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濠州城投军

  • 朱元璋传
  • 悦悦好
  • 12273字
  • 2019-12-22 15:04:35

丫环春香给朱元璋迭棉衣,刚从草棚子出来,就被人捉住了。春香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大管家马狗子。

马小姐经常让春香给朱元璋送饭的事,早就传到了马狗子的耳朵里。他怕马家出现伤风败俗的丑事,当管家的脸上也不光彩。这又是小姐的事,又不敢直接过问,只好暗中留神丫环春香的行动。今夜,他出来解手,看见春香提着包袱到草棚去,他就暗中跟了下来。他在门外把里边的事,听得一清二楚。那位说了,他为什么不进去捉呢?说实话,他不敢。他知道朱元璋不是好惹的,只怕进去容易,出来难。

马狗子把春香拉到暗处,凶狠狠地说:“小一奴一才,你干的好事,看我不剥了你的皮!你说,小姐跟那个牛倌还干了些什么?”春香一句话也不回答,只是没好气地瞪着大管家。马狗子说:“你不说也罢,这迭棉袄的事也就够了。我今天不打你,不罚你,只告诉你一句话:这件事,不许你对外人言讲,走露了半点风声,我就要你的命!以后不许你再替小姐干这种事。去吧!”

春香跑回绣楼,见到马小姐哭诉大管家捉她的事。小姐听了,气得银牙紧咬。春香从怀里掏出诗笺,小姐接过来在灯下一看,只见那二十个字写得苍劲有力,如同龙飞凤舞一般。此刻,她顾不得细看,便将诗笺一精一心放在首饰盒内。这首诗,就是他二人日后在襄一陽一城相认的表记。这是后话,按下不提。马小姐急得紧锁双眉,抬头看了看窗外,说:“只怕大管家要对他下毒手啊!天亮后我去找母亲,把事说明了或许好些。”

果然不出马小姐所料,天还没亮,马狗子就将老员外请了起来。他把小姐给牛倌送饭赠衣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马员外听了气得险些昏死过去。马狗子说:“事到如今,气死了也没用。还是要想个对策为好。”老员外问:“你有什么办法?”马狗子说:“我看只有这么、这么、这么办,才会既不惹那坏小子闹事,又能保住府上的名声。”老员外说:“好,就这个主意。你赶快去办吧!”马狗子说:“我去办这个事,小姐还不恨死我。我看还是您老人家亲自出马为好。您是她的父亲,她敢把您怎么样。”老员外想了想说:“好吧,我出头去办。”

天亮时雪下得更大了。朱元璋拿着一把大扫帚在庭院里哗哗地扫雪。这时马老员外打房里走了出来。他头戴狐皮帽,身穿猞猁袍,倒背双手立在台阶上看着朱元璋说:一听说你干得不错,我就减短你抵债的日期。不必等到一年了,你现在就可以走了。”马狗子急忙走过来帮腔说:“这是老员外的恩典,还不赶快谢过。这院子不用扫了,你现在回去收拾收拾走吧!”朱元璋一听,心想:什么恩典?这明明是往外赶我呀!他二话没说,丢下扫帚就回草棚收拾东西去了。马秀英听说父亲赶走了朱元璋,在母亲房里哭得死去活来。

