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兄弟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2290字
  • 2020-03-07 17:39:52

镇西南有些胖,很高,脸色和气,眼睛里也一直带着笑意,但他站在那里,却自带着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这就是西南陈家的家主,纵然笑脸迎人,也足以让别人恭敬低头。

当然,镇西南只是他的名号,他的名字,叫陈鼎。

“家……家主。“陈宁和陈勇首先反应过来,向着镇西南便弯下了腰,略有些结巴地说道。

陈鼎的目光扫过陈宁两人,最终只是摆了摆手,没说什么。

他迈步,径直走向了陈羽,等走近,倒是立即哈哈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陈羽的肩膀,说道:“小兄弟,我们终于见面了啊。“

听到这话,陈羽立即就懂了,很明显,他爹这是不准备公开和他的身份。

因此,陈羽沉吟了一下,也伸手拍了拍陈鼎的肩膀,说道:“是啊大兄弟,又见面了啊。“

陈鼎的嘴角,诡异地抽搐了几下,大兄弟这个称呼,实在是……实在是妙得很,妙得很啊。

默默地看了一眼陈羽,陈鼎转身,一脸笑意地向宋老爷子拱了拱手,说道:“宋老,陈羽呢,救过我一回,我这次恰好经过川宁市,知道陈羽在这儿,便过来看看他,顺道,也祝宋老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着,陈鼎招了招手,他的司机立即从车上,捧出了一个大大的礼盒。

陈鼎接过礼盒,然后递向了宋老爷子,笑道:“冒味来访,这是一点小小的礼物,宋老务必收下。“

陈鼎没说是什么礼物,但,其实什么时候礼物已不重要,重要的是送礼人的身份。

宋家在场之人,一时间都激动到了极点,陈家家主送礼,有这段因缘在,这对宋家来说,比十个亿都有用。

“陈家主,我何德何能,竟能让您送礼……“宋老爷子双手有些颤抖,但他终究见识得多,尚能维持表面的平静,哈哈笑着对陈家说道。

对此,陈鼎摆了摆手,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宋老无需客气。“

说完,陈鼎便把礼盒交给了站在宋老爷子身旁的宋乔,同时,他看了宋乔一眼,心里顿时就有了几分满意。

这女娃儿不错,长得好看,怪不得,陈羽这小子,答应当个上门女婿。

真以为他闲得慌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看看宋家,看看宋乔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宋老,我事务繁忙,便不打扰了。“来的目的达到了,陈鼎准备离开。

他这次来,除了看一看宋家,看一看宋乔,同时也是为了帮陈羽,坐实陈羽救过他一回这件事。

陈羽做过的事说过的话,他轻易就能知道,也清楚有刘月这样的人想为难陈羽,所以,他才来了,说白了,就是他这个当爹的忍不住,跑来替陈羽镇镇场子。

虽然不敢相认,甚至不敢表现得对陈羽太过亲热,但能当面见到陈羽,他已经挺满足。

听到陈鼎这么快要走,宋家之人都觉得有点可惜,宋老爷子抚了抚须,说道:“陈家主,酒宴已经准备好,要不喝杯酒再走?“

没有人不想拉近与陈鼎的关系,即便是宋老爷子,自然也不能免俗。

一直沉默的刘月,此时也忍不住走上前,一脸讨好地对陈鼎说道:“是啊是啊,陈家主,我们宋家上下,都想着坐在你身边,沾一沾贵气呢。“

身为陈家家主,陈鼎一向不会跟地位相差太大的人摆脸色,那不算本事。

不过,见刘月凑过来说话,陈鼎却是淡淡地嗤笑了一声,说道:“你是什么人,也配跟我说话?“

终究是当爹的,刘月看他儿子不顺眼,他当然也看刘月不顺眼。

刘月的脸瞬间变成了青色,冷汗也冒了出来,她听得出陈鼎话中的不满,这不满让她心里咚的一声,整个人险些连站都站不稳。

这是陈鼎,是镇西南,他表现出不满,绝对是件很要命的事。

不过说了一句之后,陈鼎便不再管刘月,而是看向了宋老爷子,说道:“宋老,下回吧,下回有机会,我再跟你老好好聊聊。“

宋老爷子连忙含笑点头,陈鼎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看向了身后的陈宁和陈勇,哼了一声:“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派你们来这里,是不是觉得天高皇帝远,可以为所欲为,什么都不用干了?“

陈宁两人脸上骤然便布满了冷汗,腰立即弯了下来,同时说道:“请家主责罚。“

陈鼎摆了摆手,说道:“回去把事做好,走吧。“

陈宁两人如释重负,向陈鼎行了一礼后,才转身快速离开了。

他们今天原本以为自己会是宋家最尊贵的客人,也想着将陈羽处理了,但现在发生的事,实在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

陈羽,竟真的救过他们家主,那么,他们想收拾陈羽,这事绝对瞒不过家主,也就怪不得家主不给他们好脸色了。

把陈宁两人赶走,陈鼎终于又是看向了陈羽,目光虽然平静,但心里却是充满了感叹。

世人都言他是镇西南,又有谁知道,他连自己儿子都不敢相认,无论怎么说,他都算是个失败的父亲。

“小兄弟,我走了,以后若有机会再见面。“陈鼎握了一下陈羽的手,说道。

陈羽点了点头,笑道:“行,大兄弟,有机会再见。“

陈鼎的嘴角忍不住再次抽了抽,得,今天这声大兄弟,他记在心里了,敢情,他这儿子,属实不是啥好东西,这嘴贱得。

挥了挥手,陈鼎不再多说,转身便准备上车离开,不过就在此时,却是又有一辆车快速

驶了过来。

然后,捧着一束火红玫瑰花的赵帅,从车上走了下来。

刚下车,赵帅冷冷地瞥了陈羽一眼,其余之人,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接着,赵帅的目光看向了宋乔,脸上也露出了志在必得,走到宋乔面前,说道:“宋乔,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现在就向你求婚,今天,我赵帅就要和你确定关系,你最好别拒绝,因为,我来求婚,我爸已经知道并且同意,你拒绝,就是不给我爸面子,不给我赵家面子。“

宋乔呆住了,事实上不止是宋乔,在场之人都瞪起了眼,今天属实是有些邪门儿,镇西南还没走呢,赵帅又来了,而且一来,便是如此霸道。

唯有陈羽脸顿时就黑了,狗日的哩,这是来抢他老婆的,没法忍。

陈羽刚准备一脚废了赵帅的子孙根,陈鼎却是突然向赵帅说道:“小伙子,你爸是谁啊,让得你能嚣张到这个地步,听你这意思,你求婚,别人还不能拒绝?“

“哟,居然有多管闲事的?我爸是赵家家主赵虏,你又是什么东西?不想挨收拾,就赶紧给我滚。“赵帅皱眉,阴沉地看向了陈鼎,冷然说道。

现场的气氛陡然一静,落针可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