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兄弟重逢

  • 朱元璋传
  • 悦悦好
  • 10573字
  • 2019-12-22 17:08:27

一胡一大海被两个人给捆在一座大厅的柱子上。喽兵们正要动手,就听嗖的一声,一块核桃大的石子正打中那个拿刀的大汉的右手,那大汉哎呀一声,当啷!刀落在地下。接着从房上跳下一位老叟,手持宝剑,大喝一声:“群贼!休得伤人,老夫来也!”吓得喽兵们纷纷倒退。一胡一大海一看可高兴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通臂猿猴吴祯。

吴祯怎么来得这么巧呢?原来,元朝太师脱脱,为了消灭朱元璋这支起义队伍,调动了十万大军,将襄一陽一城围住。又调去了一百零八尊大炮和四十万两军饷,这件事被吴祯、吴良兄弟得知。吴祯从那年帮助武科场的英雄突围以后,在大都郊外同兄弟吴良一起居住。兄弟俩种了几亩地,刚够湖口。闲来也练练武术,带了几个弟子。有一天吴祯从外边回来对兄弟讲:“听说脱脱发了十万大军,将西吴王朱元璋困在襄一陽一,最近又要发四十万两军饷到襄一陽一。倘若这批军饷运到,对西吴王大为不利。咱们得设法劫下它。”吴良说:“有几千大军护送,怎么个劫法?”吴祯说:“光咱俩当然不行。咱们跟着押军响的大军下去,遇到西吴的人马送个信。和他们一块去劫。”二人商量已定,整理行装,打听得军饷车辆已起行,一路暗暗跟了下来。这一日来到了名叫清风寨的大镇,离镇子三十里外,有一座山名叫十杰岭。当地人传说,十杰岭上有十位英雄好汉,他们劫富济贫,除暴安良,为这一方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吴祯对兄弟说:“今晚咱们上山探探,他们果真是好人,咱就请他帮助劫下军响,将来给西吴王送去;若是一伙歹徒,咱就把他们除了。”哥儿俩商量好了,二人收拾了个紧缠利落,各带随身武器,上了十杰岭。他们攀山登崖,来到一座大厅。吴祯让兄弟隐藏在厅外,自己跃到房上,扒房檐往下看,只见柱子上绑着个人,有一个大汉手持牛耳尖刀正要开膛。仔细一看被绑的那人正是一胡一大海。吴祯气不打一处来,心说你们高挑“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大旗,却原来残害善良,口是心非!他先把那大汉的刀打落了,然后就纵身跳下房来,亮出那口“秋风扫落叶”宝剑,大骂一声:“大胆山寇,竟敢伤天害理,看我扫平你这十杰岭。”吴祯好似从天而降,吓得众喽兵不知如何是好,赶紧跑去报告大寨主,说:“有一个老头从房上跳下来,站在当院正骂哪!”寨主们一听,这还了得,呼啦一声都闯出了正义厅,各持兵器冲向吴祯。吴良听到动静,知道哥哥遇到歹人了,持棍也进了前厅。头一个是使棍的那个寨主。跟老头没打两个回合,叫吴祯削掉了他的头巾。接着七位寨主一拥而上,围住了吴祯、吴良。吴祯并不慌忙,挥动宝剑遮前挡后,封左搪右,一会的工夫,哥儿俩不是把这个的刀削折了,就是把那个踢倒了。虽然他们七人打两个,却难以取胜。就在这时,大寨主撒步叫喽兵:“快到后边三王堂把那老哥儿仨请出来吧,要不然我们都得吃败仗。”喽兵们答应一声往后跑,又请出了三位寨主。只见这三个人,当中的是个大个,面如锅底,生半部钢髯,头戴镔铁盔,身穿镔铁甲;左边是一个武士装束的人,身穿软靠,生得面如淡金,剑眉虎目,鼻直口阔,仪表非凡;右边的是个白面书生,扎巾箭袖,十分英俊。三人一齐来到前院,不去接应寨主,反倒来到了一胡一大海的面前。那个黄脸的上前叫道:“二哥受惊了,小弟刚刚知道是”丁大哥跟你开玩笑。”说着给一胡一大海解了绑绳。一胡一大海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三爷汤和汤鼎臣;那个书生似的人是五爷一邓一俞一邓一万川;黑大个是皂袍将丁德兴。

