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为什么是我

  • 重生之北国科技
  • 冰城之光
  • 2172字
  • 2019-12-09 04:40:12

1989年8月底,旅行者2号太空探测器掠过海王星。

—————

8月30日,周四,晴,冰城。

成永兴缓缓睁开了眼睛,心脏终于慢慢缓和了下来。眼前的景物也逐渐从一片耀眼的蓝白色,恢复到了正常。

“没事了,大小伙子,这么没出息!取了这么点血,居然也会晕倒?

在这里坐会,喝点水,休息一下就好了。”

守候在一边的护士阿姨喘了口气,顺手递过来一个搪瓷杯。

阿姨!?

我这是昏倒多久了?

刚才给我抽血的,明明是个菲律宾女护士,怎么换成了华人?

而且是东北口音?

成永兴想站起来活动一下,但他看了一眼四周,又坐了回去。

周围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认知,房间与刚才抽血的明显不是一个。装修色调也从青色变成了白色。

现代化的仪器,工具,一次性的各种针头,消耗品,通通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铁托盘里的几个胶皮管,金属的针头及硕大的玻璃针管。

身下的座椅,也从柔软的人体工程椅变成了木椅,身后则是僵硬的直靠背。

左手边,是个老式一头沉办公桌,这种家具组合,使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个复古风格的办公室,而不是门诊室。

桌子右侧的屏风,将房间分隔了开来。屏风外是大片的人群,很多人在那里排队等待验血。

房间内来来往往的医护人群,身穿着白大褂,而不是护工标准的青蓝色。

更重要的是,这些穿白大褂的人,从面相和身材上看,肤色白皙,身材高大,一看就是来自大陆。本地常见的菲律宾裔,马来裔,印度裔的医护人员,则是一个没有。

这些人来新加坡干嘛?

培训吗?

为什么把自己弄到这个华人聚集的地方来,是特殊照顾吗?

远处排队的,是群年轻的华人学生,这是学校组织活动吗?

这么年轻就来献血吗?

不应该吧!

—————

“成永兴,怎么样?好点没有?好家伙,你可吓了我一跳!刚才你的脸色好吓人。”

身后的一个人,伸手把水杯接了过来。

“来,喝点水吧。”

成永兴把目光转向一直扶着他的年轻人。这位应该是个义工吧!

女儿哪去了呢?需要向他打听一下。

但话最终没有出口,因为这个人,他认识!

这是他的死党,右天。但问题是,这是一个只有18岁版本的右天!

老式的打扮,宽松的蓝色裤子,仿中山装的上衣皱皱巴巴的。再加上满脸的青春痘,出卖了他的年龄。

出现幻觉了.……

这是在昏迷中?

还是在做梦?

这次的晕针反应,是如此的严重,居然出现幻觉了。看来是真是老了。

成永兴把眼睛闭上,准备再咪一会,也许醒了,一切就正常了。

“没事就回去吧!这里这么忙,不要占着地方,同学们还在排队呢!”

一声斥责炸响在耳边,一名男大夫走了过来。

“这里这么忙,不要在医院装病!”

男大夫走近以后,看到苍白的脸色,语气缓和了一些。

“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右天转身就来拉成永兴,“走了,回寝室躺着去!我回头给你打壶水,睡一觉就没事了。”

成永兴被年轻版的同学,一把就给拉着站了起来。

这个梦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会梦到右天?

难道他死了,走之前来给我托梦?

他的力气还是真大啊,我有能力反抗吗?

他要带我去哪里?

我要跟着去吗?

—————

成永兴浑浑噩噩的,被拉着走出门诊室。

凉爽的新鲜空气迎面而来,使他人为之一振!???

这真是一个梦?

他伸手在右天的胳膊上使劲一拧。

“喂,你干嘛?”

右天跳了起来,看来确实是个活的啊!

“我要确认一下是否在做梦!”

“那你为什么不掐自己?”

右天完全不能理解这里的逻辑。老同学怎么晕针以后怪怪的?

还有他的目光很怪啊!为什么眼神里充满了怜悯和温情?

“我要双重确认!”

“算了,我看你是彻底好了,不陪你了,你还回寝室吗?还是跟我一起去换饭票?”

“你自己去换吧,我要休息一下,晚上我去找你。”

成永兴没有心情做事情,他需要先冷静一下。

“你自己小心点,拜拜!”

右天觉得最好还是走吧,隐隐约约的,他觉得还是让同学自己呆一会比较好。

—————

成永兴顺着人流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棵大树前,转身背靠着大树,缓缓蹲了下来。

门诊大厅面对的是条狭窄的青石路,在树木的掩映中,顺着新楼向下延伸。

下午的阳光透过树叶,在青色的石头地面上,反射出淡淡的波纹。

道路的尽头,就是他大学期间的学生宿舍,二舍。

青石路的对面,是一字排开的学生食堂,二灶,三灶等一直排下去。

连续几个风格类似的红色坡顶建筑,整齐的排列着。

冰城刚刚进入夏末,秋初,秋高气爽,正是户外活动的好时间。

青石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青春洋溢的学生。尽管大家的衣着,还是以灰,兰,绿为主的色调,但是青春的气息,仍然给这些单调的颜色里增加了立体感。

学校还没有正式上课,早到的学生们,尽情享受着悠闲的时光。

漂亮的女孩子们,成群结队的,从眼前走过。清脆的笑声,充满活力的身体,吸引着某人的目光久久逗留。

这是在梦中?

我还活着吗?

梦是如此的真实,与以往恶梦截然不同,身体传来的感受是清晰的,细腻的。吸入的空气,带给口腔的感觉是清凉而香甜。

这种细节在以前做梦时,从未发生过。

以前每次做梦,他能记得的几个,都以情节取胜,节奏很紧凑。各种奇奇怪怪的场景,就跟小说一样,很少会像现在这样,情节发展得如此缓慢。

熙熙攘攘走过的学生们,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建筑,甚至这熟悉的气候,似曾相识。

...

这个场景是实实在在的发生过,但它是发生在30年前!

所有的对话,情景,都准确的在他眼前又(?)重复了一遍。

30年前,成永兴刚到工大报道后参加体检。验血时,由于排队太久,本来就晕针的他,心理压力过大。前面同学一个个的在他眼前挨针,轮到他的时候,在针管扎进胳膊的瞬间,他也就华丽的晕了过去。

医护老师和右天把他扶到旁边,其余的情节就是刚才这段。

——————————

前四章节奏缓慢,第一次看,可以跳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