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刘月的算计

  • 狂婿
  • 答案永远倔强
  • 3372字
  • 2020-02-27 14:15:39

走进自己办公室,宋乔坐在椅子上,很久之后她才终于是平静下来。

今天发生的事,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大起大落,若不是陈羽出手救了林老爷子,那么,她现在就不可能是坐在这里了。

在这一刻,宋乔心里都忍不住升起了一个念头,其实陈羽挺好的,虽然无耻了点吧,但也就止于喜欢占占小便宜罢了。

除了这点,在她遇到麻烦时,陈羽从来没有因为面对的是大家族的人而不帮她,这世上看中她容貌的人不少,但愿意为她而无惧一切的人,只有陈羽。

想到这里,宋乔脸色不由变得有些古怪,果然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她心里竟然都在想着陈羽这家伙了。

不过,不得不说,陈羽脸上那种痞坏的样子,似乎,也算是有点小帅的呀。

…………

陈羽送宋乔回到公司,便又返回了古玩店,此时,忠伯已经收拾好了陈羽需要的生活用品。

看到陈羽回来,忠伯忍不住问道:“少爷,刚才你急匆匆的离开,是不是有什么事?“

陈羽摆了摆手,说道:“小麻烦,已经解决了,忠伯,你忙你的,我走了啊。“

说完,陈羽挥了挥手,便拿着忠伯收拾好的生活用品离开了。

没多久他便回到了别墅,刚走进别墅,他立即就看到了在客厅里,阴沉着一张脸的刘月。

刘月此时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看什么都不顺眼。

没办法,她刚知道儿子宋野的两条腿都断了,伤得很严重。

另外,她其实听说了宋乔在和林家老爷子吃饭时林老爷子出事的消息,这让她心里还兴奋了一下,宋乔这回如果完了,那么她就能顺理成章地接收青蜀集团了。

但很快,她就又接到了林老爷子已经恢复的消息,而且又是陈羽出手,让得她的心情,瞬间又降到了冰点。

别奇怪刘月为什么会这么清楚这事,为了对付宋乔,她其实早就安排人密切关注宋乔的行踪了。

所以,宋乔每天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就没有刘月不知道的。

原本今天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林老爷子一死,林家能饶了宋乔?但,又是陈羽坏了她的好事。

因此,见到陈羽走进来,刘月下意识就冷哼了一声,她恨不得陈羽喝口水都呛死。

“你哼啥哼啊?你再哼一个试试?“陈羽是什么人,这就是个滚刀肉,一进门就听到刘月的冷哼,顿时不乐意了。

听到陈羽的话,刘月心头瞬间火起,不过,她没有与陈羽争吵的打算。

冷冷地看了陈羽一眼,刘月嘴角边多了一丝嘲讽的笑意,迈步便离开了客厅,回到了房间。

此时她的房间里,早已放着一份报告,而且,这份报告她早已看过,里面十分详尽地写出了陈羽就只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除了在商业街上有着一间古玩店之外,他没有丝毫背景和来历。

简而言之,这就是关于陈羽的调查报告,甚至,刘月是委托了三家最顶级的调查机构进行调查,才能这么快得出了这份调查结果。

因此,陈羽就是个普通人,甚至连有没有救过镇西南这件事,报告里都已调查得清清楚楚。

答案就是,没有。

陈羽根本没有和镇西南产生过接触,换言之,陈羽所说过的话,统统是假的。

“呵呵,一个只配混吃等死的角色,居然也敢在我面前一次又一次放肆,我看你能放肆多久。“刘月又看了一遍报告,心里已有了对付要让陈羽必死无疑的计划。

把报告放好,刘月化个淡妆,然后便出了房间,此时陈羽已把带回来的生活用品拿进房间,因此,倒是省得她见了厌烦。

转身,刘月离开了别墅,开着自己的车子,半小时后,已来到了川宁市东郊一处不怎么有名气的庄园前。

这座庄园风格古朴,原本就是以前留下来的古建筑,因此,即使是只站在这庄园那有着两个巨大石狮的门口,刘月就有了种岁月沧桑的感觉。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住在这里的人,在川宁市,无论是赵家也好,还是林家也好,轻易都不会来这里。

因为,这家庄园的人姓陈,西南陈家的那个陈。

西南陈家的生意遍布周边数个省份,在川宁市自然也有着不少生意。

虽然西南陈家在川宁市的势力,其实是比不上赵家和林家这些川宁市本土势力的,但,在川宁市,又有谁敢不敬西南陈家呢。

西南陈家派来川宁市的,是一个叫陈宁的年轻人,陈宁只是西南陈家偏支而已,在陈家只能算一个边缘人物,但就是这样的人物,已经掌管着陈家在川宁市所有的生意。

由此已经可以看出西南陈家的强大,一个从西南陈家出来的边缘人物,就能掌管一个城市的生意,可见,西南陈家的势力和能量,已经无法想像。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一个不受重视的人都能管那么多,如此,那些西南陈家的重要人物,手里又该掌控着多么可怕的能量。

