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若能安然从容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096字
  • 2020-04-24 02:02:07

走到病床边,陈羽盯着宋野的双腿,宋野的双腿此时包裹着厚厚的纱布,肿胀得很明显。

老实说,包着这么厚的纱布,陈羽再厉害又哪会真的看得出叶寿的治疗手法有什么问题,不过,这不妨碍他瞎扯。

这年头想要活得好,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胆大心细脸皮厚,还有就是能吹。

陈羽就挺能扯犊子,当然,陈羽有个好处就是,他一般吹出来的牛逼,自己有办法实现。

此刻,看着宋野的双腿,陈羽满脸严肃的样子,然后,伸出手搭在了宋野的腿上。

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仿佛重一点就怕弄痛了宋野似的。

“我这就开始了?”陈羽看了宋野一眼,说道。

宋野嗯了一声,说道:“在你动手之前,我猜一猜,你玩这一出,是向我和我妈示好对吧?不得不说,你做了个明智的选择,我现在忽然觉得你确实是没什么来头的了,否则,怎会乖乖跑来我跟前示好,老实说,你现在真像一条狗。”

说完,宋野嘿嘿笑了两声,抬着手像是招呼小狗似的,继续说道:“来,给我看看我的腿,看好了,有赏。”

刘月此时嗤笑了一声,她很快意,如宋野所说,陈羽这会儿来示好,那真的跟一条狗没区别。

陈羽没有受丝毫影响,而是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就给你看看。”

话音一落,陈羽抓着宋野的一条腿一拉,咔嚓一声,宋野这条腿接好的骨头应声再次被扯开了。

“啊……”宋野痛得蹦了起来,又重重摔回床上,那无法形容的刺骨剧痛,令他整张脸都扭曲了。

门口外的宋乔呆住了,一旁的叶寿眼角则是跳了跳,而刘月直接是冲了过去狠狠推了陈羽一把。

“你这个该死的畜生,你这是在给我儿子治疗?你是要害我儿子,我要你死……”刘月气疯了,这回,她真的想跟陈羽拼命了。

陈羽推开了刘月,脸色平静地说道:“刘月,你别瞎说,我给宋野治疗,你们都同意的,现在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

刘月恨得眼都红了,尖叫着吼道:“你这是在给我儿子治疗吗,你扯了他的腿,你这个……”

陈羽脸上突然露出了一幅悲天悯人之色,叹气道:“唉,我是真心给宋野治疗的,但我学艺不精,一紧张力气就大了点,我这能力实在是丢人,太丢人了。”

说着,陈羽面向叶寿,认认真真地说道:“枉我刚才还口出狂言说您老人家治疗手法不对,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宋野这断腿太难治疗了,是我不行,我向您老人家陪个不是,我对您老的医术甘拜下风。”

陈羽说得一脸诚恳的样子,让得叶寿眼角又忍不住抽了抽。

小伙子,你是当我瞎还是当我傻?刚刚扯了一大堆,原来是冲着收拾宋野去的,还搁这演戏呢。

摇了摇头,活了一大把年纪,到了这会儿叶寿又怎能看不出,陈羽这是在故意找刘月宋野的麻烦,不过正是活了一大把年纪,叶寿摇了摇头后,便退了两步,懒得管陈羽和刘月宋野的恩怨。

陈羽也只是向叶寿说了一句,便重新看向了刘月,问道:“要不,还是让我再看看宋野另一条腿?这回,我会小心点的。”

刘月浑身颤抖,看了看病床上痛得依然惨叫不绝的宋野,她真的无比想弄死陈羽。

转头盯着陈羽,刘月双眼充满了滔天的仇恨,咬牙说道:“你好狠,陈羽,我说你为什么会好心给宋野治疗,原来是故意的,你是在找死……”

陈羽摇了摇头,不满道:“再说一次,这可是你们同意我治疗的,我警告你别血口喷人,搞得像我故意弄断宋野的腿似的,你能有点良心吗?”

“你……”刘月大口大口地呼着气,眼睁睁地看着陈羽把宋野的腿弄成这样,现在,陈羽还一脸委屈地问她有良心吗,她怎受得了。

看着刘月气得浑身颤抖的样子,陈羽平静得让人心惊,说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愿意让我继续治疗了,既然这样,那我走了。”

说着陈羽便往门外走去,不过走了两步,他又回头看着刘月,说道:“这种被我往死里欺负的感觉,好受吗?若不好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宋乔?”

说完,陈羽也没想着刘月会给他答案,准备离开,不过此时,原本不准备管这事的叶寿,却突然咳嗽了一声。

陈羽看向了叶寿,叶寿也看着陈羽,他的脸色很严肃,对陈羽说道:“年轻人,人生在世做人做事还是莫要太狠的好,否则,路就会越来越难走了。”

陈羽的行事作风,在他看来实在是太过狠辣,他之所以要多管闲事说这么一句,实在是因为有点看不下去了。

陈羽沉默了,他狠吗?是的,刚才他真的很狠。

自从习得了医术,他救过不少人的,但如此凶狠地对待一个断了腿的病人,这是第一次。

身为一个医师,却如此去对付一个病人,这有违他开始习医时的誓言,他刚刚所做之事,是一个医师最不耻的行为。

但他愿意做这个狠人,别人说他不耻和恶毒又如何,他就这样做了。

世人即便视他如恶魔,但至少他身后的宋乔是无恙的,他越狠,便越没有人敢再惹宋乔。

陈羽没有想过为了宋乔这样做值不值得,很多事是自己觉得该做才去做的,所以他不会把自己做了这些事产生的后果归咎于宋乔。

心里叹了口气,陈羽看向叶寿,说道:“多谢老先生的忠告,只是老先生,不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如果能安然从容,我也不想做个狠人,真的不想。”

说完,陈羽便走了出去,其实,他本可以不跟叶寿说这些话的,他从来都不是个在乎别人想法的人。

但他还是说了,说了,他心里痛快。

叶寿看着陈羽走出去,怔了一会儿,不再开口。

陈羽走到门口,拉起宋乔的手就走,走了几步,他忽然笑了笑,看着宋乔说道:“你,会不会也觉得我太狠?”

宋乔看着陈羽,她忽然不知该说什么,但心底不得不承认,刚才陈羽扯宋野的腿时,他是被陈羽的冷血吓了一跳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