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马跃贡院墙

  • 朱元璋传
  • 悦悦好
  • 6336字
  • 2019-12-22 15:31:26

常遇春勒不住马,用槍一顶贡院墙,轰隆一声,围墙倒了一大片,常遇春趁着尘土飞扬,冲进了武科场。

彩山厅上的至正天子和文武百官听到响声抬头一看,只见一匹乌骓马驮着一个黑塔似的人,腾空而入,登时惊得目瞪口呆。脱脱立即传令马邦祥审问来人。马邦祥率领士兵将常遇春带到一边,一看这员大将面如黑炭,头戴乌金盔,身穿乌金甲,胯下乌骓马,浑身上下,连人带马都是黑的。马邦祥厉声喝道:“大胆狂徒,为何冲进武科场?从实招来!”常遇春说:“将军有所不知,我是进京赶考之人,名叫常遇春,只因误了入场时间,只好在场外观看,谁知战马受惊,竟将院墙冲倒。望将军恕罪!”马邦祥说:“你是来赶考的,那得听脱脱太师的处置了。”他说完,吩咐士兵好生看管,便上彩山厅回禀太师去了:“禀太师,末将已问明白,他是来赶考的,名叫常遇春,因战马受惊,冲倒院墙。”脱脱听完,手捻长髯,思索片刻,便奏禀皇上:“万一岁,冲贡院者,乃是赶考之人。”皇上一摆手:“轰出考场,严加惩处!”脱脱说:“万岁,依臣之见,决不能放虎归山,也不能现在处决,莫若降旨准他入场比武,谅他也难逃十条绝后计。”皇上准奏,让马邦祥传常遇春归队,又派人修复贡院墙。

常遇春找到众家哥哥,喜之不尽。一看郭英已经安然归队了,这才把心放下。常遇春说:“老七,昏君怎么又把你放了?”郭英说:“我也不清楚,昏君说是太师讲的情。”朱元璋正要问问常遇春是怎么来的,忽听彩山厅上一个太监用尖细的声音喊道:“万岁旨下,常遇春进场比武哇!”武殿章一听就急了:“六弟,去不得呀!”常遇春说:“大哥放心,小小的武科场,没啥了不起!小弟去了。”朱元璋说:“六弟,场上比武,不可伤害别人。”常遇春答应一声,刚要上马,忽然想起了身上带的那封信,刘伯一温一向他一交一待过,这信关系到场内七千人的性命。于是急忙从怀中掏出信来,说:“大哥,是刘伯一温一先生叫我来的。这儿有一封急信,他叫我不管多忙,一定先把信一交一给你,说是关系到七千人的性命,你赶紧看。”武殿章一听是刘伯一温一的急信,赶紧接过来拆封细看,只见刘伯一温一写道:“遇春赴考场,字奉武殿章,皇封是毒一药,台下暗雷藏,南门有火炮,西门有大王,芦沟人马挡,埋伏在良乡。”信的下边是武科场中的十条绝后计,写道:第一条、进场比武,打死不抵偿,让众人自相残杀;第二条、三杯御酒,乃浸鸩之液,入腹而亡;第三条、武科场内埋设暗雷,彩山厅下是转板暗道,单等毒死状元,君王及满朝文武踏转板,下暗道,点暗雷,将众举子崩为灰粉;第四条、贡院门两侧,有四尊红衣大炮,待暗雷响后,四炮齐鸣;第五条、贡院墙外,有盖天都督朱亮祖带领三千人马堵住贡院门;第六条、虎坊桥有金头王、银头王、铜头王、铁头王四王把守;第七条、诸门紧闭,设重兵把守,各路口都有翻板陷坑,并暗布弓箭手;第八条、举子若冲过虎坊桥,必由彰仪门出城,那时放落千斤闸,并有数员猛将阻截;第九条、芦沟桥有元朝名将那连碟报花带领十万大军,扎七十二道连营;第十条、万一芦沟桥失守,连营后面有一百单八辆插阵铁车。刘伯一温一在信中让武殿章八月十四日晚,联络众家英雄,连夜反出京城,免遭其害。大家看罢,个个义愤填膺,咬牙切齿。武大爷怕闹事,急忙对众家兄弟说:“这十条绝后计从武科场这儿一直摆到良乡县,路程数十余里,七千名英雄命在旦夕。如何解救众人,反出京城,还需见机而行,兄弟们不可鲁莽行事。”正在这时,就听见武科场内一片喝彩之一声。原来在武殿章、朱元璋、郭英、汤和、一邓一俞兄弟几个看信时,常遇春已经和方国珍打上了。