原来,今日黄昏时分,丁德兴查山,一眼就看见了一胡一大海,他心里特别高兴。丁德兴跟一胡一大海两个人从小就在一块,那真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好得像一个似的。不过丁德兴也知道一胡一大海的毛病,有骆驼不吹牛。老丁今天想抓一胡一大海的小辫子,往后他再吹牛好揭他的短。所以他回山就跟郑玉春哥儿几个商量好了,叫郑玉春下山把一胡一大海拿上来,吓唬吓唬他。一胡一大海这个人胆最小,你一发威他就得说好的。等他一输口,你就给我送信,咱们就算把老一胡一的辫子抓住了,以后他在咱们哥儿们面前就再不敢吹牛了。大家也常听丁德兴、汤和、一邓一俞等人讲说一胡一大海的笑话,也全想借着这个机会见识见识这位牛腿将。郑玉春说:“我去一趟,丁大哥,你到后山等着去吧。”丁德兴都安排好了以后,到三王堂去找汤和、一邓一俞闲聊天去了。郑玉春撒马下山擒一胡一大海,其实老一胡一一精一着哩,响箭一落下来,他就琢磨着这不像要劫他。等到他和那寨主一讲江湖黑话,那寨主假装不懂,老一胡一就猜着个八九不离十。两人一一交一手,一胡一大海看出,那寨主知道他的招数。这时他就全明白了。这是有人跟我开玩笑,想吓唬吓唬我,抓我个短,日后好堵我的嘴。老一胡一心里有底,才有那么大的胆子,要不他敢跟寨主那么横么?喽兵们把一胡一大海的情况告诉了丁德兴,老丁也挺纳闷,难道我二哥改脾气了是怎么着?他什么时候练得这么大的胆子呀?汤和、一邓一俞也琢磨不透。听了喽罗来报,三人赶紧来到厅前。丁德兴先给老一胡一解了绑,满面赔笑地说:“一胡一二哥,咱哥儿俩多年不见了,小弟每日每时都在想你呀!”一胡一大海眉毛一竖,眼一瞪:“得了吧,你们看见我来,不去迎接,反倒让人把我拿上山来,又要开膛摘心的,有这样想哥哥的吗?”汤和、一邓一俞赶紧过来赔礼:“二哥,您别生气,我们大伙跟您开个玩笑。想吓唬吓唬您,没想到二哥还真不含糊。”让一邓一俞这么一捧,一胡一大海大肚一腆,这回架子更大了:“老丁啊,你怎么跟我开这个玩笑哇?我还以为我今天就算吹灯了呢?你二哥不是饭桶,你当我光会吹牛腿呀,到时候也得有点真格的。你没把我吓住吧。别小瞧我,我也是西吴王驾前的五虎上将之一了,就凭你们,还转得出我的手心儿去吗?”丁德兴说:“二哥您先别吹了,您要真是英雄,把那个老头拿住,我算赞成您一辈子。”一胡一大海一撇嘴,“他还用捉吗?我站在这儿喊一嗓子,他就得乖乖地给我住手,你信不信?”丁德兴说:“我不信。”一胡一大海说:“我要是吓不住他,打今个往后我就姓你那个丁。你们站在旁边瞧好吧!”一胡一大海往前走了两步,喊了一声:“老头儿,你就别打了!”这一嗓子还真管事,只见那个老头儿撒剑抽身跳出圈外。一胡一大海得意地说:“老丁,你看怎么样?”丁德兴一瞧,行啊,还真有你吹的。一胡一大海说:“咱们都是一家子,就别打了。老丁啊,快点预备吃的,我都快饿塌腔了。吃完饭我还有事跟你们商量呢。”丁德兴吩咐,摆开酒宴,大家互相作了引见。