朱元璋离开了马府,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边走一边想:必须尽早赶到濠州,投到郭子兴帐下,好实现我抗元救民的宏愿。走慢了,又不知还要碰到什么事。想罢他加快了脚步,一口气跑出几十里路,走得又累又乏,望见前面山坡上有一片松林,便想到林中歇息片刻。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人喊马叫的声音,他闪身躲进树林,抬头一看,只见在风雪中跑来一匹战马,马上一员老将,身高八尺开外,细腰扎臂,面色淡金,剑眉朗目,三络长髯飘洒胸前。头戴二龙斗宝盔,红缨高罩,身穿黄金甲,闪披一件大红征袍。胯下一匹黄骠马,手提金钉长缨塑。他面带惊慌,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工夫不大,从他身后追来一人,这个人长得活像一尊凶神。只见他身高过丈,胸宽背厚,肚大腰圆,面似西瓜皮,粗黑的八字眉像两条大豆虫,眉梢拉到额角下,蒜头鼻子大嘴岔,生就一双铃铛眼。头戴青铜盔,身穿青铜甲,内村绿征袍,胸前狐狸尾,脑后雉鸡翎,烧饼大的两个护耳金环左右相配。掌中学一把金纂开山斧。这两个人是谁呢?前边跑的这位就是濠州大帅金槊都督郭子兴,他在三年前率领几千人马造了反,占据濠州,自立为和一陽一王。后边追来的是元朝勇将赛马王彻里布花。今天,郭子兴带了几个亲兵到四十里外的义安访友归来,正好碰上元朝大都督彻里布花带领一队人马到集庆办事,走到义安县附近,二人相遇。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用通名报姓就动手打了起来。两个人一大战了不过十个回合,郭子兴一看自己身旁的几个亲兵全都战死了,不敢恋战,只好拨马落荒而逃。彻里布花哪里肯放,他是蒙古战将,有一身好骑术,立即拍马追来。追到马头已经够上马尾,他举起开山斧照定郭子兴就砍。朱元璋一看追来的是一个元朝的将官,说时迟,那时快,他一哈腰拣起两块核桃大的石子,照定彻里布花嗖的一声打了过去。他这块石子打得还真准,正好打在彻里布花的手腕子上,这小子登时就觉得整个胳膊发麻,哎呀一声右手就不听使唤了,勉强把斧子一交一到左手,抬起头看看是哪里打来的暗器。刚一抬头,朱元璋的第二块石子又到了。这块石子流星一般直奔他印堂当中的那只立目而来。这么说他是比别人多长了一只眼?不是,是在他的印堂当中深深地长了三道立纹,这三道立纹两头窄中间宽,跟枣核一样,高老远看就好像一只眼睛。民间传说“马王一爷,三只眼”,所以人们给他起了个“赛一马王”的外号。今天,朱元璋的第一块石子是为了救急,这第二块石子往哪里打呢?他相中了彻里布花印堂当中的那只立目了。彻里布花刚一抬头,那石子带动风声就到了。彻里布花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耳听啪!噗!正打在立目当中,鲜红的血顺脸流了下来,疼得彻里布花哇哇怪叫。这时朱元璋又拣起了几块小石子,冲着彻里布花嗖、嗖、嗖……像雨点一般地打了过去。彻里布花挨了一阵猛打,头难抬,眼难睁,再也不敢往前追了,只好败阵而回。朱元璋这一手飞石技巧,还是在淮西马家放牛时练的,没想到今天这一阵飞石把郭子兴给救了。

郭子兴见林中飞出一些石子,打得彻里布花哇呀怪叫,拨马逃走。他向林中一拱手,高声喊道:“救我的英雄,请出来相见。”朱元璋从林中走出站在道旁,向郭子兴还礼:“见义勇为,人之本份;老人家不必过谦,请速速赶路去吧。”郭子兴见救自己的是个年轻壮士,连忙翻身下马,上前谢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今日若非壮士相救,某家早命丧黄泉了。不知壮士贵姓高名,家住何处?”朱元璋答道:“在下姓朱名元璋,濠州孤庄村人氏。”说完转身要走。郭子兴急忙拦住:“壮士慢走,请随我到府中一叙。”郭子兴这时除了要报答救命之恩,他还有个打算:他见朱元璋虽然衣衫褴褛,但相貌堂堂,体格魁梧,又打得一手好飞石,心中有三分喜爱,就想把朱元璋请到濠州。朱元璋却说:“谢谢老人家一片好心,恕我不能久留。我还要赶路。”郭子兴问道:“请问壮士要到哪里去?”朱元璋说:“到濠州去。”郭子兴说:“我是濠州人,正好一路同行。请壮士上马,我为壮士牵马而行。”朱元璋急忙拦住:“老人家这万万使不得。还是请您上马吧。”郭子兴说:“即是壮士不肯上马,你我一同步行吧。”郭子兴牵着马,同朱元璋一块向濠州走去。郭子兴问:“壮士去濠州是投亲还是访友?”朱元璋说:“一不投亲二不访友,我是去濠州投奔金槊都督郭子兴。”郭子兴听说朱元璋是来投自己的,心中暗暗高兴,心说:能把他收到帐下,也是我一个膀臂。不过我得问问他为什么要投我,便说:“壮士为何要去投那郭子兴?”朱元璋说:“郭大帅为人侠义,礼贤下士,是一位反元的老将。我为反元救民,特来投奔于他。”郭子兴哈哈大笑:“壮士你忒地夸奖了。不瞒你说,我就是郭子兴。”朱元璋闻听,急忙上前深施一礼:“朱元璋参拜大帅!刘伯一温一先生荐我来投奔大帅,请大帅将我收在帐下,也好为反元救民效力。”说罢就要跪倒,郭子兴急忙相搀:“壮士请起,且随本王回府。”朱元璋随同郭子兴回到濠州城。郭子兴叫人伺候朱元璋沐浴更衣。工夫不大朱元璋回到客厅,他头戴白缎子扎巾,身穿白缎绣花袍,威武之中又带几分英俊,郭子兴又加三分喜爱。这时,郭子兴让人捧出白银二百两,彩缎十匹,对朱元璋说:“朱壮士救命之恩难以报答,送上薄礼一份,表表本王的心意,请壮士笑纳。”朱元璋说:“王一爷厚爱,元璋心领了。这份厚礼元璋不敢领受,请王一爷快快收起吧。”一个要送,一个不收,二人推让半天,郭子兴见朱元璋绝非客套,也只好将礼物收回。朱元璋这种施恩不图报的君子之风,让郭子兴更加喜爱。二人越谈越投机,郭子兴问到朱元璋的身世,朱元璋毫不隐瞒,以实相告。当他谈到随高彬长老学艺时,郭子兴兴高采烈地说:“壮士经名人指点,一定武艺高强。不知擅长何种兵器?”朱元璋说:“只因恩师精通拳术,我也曾学得几手粗拳笨腿,刀槍剑戟也能使得。”郭子兴本想重用朱元璋,又怕众人不服,因此询问朱元璋会使什么兵刃,想看看朱元璋有多大本领。听了朱元璋这段话,他低头想了想,说道:“本王有意让你练一趟拳给大家看看,不知你意下如何?”朱元璋是个聪明人,已经明白了郭子兴的用意,就痛快地答应了。当时说定,第二天在演武厅练拳。