前文书说过,郭英射断绒绳,把陈友谅、方国珍摔得羞恼难当。陈友谅爬起来要和郭英拼。一看郭英奉旨射箭,自己只好暂时忍了。他见又有一员战将进了比武场,仔细端详,原来是常遇春,就一声没吭,像斗败了的鹤鸦一样,耷拉着脑袋溜走了。方国珍一看,心中暗暗好笑,原来你陈友谅就这么大的能耐,见了人家,一招没过就溜走了。他哪里知道陈友谅领教过常遇春的厉害。这时常遇春在场中央一抱拳:“哪位年兄年弟与常某比试一场?”话音刚落,方国珍喊了声:“某家来也!”撒马来到场当中。常遇春一看,是刚才拉绒绳的那位,哈哈一笑:“年兄,适才落马,摔得如何?”方国珍一听,好小子,你揭我的短!气得他须眉倒立,大喊一声:“黑贼,哪里走!”抖戟就刺。常遇春不慌不忙,不闪不躲,见朝到了,一合掌中文八槍,用力一磕他的前头,耳听当啷、嗖的一声,他的这杆亮银盘龙方天朝就出手了,没影了,不知飞到哪儿去了,众人一见,齐声喝采。书中暗表,这杆朝二十七年后才下来。怎么飞出那么远哪?其实飞得倒不远,就是找着的晚。这杆前落下来正掉在午朝门的门楼子上边,直等到刘伯一温一修北京,拆午朝门才给扔下来。

闲话不提,再说常遇春磕这一槍不要紧,方国珍觉得两膀发麻,虎口发烧,摇了两摇,晃了两晃,差点没撤下马来,再看他的两只手鲜血直流。因为槍一磕他的戟,朝是硬从他手里夺出去的,他的虎口也裂了。方国珍疼痛难忍,抖着手,哇呀呀怪叫。常遇春把槍一横,哈哈大笑:“姓方的,就凭这点能耐还来赶考?今日六爷我手下留情,饶你不死,放你一条狗命,快找着你的戟回家看孩子去吧!”常遇春这几句话,把方国珍的脸臊得跟红布一样,甭说脸,连脖子都红了,甭说脖子,连脚后跟都红了。心里话:黑大个你好损哪,怨不得陈友谅吓得连个屁也没敢放就跑了呢,敢情这家伙有两下子。我要早知道他这么厉害,还不如跟陈友谅一块出去呢,也省得丢这个人哪。方国珍又是气恨,又是羞愧,硬着头皮走出演武场。

正在此时,西南角跑出一匹白龙战马,马上将官摆动双锤冲了过来。见此人头戴银盔,身贯银甲,闪披素罗袍,胯下白龙驹,双手托一对梅花亮银锤。书中暗表:此乃临一江一王周伯颜。周伯颜和方国珍有八拜之一交一金兰之好,又是方国珍的小舅子,看见方国珍受了委屈。心中愤愤不平。他闯进演武场,要打败常遇春,替姐夫洗雪耻辱。周伯颜人称银锤太保,练就一身好武艺。他觉得自己上阵满有把握,挂号标名完毕,进了演武场。通罢姓名,抡双锤,流星赶月,照常遇春就打。常遇春一见小将来势凶猛,赶紧挺槍迎战,使了个举火烧天,架住了双锤。二人没战到三合,周伯颜双锤落地,败出了演武场。紧接着芦州王左君弼又被常遇春生擒活捉,扔下马去。常遇春马踏贡院墙,吓走陈友谅,战败方国珍,力击周伯颜,生擒左君弼,真是威震武科场。

