就看到了头发散乱的张瑾瑜,身上还有一股浓重的酒味。

“嘿嘿~小霖啊~我回来了~”张瑾瑜痴痴的笑了两声,一把抱住了张霖,“有没有想姐姐啊~”

张霖用手扶住了张瑾瑜,皱了皱眉,说道“瑾瑜姐你去哪了,喝了这么多?!”

“不是和你说了嘛~谈生意,早上迟到了,晚上多罚了几杯。”

张霖扶着张瑾瑜坐到沙发上,然后又让她躺下。

“我去给你拿杯水啊。”张霖刚转身,就被一直手给拽住了。

“别,你别走,陪我~”

“我不走,我不走。”张霖轻轻拍了拍张瑾瑜的小手,他没想到喝醉酒的张瑾瑜这么粘人。“我去给你拿杯水很快就回来了。”

“好吧~你要快点回来啊~”

“好好好。”

等张霖转身去拿水了,张瑾瑜眼神突然一亮。

我们的张经理虽说有些醉,但是还没有到神志不清的程度。很明显,张瑾瑜刚才那个样子是装出来的。至于她要干什么,嗯……一会就知道了。

张霖倒了一杯温水,走到张瑾瑜身边,“瑾瑜姐,来喝点水。”

“我不想动~你喂我……”

张霖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办法,只能一只手扶起张瑾瑜,另一只手把水杯凑到了她嘴边。

“喝吧。”

张瑾瑜喝了两口后,不再喝了。张霖将水杯放到了茶几上。

就在张霖放下水杯的一瞬间,张瑾瑜直接倒了下去!朝着张霖……到了下去……

张霖都没反应过来,直接就被张瑾瑜按在了地上。

好险家里是地暖,而且地上还铺着一层地毯,张霖躺在地上并不觉得冷。

张霖用力推了推张瑾瑜,推不动。虽然张霖回复了一点力气,但是他再怎么推,也推不动一个不想起的人~

张霖轻轻拍了拍张瑾瑜的腰,又叫了两声,“瑾瑜姐,瑾瑜姐?醒醒!快醒醒啊!”当然,他也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张瑾瑜装睡着,贪婪的吸着张霖身体上的味道,刚洗完澡的张霖,软软的。

很巧,张霖也是这么想的,一个大美女抱着自己,自己的右手被夹在中间。虽然张瑾瑜身上酒味很重,但是身上也还是有股淡淡的香水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