第二天一早,郭子兴把文官武将全部请来,众将官见礼。郭子兴就把昨天怎么遇到彻里布花,朱元璋又怎么把他救了,细细说了一遍,末了他说:“我看此人文武双全,相貌堂堂,又胸怀反元大志。我想提拔提拔他,可是光我说好不行。我让他献献艺,大家看看有才无才,能不能提拔。”大家说:“就依主公。”郭子兴命中军去驿馆请朱壮士过府。工夫不大,朱元璋来到演武厅,众人举目观看,见来人二十上下岁,身高八尺开外,细腰扎臂,相貌堂堂。头戴白绫缎扎巾,身穿白绫缎紧袄,鸾带扎腰,大红中衣,薄底靴子,闪披一件白缎子绣花英雄氅,没系通领带。再往脸上看,面似银盆,剑眉朗目,鼻直口阔,微微翘起的下巴,带着一股倔犟劲。往那儿一站,一一团一正气。郭子兴说:“元璋,濠州的文武诸将佐都在这里,请你练一趟拳,让大家开开眼。”郭子兴这话是暗含着告诉朱元璋,我濠州的官员都在这里,你要拿出真正本领让他们看看。朱元璋说:“既然王一爷吩咐,我只好献丑了。”说完脱下英雄氅,向众人作了一个罗圈揖,就拉开架式,叭叭叭练了起来。只见他由慢至快,从缓到急,上下翻腾快如飞,斜身绕步逞英雄。这趟拳没有人认识。书中暗表,这是一趟四平拳,常言说得好:

四平拳法奥无边,踢打摔拿套路全;

龙腾虎跃惊敌胆,蛇舞鹤立豹离山;

铁脚撩一陰一弹腿健,钢指挖眼掌不凡;

南北神拳英雄汉,谁人不赞朱家拳!

众人目不转睛,他转到哪儿大家的眼神跟到哪儿,他那腰腿像面筋似的,真的说是缩、小、绵、软、巧,轻似猿猴,巧似狸猫。大家正看得起劲,朱元璋停步收拳,说了声:“元璋献丑了。”“好啊!……”全场喝彩。郭子兴伸挑大姆指,哈哈大笑:“好拳!好拳!”众人也跟着一通夸奖。郭子兴说:“元璋,你的拳术惊人,不知剑术如何,索性你再练一趟剑吧。”朱元璋说:“敬遵王命。待我回馆取剑来。”“何用你自己去取。来人,到他的住处把宝剑取来。”工夫不大,中军取来宝剑。朱元璋左手拿着剑鞘,右手攥住剑把,大拇指一按绷簧,一闪腰,呛啷啷宝剑出鞘。众人一瞧,嘿,好一口利剑,剑光闪烁,夺人二目。朱元璋把剑鞘放在桌案之上,舞了一趟剑,只见剑光不见人,众人齐声喝彩:“好剑!”怎见得,有诗为证:

三尺青锋放寒光,人舞剑飞斗豪强。

力劈华山惊神胆,猛虎跃步把人伤。

野马分鬃穿林过,凤凰展翅百鸟藏。

冰轮滚滚乾坤转,白蛇吐芯刺胸膛。

蹲底一收式,只见他气不长出,面不改色。朱元璋一抱拳:“在下献丑了,诸位将军多多指教。”

到了这时候,郭子兴对朱元璋的喜爱,已经够十二分了。他眼望众将佐说:“元璋武艺如何,诸位都亲眼所见,应当给他个什么官衔好呢?”众人说:“全凭主公裁决。”郭子兴估计大家已经心眼口服了,当即决定提升朱元璋为总兵,统领全军。朱元璋谢过王一爷提拔之恩。郭子兴吩咐摆宴,为朱元璋庆功,不再细表。

