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人生,本就聚散无常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118字
  • 2020-04-24 22:01:38

宋乔是个女人,当然这是句废话,不过既然是女人就容易心软,所以,她心里觉得陈羽刚才对付宋野的方式,真的太狠了一些。

特别是宋野已经痛得死去活来惨叫不止时,陈羽依然平静得吓人,让宋乔没来由地觉得陈羽有些可怕。

不过她想了想,认真说道:“刚才感觉你是真的狠,不过我知道你是为了我,陈羽,谢谢啊,谢谢你弄了这出戏给我看。”

听到宋乔的话,陈羽笑了笑,伸手握住了宋乔的手,说道:“你明白就好,你看,我为了你什么事都愿意做,同房的事……”

宋乔立即抽回了自己的手,狠狠地瞪了陈羽一眼,这家伙现在占她的便宜真的越来越顺手了,拉她的手和揉她头发这种举动都成家常便饭了。

老实说,这种不经意间的亲密举动,让宋乔有些无所适从,当然,也气得牙痒痒。

“以前调查你的时侯,就只觉得你无耻,不过相处一段时间后,发现你本事不小,我其实很不了解你,但不得不说,脸皮厚这一点你是真的厉害。”宋乔瞪着陈羽,说道。

同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这犊子还惦记上了,一有机会就念叨,这就让宋乔挺无语。

面对宋乔的指责,陈羽有些不满,说道:“你这话说得,我可只对你脸皮厚,也只想占你的便宜,你想想,我这么专一的男人,你好意思嫌弃?”

“你……你一边去一边去。”宋乔有点气急了,能把占便宜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的,陈羽是第一个。

回到别墅的时侯,宋乔想想还是觉得气,横了陈羽一眼之后,她就去上班了。

她的事情实在太多,想要好好休息一下根本不可能。

别墅就只剩下陈羽,其实,之前收下了宋乔送出的青蜀集团的股份,陈羽是想跟着宋乔去公司转转的。

不过看过了宋乔的父亲宋磊,陈羽琢磨着还是先得准备一下,以便给宋磊治疗。

至于要准备什么,陈羽已经心里有数,以宋磊的情况,治疗的风险太大,得准备一些能吊着宋磊最后一口气的珍贵药材。

不过珍贵的药材不易得,陈羽沉思了一下,最好的办法,是让忠伯做这件事。

以忠伯的能力,几样药材想来不是难事。

打定主意,陈羽立即就走出别墅大门,不过,刚走出别墅大门,他便立即愣住了。

别墅的前院里,不知何时已多了一道身影,这身影头发散乱,穿着随意,脸色是一种经历太多风吹日晒的黑红色,就像是一个田间劳作了一辈子的老农。

看到陈羽,这道身影眼中立即有了欣慰之色,说道:“小羽,师傅来哩。”

陈羽兴奋地嗷了一嗓子,冲了过去,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师傅……”

这如老农般的身影,确实是陈羽的师傅,陈羽有两个师傅的,其一是眼前这个,其二是个老道人。

而眼前这个,是教了陈羽武道的师傅,也就是武疯子。

武疯子,一生痴迷于武道,无亲无故,只有陈羽这一个弟子,他一辈子不谙世俗,对陈羽这个弟子却很满意。

陈羽的悟性很高,而且也能吃苦,除了武道之外,在这世上武疯子最在意的就是陈羽这个弟子了。

“师傅,你咋突然来了?老实说,你老人家不修炼反而跑来找我,我有些不敢信哩。”陈羽咧着嘴笑道。

他活了二十余年,有家而不能回,给了他温暖教他为人处世教了他安身立命本事的,就是两位师傅。

所以,突然见到武疯子,陈羽难掩心中的激动。

武疯子呵呵笑了笑,抬手揉了揉陈羽的头顶,追道:“师傅,来看看你,同时,老道人让我带点东西给你。”

“嘿,大师傅有东西带给我?大师傅那压箱底的一套医经和一套杂经,还有几样古代传下来的丹方以及一套银针倒真的珍贵到了极点,可惜,他说得等死了才能把那些东西传给我,他这样一说我就没想过了,我还希望他以后给我带孩子呢。”陈羽哈哈一笑,说道。

老道人是大师傅,武疯子是二师傅,这是老道人和武疯子两人定下的。

听到陈羽的话,武疯子挠了挠头,跟着笑了起来,然后,他从怀内,摸出了一个包裹。

“小羽,这就是你所说的东西哩,医经和杂经,还有丹方和银针,都在这里了,另外,还有老道人这些年自己写的一本字贴,他让我也带来给你。”武疯子说道。

陈羽骤然怔住了,直愣愣地看着武疯子手中的包裹,眼睛,突然就模糊了。

武疯子偶出另一只手,习惯地抚了抚陈羽的头顶,说道:“拿着吧,老道人说得对哩,咱们当师傅的,一辈子难得收个对脾气的弟子,所以有什么好东西自然得留着给自个弟子,老道人说,他这辈子收了你这个弟子啊,没收错。”

陈羽长长地呼了口气,看向武疯子,声音已不自觉地有些颤抖,问道:“师傅,大师傅他……”

“老道人走哩,我把他埋在了秦岭,墓地是他自己选的,他说那儿风水好哩,埋在那儿,对你有好处。”武疯子说道。

陈羽终于是忍不住,猛地红了眼眶,大师傅,那个教了他太多东西的老人,走了吗?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别难过,小羽,我给你演个戏啊。”武疯子平静说道。

说着,武疯子把包裹塞到了陈羽手里,然后,他故意露出了一幅严肃的样子,看着陈羽,语气严厉地说道:“陈羽,以后入我门下,无论本事多大,或者有没有出息都好,谨记莫名本心就好。”

陈羽猛地湿了眼眶,武疯子现在说的这话,其实是老道人第一次见他收他为弟子时说的话,此时再听到,他忽然有了做梦一般的感觉。

说完这句话的武疯子,又恢复了那一脸憨厚的样子,伸手拍了拍陈羽的肩膀,说道:“老道人是个好师傅哩,以后,你莫忘了他就够了,人生,本就是聚散无常,莫难过哩。”

陈羽抱紧了包裹,他想点头,想说我不难过,然而,终究是鼻子一酸,他猛地蹲下身子,哭得撕心裂肺。

宋乔忘了拿一份文件,她急匆匆回到别墅时,第一眼见到的,便是蹲在地上的陈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