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飞来横祸压垮屋
  • 咸鱼之道
  • 寒中客
  • 3744字
  • 2022-05-24 11:02:22

大江奔流东去,怒嚎着翻腾出雪白的浪花,梦想着做天边的云。

每一朵浪花都奋勇争先,竭尽全力去翻腾出最大的波澜,但他们终只得叹息一声,随后埋没在后来者的梦想中。

水势并非很湍急,只是因为相映着两侧崔巍入云沉寂无言的高山,才显得有些活泼。

山水相映,最终没入遥远的云端,飘渺若从天上飞泻下的银河。

耀眼的金光如同一把矛一般刺透层云,将江水照的犹如一条翻腾的金鳞巨龙。

女子一身麻衣,灰白长发不扎不束,散如她的性情。

她头上扣着个斗笠,挡住大半张脸,怀抱鱼竿,靠在身后的山石上,哪怕鱼竿抖动的分外疯狂,她却依然安稳如山的睡得贼香。

闲渔子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反正她醒来就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了。

她怀疑自己之前可能是个大人物,因为她好像什么都知道,而且似乎懂些法术,心念一动就能控制周围的物体,说出来的话似乎也有些预示的能力。

但她丝毫不想去运用那些知识能力,不为别的,就因为不想。

她醒来时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当一条咸鱼,随心而为,想干啥干啥,不劳累自己的精神。

所以……

纠结这些干什么,还不如钓钓鱼,钓的上来就烤了吃,钓不上来就回茅屋看书,转悠转悠,到哪天能找到出去的路了就出去,游山玩水,钓钓鱼啥的,开心就好。

咸鱼着咸鱼着,她当一条咸鱼这强烈的执念就没了,因为她习惯了。

因此,她给自己取号为闲渔子。

“大爷,您的鱼上钩了。”清朗的少年声从耳畔响起,惊走了她的睡意。

闲渔子闻声慢腾腾的抬竿,没想到竹竿太脆,嘎吱一声折了。

渔人手中,只剩下半截竹枝。

另半截竹竿带着鱼线鱼钩还有鱼都没入涛涛江水之中,再无踪迹。

闲渔子对着手中的半截鱼竿沉默了半天,这才慢吞吞的站起身回头看那少年。

少年十六七岁模样,眉清目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甚是灵动,长发束在脑后,穿一身青色劲装,手里握一把长刀,看起来像个游侠,模样却秀气得跟个书生似的。

“鱼是上钩了,我的钩也随着鱼跑了。”

少年这才发觉眼前的人并不是什么大爷,一拍脑袋,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赶了一夜路眼神不大好,姑娘您花容月貌美如花貌美如花,绝对不是什么大爷。”

他赶了一晚上的路,饿得头晕眼花时看见一身形瘦削满头白发的人在那钓鱼,下意识认为这是个渔翁。

毕竟这世道可不怎么安定,独身女子在外总不会在外睡着。

“无事。”闲渔子站起身,收好半截鱼竿,提起一旁的竹筐往茅屋里走。“此皆外物也。”

她神色淡漠,好像少年的话影响不到她分毫。

少年闻声愣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呆了几秒。

这大爷…啊呸,姑娘长得好看却一头白发,独自在荒山野岭钓鱼,不是妖怪,便是仙人。

看她仙风道骨鱼竿断了都这么淡定的样子…大概…是仙人吧?

反应过来后,他赶忙追过去,一边追一边嚷嚷。

“在下姓杨名彦,跋山涉水来此处求仙,求前辈授我仙法!”

闲渔子顿住脚步,等他追到眼前扑通一声跪下后,道:“能帮我修下鱼竿吗?”

她手中的竹枝让不知情人来看绝不知道它有着做鱼竿的这么一段过往。

杨彦看着它,心想这莫不是仙人给的考验?

他凝视鱼竿半晌,为了自己的仙途,最终还是没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这鱼竿还有什么修的必要吗?)

他其实是个穿越者,自从三年前现自己魂穿到此地的一个游侠开始,他就一直在寻找回原本世界的方法。

原世界有他的手机,电脑,零食,WIFI。

后来,他听说这个世界有仙人仙法存在,飞升可以前往其他世界,所以他就毅然决然的踏上求仙之道。

遇见了几个神棍之后,他总算打听到了有关于修仙的事情。

听说东边海上有仙山,有一个宗门,他们每十年都会招收弟子,只要有毅力寻到仙宗且有天赋通过考核就可以踏上仙途。

所以,他立马背上包裹去求仙了,风尘仆仆奔波了一路,眼见就要到地图上指引的位置了,抬头一看,卧槽!

你看这座山,它又高又宽,就像这条河,它又长又弯!

他怎么过去啊!靠游吗?

闲渔子看着一脸懵逼的杨彦,心想他估计不会修,索性随手把竹子扔在一旁。

“罢了,回头待上游再漂下来一个罢。”

她抬眸看向少年:“说来,你方才说甚么仙法?”

杨彦更懵逼了,犹豫问道:“前辈…难道不是仙人?”

“什么仙人?”

闲渔子用极懵逼也极清醒的目光看向少年,看的杨彦更加懵逼。

她虽然失忆了,但依然对仙人有些印象。

她依稀记得仙人是指逍遥无为,不为物累的人…但另一些印象又告诉她,仙人只是一类人的名字,她们的德行达不到完满,只有力量达到了某种界限…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她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也认为没必要去知道…因而没法给自己下一个定义,告诉自己,自己是仙人或不是仙人。

杨彦见闲渔子一脸茫然的样子,一颗心坠到了谷底,只得叹一声,再抱拳道:

“那敢问前辈可是此处船家?倘若是船家,求前辈渡我过河前往仙宗。”

闲渔子道:“我道号闲渔子,并非船家,更不是仙人,只是一介闲散山人,居于此地撄宁修道罢了。”

闲渔子摇摇头,带着他绕过江边乱石杂草,到山壁阴影处找见了个残破的茅屋。

她指指屋后一个比茅屋看起来还年代久远的竹筏道:

“这竹筏不知道谁的,顺水漂下来给我捡到了…坏了,我不晓得咋修,你自己修吧,修的好就过去,修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闲渔子?这道号奇葩的可以啊,这前辈多想不开取个这道号?