从此,朱元璋在郭子兴帐下,得以施展自己的才能和智慧。他机智勇敢,身先士卒,武艺又好,一年多立了不少战功。每次立了战功,郭子兴都给特别的赏赐,但他从来不独吞,都要分给自己的部下。战斗中所获物品,不论是金银财物,还是粮草马匹,都要如数上缴。朱元璋部下军纪最好,他本人在郭子兴军中威望日高。郭子兴看到这些,心中十分高兴。一日他对朱元璋说:“我得将军,如鱼得水。只是我身旁若能再有一位才高智广的文人辅佐,我郭子兴无忧矣!”朱元璋说:“主公何不挂榜招贤,广收天下豪杰义士,定有才高智广者来投。”郭子兴依计而行。

招贤榜挂出去没多久,一日中军来报朱元璋:“有一位先生求见。”朱元璋说:“有请!”中军领进一位文墨先生,只见他中等身材,八尺上下,头戴宝蓝色瓦式儒生巾,身穿宝蓝色通氅,腰系丝综,青缎中衣,脚下青鞋白袜。往脸上观看:白脸膛,细眉朗目,鼻直口阔,额下微有墨髯,看样子三十开外。见了朱元璋,口称:“定元人李善长拜见总兵爷。”说着就要跪下磕头。朱元璋赶紧向前相搀:“哎呀,先生不必多礼。中军,看座。”李善长一旁落座说:“只因至正天子无道,天下百姓在水深火热之中。闻得郭王一爷举旗反元,挂榜招贤,特来自荐,愿在总兵爷帐下当差。”朱元璋早听人说过,定元人李善长幼读诗书,很有智谋,今日见他来到濠州,喜之不尽。朱元璋问李善长:“现在天下刀兵四起,请问先生,何时才得太平?”李善长说:“昔日汉高祖刘邦只用五年时间平定天下。因为他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也不乱杀人。如今元朝天下已经土崩瓦解,诸公若能效仿高祖,天下不久就会太平。”朱元璋觉得此人果然才高智广,便推荐到郭子兴衙内,当了一名参谋。从此郭子兴身旁文有李善长,武有朱元璋,把濠州义军治理得日益强盛起来了。

