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破坏者到达
  • 了不起的大家主
  • 太白不厄
  • 2368字
  • 2019-12-12 11:48:44

万祎愣愣的看着绿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秀美的山间风景,很是不可思议。

木然的回头,再瞧着自家突然变成平房屋子,心中不真实感更甚。

不过睡了个觉而已,用不着直接连自己带家的给弄到荒郊野外吧?

虽说家中的陈设,布置以及物品倒是都没变,和昨晚睡觉前几乎一模一样,可睡在自己旁边的老婆儿子去哪了?把家里最重要的弄没了,这家还叫家吗?

家里陈设几乎没变,可家外面变的就太多了!

位于六层楼第五层的自家,忽然变成平房,原本十二户的一个单元,就只剩下自己一家。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半层楼梯和那个破配电箱,以及自家的地下室。

而且外面的环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四周的钢铁丛林,楼下的杂乱驻停小车的院子没了,变成了如今苍茫的大山,以及葱郁的植茂。

发生了这么奇幻的事情,应该是在做梦了!

万祎确信的点了点头,不过手已经轻轻的抚在自己的腰上,狠狠一掐,疼的自己呲牙咧嘴。

不是在做梦,这是真的啊!

难以置信,害怕,迷茫,无助,不解,疑惑,激动,还有些许的兴奋,众多的负面情绪一瞬间在万祎的脑海里爆开。

这让万祎整个人好似被定住了一样,呆立在原地。

凭着脑海中那仅存的一丝丝理智,万祎恍然想起刚才家中那个从“海信”牌变成“我爱我的家”客户终端系统的古怪电视上,刺眼的鲜红色背景上一排黑色的字。

【距离第一波破坏者到达还有00:14:59】

破坏者?破坏什么?破坏这里的花花草草吗?

万祎狠狠的啐了一口,心中暗骂:想什么呢?还能破坏什么?肯定是破坏自己的家啊!

正这时,万祎左手虎口外侧忽然一炙,低头一看,哪里竟有一个指甲盖大小,鲜红色“家”字刺青。

那刺青好像察觉到万祎看了过来,瞬间变化成了一个倒计时,【00:12:54】

“哎呦,还剩十二分钟了!”

万祎嚎叫了一声,火烧屁股一样的原地蹦了三尺高,整个像是被火撩了一样的原地打转子,心中更是好似开了锅的沸水,翻滚的不像样子。

现在,对于这个“我爱我的家”客户终端系统的话,万祎是相信的。

不过睡觉的功夫,这我爱我的家客户终端系统就直接把房子从楼房变成平房,还顺带手的将自己和自己的房子弄到了绿意盎然的重山之间......那么顺手弄来几个破坏者,还是小菜一碟?

冷静,冷静!现在需要冷静。

万祎深呼吸几下,收效微略,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香烟,哆哆嗦嗦的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几口,万祎的心思才平静下来少许。

借着这少许的清明,略微寻思了一下,万祎决定先查看一下周围的环境。

绕着房子大略的观看了一下圈,发现自己的小平房坐落在一条山路的缓坡上。

废了老鼻子的劲爬上现在已经成平方的屋顶,望了会远,这才发现自家小平房周围三十米是个平缓的开阔地,屋子的正面,也就是开阔地的最南面对着一条下山路。

下山路的前面只有四五十米的路平缓,再往后就开始蜿蜒曲折,大概到两百米的地方就开始曲里拐弯,再往后就被挡住看不见了。

小平房的后面是一片荒草地,隐约的能看出来一条隐于其中的小路,远远的还能望到远处深山山谷之中有潦潦几个茅草屋顶和袅袅炊烟。

那处山谷之中有人家啊!

自己这房子是卡在了去往那个山谷的必经道路上了啊!

看完周围的情况,一咬牙,万祎直接从三米多高的房顶上跳了下来,两百多斤庞大的身躯重重的砸落,发出咚的一声。

不过还好,万祎还知道就地滚一圈卸力,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土,没有受到什么伤。

跑回了房子,又看了一眼电视上倒计时的时间,【00:09:33】

还有时间,万祎喘着粗气的将家中勉强可以拿来当武器的东西都找了出来。

作为世界最安全国度的公民,家中怎么可能会有武器?

这会勉强能用上的也就是厨房用具和维修用具了。

一套十八子五件套刀具,一套纯手动工具箱,两根当时装修剩下的不锈钢钢管,一根用来清扫过道的廉价木杆拖把,以及几把可以拿来装装样子,一扣扳机就哔哔哔的玩具枪。

这些就是万祎仓促之间找到的,能够用来充当武器的东西。

万祎动手能力还是有的,以极快的速度,用拖把的木杆和刀具中的水果刀组装成了一杆劣质长矛,几把菜刀,斩骨刀磨快了点,两根不锈钢钢管用两只丝袜缠出来手持部分。

探头看了一眼倒计时,还有三分多钟,万祎又跑去弄了点生化武器。

自己爱吃的爆辣辣椒面和花椒面胡椒粉掺合到一起,用卫生纸分成小包备用。

看着还有点时间,万祎又折腾的在浇花的喷壶里放了些驱虫药和花椒油,两瓶二锅头塞进去个布条弄成了燃烧瓶。

刚将二锅头燃烧瓶弄好,这边电视机上的倒计时就结束了。

【第一波破坏者到达】

将所有的准备都准备好,心中忐忑的万祎推了推因为汗水而划道鼻翼的眼睛,眯着眼睛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提溜着劣质长矛和一把斩骨刀来到了单元门口,扒着墙边看南边那条小路的情况。

很快,那一片绿意之中,三个身上披着破布烂衫,手里拿着木棍竹竿三个男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啥情况,这啥情况?这第一波破坏者是酒后醉汉?

醉酒闹事吗?万祎有些不解,更加紧盯着来的三个人。

等到三个人走上了房子周边三十米的开阔地界,万祎这才看的分明。

哪是酒后醉汉,根本就是三个面黄肌瘦,骨瘦嶙峋,饿的面色发青的饥汉。

万祎低头看了看自己粗大的胳膊,臃肿的腰身,腆突出来的大肚皮心中忽然羞涩。

“这个,这个,唉,工作以后运动少了,没办法呀!大不了我以后少吃两口。”

万祎以前在大学也是超喜欢运动的,尤其是篮球,健身也是练过,所以底子极好。

不过大学毕业之后,工作繁忙,压力巨大。成家之后,更是如此,运动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老婆玩会对打了。

短短几年,腹肌果断的离万祎而去,大肚腩和粗腰身不由自主的找上了他。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万祎现在虽然身材走了样,体力和反应下降的厉害,可身胚子不差,力量还是在的,一米八的个头和两百斤的体重不是开玩笑,沙包一样大的拳头也不是闹着玩的。

看着那晃晃悠悠走来的三个人,万祎觉得自己一拳头捣过去,这三个人估计立马就的骨折一对半。

“唉,感觉我一个人就比他们三个人合起来还重。”万祎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嘟囔了一句,见那三个饥汉对平顶奇怪建筑吃惊万分,愣在当场,便提溜着长矛悄咪的摸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