众人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话。一胡一大海问丁德兴:“老丁,你怎么也干起这种山大王的买卖来了?”丁德兴说:“二哥,说来话长,那年在大都武科场夺魁,破了十条绝后计,我逃出了性命,到了良乡碰见杨、一邓一二位贤弟。我们三人也找不到你们,就离开良乡往回走。走出了良乡,就遇到郑玉春他们兄弟七人,一一交一谈都很投缘。他们七人都是从山西来京赶考的,准备往湖北去访友,于是我们十人结伴同行。一日,我们来到此山。这座山名唤七宝山,山上有一大王十分凶悍,经常下山糟害百姓。我们一商量,想要拿下此山,一来为这一方百姓除害,二来自己也有个落脚之地。那日我们来到了山脚,那位大王带领喽兵挡住去路。我同他战了两个回合,就一刀将他吹于马下。我们跟随喽罗上了山,从此就当了寨主,将七宝山改为十杰岭。这些年我在此山招兵买马,聚草屯粮,这山上有五千唆兵,个个身强力壮,武艺超人。听说朱四哥在武当山起义,我们这几日正商量着去找你们,二哥你就到了。”一胡一大海又问吴祯:“老家伙,你干什么来了?”吴祯说:“我此次上山,是为脱脱的四十万两军饷而来。”他把四十万两军响及自己的打算讲了出来。大家听了十分高兴,丁德兴说:“估计这批军饷明天午前可到山前,饭后咱们下山,把这批军晌劫上来,献给西吴王,作为咱们的进见之礼。”一胡一大海心里这份高兴就别提了,心想,我这次又搬救兵,又送军响,立了双功。便对丁德兴说:“老丁,现在主公被困襄一陽一城,东门蒲金龙、蒲金虎;西门三州大帅赵世雍;南门武昌大帅飞刀将焦亭;北门荆州王的先锋官带一百零八尊大炮。共合十万大军,把襄一陽一围了个风雨不透。咱们的襄一陽一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我一胡一大海毛遂自荐来请你丁德兴,为得是让你收伏赵世雍。”丁德兴说:“小弟愿当此任。只是收伏赵世雍只解了一面之围,若能四面出击,岂不更好?这回咱们十杰岭的十位寨主,加上吴氏兄弟和我一胡一二哥,就是十三员大将了。十杰岭有五千一精一兵,各个能征惯战,咱们可以带兵出山包打敌营,不知诸位意下如何?”大家很赞成这个主意。一胡一大海在这里是唯一受了西吴王封的将官,众人自然推选他做这次解襄一陽一之危的指挥。一胡一大海也不谦让,大肚子一腆就分兵派将:“丁德兴攻打西门那是理所应当了。其余的敌营大伙挑,挑剩下的是我一胡一大海的。你们破炮,我就去闯营杀敌将;你们要是战敌将闯营,我就会破炮。咱们是有风的使风,有雨的使雨,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自报奋勇。”听一胡一大海一说,大伙都挺高兴。吴祯站起来说:“我去南门。因为南门是武昌大帅焦亭。那焦亭乃是我的一个晚辈,我与他父是结拜的弟兄。我若打南门,不敢说马到成功,还能收伏飞刀将,谅他不敢不退兵。”一胡一大海说:“好!那南门就归你们哥儿俩了。还剩下东北两门了,大伙看看谁去破炮,谁去拿蒲氏弟兄?快报奋勇!”郑玉春、汤和、一邓一俞、廖永忠、廖永安、冯国胜、冯国用、陆钟响、陆钟亮赶紧抢着说:“我包东、北两门,拿敌将、闯连营归我们了。大炮我们破不了。不像你有经验,还是看你的吧。”一胡一大海一听,这个高兴啊,心里的话,哪儿有炮哇。这回我又算闹着了。老一胡一得便宜卖乖地说:“那好了,你们既不会破炮,就给我留着,闯营破敌是你们的。只要炮车一上,你们就都往下退,看我的。”一切安排就绪。第二天,天刚午时,山下喽罗来报:“元将项明、项亮押着军饷从清风寨出发,快到山前了。”丁德兴说:“一胡一二哥和吴老壮士一路辛苦,先在山上歇着。我同众弟兄把军饷劫上山来。”一胡一大海正不想去呢,听了这话心里高兴,嘴上却说:“行喽,你们要打不过他们,就言语一声,我去收拾他们。”汤和、一邓一俞心中好笑,又不便多说。众人披挂整齐,领着五百喽罗下了山。