这一日,郭子兴和李善长正在书房下棋,家将走来报道:“启禀王一爷,五河县大将李保才差人下书。”郭子兴一听,心中不悦,说道:“李保才与我素来不合,平时从无来往,为何下书与我?不见。”李善长说:“王一爷,五河县已被元军包围,来人必是冲破重围来此下书,定有要事,还是见见为好。”郭子兴这才叫人把下书人带进书房。下书人进来,行过大礼,递上书信,说道:“李将军命小人前来向王爷求救,看在五河城中众百姓面上,速速发兵解救五河燃眉之急。”说罢竟昏了过去。郭子兴命家将把下书人搀到驿馆休息。他看罢书信,双眉紧皱,对李善长说:“我说不见,你道见见为好,如今人也见了,信也看了,人家要我们发兵前去解救五河,这事倒难办了。”李善长说:“解救五河有何难办?”郭子兴叹口气说:“先生何必明知故问,五河和濠州虽然同是义军,只是几年来曾有不少争执,两军将士都有怨言,怎能前去救援。”李善长说:“王一爷恕为臣直言。五河与濠州同系起义军,本应同心协力,共图大业。但两军常年不合,致使亲者痛,仇者快。今日五河告急,王一爷应当机立断,立即出兵才是。”郭子兴面有难色,说道:“只恐众将不肯。”李善长说:“那就请王一爷把众将请来,共同商议。”郭子兴命人传今,请众将官大厅议事。工夫不大,偏副牙将人等来到大厅。郭子兴把五河求援的事说了一遍,大厅里立即热闹起来,众人一交一头接耳,议论纷纷。郭子兴说:“众将有何见解当讲无妨。”武将班中走出一位黑面虬髯的将官,声似洪钟,上前奏道:“李保才的部下一贯狂妄自大,从不把我濠州军放在眼里,今日有难才想起来向我们求救,我们不能出兵!”文官班中一步三摇走出一名谋士,他拉长了声音说:“元军号称百万,我濠州岂是他的对手?发兵援助五河,好比以卵击石,必然引火烧身。望主公三思。”濠州城守备也站出来说:“大敌当前,首先要保住自己的城池,哪有力量去援助他人!依末将之见,应该加强城防,城上多设滚木、檑石,调集全城弓箭手,严加防守。”郭子兴听到这里,心里明白,众人是不主张发兵的。这时急坏了一个人,谁?李善长。李善长跟随郭子兴来到大厅,他一看众人都来了,唯独朱元璋没有到。他又听了大家的主张,急得鬓角出了汗。他看见郭子兴正要发话,就赶紧上前说:“主公,臣有言相禀。”郭子兴说:“有什么话你说吧。”李善长说:“濠州与五河彼此都是义军,两军不合,那是往事,如今五河危在旦夕,我若出兵,五河将士必感恩于主公。从此两军便可同心合力反元。再者,五河是濠州的东北大门,五河若失,危及濠州,如同唇亡齿寒。臣请主公三思而后行。”郭子兴听到这里,一时拿不定主意:“这个……”正在这时,朱元璋带着班琪、宋康、吕锋、范一江一四名偏将急匆匆走了进来。走到郭子兴面前一拱手:“主公,末将察视布防,一步来迟,望主公恕罪。”郭子兴说:“元璋你回来得正好。元军围困五河城,李保才差人求援。你看此事如何办好?”朱元璋说:“主公,我正为此事而来。朝廷大军南下,本是去攻打高邮张士诚,为何又分兵来打五河城?其中必有缘故。为这,臣派宋康抓来一名奸细,请主公审问。”郭子兴不能不佩服朱元璋精明,便说:“把奸细带上来!”两个兵丁押着一个算卦先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那人进了大厅,战战兢兢跪了下去。朱元璋喝道:“把你对我讲的话再讲一遍,若有半句不实,立斩不饶!”那人说:“我是永义大帅熊占彪帐下的谋士。熊古彪久有吞并濠州独霸一方的野心。此次,他乘元朝大军南下攻打高邮由此路过之际,用重金贿赂元将哈纳,分出一支兵力围困五河;同时派我潜入濠州,摸清城内情况。单等哈纳拿下五河,熊占彪就亲领大军直取濠州,这一来五河和濠州两地,便全归熊占彪所有。小人所说,句句是实,绝无谎言。”朱元璋让兵丁把奸细带了下去。郭子兴听了奸细供词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若非元璋仔细,险些误了大事。他站起身来,在大厅里踱来踱去,众人觉得事态严重,谁也不敢多言,大厅里静得掉根针都能听得见。还是朱元璋打破了沉寂:“主公,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您就下令吧!”郭子兴走回原处,眼望众人说:“哪位将军愿带兵前去救援五河?”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没人答话。朱元璋大声说道:“末将愿往!”郭子兴问:“要带多少人马?”元璋说:“五百人马足矣!”郭子兴吃惊地问:“元军五干人马围五河,你带五百人马,如何打法?”朱元璋说:“请主公放心,元璋自有办法。”朱元璋全身披挂,点齐五百人马,带着班琪、宋康、吕锋、范一江一四员偏将,直奔五河城而来。

