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极度无耻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765字
  • 2020-03-19 23:02:58

宋老爷子的年纪今年已七十有余,就这个年纪,肾虚一点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碍着你了吗?

男人吗,七十多了也还是男人不是,被人当面说肾虚,那就不能忍。

“呵呵呵,小子,你几个意思?我就是质问了你几句有没有能力给小乔幸福,你就当面说我肾虚,这是给我添堵?”宋老爷子冷笑连连地盯着陈羽问道。

要不是已经老胳膊老腿的,他都想给陈羽一拳,来证明自己并不虚,但这个年纪了,他是真的虚,所以,只能咬牙毕齿地盯着陈羽。

看着宋老爷子满脸怒意,陈羽却是没当回事,而是认真说道:“老爷子,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年纪大了谁能不虚呢,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只要连续服用一个月,纵然不能回到年轻时的状态,但绝对能让你比现在的情况好上数倍。”

宋老爷子闻言,却是没有丝毫激动的意思,反而目光森然,说道:“小子,你这是想用这种法子糊弄我,搏取我的好感吧?老实说,这种方法太蠢,因为我已看过无数名医,他们也都说我有肾衰竭的症状,但没有一个人敢说吃点药就能让我的状况好上数倍的。”

言下之意已十分明显,他就是觉得陈羽在说谎。

对此陈羽笑了笑,说道:“你可以去问问宋乔,之前林家的林老爷子中毒陷入假死状态,便是我出手救醒的,快死的人我都救得,你这一个肾虚的毛病还不是简简单单的。”

宋老爷子的脸色变了变,他早已深居简出,林家林老爷子出过什么事,他并不知道。

陈羽却不管宋老爷子在想什么,而是自顾自地拿起了书桌上的笔和纸,数分钟便写下了一张由数十种药材组成的药方。

“不管你信不信都好,药方我写好了,老爷子你拿着,让人捡几剂回来试一试总没错,另外不是我开玩笑,这一幅药方,在那些吃喝玩乐花天酒地被掏空了身体的大家族那些公子少爷那里,便是无价之宝,因为这幅药方足以让他们恢复到龙精虎猛的地步。”陈羽将药方推到了宋老爷子面前,说道。

宋老爷子没说话,不过眼睛终究是忍不住瞄了眼药方,沉吟良久,才开口道:“好,我会让人试试你这药方的真伪,如果是假的,那么我不会让一个骗子跟在小乔身边的。”

说到这里,宋老爷子又挥了挥手,说道:“你可以和小乔回去了,不用留在这里,这里乌烟瘴气的,不适合她呆着。”

陈羽心头一动,宋老爷子这明显是话里有话,不过,他没多问,笑着打了个招呼,便走出了书房。

等陈羽走出了书房,宋老爷子立即伸手拿起了药方,然后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他所打的电话,是他一个老朋友的,他这名老朋友是个医师,名为阮青,在川宁市绝对称得上医术无双那种。

电话响了一会儿,那边便接通了,一道爽朗的苍老声音也立即传了过来:“老宋,今天你过大寿啊,不过我知道你不喜热闹,也就没去给你庆祝,你不好好的过你的大寿,打电话给我干嘛?”

电话那头的自然就是阮青,此时此刻,阮青正在他自己开的医堂的休息室里看着医书,以他现今的名望,来医堂的病人他的弟子出手医治就好,在川宁市能让他亲自出手医治的人可不多。

“我收到了一份药方,是补肾养身的,你是这方面的权威,你帮我辨别一下这药方到底是真是假。”宋老爷子立即说道。

说着,宋老爷子将手中药方的药材以及用量,统统读了一遍,而电话那头,阮青也立即用纸笔将宋老爷子说的都记了下来。

接着,阮青说道:“别挂电话,给我三分钟,我仔细瞧瞧这份药方,便能给你答复。”

宋老爷子嗯了一声,接下来便是数分钟的沉默,直到阮青的声音再次传来。

“老宋啊,给你这份药方的人简直是在胡闹,虽然药方中多数药材都是温阳补肾养身之物,但有几味药材,却是极寒极阴之药,如此配药我前所未见,不过,仅凭这几味极寒之药,我便能断定这药方有害无益。”电话那头,阮青语气严肃地说道。

