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好走不送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422字
  • 2020-04-28 11:18:41

陈羽到了古玩店的时侯,忠伯正在招呼客人,看到陈羽到了,忠伯本想立即走过来,不过陈羽打了个手势让他先招呼客人。

十余分钟后,做成了一单生意的忠伯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说道:“少爷,这几天可好?”

陈羽摆了摆手,说道:“忠伯,就咱们的关系,你那么客气干啥?这回过来,是想让你帮我寻点儿药材?”

忠伯连忙点头,说道:“交给我,都交给我,无论什么药材我都会想办法找到,不过少爷,你要药材干什么?你哪儿不舒服?”

从陈羽出生,忠伯便陪在了陈羽身边,看着陈羽长大,有时侯难免多啰嗦几句,关心陈羽胜过关心自己。

陈羽咧着嘴笑了,说道:“就我这身体,想不舒服都难啊,寻点儿药材,一是为了治疗宋乔父亲,二是为修炼之故。”

说着,陈羽从旁拿来了纸笔,把治疗宋乔父亲需要用到的药材写了下来交给忠伯,同时说道:“这些药材,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宋乔父亲的情况有些差,我怕他撑不了多久。”

忠伯接过药方,语气严肃,说道:“少爷,你就放心吧,我会立即寻齐这些药材,不会误事的。”

陈羽点头,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刚得到的两份丹方,照样抄了一份给忠伯,说道:“这是我修炼需要用到的药材,这个倒是不急,可以慢慢寻找。”

说完,陈羽把丹方原件又小心翼翼地放回了口袋里,这丹方原件是大师傅所留,他会永远收着。

人这一生啊,到了入土为安这一步,久而久之便没有人会记得了,而这两张丹方,还有医经杂经等,陈羽会替大师傅传下去的。

这样,便会永远有人记得大师傅。

忠伯拿着陈羽抄写下来的丹方,想了想说道:“少爷,我找一找我曾经的那些老兄弟,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找齐药材。”

忠伯,曾经是一个超级势力的龙头老大,虽然他归隐陪着陈羽后,那个超级势力也散了,但当初那些跟着他的人,有不少已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如之前逼着宋野自断了双腿,川宁市地下灰色势力最强的大佬叶青便是其中之一。

所以,如果忠伯动用曾经的关系,那么暴发出的能量将是惊人的。

陈羽沉默了一下,看着忠伯,说道:“动用以前的关系,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忠伯哈哈笑着摇头道:“少爷,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陈羽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药材之事,就拜托忠伯你了。”

忠伯点头,随后说道:“少爷,你对少夫人是真的好,少爷你出手,那少夫人父亲的病,治愈的机会就大多了。”

忠伯口中的少夫人,指的自然是宋乔。

陈羽嘿嘿笑了笑,说道:“那肯定得对她好点,最近我琢磨出来了,这追女人,第一是得不要脸,第二是得让她觉得你靠得住,做好这两点就没有拿不下的女人。”

说到这里,陈羽心里一动,脸色就有些不自然了,挠了挠头,又说道:“忠伯,差点还有件事忘了,你顺便帮我调查一下京城苏家一个叫苏晴的女人。”

忠伯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笑呵呵地说道:“京城苏家一个叫苏晴的女人?少爷你是不是看上这女人了?我就说,以少爷你的身份,只有一个女人那肯定不行,多找几个,多找几个以后陈家才能人丁兴旺……”

陈羽哭笑不得,瞧这说的,忠伯怕不是把他当种猪了,难不成他的作用就是多找几个女人然后可劲造孩子嘛。

“忠伯,你就别瞎琢磨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你帮我查就行。”陈羽无奈说道。

苏家苏晴,这是跟他订了娃娃亲的女人,他当然没什么想法,但也得调查一下,以后找个机会退婚也方便不是。

大师傅说得对,不喜欢这份婚约那就去找人家退婚,别耽误了人家。

忠伯连忙答应下来,接着说道:“少爷,有件事想跟你说,我……”

说到一半,忠伯停下了,有些犹豫,不知该怎么开口,他愿意为陈羽做任何事,唯独不想给陈羽添任何麻烦。

陈羽咧了咧嘴,说道:“别娇情,有啥事赶紧说。”

忠伯嘿嘿笑了笑,说道:“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朋友,叫阮青,阮青是个医师,自己开个了药房,他医术很高明,在川宁市称得上数一数二,不过这段时间他遇到了个病人,却愣是不知如何治疗,他跟我说了一回,我没多想就跟他说我家少爷医术举世无双,阮青这些天一直缠着我要见少爷你一面呢。”

阮青,确实是川宁市数一数二的医师,之前陈羽给了宋乔爷爷一张补身子的药方,宋老爷子拿到药方的第一时间,便是给阮青打了电话,讯问药方的真假。

当时,阮青可是对宋老爷子说药方是害人之物的,可把宋老爷子气得够呛,这些天,宋老爷子正琢磨着如此揭穿陈羽是个骗子,让陈羽乖乖离开宋乔身边呢。

当然,这事陈羽并不知道,否则,如果知道阮青说他的药方是害人之物,他铁定会指着阮青骂一声庸医。

这会儿,听了忠伯的话,陈羽忍不住失笑,说道:“下回可别说我的医术举世无双了,还有大师……”

说到这里,陈羽猛地顿住了,他本想说还有大师傅呢,大师傅的医术比我厉害十倍。

说到一半他才反应过来,那个医术真正举世无双的大师傅,已经不在了。

心里叹了口气,陈羽想了想,说道:“忠伯,既然这个阮青是你朋友,那你让他现在过来吧。”

“好哩。”忠伯点头,然后喜滋滋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不到十分钟,一个头发已苍白,但脸色红润的小老头子就冲进了古玩店,见到忠伯,这小老头立即叫道:“老忠,你所说的医术无双的少爷呢?”

忠伯和陈羽正在喝茶,看到这小老头,忠伯哈哈一笑,站了起来,说道:“老阮,这就是我少爷,别看你年纪大,但你的医术,及不上我家少爷十分之一。”

阮青的目光瞬间盯住了陈羽,接着,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有些不瞒地哼了一声,说道:“医术一道是需要沉淀和经验的,老忠,你家少爷怕是毛都还没长齐,你也敢说他医术无双?”

不怪阮青质疑,医术一道确实无法速成,一个人穷尽一辈子去学习,也没人敢说自己医术无双。

听到阮青这话,忠伯顿时急了,他和阮青虽是朋友,但阮青看不起少爷,那他可不肯。

忠伯刚想跳脚骂人,陈羽却按住了忠伯,然后看向了阮青,说道:“阮老先生说得是,医术一道确实需要沉淀和经验,仅凭这话老先生就不是个徒有虚名之人。”

阮青不冷不热地呵呵笑了两声,陈羽在恭维他,但他不在乎这个,他就是看不惯陈羽这样的年轻人,也敢当举世无双之名?

“不过,老先生既然不信我,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好走不送。”陈羽又说道。

阮青差点没被噎出一口老血,小王八蛋,刚刚还恭维他呢,下一句就直接赶人了?

这小子,挺狠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