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定不要公开身份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668字
  • 2020-02-07 07:53:05

别墅里,宋乔洗完澡便回房了,今天发生的事,其实是有些出乎她意料的。

想了想,她翻身下床,把陈羽送的那条项链拿了出来。

看着这条项链,她痴痴出神,没人知道,这条项链当初展览的时侯,她也去看了,而且,也十分喜欢。

女人吗,无论是谁,对于这种顶级的珠宝首饰都是喜欢的。

当时她还想,如果有个喜欢的人,能将这件珠宝送给她,那么,她肯定会很感动的。

在当时,她怎能想到,还真的有人把这件项链买了下来送给她。

然而,送的人是陈羽,这个无耻还霸道的家伙。

想了想,宋乔摇头笑了笑,等过段时间,她会把项链还给陈羽的,这项链她确实喜欢,但送的人不对。

至少,她不可能就这样对陈羽倾心,倒不是看不起陈羽,只是喜欢一个人哪有这么容易。

把项链收好,宋乔准备睡觉,换上睡衣,那顺滑轻薄的睡衣,将她的身材显得美妙到了极点。

不过,她的手臂,甚至腿上,竟遍布着不少乌青之色,让得她这美妙的身躯,多了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些乌青,宋乔却很平静,没人知道,这是被刘月掐成这样的。

打开一个药箱,宋乔拿出一瓶药,轻轻在被掐出来的乌青伤口上都擦了一遍药,这才躺在了床上。

这些伤痕,宋乔并不是很在意,或者说习惯了。

她小时侯,有几次可是几乎被刘月活生生折磨死,从小到大她承受的痛苦,已几近让她麻木。

如果今天不是陈羽出现,那么,在她拒绝跟赵帅去参加宴会后,刘月又不知道会以怎样的手段折磨她。

这显得很可笑,或许外人永远无法想像,堂堂青蜀集团总裁,川宁市让无数男人念念不忘的女神宋乔,会遭受如此对待。

但这偏偏是事实。

虽然宋乔现在已是青蜀集团的总裁,但整个公司实际上被刘月掌控,公司里近八成都是刘月的人,在公司里,宋乔算得上寸步难行。

青蜀集团是她亲生母亲创立的,成年后她顺理成章地成了青蜀集团的总裁,但在此之前,青蜀集团可是被刘月把控的。

这两年,她一直想掌控公司,不过这太难了,两年里她在公司里也只是有两三个亲信而已。

这也是她面对刘月的时侯往往只能忍让的原因。

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容易的,便是她也不能例外。

今天,生活里多了一个陈羽,倒是让她体会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似乎,这个无耻的家伙,却能给她一种意料之外的安全感。

“这家伙就是无耻了点,但也不算很坏,不过就是喜欢乱扯犊子……“躺在床上,宋乔心里忍不住想。

对于今天陈羽说的话,她完全不信,因为她将陈羽调查得很清楚。

陈羽在川宁市定居了两年,在商业街上开了一家古玩店,顺便还干些替人要账啊收钱平事儿啊之类的破事。

所以,陈羽说是西南陈家这种大少爷,这根本就是天荒夜谭,即便是救过镇西南这事也是存疑的。

她其实不求陈羽能帮她多少,她需要的只是与陈羽结婚这个身份而已,有了这个身份,至少刘月就没有了逼她与别的男人相处的理由。

想到这里,宋乔心里轻叹了口气,她当然想陈羽能像今天这样能替她挡下所有风雨,但这是不现实的。

陈羽只是个好勇斗狠的普通人,一个普通人得罪太多如赵帅这样的人的话,下场绝对凄惨。

想来想去,最终宋乔闭上了眼,她太累了,不知不觉便已睡着。

隔壁房间里,随着宋乔睡下,陈羽也闭上了眼,如宋野猜测的,他确实是个武道强者,甚至,他比宋野猜测的更强,跟着武疯子那些年,武疯子可是在玩命地教他,而他自然也只能玩命地学。