总而言之,在西南数省,陈家,足以俯视一切。

站在庄园大门前,想到西南陈家的强大,刘月也不由一阵心惊,虽然她绝不可能招惹到陈家,但,面对着陈家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世上有多少人能淡定从容呢。

便是现在,如果不是掌握了陈羽撒谎救过陈家家主镇西南的证据,刘月也绝不会来这里准备求见陈宁。

陈宁在西南陈家虽然只是一个边缘人物,但在这川宁市,却不是谁想见就见的,即便赵虏和林如龙那等人物,来这里也得客客气气。

深呼了一口气,刘月走前了两步,她的举动,立即引起了庄园大门看守的注意。

“这里是陈家庄园,无事请勿靠近。“看守看了刘月一眼,说道。

看守的声音很客气,不过这种客气,却越能显示陈家的底蕴,纵然陈家是西南的王者,但陈家的下人,却不会狗眼看人低。

刘月露出了客气的笑意,连忙说道:“我来求见陈宁陈大少的,我叫刘月,是宋家的人,劳烦,帮我进去说一声。“

看守皱眉看了刘月一眼,犹豫了一瞬后点头,说道:“好,你在门外等着,我去请示。“

刘月立即笑眯眯地点头,说道:“麻烦你了。“

她对陈家一个看守都如此客气,但心里,其实已经冷笑连连。

西南陈家最注重名声,因此,如果知道有人用救过镇西南这种慌言招摇撞骗,绝对会立即招致陈家的怒火。

陈羽,这回你死定了啊,面对西南陈家的怒火,我就不信你还能翻身。

数分钟后,看守走了出来,向刘月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请,陈宁少爷请你进去。“

刘月面露喜色,陈宁能见她,就让她有了意外之喜的感觉。

走过雕梁画栋的过道,进入庄园的正厅,刘月立即看到了,大厅里,一个气质彬彬的年轻男子,已笑意吟吟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刘姨,没有出去迎接你,我失礼了。“年轻男子正是陈宁,此时,他的姿态,可说是给足了刘月面子。

老实说刘月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连忙说道:“不敢让陈少你迎接,我这次来,主要是有两件事,希望能与陈少你商量。“

“坐下慢慢说。“陈宁做了个请的手势。

刘月陪着笑坐了下来,刚准备开囗,陈宁这时却先说道:“宋乔这段时间好吧?之前我约了她数次,她都拒绝了,实在有些遗憾。“

刚来川宁市不久,陈宁便见过了宋乔,他不是没见过漂亮的女人,但见到宋乔的第一眼,他还是着迷了。

只是可惜,他约了几回宋乔,都被拒绝了,不过这让他对宋乔更加狂热,毕竟,不容易得到的才最令人念念不忘。

若非为了宋乔,他才不会见刘月。

刘月一怔,然后心里忽然兴奋了起来,陈宁明显对宋乔有意啊,她立即说道:“巧了,陈少,我这次来第一件事,就是想跟你说说宋乔,宋乔也老大不小了,到了该嫁人的年纪,陈少,我觉得你与我们家宋乔就挺般配的。“

陈宁无声地笑了笑,与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轻松,这个刘月很能理解他的意思。

“过几天就是我们宋家老爷子寿辰,陈少若不嫌弃,请一定要来,到时,宋乔会陪着你的。“刘月继续说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况且刘月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她会让宋乔成为陈宁的女人的。

陈宁听懂了刘月的意思,笑着点头:“好,那我到时,就去拜访一下陈老爷子。“

刘月立即兴奋点头,若能巴结上陈宁,自然比巴结赵帅要更好,陈宁虽然只是陈家偏支,但始终是陈家的人。

“刘姨,除了这个,第二件事呢?“陈宁问道。

刘月瞬间装出了一脸愤怒,说道:“是这样的,也不知从哪儿冒出个野男人,名叫陈羽,居然撒谎说救过陈少你陈家家主,还以这个谎言迷惑了宋乔,宋乔现在很信任这个野男人,因此,我不得不来跟你说一说这事。“

“竟有人敢说救过我陈家家主?“陈宁眯起了眼,气息刹那冰冷。

刘月连忙点头,说道:“对,陈羽此人实在太可恨,不过只要陈少你出面,轻易就能拆穿这个陈羽了。“

陈宁看了刘月一眼,接着呵呵笑了两声,说道:“拆穿?如果这个陈羽真的用我家家主的名头招摇撞骗,那么,他得死。“

说到这里,陈宁脸色已然阴冷,不过去突然心念一动,说道:“刘姨,过几天既然是宋老爷子寿辰,那么宋乔会带着这个陈羽去给宋老爷子庆祝的吧?“

“肯定会的,宋乔绝对会回祖宅给老爷子庆祝,而她肯定会带着陈羽。“刘月立即肯定地回答道。

陈宁点了点头,然后冷笑了一声,他忽然有些期待几天后宋老爷子的寿宴了。

不知道这个陈羽在宴会上见到他陈宁,还敢不敢自称救过他陈家家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