项明、项亮押着车辆带领二千兵丁,从清风寨出来,走了三十里路。到了十杰岭,只见前面一座高山,山上松柏参天,奇峰挡路。两人不由得一愣。就听见当、当、当三声锣响,从山上冲下几百喽罗兵。一个个青衣青裤、青绢帕缠头,年纪相当,血气方刚。众喽兵急闪两旁,当中闯出一匹乌骓战马,马上寨主黑面铜髯,穿青挂皂,掌中一条镔铁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项明一挺掌中槍,大声喝道:“大胆山贼,你不睁眼看看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不是发财还家的商人,是国家大将,奉旨押送军饱的。赶快闪开,让我们过去,如若不然,定把你的山寨踏平!”大寨主郑玉春说:“少说废话,要劫的就是你们。把四十万银子留下,饶你一条小命!”项明一听拧槍就刺,郑玉春见他的槍到了,棍猛力往外一塘,耳听当啷一声,槍就飞了。震得项明单臂发麻,虎口发疼,在马上晃了两晃,差点没摔下马来。项亮赶紧接应催马过来举刀就剁。战不几合,右肩上挨了一棍,差点送了性命。他急忙左手提刀,拨马而走。众喽罗打散了官兵,将车辆赶上山去。次日清晨,丁德兴点齐了山上的喽罗,带着全山的粮草、细软和那四十万银子军饷,直奔襄一陽一进发。

却说一胡一大海等一标人马,离城还有十几里地,就听见号炮连天,战鼓如雷。大家登高一看,可了不得了,襄一陽一城外尘沙四起,烟土飞翻,城上人们慌慌乱乱。原来自从一胡一大海闯营搬兵走后,蒲金龙回到营盘越想越有气。过了几天,哥儿俩一商量,就出了营门来到城前讨敌骂阵。有人报与元帅张玉得知。张玉对众将说:“兵行千里不战自乏,他们应当多休息一两日再来讨战,既然前来骂阵,这是以为我城中没有良将,我们必须打下他的威风,拿蒲氏兄弟开个刀,让他们晓得我西吴并非无人。此次出征只许胜不许败,哪位将军愿意领令前往?”话音未落,下边走上一人:“元帅在上,末将愿往。”张玉一看,正是忠义将军拦桥虎于金彪。元帅知道他勇冠三军,足能对付得了蒲氏弟兄。“既然于将军愿去军前一交一战,我与主公给你观敌瞭阵,不过于将军也需多加谨慎,”然后又派郭英、梅士祖陪同于金彪前往。三人领令去了。元帅又派何二愣、范永年、曹武、高石四人去助守西门,只许严守,不许出战;又派薛仙、李霸、陈庆、冯胜去助守南门,没有将令不许私自出战;再派杨春、李茂、华云龙、华云虎去助守北门,不管敌人怎样骂阵,不得出城。十二人领令,各赴其位。张玉带其他众将,陪同西吴王到东门给于金彪助战。