这种情景,那古伦铁木怀王一爷在彩山厅上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他才知道:昨天晚上碰见的那个“怀远黑”原来就是当年棍打十蛮王撒门也汉、抢槍夺马的常遇春。当时把王一爷气坏了,心说要知道是他,昨天晚上我非把他千刀万剐不可,悔恨莫及,浑身直哆嗦。他转过身来对皇帝说:“哎呀万岁,为老臣报仇!”昏王不知何故,赶紧问道:“皇叔有何冤枉只管说来,朕定与你做主。”老王一爷说:“刚才马踏贡院墙的黑贼就是当年打死我儿撒门也汉的常遇春。他今天来到京城,在武科场比武,请万岁给我报仇雪恨。”昏君一听,说:“原来打死御弟的就是他,孤岂能容得!”吩咐一声御林军:“把常遇春绑出武科场,立即开刀,给御弟撒门也汉报仇雪恨!”昏君话音还没有落,只见殿下寒光一道,冷森森一支雕翎箭飞向昏君的噜嗓咽喉。昏君赶紧趴伏在龙书案上,耳听呛啷一声,雕翎箭正射在皇冠之上。吓得昏君魂飞魄散,得得打战,体似筛糠。这时两旁边的武士和文武大臣也都慌了手脚。太师脱脱急忙走上龙台,扶住昏君,取下雕翎,说:“万岁受惊了。”昏君战战兢兢地说:“朕可曾还在人世?”太师说:“箭中龙冠,我主尚安。”昏君这才放心,慢慢地扶着桌案坐稳:“老爱卿,你快看看箭上的刻名是谁?快给我捉拿刺客。”太师拿过箭来一看,上边刻着“濠州朱元璋”。脱脱看罢恍然大悟:“万岁,这支箭是朱元璋射的。”“那朱元璋他是何人?”“臣闻朱元璋曾在郭子兴手下当过统兵总领,文韬武略高人一筹。郭子兴去世后,其子无能,朱元璋弃官而去。后在陆家庄与武殿章、一胡一大海、常遇春、郭英等七人结拜,联络各地能人,图谋推翻我大元朝。”昏君一听,说:“老爱卿,如此说来,你就该速派御林军捉拿朱元璋、常遇春才是。”太师说:“万岁,朱元璋兄弟都进了武科场,若去捉拿,他们必要联络天下叛逆以死相拼,恐怕咱们的京城就得被他们搅得天翻地覆,那十条绝后计也就没用了。依臣之见,先不理朱元璋,只当没有这么回事。传下旨意,让常遇春再战一杰,叫他们自相残杀。如果有人能胜常遇春,自然就会把他杀死了。如果没人能胜常遇春,就点他为状元,把他选上彩山厅,量他也难逃三杯御酒。到那时管叫他死在咱的眼前。然后再点燃暗雷放大炮,不管他是武殿章、朱元璋,还是谁,休想活得一个。”还得说太师脱脱老奸巨滑,这叫稳军计。皇上一琢磨,还是太师脱脱说得有理,就连连点头。他这才晓喻常遇春再战一杰,如果胜了,就点他为状元。