且说元军大都督奕麻海正在营中得意,心说打下五河,再取濠州,郭子兴王府的金钱美一女,我得分他一半,这次可算没有白来。他正在做着美梦,忽见探马来报:“报!大都督,西南来了一支人马,打着和一陽一王郭子兴的旗号,直奔五河城而来。”奕麻海一听,大环眼瞪圆:“好你个郭子兴,竟敢和本都督作对!来人哪,点齐一千人马,随本都督出阵!”嘟嘟一阵号角声响,一千人马直奔西南。朱元璋见元军已然摆开阵势,吩咐前队分为左右往后撤,后队往前蹿,两军对面。元军大都督奕麻海带着四员大将,人称四乎:金木乎、银木乎、铁木乎、蚩木乎哥儿四个。奕麻海说:“哪位将军去捉拿小南蛮?”金木乎说:“我来杀死这小南蛮!”说罢催马出阵。来到当场,一声喝喊:“对面哪个前来一战!”朱元璋往对面一看,见此人身高过丈,全身披挂,面似出水蟹,凶眉恶目,奓腮帮子墨钢髯,胯下马,掌中一条青铜槊。朱元璋问道:“哪位将军出去与他一战?”话音未落,有人搭话:“总兵爷,待我会战于他!”搭话者正是偏将班琪。朱元璋说:“看他槊沉力猛,你要多多留神呀!”班琪说:“我知道了!”说罢手擎大刀双足一点镫,马往前撞。二人照面,通过姓名。金木乎说:“好你个南蛮!让你尝尝我的槊!”槊带风声,直奔班琪头顶砍下来。班琪见槊砸下来,心想,我要实顶实地接,如果我的力量顶不住,我的两膀非得砸劈了不可。想罢双手举刀,迎着槊就去了,眼看着金木乎的槊砸到刀杆上,谁料刚一粘杆,班琪刀把一歪,左手高抬,右手往下一压,这叫一巧破千斤。随后后手变前手,双手一抢刀杆,刀头直奔金木乎左肩头砍去。金木乎想用槊把刀磕回,已经来不及了,只好低头,嗖一声刀过去了。二次一抬头,刀又到了。班琪一反腕子,正在金木乎的脖子上,噗哧,嗖!脑袋就飞了,马驮着死一尸一落荒而走。金木乎一死,银木乎哭着哥哥就出来了,朱元璋帐下偏将吕锋迎战,二人一交一手,没过两回,银木乎被吕锋一槍挑于马下。其后,铁木乎、蚩木乎也丧在宋康、范一江一的手中。奕麻海一看自己手下的四员将俱都丧命,指着朱元璋大骂:“咦!好你个南蛮,你连伤我四将,我和你完不了!孩子们,给我压住阵脚,待我去擒他!”一阵号角响,双足一踹镫,马往前撞。大家往对面一看,此人身高过丈,膀阔三停,头戴青铜盔,身穿青铜甲。往脸上看,面色委黄,扫眉环目,秤砣鼻子火盆嘴,颏下满部红髯。头上双插雉尾,胸前一对狐裘搭甩。胯下一匹花马,掌中一条金镫槊。朱元璋一瞧这位都督,就知道槊沉力猛,不好对付。班琪、宋康、吕锋、范一江一都要出马,朱元璋拦住说:“诸位将军别忙,待我出去会他一阵。往下传我的令:阵前我把他挑了,槍朝天一摇晃,马步队一拥而上,解救五河之危。”命令传下去,兵丁们这高兴,咱们总兵要一槍定干戈,有一场好杀。这时,营中鼓声大作,朱元璋手擎一杆亮银槍,催马出阵。奕麻海正叫着:“哪个来战!”朱元璋一扣镫:“对面什么人,报上名来!”“你要问,听我告诉你,我是元朝大都督奕麻海!你是何人?”朱元璋说:“我是濠州和一陽一王部下总兵朱元璋,奉我家主公之命,来解五河之围。”奕麻海说:“原来是个反叛,不用废话,撒马前来!”朱元璋一踹镫,催马前撞,说声“看槍!”直奔奕麻海的迎面,奕麻海双手一横金镫槊往上一撩。朱元璋一见,心说容他的槊砸下来,我非得人死马塌不可。他大槍往回一撤,不等奕麻海换招,平槍一推,槍尖直奔奕麻海的哽嗓咽喉。耳轮中就听噗的一声,整个槍尖全扎进去了,死一尸一栽倒地下。朱元璋槍杆一晃,鼓声咚咚,人声呐喊:“上呀!”“杀呀!”众兵丁一拥而上。元朝兵卒,失去了主将,又听到呐喊,纷纷往东北方向退去。这时李保才的兵从五河杀了出来,挡住了元军的去路,元军前后受敌,死伤无数。五河李保才大开四门,迎接朱元璋进城,摆酒接风,给众将官庆功,犒赏濠州的五百兵丁。第二天,朱元璋率众凯旋而归。

且说熊占彪这个人凶险狡诈,野心勃勃。他原来是朝廷的命官,后来趁机造了反,自称为王。可是并不真正反元,他和朝廷是明斗暗合,互相利用。朝廷利用他探听各反王的情况,他和朝廷讨价还价,谋取私利。这次在五河一战失利,他十分恼火,几天来坐卧不安,一会儿大骂奕麻海无能;一会儿又逼着下属去寻找那个去濠州探听消息至今生死不明的谋士。一日,副将李文斌来见熊占彪。这个副将年轻力壮,诡计多端,是熊占彪最喜爱的将官,有什么事都要找他商量。今天熊占彪一见李文斌进来,便说:“五河没有拿下来,是因濠州出了兵。我有意兴师问罪,兵发濠州,生擒郭子兴。你意如何?”李文斌说:“打五河的是元朝的兵,郭子兴出兵打的是元军。你若兴师问罪,正好说明我们内通元军,岂不露了真相?再者,我们直接攻打濠州,恐怕是难以取胜。”熊占彪同:“却是为何?”李文斌说:“郭子兴帐下的朱元璋,文通武一精一,胸有治国安邦之韬略,他广纳豪杰,操练兵马。今日的濠州已不似当年了。”熊占彪一听,急忙问道:“如此说来濠州就不取了?”“要取濠州只能用计,不能用兵。”熊占彪问:“何计可取濠州?”李文斌微微一笑说:“八月二十九是您的寿诞之日。以办五十大寿为名,请郭子兴前来赴宴。郭子兴与您是同窗学友,必然前来祝贺。只要他进了永义城,就插翅难逃。杀了郭子兴,濠州岂不垂手可得。”熊占彪说:“如何杀那郭子兴?”李文斌如此这般说了一遍,熊占彪闻听哈哈大笑:“真乃妙计也!将军自去安排,不可走漏风声。”李文斌十分得意,说道:“请元帅放心。”转身出了帅府。