蒲金龙、蒲金虎哥儿两个正在骂阵,忽听襄一陽一城内三声炮响,随后城门大开,吊桥落下,冲出一哨人马,军威逼人,杀气弥漫,旌旗招展,绣带飘扬。四杆任标旗顺风飘摆,字迹鲜明,写的是:“八环刀杀遍九郡,青鬃马踏破荆襄,双举人文武盖世,飞锤将四海名扬。”主旗上写:“西吴驾下官拜忠义将军。”叭啦啦,旗角下闪出一匹艾叶青鬃马,马鞍桥端坐一员大将,金盔金甲宝蓝袍,掌中托九耳八环刀,正是飞锤将、花刀太岁于金彪一马当先杀出城来。蒲金虎刚要摆叉相迎,旁边走出一将名叫托木汗上前施礼,口尊:“都督,杀鸡焉用宰牛刀!我愿讨令去战此将。”蒲金虎点头应允:“你要多加小心。”托木汗答应一声:“末将遵令。”撒马奔军前,摇动掌中狼牙棒,挡住了于金彪的去路。于金彪见来的这员将官,身高九尺,肚大腰圆,生就一张一陰一陽一脸,半边青白,半边黑红。两道抹子眉,一双三角眼,塌鼻梁,翻鼻孔,厚墩墩的黑嘴唇,耷拉着嘴角,青曲曲的一胡一子茬。头戴虎头盔,身挂青铜甲,浅蓝的征袍,助下挎腰刀,掌中擎钉钉狼牙棒。这个人的相貌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可称得起是天下第一丑鬼。他来到了于金彪的切近,两个人互相通报了名姓。托木汗举棒就打。于金彪想:这第一仗,我就得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西吴不是好惹的。想罢用九耳八环刀一磕他的狼牙棒,耳听当的一声,托木汗的狼牙棒差点撒了手,震得这小子眼前直冒金花,身子往后一侧棱。于金彪趁马打错镫之时,使了个反背抹鞘刀,又叫脑后摘瓜,喀嚓,咕噜,丑鬼斗大的人头落在地下。他的战马刚要落荒,于金彪的手下兵丁们不但会打仗,而且还会过日子,噌噌蹿过两个,上前抓住了马的丝缰,就给拉进了襄一陽一城。西吴王在城上观阵,不住地赞叹:“于将军勇猛善战,士卒同心,真是不可多得呀。”他心中高兴,来到了擂鼓司的面前,拿过鼓槌,亲自擂鼓助阵,咚咚咚,咕噜噜……于金彪回头一看,主公亲自擂鼓,顿时精神振奋,力量倍增,一挥九耳八环刀杀向敌阵。紧接着又斩了三名元将,西吴军威大振。蒲金龙、蒲金虎一看不行,齐催坐骑来战于金彪。他们俩虽然两把钢叉与于金彪鏖战,也是难以取胜。于金彪正在越杀越勇之时,忽听城上呛呛呛一阵撤兵锣响。于金彪心中一愣,暗想道:主公再助我三通鼓,我能一气呵成,直捣敌营,东门的围困就算打开了。怎么在这紧要关头双鸣锣撤兵呢?

书中暗表:东门虽然大获全胜,西南两门可是非常吃紧。南门外武昌大帅飞刀将焦亭听到东门开战,便趁虚攻城,云梯、战车齐聚南门。忙得薛仙、李霸、陈庆、冯胜满头大汗,连附近的老百姓都跟着守城去了。西门外三州大帅赵世雍听见东门大战、南门攻城的消息,和小陈平杨德善一商量:朱元璋初到襄一陽一,民心未定,立足未稳,再加上前后受敌,正是我们立功的好机会,乘此时机你我弟兄可去破他的城池。两个人商量已毕,点齐三千飞虎军,五百弓箭手,各持长矛、盾牌,直至城下讨敌叫阵。本来,驻守西门的是何二愣、范永年和曹武、高石他们四个人,他们听说于金彪在东门连斩四名敌将,军威大振,馋得他们心里直伸小手。何二愣说:“元帅偏叫咱们来守城,假如让咱们也出马那够多好哇?痛痛快快地来他一阵大杀大砍,咱也露露脸哪!”范永年说:“可不是吗!”曹武、高石也插嘴:“要不咱们也偷着出去打一阵。”范永年说:“那可不行,你没听元帅说吗?只许咱们严守,不许出战,要偷着出去那不是违反军规吗?现在咱们可不是野马了,一当上差就算戴上笼头了,事事都得听元帅的。你不听,人家有权宰你。”何二愣说:“你别说得那么玄,都说军令如山,违令者斩;我在大营里呆了这么些日子了,也没见元帅杀人哪!甭听他那套,他那是怕你乱跑,吓唬你哪。你要真能杀敌立功,他还会不高兴吗?我看这么办吧,他赵世雍不叫阵,咱就在此严守,假如他敢来讨战,咱们就出去,把他打跑了再说。”这哥儿几个自一由自在惯了,哪儿受过军纪的约束。元帅为什么不让他们出战,他们也不明白。他们几人正在城头说话,就瞧见敌营之中有人出马,三千飞虎军、五百弓箭手前后排开,当中闯出一匹战马,马上端坐的这员将官瘦小枯干,面似姜黄,瘪太一陽一穴高颧骨,细眉俊目,通贯鼻子薄嘴唇。别看此人瘦小,倒挺精神。金盔金甲米黄征袍,肋下悬剑,掌中擎一对双槍。来者正是三州大帅赵世雍,来到城下叫阵。