方才朱元璋射这一箭,是和武殿章商量好的。他们看到刘伯一温一的信以后,商定了几个解救众英雄的办法,这是其中的一着。就是不等皇上选好状元,看准机会提前动手,给脱脱一个措手不及。刚才皇上传旨要斩常遇春,朱元璋一看时机到了,抖手就是一箭。他想:这一箭射去,昏君死了,自然有一场混战;即便不死,昏君也不会善罢甘休。只要他下令拿人,我们就把武科场的一陰一谋公布于众,率领大家冲出武科场。谁知朱元璋一箭射去,彩山厅上一阵混乱,但很快平静下来,场内的众英雄也不知彩山厅上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在马上,伸着脖子往前看。朱元璋哥儿几个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再看常遇春仍在演武场内,手托丈八点钢槍,面带得意之色,威风凛凛,环视全场。武殿章叫又叫不得,喊也喊不得,急得他直冒热汗。朱元璋对武殿章小声说道:“皇帝老儿为何不动?必有高人指点,这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好歹毒的计谋!J大哥,现在只能用第二个办法了,让老六去办吧。”武殿章说:“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可是老六平时过于莽撞,实在让人不放心啊!”兄弟二人正在说话,撒敦传下命令:“常遇春听了,万岁有旨,命你再胜一杰,就点你为新科武状元,代挂元帅印!”

常遇春领命之后,在乌式环得胜钩上挂好丈八点钢槍,正正头盔,抖抖甲叶,紧了紧勒甲绦十字拌。眼望天下英雄,抱拳拱手,作了个罗圈揖:“诸位年兄年弟,各路英雄好汉,方才常某大战方国珍;战败周伯颜;生擒左君弼;皇上传旨命我再战,有胜我者,状元就是你的,如无人来战,状元可就是我的了。”众英雄闻听,一个个一交一头接耳,议论纷纷,刚才都看见常遇春马踏贡院墙,吓得南汉王陈友谅不战而退,打得方国珍、周伯颜大败而归,芦州王左君弼被生擒活捉,谁还敢过去呀!这武科场又有规矩:打死不抵偿,真刀真槍的可不是闹着玩的。常遇春这个人身高力大,攥拳如铁锤,伸手似蒲扇,掌中大槍二百四十斤重,槍头像小簸箕一样,跟他打,一失神就得掉脑袋,谁找这个不自在呀!这个说:“我可不行。”那个说:“我也不是个儿,我只当进京看个热闹就得了。得状元敢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看样子我再练十年还扛不动常遇春那杆槍呢。干脆,咱这癞蛤蟆别想吃这口天鹅肉。”大家面面相觑,并无一人出场。彩山厅上满朝文武更为震惊。昏君至正天子不寒而栗,暗说道:怨不得御弟十蛮王死在他手,黑贼果真勇猛过人。中原有这样的英雄,对孤一江一山实实不利,今天点他为状元,赐其御酒结果他的性命就得了,也去了我的一块心病。昏君想罢,吩咐传令官:“快去传旨,如再无人敢与常遇春比试,就要给他双插金花,十字披红,叫他到彩山厅前来听封。”传令官领旨下殿,照着皇上的话重复一遍。话音未落,就听有人一大喝一声:“某家来也!”这一声呐喊惊天动地,满场的人都一愣。常遇春也一惊,赶紧勒马擎槍,定睛观看。只见来人金盔、金甲、宝蓝袍,胯下青鬃马,掌中擎九耳八环刀。常遇春一看,正是方才向二哥一胡一大海要弓的那个蓝脸大汉。