他的实力强大到,足以让他听清隔壁房里宋乔的呼吸声,然后从呼吸声中他就能判断出宋乔已经睡了。

宋乔睡了,他当然也只能睡了,毕竟,他可没有半夜摸到别人房里占便宜的想法——他无耻是无耻了点,但还是要脸的。

不过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拿过手机看了眼,电话是忠伯打来的。

接通电话,忠伯的声音传了过来:“少爷,没打扰你休息吧?“

陈羽立即说道:“没有,忠伯,有事你说。“

电话那头,忠伯说道:“说道:“少爷,我收到了老爷通过特殊渠道传过来的消息。“

陈羽怔了一下,问道:“什么消息?“

“老爷的意思是,让你还是继续隐藏身份,别让任何人知道你是陈家独子,甚至,以后连电话都不能打回去。“忠伯说道。

陈羽眯起了眼,问道:“为什么?“

“少爷,你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都活不过两岁,老爷也曾请过武道上的超绝强者保护他们,可是,他们还是在两岁前因各种意外而死,少爷,你懂这是什么意思了吗?“忠伯说道。

陈羽的脸色认真了起来,他当然懂这是什么意思,即便有武道强者的保护,他的姐姐哥哥还是不知不觉无声无息地被人害死了。

这,证明了暗中的敌人,可怕得超乎意料。

“少爷你虽然已不弱,甚至,我这个老头子都已远远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暗箭难防,还是要小心些。“忠伯说道。

说完,电话那头的忠伯有些担忧,他知道少爷为什么想公开身份,理由很简单,少爷想回家了。

一出生就被逼着流浪,少爷现在,不过就是想回那个家看一眼而已。

那种有家不能回,连父母都不敢见的感受,又有谁能懂,因此,忠伯有些揪心,就怕少爷会一意孤行。

“好,我听你们的。“陈羽却开口说道。

这,让忠伯意外之极,不过,这就是他期待的,当下连忙说道:“少爷,咱再忍忍,迟早,我们会回陈家的。

陈羽咧嘴笑了,他想回去的,回那个他不曾有过什么记忆的家族,因为家族里,有他记事起便记挂着的母亲。

“我妈,最近情况怎么样?“陈羽问道。

忠伯布满皱纹的脸上,骤然多了一丝不忍,不过,既然陈羽问了,他便不得不开口,说道:“夫人的情况,还是老样子,神智不清,不过,老爷把夫人照顾得很好,少爷,你不必担心的。“

忠伯口中的夫人,指的自然是陈羽的母亲,生下陈羽后,她便疯了,她怕再失去自己的孩子,那种无处不在的压力,硬生生把她逼疯了。

这一疯,已是二十余年。

“我不会公开身份,但我妈的生日到时,我要去为她祝贺,即使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去,也好啊。“陈羽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他知道,无论是他父亲也好,还是忠伯也好,不让他公开身份都是为了他好。

但,他真的想回去看看,看看那个生了他的女人,是不是真的过得好。

忠伯犹豫了一下,他听出了陈羽话声中的渴望,最终咬牙说道:“我明白了,少爷,离夫人的生日还有两个多月,到时,我会给你安排一个身份,让你进陈家。“

陈羽笑了,点头道:“好,就这样决定了。“

说完,陈羽突然呵呵笑了起来,显得得意之极,说道:“到时,如果有机会,我得把宋乔带去,这样,也算是见过家长了。“

忠伯也笑了起来,说道:“要得要得。“

“就这样决定了,她宋乔,注定是我陈大爷的女人。“陈羽嘿嘿了两声,贼有气势地说道。

忠伯一脸笑意,呵呵地笑着,少爷能开心,他就开心。

不过,忠伯却没有见到,虽然陈羽表现得很轻松,但手掌却在紧握着。

想回家都如此难如登天,没人能明白他心里的感受,那是一种压抑到了极点的感觉。

他只是不想把自己的难过与孤独表现出来而已,他叫陈羽,从小就只流过血,没流过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