范永年一看:这可是个便宜,这员将相不惊人貌不压众,如同病夫一般。我若出去甭说跟他打,就拿我这个头儿跟他比,也得把他比没喽:“我说二愣,你们先别动,把他一交一给我,等我把他拿住,你们再出马。”范永年满以为自己能行,吩咐一声:“开关落锁,看我去擒敌将。”说罢撒马来到阵前,大喝一声:“来将通名!你家范大爷手下不死你这无名之鬼!”赵世雍一看范永年,好像去了尖的半截黑塔一样,说话瓮声瓮气的。手里端着一口七星古铜刀。别看他口气挺大,可是赵世雍并没把他搁在眼里,放在心上,微微一笑:“俺乃三州大帅赵世雍是也,你是何人?”范永年说:“我是西吴王驾下副将范永年!”他这一报名,赵世雍差点没笑出声来:“哎呀,原来你就是那位脚行将军!”范永年一听赵世雍耻笑他,不由得脸面一阵发烧:“好小子,竟敢揭你范爷爷的短处,哪里走,看刀!”举起七星古铜刀照定赵世雍的头顶劈了下来。赵世雍并不慌忙,双槍搭着十字花往上一迎,架住了他的刀杆。然后左手槍往外拨,右手槍顺着刀杆往下一捋。这招叫瓦上除霜。范永年的刀若再不撒手,两只手就被人家打酥了。他万没想到赵世雍的招数竟然如此之快,只好扔下古钢刀,拨马要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赵世雍双槍并举,奔他的两个肩肿扎来。吓得他赶忙闪身,刚躲过了右边的单槍,左边的单槍可就上来了。耳听啪的一声,打得他甲叶翻飞,哇!口吐鲜血,翻身落马。赵世雍刚要还槍,左边冲上来了曹武,右边杀上来了高石。两将一挡,何二愣急步跑上前去,背起范永年就跑,一边跑一边问:“范大哥怎么样?”范永年只觉得头昏眼黑,嗓子眼发干,说不出话来,勉强挣扎着说了句:“快走……快!”还没到吊桥呢,范永年就觉得血往上涌,又吐了一口。何二愣急得直跺脚,叫过来四个军卒,让他们把范永年送进城去调治。自己想回去给他报仇雪恨,哪知道,何二愣刚把范永年一交一给军卒,回头一看,可坏了,曹武、高石两个人已经被人家生擒活捉,绑进了敌营。那三州大帅赵世雍,如流星闪电一般,冲到了何二愣的面前,再想跑就来不及了。何二愣知道大事不好,赶紧拼着命地喊:“快关城啊!”话音未落,噗噗左右肩头连挨了两槍,登时昏迷过去,元军们一拥而上把他架回了大营。

赵世雍飞马闯过吊桥,后边的飞虎队、弓箭手也都跟了上来。城上的人们再想提吊桥已经晚了,只好紧闭城门。赵世雍传令:“飞虎队搭云梯攻城,远射手往城上放箭,先夺城头者提升三级!”常言说: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元军们如狼似虎,以一当十。远射手箭如飞蝗,压得守城兵丁抬不走头来。霎那间,已有飞虎兵登上城头,只要有几个人上了城,后边的就好上了。元军们如同潮水般地涌上了城头,西门失守了。

