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阴阳失调,问题很严重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103字
  • 2020-04-25 23:00:33

宋乔有些意外,心里有种见到了天大秘密的诧异感,陈羽,这是哭了?

从认识陈羽以来,宋乔真的没想过陈羽也会哭,毕竟,陈羽给她的感觉,从来都是很无耻和霸道的,她没想过,陈羽原来也会流泪。

其实何止是宋乔会这样想。

当你习惯了一个人表现出来的样子,你心里给那个人贴上了标签,当有一天,你发觉那个人跟你贴的标签其实相差极大时,同样会感到意外。

这世上,有谁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呢,,没有人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的。

就算有人在你面前永远都是一幅笑脸,你以为他活得很开心,但可能,他只是选择了在没有人的时侯才会叹气才会露出自己的无助才会突然红了眼睛。

有些人,从不愿别人看见自己的悲伤。

如陈羽,他就不愿意,他虽只是二十余岁,但生活早已令他明白,成年人的世界,无非就是常常一个人独自崩溃,又一个人默默自愈,然后咬着牙继续走下去,除此之外,其实没有第二个选择。

所以,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无助和叹息流露给别人看?

这次,在武疯子面前,陈羽才会如此失态,因为他明白,他可以向这世上任何一个人表现得张狂霸道,唯独在武疯子面前,他可以脆弱。

这是他师傅,一个一辈子痴迷武道,却把他看得比武道更重要的师傅。

这样的师傅,他本有两个,现在只有一个了。

武疯子自然察觉到了宋乔的出现,他没有丝毫犹豫,脚微微动了一下,地上的一颗小石子被他踢得飞了起来,然后,这颗小石子准备地击中了宋乔的后颈。

宋乔只觉得脖子上一痛,接着便摔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武疯子之所以这样做,没有别的理由,只因为他知道陈羽挺死要面子的,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

正因为懂陈羽,武疯子才会出手把宋乔击晕,自己徒弟自己不护着谁护着,有他在,哪能让陈羽丢脸。

接着,武疯子才呵呵笑了几声,看着陈羽,说道:“师傅我这辈子就只知道修炼,安慰的话也不会说,大道理也不懂多少,不过你也不用我再教你什么大道理,所以,我走了,回秦岭,你好好过日子。”

陈羽站直了身子,抹了把通红的眼睛,说道:“师傅,我跟你一起回去,至少,我得回去给大师傅磕头……”

“不行哩,你大师傅说了,你不成王,便不准回去看他,这是他的原话。”武疯子立即摇头说道。

陈羽猛地瞪大了眼,成王?所谓的成王,陈羽明白是说他的武道。

武道分五品,他现在只是二品,而唯有五品才有资格称为王。

他现在只是二品中期,离五品武王还远,修炼进步本就难,那岂不是说,他想回去看一看还不知得等到何时?

“凭什么不让我回去看看?”陈羽咬牙问道。

武疯子挠了挠头,说道:“你大师傅说,不成王,你咋有脸回去见他?”

陈羽:……他突然无话可说,心里忽然有了种被嫌弃的感觉。

…………

武疯子最终还是离开了,来得快离开得也快,他没让陈羽送。

看着师傅远去的身影,陈羽静静站立着,心里感到压抑,这世上,少一个对他好的人了。

安静地站立了很久,陈羽默默地转身,把宋乔抱起,走回了别墅。

半个小时后,躺在床上的宋乔悠悠醒来,刚醒来便闷哼了一声,脑子还有股眩晕的感觉。

“醒了,你这身子骨不行啊,突然就晕了。”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这让宋乔吓了一跳,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然后,她发现在她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而陈羽,居然就坐在床上,刚刚,就是陈羽在说话。

“你,你想干嘛?你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宋乔一脸防备地看着陈羽,同时脑子有些迷糊,什么跟什么呀她就躺床上了?

陈羽眯眼一笑,说道:“想干,这可是太想了,不过我这人从不趁人之危,刚才你在别墅外晕过去,我只是把你抱回床上,可什么都没干。”

说着,陈羽叹了口气,又说道:“我这人就是太老实了,刚才那么好的机会我都能忍着不占你便宜,真的,像我这种好男人你找不到第二个了。”

听着陈羽的话,宋乔眼睛一亮,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说道:“是了,我忘了拿一份文件所以返回,刚好看到你蹲在地上哭得要死要活的,接着我脖子一痛,就没知觉了……”

陈羽脸色变了,他从床上蹦了起来,大怒道:“宋乔,你别随便瞎说啊,我什么时候就哭得死去活来了?你看我像会哭的人吗?我陈羽敢拍着胸口说,如果我真哭了,让老天爷打个雷劈死我。”

娘咧,为了形象,被雷劈啥的他顾不上了,再说,挨雷劈这种事其实几率挺小的,运气不够逆天都没这个命。

宋乔眨了眨眼,有些疑惑地看着陈羽,说道:“可是我明明记得……”

“你记得什么啊你记得,刚才我给你检查了一下,你是身体有些毛病才会突然晕过去,甚至有可能出现幻觉,比如你说看到我哭,那绝对就是幻觉,你这个问题很严重。”

在宋乔晕过去这半小时,陈羽已经收拾好了心情,日子还要过的,总不能一直悲伤,有些事记在心里就行了。

所以,他现在一通瞎忽悠,竟是让宋乔信了几分。

皱着眉,宋乔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说道:“那你说说,我这到底是什么问题?有时侯太忙了,我倒是偶尔也会觉得有些虚弱头晕,但没这次这么严重。”

陈羽哼哼了两声,说道:“这就是你不注意休息不爱惜身体的结果,我告诉你,你这是阴阳失调,阴盛而阳不足……”

“说点我听得懂的。”宋乔气恼道。

“就是说你缺个能干的男人,老夫子都说过食色性也,这人啊要是单身太久他就容易得病,必须阴阳调和才行,总而言之你这个问题,同房就能解决了……”陈羽一脸认真严肃地说道。

宋乔眨了眨眼,然后,气得有种想挠墙的冲动。

“该死,陈羽你这个不要脸的,我同你个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