宋老爷子猛地瞪大了眼,气得胡子颤抖,怒道:“该死的,那小子居然真的敢糊弄我,老阮,有时间你得帮我一个忙,我得揭穿那个敢骗我的小王八蛋。”

电话那头,阮青嗯了一声,说道:“行,这个忙我必定帮,对这等胡乱开药方的人,我比你更厌恶。”

两人又商量了几句,才互相挂断了电话,不过宋老爷子的面色阴沉得厉害,其实之前他看陈羽一直维护着自己孙女宋乔,所以他对陈羽是有些好感的。

但现在,眼前这张药方,让他如梗在喉,感觉到了愤怒,对陈羽那点好感,已尽数烟消云散。

既然陈羽真是骗子,那么,他这个当爷爷的,当然会等一个好机会,然后让宋乔看清陈羽的真面目。

他眼里揉不得沙子,又怎能让陈羽这样的人染指他最疼爱的孙女儿。

…………

而此时,宋家另一幢小楼中,这是宋家现任家主宋城的住处。

同样是书房里,宋城坐在书桌前,而刘月,则站在一旁。

“这个陈羽不除,我咽不了今天这口气,还有宋乔,现在敢反抗我了,真是岂有此理。”刘月恨恨地说道。

宋城脸上有着一丝冷冽的笑意,淡淡说道:“放心,陈羽是宋乔的人,与我们作对,他威风不了多久,我想要对付他们,有的是办法。”

刘月脸上浮现起了满意之色,然后,竟是向宋城抛了个媚眼,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宋乔想跟我斗,她还嫩着。“

宋城呵呵笑了,伸手,竟是握住了刘月的手,说道:“你不也还挺嫩的嘛。“

刘月横了宋城一眼,虽然她已是徐娘半老,不过保养得好,因此,倒是还保留着几分风韵。

没有甩开宋城的手,反而,刘月顺势靠在了宋城怀里,说道:“我们的事,可得小心点,别让人知道了。“

眼前的情景,已摆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听到刘月的话,宋城摇了摇头,说道:“没人会知道的,这么多年了,谁怀疑过我们?甚至,所有人都以为宋野是你跟我那个弟弟宋磊生的,谁又能知道,我才是宋野的亲爹。“

这话让宋家其他人听到,恐怕得吓晕过去,宋城竟说宋野是他的儿子,这其中意味着什么,已不言而喻。

很明显,宋城与刘月之间,早有勾连。

“疯了你,说这么大声干嘛?”刘月有些慌乱地瞪了宋城一眼,说道。

宋城却是冷静至极,说道:“怕什么,宋家已被我完全掌控,没人敢接近我的书房。“

说到这里,宋城语气转冷,说道:“宋家虽然小有底蕴,但也不算什么,所以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会把宋乔手中的青蜀集团夺过来,留给你们母子,宋乔迟早要嫁人的,她别想一直掌控青蜀集团。“

作为宋乔的亲大伯,此时宋城所说之话,却冷血至极。

不过,连染指弟妹这种事他都做得出,那么,用尽手段对付宋乔这个侄女,也就不显得奇怪了。

“不错,宋乔迟早要嫁人的,而且,如果我们能让宋乔安心嫁给赵家的赵帅或者陈宁,那么,还能获得不少好处。”刘月眼睛里闪着冷意,说道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赵帅是个坏到什么地步的人,却还要将宋乔推下火炕为自己谋求利益,可谓恶毒至极。

不过,宋乔可不是她亲生女儿,因此,她才不会对宋乔有一点点怜惜。

这世道,没什么比利益来得重要。

“能用宋乔与赵家或者西南陈家拉上关系,自然是好的,而且,也轮不到宋乔不答应,她一个年轻的小女孩儿,我这个大伯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宋城说道。

刘月也是得意地笑了,把宋乔嫁到赵家或陈家,然后把宋乔手中的青蜀集团抢到手,这可是她一直在谋划的事。

这就是宋乔的命,宋乔再怎么挣扎,也别想挣脱她安排好的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