杨彦心里虽然觉得求道跟修仙没啥两样,但也没有反驳,只希望能与闲渔子结个善缘。

毕竟深山老林高山大海是修真界大佬的标配之一,哪怕这‘大佬’号闲渔子也一样。

“多谢…前辈。”杨彦踌躇半天也没说出闲渔子这个词来,他怕他控制不住表情,冒犯了这位前辈。

他一边从心里安慰自己大佬或多或少都有怪癖,当条咸鱼也应该算在里面,一边从屋子后面拖出七零八落的竹筏,深刻怀疑自己重新做一个是不是更省事。

至少这附近就有个竹林,新砍下来的竹子不会碎的这么奇奇怪怪参差不齐。

他在闲渔子闲的没事的指点下成功把竹筏修成了正方形,接着又向她借了不知道从何处飘下来的竹篙。

“行了,下水吧。”闲渔子重新找个偏僻角落窝着看书,没精打采的说道。

杨彦看看‘竹筏’,看看自己,又看看闲渔子,似乎有些迟疑。

终于,他把竹筏放下江,还不等上去……

船就顺着江水东流一去不复返了。

杨彦正对着江水发愣,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些古怪声响。

嘎吱……

像是什么被压裂的声音

他匆忙转过头去,手里还拿着那根竹篙。

闲渔子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茅屋就在他眼前被一艘船似的物体压下去一半,四分五裂…

闲渔子就站在近前,神色淡然,双眸无喜无悲,似乎…有点懵逼

那飞行物是一艘目测能盛放十来人的飞舟,缓慢地压了下去,最终愣是把茅屋压得看不到了。

这飞舟上闪着五颜六色的光,放着古古怪怪的音乐,宛如迪厅。

船的甲板上伸展出一条五颜六色,闪着五彩灯的梯子,下来了一个男子。

男子的头发竖立着,绿色的长发中杂着红色儿,体格干瘦,抹着紫色的眼影,穿着一身黑色的,挂着各种各样铁环的衣服,走起路来宛如行走的上课铃。

杨彦看见那人容貌,惊的心脏都跳漏了半拍…

这人的穿着打扮,像极了他穿越前在街头上遇见的杀马特…

杨彦一时没忍住,低声惊呼:“杀,杀……马特?”

“你这凡人算是有见识,来我杀马特派干甚?”

男子容貌俊逸非凡,只不过配上这副打扮简直…奇葩他娘给奇葩开门,奇葩到家了。

杨彦迟疑半晌,哆哆嗦嗦着道:“求…求仙…”

男子呵呵一声,以手加额,与其略带些怜悯:“你迟到了,本座便是送未录取者回凡间的。”

在他眼里看来,杨彦是真倒霉,千里迢迢过来求仙发现迟到了。

“…”

杨彦长久的沉默了。

他简直是个茶几,上面放满了悲剧!

先不说他能不能修仙,他就算能修仙,看着这杀马特派的装束举止…他也会怀疑人生的。

杨彦越想越绝望,白眼一翻,恨不得挺过去。

“你忍忍先别晕,本座跟你指条明路,我们杀马特派是不收徒了,但真元界第一宗门逍遥宗在一年后开山门收弟子,你若去的快,兴许能赶上。

当然你要是以凡人的脚程十几年都去不了。你一路向南走,那边有个修士城,里面也有凡人在,依凡人的脚程走个几个月就到了,从里面赚取灵石坐传送阵能赶到。

当然,你要是找不到,那本座也没办法,说到此处已是仁至义尽了,你好自为之。”

他皱皱眉,说着话,顺手打开飞舟的禁制,上头的人垂头丧气的离去。

他看此人资质不错,虽然不适合练杀马特派的功法,但若是去了其他宗门,想来是可以踏上仙途的。

既然如此,以此类信息换其一个感恩也无不可。

杨彦听见逍遥宗这个名字才稍微好点了。

看来,修真界还是有正常宗门的。

“多…多谢…仙人指点。”杨彦磕磕巴巴的说着,作揖行礼。

男子微微一笑,心想杨彦果然是知恩的,你看,他都激动的话都说不完了。

“你二位的事情可了了?”

二人之间氛围极其古怪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平淡清明的女声,吓了男子一跳。

以他金丹期的修为都不能察觉的人…这修为至少得金丹往上,说不定还高…

“了了了了!打扰了前辈修行,在下多有不对,不知前辈何事?在下这就去办。”

刚才鼻孔朝天的杀马特派修士听见声音,看见闲渔子后态度来了个托马斯回旋转。

此人灵力内敛,气度从容浑然一体,闲逸自然,定是个大能。

闲渔子叹口气。“且容我挪挪你的船,压塌敝庐了。”

“啊?”岢殇〇懵圈。“这里哪儿有屋子?”

闲渔子拿着书卷随便一指,灵舟晃晃悠悠的飘上天,灵舟下是茅屋饼,若是裹上面包糠,炸至两面金黄,一定能馋哭隔壁杀马特。

接着,灵舟落进一旁的水里,溅起雪白的水花,接着…

沉了下去。

闲渔子本以为把灵舟放入水中不会有事,谁知道这世上还有只能在天上飘,不能入水的船…

当真是万事万物都有所局限,也都有所约束啊!

所幸…道没有…

因为道没有,所以道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