消息传到了东门,朱元璋、张玉大吃一惊,急忙吩咐:“鸣金收兵,赶紧接应西门!”张元帅真急了,大步跑下城头,提槍上马来到西门。这时元军已把城门打开,赵世雍已经进了城门。张玉一声呐喊:“赵贼休得猖狂,张某来也!”撒马来战赵世雍。城头上的元军与西吴兵也一交一上了手。原来是朱元璋带领着众将来夺西城,两方拼命相争,要决一死战。于金彪在东门外一看城上大乱,鸣锣收兵,不知何故。只好虚晃一招,撤回城内。他听说西门失守,吃惊非小,急转头直奔西门。正当张元帅马失前蹄,三州大帅赵世雍正要槍挑张玉的时候,于金彪一马飞来,大刀架住了双槍,与赵世雍战在一起。张玉借机槍纂点地,提起了战马,又与元军混战一一团一,打得难解难分。东门的军校又来报告:“蒲金龙、蒲金虎杀过护城河。”南门来报:“滚术檑石、灰瓶炮子已用绝。陈庆、冯胜请令开关迎战。”元帅说:“千万不可开关迎敌,赶快拆民房,用柁架檩木坚守城头。”这真是一处失慎,其害无穷。正在这千钧一发危急之时,猛然东门外蒲金龙的营盘亚赛翻一江一倒海、洪水决堤一般,从营盘后边杀来了一支人马。

正是一胡一大海带领吴祯、吴良、郑主春、汤和、一邓一俞、丁德兴、陆钟响、陆钟亮、冯国胜、冯国用、廖永忠、廖永安十几位英雄及十杰岭的众喽兵们,闯进了敌营。众英雄真如虎入羊群相仿,杀得元兵弃甲投戈,望风而走。蒲金龙、蒲金虎一看后队大乱,赶紧回马来相救。蒲金龙一眼就看见了一胡一大海:“好小子,又是你来捣乱。我定要报前者这一斧之仇!”大喊一声:“巴秃鲁,你们列开旗门,压住阵脚,两旁闪开!”说罢托又直奔一胡一大海。老一胡一一瞧蒲金龙奔自己来了,知道不是人家的对手,赶紧闪到一旁,让过了吴祯的战马。老英雄吴祯催动骏马鹿铁豹花,掌擎秋风落叶扫宝剑,挡住了蒲金龙。蒲金龙没心思跟吴祯动手,只想去捉拿一胡一大海,举起叉来想虚晃一招,好去擒一胡一大海。他哪知道吴祯的厉害,嚓楞一声,蒲金龙的叉头被吴祯削落在地下,吓得蒲金龙啊了一声,还没等他醒过味来,吴祯反手又是一剑,蒲金龙惨叫了一声,翻身落马,绝气身亡。那一边铁面灵官郑玉春抖棍打伤了蒲金虎。主将一完,元兵们五零四散,各自逃命去了。

一胡一大海吩咐喽罗们收拾敌人的粮草兵刃,锣鼓帐篷,带大家来到城下。郭英、梅士祖留守东门,一看一胡一大海带了这么些个能人,打开敌营,闯到城下,心中百般高兴,赶紧开城放他们进来。一胡一大海问:“主公、元帅现在何处?”郭英说:“二哥,方才西门已经失守,主公、于金彪等都去救应,还不知胜败如何。南门也非常吃紧,我和梅老将军去接应南门,你快带着这几位英雄去救应西门吧!”这时老英雄吴祯搭话:“诸位,既然西门吃紧,你们全去接应,把南门一交一给我,那武昌大帅飞刀将焦亭乃是我的晚辈,他父与我一交一情甚厚,我若去南门定能收降他。”一胡一大海说:“那太好了,老七呀,既然他包打了南门,那么咱们就都到西门去吧,走哇,跟我来。”说罢手提大斧杀奔西门。

来到西门一看,只见于金彪正在大战三州大帅赵世雍,只杀得赵世雍浑身出汗、遍体生津,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小陈平杨德善已经率领三军杀进城来,西吴王与元帅都被困在敌军之中。一胡一大海一见就红眼了,催马摇斧杀进重围。这十几个好汉再加上后边的喽兵,霎时间就把元军打得纷纷倒退。汤和、一邓一俞去朱元璋,一胡一大海让郑玉春去救张元帅,自己带着丁德兴来接应于金彪。高老远他就喊上了:“亲家,不要惊慌,俺老一胡一来也!”那位说,一胡一大海怎么管于金彪叫亲家呢?这里边有个原因:因为一胡一大海最喜欢于金彪的儿子于皋。初到于桥镇时,他见于皋就叫儿子,惹得于金彪挺不高兴,差点没跟老一胡一打起来。