书中暗表,此人乃湖北于桥镇人氏,姓于双名叫金彪,人称花刀太岁。于金彪来到常遇春面前,双手抱拳,带笑说道:“在下于金彪,久闻常将军大名,今日相见,真是三生有幸。于某自幼学得一些刀马功夫,愿在您面前献丑,还望常将军指教。”常遇春常听刘伯一温一讲,于金彪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赶紧拱手说道:“于将军威震荆襄,鼎鼎大名,如雷贯耳。您既来到这演武场,常某情愿奉陪走上几趟,向于将军多学几招。”于金彪一听,哈哈大笑:“常将军过谦了,请!”二人拨转马头,拉开阵势。要胜过常遇春,当然得拿出真本领。于金彪说了个“请”字,哗楞楞九耳八环刀一举,便拉开架式。这口刀明晃晃,亮堂堂,冷气森森,夺人二目,透人肝胆,鬼神皆惊。于金彪挥起九耳八环刀,使了个力劈华山,泰山压顶奔常遇春头顶砍来。常遇春急忙闪身躲过。连着三刀常遇春只是躲闪,并未还手。于金彪倒愣了,赶紧勒马横刀:“常将军,你为什么三刀不还手?”常遇春不慌不忙,双手抱拳:“于将军你先别急,三刀不还手自有原因:头一刀不还手,念咱们都是武圣人的门生,常言说,人不亲艺亲,艺不亲刀柄亲,一笔写不出两个武来,咱是一家人,因此让你一刀;第二刀不还手,我久闻于将军济困扶危,有求必应,我爱你是条硬汉子,这叫英雄爱英雄,好汉敬好汉;第三刀不还手,武术好学,掐手难练,刀槍无眼,箭戟无目,我让你一刀,为的是倘若一招失神,扎着碰着打着刮着,你可莫怪常某意狠心毒。三刀让过,于将军恕常某无礼,我可要进招了!”于金彪一听,对常遇春更加钦佩。常遇春把话说完,这才催马拧槍,一陰一陽一把一颤,丈八槍照定于金彪分心刺去。于金彪双手托刀,捧龙出水架出去第一槍,一连也让了三招没还手。

常遇春暗暗称赞于金彪大仁大义,是好样的。随后,两个人马走盘旋,刀槍并举,一个是打虎将军,一个是花刀太岁,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这一个,手中抢,有分量:抖一抖,似怪蟒;颤一颤,放光芒;扎两肋,刺胸膛;砸头顶,扫太一陽一;耍招架,两手忙;手一迟,透心凉;眼一慢,开了膛;不留神,一命亡。

那一个,更是英雄汉。掌中大刀千万变:里手连肩带背砍,燕子抄水上下翻,刀头直下似闪电,刀纂连心点点点;大鹏展翅削撩锉,凤凰抖翎刺扎穿,孔雀开屏磨秋刃,仙人解带拦腰斩;哗楞楞刀环响亮,唰啦啦寒光片片,惊人魂,破人胆,稍不留神活命难。

他们俩这一打,全场的英雄都看直眼了,个个竖指赞美,人人喝彩叫好。二人大战十个回合,二十个照面,直累得汗湿征衣,马似泥龙。脱脱在彩山厅暗暗高兴,反叛们互相残杀,这是绝后计中的一条,要是把有本事的反叛都杀死或累死,他就省事了。

于金彪一边打着,一边思忖:要是我们两个人总是这样一招一式地打,就是打到明天早晨也分不出胜败来,非得都累死不可。常言说,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一精一而不在多,逢强者智取,遇弱者力敌,以巧破千斤才能取胜。我莫如用打将铜锤擒他落马也就是了。于金彪拿定主意,要使打将锤取胜。为将者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于金彪心里一动,眼神变了,常遇春就看出来了。你别看常遇春干什么事都粗,可就是对武艺上他比别人都细。他一瞧于金彪这意思就明白了,心里话:不好,于金彪要使绝招,武科场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倘若于金彪使出绝招来,我就得甘拜下风。得了,瘸拐李把眼挤,你赚我,我赚你,咱来个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常遇春也想出办法,手疾眼快,抢先使出了“六一合神槍”,这杆槍抖一抖亚赛乌龙摆尾,颤一颤好似怪蟒翻身,斗口大的槍缨,簸箕大的槍头,带动风声,扑楞楞楞,槍花可就变了,登时出现了九个槍头,分上中下三路直奔于金彪,第一路奔咽喉,第二路奔胸前两肋,第三路奔马头马腿。这九个槍头是硬功夫练出来的,你架哪个哪个是假的,不架哪个哪个就是真的。于金彪的刀一架上边的槍头,中间的槍可就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槍头躲过护心镜,挑开征裙,撩开甲叶,于金彪再想招架也来不及了,想躲也躲不开了,只好把眼一闭,暗叹道:我命休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