不讲李文斌如何照计而行,帅府上下如何准备,单说郭子兴接到了永义送来的请帖,立即找来朱元璋、李善长等人共同商议对策。朱元璋说:“熊占彪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是一次鸿门宴。”郭子兴听说,心里害怕,暗暗想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那熊占彪心黑手辣,我岂能往虎口里钻。便说:“如此说来,还是不去的好。李先生为我作书,回谢便了。”朱元璋一看郭子兴害怕了,便说:“主公,依末将看还是前去赴宴为好。西楚霸王的鸿门宴,也没杀得了汉王刘邦。末将不才,愿随主公同往。”李善长说:“朱将军足智多谋,胜过樊啥。有朱将军保驾同行,主公不必担心。”让朱元璋、李善长这么一说,郭子兴也不好再说不去了,只好做去水义城的安排。

离赴宴的日子还有一个来月,李善长准备寿礼,朱元璋在校场日夜操练兵丁。又派韩成加强城防,在濠州城的四周,挖了两大深的壕沟,沟内注满了水。城上刀槍剑戟林立,滚木檑石齐全。朱元璋嘱咐韩成:“我们走后,你将濠州四门紧闭,大街小巷严加把守。挨门挨户清查店房户册,若有不明行迹者一律扣押。”又安排班琪、宋康挑选五千人马,一千弓箭手,带上云梯火炮,说:“你们单等主公进了永义城,就带领人马出发,要在离城十里安营扎寨。永义城若有动静,立即攻城,不得有误。”众人领会。到了八月二十九日,朱元璋挑选了八员勇士扮作亲兵,抬着四个大红漆盒,盒内装着寿桃寿面,彩绸锦缎,金银玉器,各种古玩。郭子兴内穿铠甲,外罩红袍,骑着黄源马,朱元璋扎巾箭袖,一身武生打扮,骑马相随。由吕锋、范一江一和一精一心挑选的二百名亲兵紧紧护卫着,一队人马出了濠州城,直奔永义城而来。

这一队人马在离水义城不远处停了下来。吕锋、范一江一带兵驻扎不动。郭子兴带着朱元璋、邱生、郭忠等进城。熊占彪带领永义城的大小官员前来迎接。朱元璋初次见熊占彪,只见他跳下马来身高过丈,膀大腰圆。蓝瓦瓦的一张脸上,疙疙瘩瘩犹如癞蛤蟆皮一般,两道扫帚眉又宽又长,一对老狼限令人望而生畏。塌鼻梁,翻鼻孔,四个獠牙龇出唇外,颔下一部扎蓬一胡一须亚赛钢针,压耳毫毛往外探着长,好似两把大抓笔。头戴一顶乌油盔,身穿一件乌油铠甲,闪披一件皂罗袍,大红中衣,虎头战靴,胯下一匹黑马。冷不丁一看,活像一尊凶神。朱元璋想,就凭这副长相,也不是善良之辈。众人相见,纷纷翻身下马。郭子兴紧走两步,双手抱拳说道:“熊仁兄,别来无恙。小弟有何德能敢劳仁兄亲自来接?”熊占彪哈哈大笑:“子兴贤弟,多日不见,想煞为兄了。平时也请不来你,今日借贱辰跟你相聚畅谈,你可要多住几日。”他一边假情假意地说着话,一面用眼溜着郭子兴身旁的朱元璋。他见这人身高八尺开外,细腰扎臂,双肩抱拢。年纪在二十多岁,宽天庭重地阁,剑眉朗目,鼻直口方。下巴微微向上翘着,一一团一正气,不怒自威。头戴一顶宝蓝色扎巾,上边横着三排红绒球,三支软翅朝天,上绣二龙斗宝,正中茨菇叶,青缎丝条缠头。身穿宝蓝色紧衣紧裤,上绣四季花。胸前打紫丝绦十字样,腰扎杏黄色丝鸟带,双搭蝴蝶扣,下摆灯笼穗,脚下穿一双窄腰兜跟薄底快靴。外罩一件白缎子英雄氅,上绣狮子滚绣球。白护领,白甩袖,没系通领带,左手扯着氅,右手按着剑,往那儿一站,透着那么威武。熊占彪看罢暗暗吃惊,心想,今天这鸿门宴还真不大好摆。说话间,主客数人并马进了永义城。