多亏主公在当中给解了围,就叫于皋认一胡一大海做了干爹。从那起于、一胡一两家便成了亲家。所以,一胡一大海一见就管于金彪叫“亲家”。他来到切近笑着说:“得了,你们二位别打了,咱们这叫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说赵世雍元帅,你还不下马投降等待何时呀?”赵世雍一听,这是哪儿踉哪儿呀!“你是干什么的?说话怎么这么轻快,叫我投降谈何容易?黑小子,先吃我一槍!”一胡一大海说:“我可不跟你打,我老一胡一真的和你一过招,这不就叫欺负你吗?我让我手下的一名随从拿你就易如反掌,来呀,我说丁伙计你还不过来吗?”说罢往旁边一闪。三州大帅定睛观瞧,从他身后跑过一匹乌骓战马,马上端坐一员大将,面似乌金纸,黑中透亮,亮中透润,头戴乌金盔,身贯乌金甲,掌中皂缨槍。赵世雍一看,正是义弟皂袍将丁德兴。心中很纳闷:他怎么会到襄一陽一来了呢?赶紧问了一声:“来的可是兄弟德兴吗?”丁德兴说:“正是小弟。”“哎呀兄弟,你怎么到这儿了?”丁德兴说:“小弟就是为你来的。”“为我来的?”“对了。”“什么事啊?”“我记得哥哥小的时候爹最疼你,说你有远见,最聪明,让我们听你的话。可是你一走就不回来了,爹娘想你都想死了,只剩下我一人,无人管,我就流浪街头,苦不可言。后来幸有一胡一大海收留于我,我才跟他长大成一人,一胡一二哥对我恩重如山,要不是老一胡一我八个丁德兴也死了。老一胡一与朱元璋是金兰的弟兄,我们俩就一同投奔了西吴王朱元璋。我们刚到城中,就听说你打开了西门,我心里很替你着急。咱弟兄情同手足一般,我不忍心叫哥哥你扶保元朝,助纣为虐,帮匪行凶。愿哥哥弃暗投明,你我弟兄同侍一主,永不分离。我已在西吴王的面前夸下了海口,来相劝兄长。那西吴王宽宏大量,不记前仇。哥哥着听我之良言,马上退兵,跟随小弟去见西吴王,管保叫你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将来不失封侯之位。哥哥若执意不肯,小弟我也没有脸面去见西吴王,更不忍心与兄长一交一战,我只好死在你的面前。”赵世雍一听:这可麻烦了,跟他打吧,他还不动手,说要死在我的面前。他要当真一死,这不就是我逼死的吗?想当年我父亲被害,母亲抱着我逃难,中途遇见了歹人要霸占我的母亲,摔死我赵世雍,是丁老忠豁出性命打退贼人。他为救我们母子身负重伤。以后又收留了我们娘儿俩,还教给了我满身的文武学业。曾记得母亲说过,丁家就是你重生父母,再造爹娘。自从我上任以后,母亲就催我去接义父、义母和兄弟德兴,同到三州共享荣华,到现在义父、义母已故,只剩下一个独根苗丁德兴,再让我给逼死,这还叫人吗?我能对得起谁呀?回去连我母亲也不能轻饶我。可这件事情又叫我怎么办呢?为了义气,不战自退,又恐难眼三军;和他打吧,兄弟死在我面前,我就要落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的坏名声,叫万人唾骂,更对不起死去的义父、义母。赵世雍在马上心乱如麻,一时难以定夺,便回转身寻找小陈平杨德善。因为杨德善这个人深谋远虑主意多,多年跟着赵世雍当谋士,不管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只要问他,他就能有办法。今天赵世雍更盼望着他能给自己拿主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