熊占彪的寿辰办得十分隆重,永义城的主要街道悬灯结彩,买卖铺户粘贴对联,如同过年一般。人们听说濠州城的和一陽一王前来祝寿,成群结队的到街上来观看,又添了几分热闹。一队人马穿过永义城的大街,来到熊占彪的帅府。朱元璋抬头观看,好大的一座府衙:朱门玉阶,彩楼高扎,笙箫管笛声声阵阵传来,顺着一条方砖砌成的雨路来到寿堂。这里宾朋满座,热闹非常,大厅的北墙上挂着南极仙翁的画像。两旁是一副大红对联,上联写:福如东海长流水;下联配:寿比南山不老松。紫檀木雕花条桌上,摆一套彩瓷的福、禄、寿,一对黄铜蜡扦上,插着带有金寿字的红蜡,当中摆着白玉香炉。两旁的桌上堆着寿礼。寿堂内香烟缭绕,细乐悠扬。众人拜寿已毕,朱元璋向外喊了声:“把寿礼抬上来!”八个亲兵模样的人,由扮成郭子兴家将的邱生、郭忠带进寿堂。郭子兴说:“这些薄礼不成敬意,请仁兄笑纳。”命人打开漆盒,只见第一个漆盒里寿桃寿面;第二个盒内是彩绸锦缎;第三个里边是金银玉器;第四个盒内是各种古玩。熊占彪一看心中高兴,说了几句客套话,命那几位抬漆盒的人下边领赏,便吩咐奏乐摆宴。众人入席,郭子兴在上首,面朝西,朱元璋立在他身后;熊占彪在西边面朝东,旁边站着小一温一侯李文斌。其他官员相陪。顷刻之间,鼓乐齐鸣,欢声笑语十分热闹。朱元璋心中暗想:熊占彪明明是在摆鸿门宴,却装出了一副笑脸,其中大有文章,不得不防。

酒过三巡,菜过五昧,小一温一侯李文斌对熊占彪躬身施礼:“元帅,今日寿宴,末将愿舞剑一趟以助酒兴。”郭子兴门目观看,见此人中等身材,宽肩膀,细腰身,头戴束发金冠,迎门一朵粉绒球,身穿粉缎子绣花软靠,肋下悬剑,足蹬牛皮战靴。看年纪在二十上下,白净的面一皮,细眉朗目,鼻正口方,唇红齿白,生得倒也英俊。朱元璋见李文斌要舞剑,立即走到熊占彪面前,抱拳施礼说:“既然李将军要为二位王一爷助酒兴,我也舞上一趟。”熊占彪无法阻拦朱元璋,便哈哈大笑:“好好好,你们各舞其剑,给我们老哥儿俩助助酒兴。”朱元璋说声:“遵命。”英雄氅一甩,握剑在手,一按绷簧,宝剑出鞘,冷森森夺人二目,寒烁烁耀眼锃光。李文斌一看,暗暗吃惊。朱元璋把宝剑往后一背:“李将军先请吧。”李文斌真是年轻好胜,目中无人,叭叭叭舞了一趟,舞完一收式,说:“朱将军请了。”朱元璋也舞了一趟,他没露出真本领。李文斌见朱元璋的剑平平常常,心说:原来想我一人舞剑,等郭子兴看出了神,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谁知半路杀出个朱元璋。我还以为他有多大本领,看来也很平常。不如我和他比剑,先杀朱元璋,再杀郭子兴,我就是这个主意。想罢便对熊占彪说:“我愿陪朱将军走上几趟。王一爷你可应允?”熊占彪见朱元璋剑法平常,也想让李文斌借着比剑收拾朱元璋,便对郭子兴说:“贤弟,我看让他二人比试比试,分个高低,论个上下不是更有意思吗?”郭子兴一听可害怕了,他已看出了熊占彪的用心,便说:“如此甚好,待我问问元璋。”心说我一问你,你可千万别答应。谁知朱元璋说:“末将情愿奉陪到底。”李文斌赶紧搭茬儿:“既然朱将军赏脸,咱们就比个高低,分个上下吧。请朱将军递招。”朱元璋说:“且慢。既然要分上下,比高低,就不同儿戏,常言说刀槍无限,难免有失手的时候,到那时还请王一爷做主。”熊占彪心里说朱元璋你这是死催的,嘴里却说:“朱将军不必担心,比武场上刀槍无限,要见高低,比上下,生死勿论。”朱元璋往后一撤步,说:“李将军请递招吧。”李文斌上来劈面就是一剑。朱元璋见剑到了,一低头,人就到李文斌的身后了。李文斌一剑快似一剑,一剑猛似一剑。朱元璋门展腾挪,一剑也没有挨上他。转了二十多圈,李文斌的汗可就下来了。他想,槍怕刺肘,剑怕撩一陰一,我不如给他来个撩一陰一剑,早点结果他的性命。二人一碰面,李文斌的剑对着朱元璋面门就刺。朱元璋一闪身,剑刺空了。说时迟,那时快,李文斌一转腕使了个撩一陰一剑,向朱元璋的裆底下刺去。郭子兴一见,“哎呀!元璋命休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