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姐,扫一下吧
  • 小姐扫一下吧
  • 寻芳香
  • 2138字
  • 2019-12-10 19:11:04

据说陆姝家以前是看风水阴阳的,几百年前家里祖宗还给贵人看过风水,积了一笔横财。但正因如此,老祖宗突然就不想努力了,每日坐吃山空。到了陆姝老爹这一代,又出了几个不成器的赌徒舅舅,把剩下的一点家财也败光了。

后来,几个舅舅跑去当小偷不成反被抓进了大牢。其他人也跑的跑,就怕惹祸上身,过起隐性埋名的日子。

当然,这都是一个自称是她老爹的乞丐对她说的。

而陆姝对此深信不疑。除了她确实是在福利院长大,那人又编造了一堆姓陆的人们的故事外,最重要的还是那人送了她一个手机。

咳,虽然在这个时代手机不是什么稀奇玩意,但是她可是头一次拥有。

陆姝掏出手机,仔细观察着。倒是智能的,像素也高还带有美颜功能,不错不错。她随手拍了一张,嗯,小瓜子脸,大眼睛,真是越看越满意。

有了手机,她陆姝就可以当个主播,赚一堆钞票,然后给福利院重新装修一下,再去旅行……

正当陆姝为自己的伟大理想疯狂幻想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姐,扫一下吧。”陆姝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高个子,死人脸,黑衣人,手上还拿个二维码。

那人见陆姝不动又说,“小姐,扫码送纸巾哦。”

陆姝一听到“送”,毫不犹豫地用手机扫了码。

“小姐,拿好您的纸巾。”黑衣人把手上的一包纸塞进陆姝怀里,突然咧嘴微笑起来。

陆姝刚要说“你笑的真丑”,却发现喉咙发不出声音,手机也握不住了。“啪”随着手机落地的声音,整个人栽倒在地上,陆姝只觉得眼冒金星,脑中只蹦跶出两个字。

“该死。”

异世大陆。

一道紫光划过天空。

“紫星现世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就会与帝星相遇,您看见了么,殿下。”宫殿外黑衣白发的女子轻轻呢喃着,淡紫色的眼眸中满是期待。

一转眼,她收敛了神色,回头看了一眼宫殿深处,似乎有所顾虑。想必宫殿的那位也看见了吧,看来一场腥风血雨是不可避免了。

宫殿深处充满着奢靡的气息,男子侧躺着床榻上,只披了一件象征着皇权的袍子,袒露着胸膛,头发散乱。

“穆之,你看见了吧。”男子的嗓音略微沙哑却有着一定的威慑力,暗红的眼眸带着一丝慵懒盯着眼前的跪着的糙汉子。

“看见了,紫星现世代表着国家兴亡。陛下,臣可以……”

“不必。”

伍穆之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君主,额头上血红的发带在风中微微摇摆仿佛也表示着不解。他跟随陛下十几年,却从未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不过当初自己发誓终身效忠于他时,这条命便送给了他。

“是,那臣告退。”糙汉武将起身慢慢后退,走到门边上,正要转身离开时却听见床榻上那人的声音“你是我的左膀右臂,这种小事何须你跑一趟。”

伍穆之沉默着,左膀右臂么,原来如此。

半晌,糙汉子突然裂开嘴对着床榻的方向笑了笑,“吉夜,我知道。”

太平郡陆府。

“怎么回事?大小姐就扫了一下,怎么就倒了?”

“夫人,这当年您扫时也没这状况,姝小姐莫不是身子弱了没经受住老祖宗们的考验?”

“李伯,您这不是胡说嘛?就轻轻扫了一下……”

陆姝躺在地上头痛欲裂,没啥别的原因,就因为她睡得正舒服,一堆人在她耳边吵来吵去。

“都给我安静点!吵死了!”陆姝眼睛还没睁开,张着嘴就大吼一通。

叉腰怒吼的中年妇女见陆姝醒了,立马喜笑颜开,走到陆姝床边道:“阿姝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李伯,还愣着干什么,去叫大夫来啊?”

白胡子老头连连说是,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向门外走去。

陆姝将屋内的人都打量了一遍,又理了理思绪。她只是扫了一下那个人的码,摔地上了,醒来时就被这个中年妇女和白胡子老爷爷还有两个跪地上的侍女围观了。

这不是万年穿越的狗血剧情嘛?按照剧情走向,女主第一句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装失忆,就是“你谁啊”然后继续装失忆。

“发生什么事了?我就扫了个码而已啊?”陆姝决定做个老实人。

“是啊,大小姐你那天过十八,您拿出宝器对着老祖宗的码一扫就突然像犯了癫痫一样,接着抽搐了两下就倒地了。”一跪坐的婢女张嘴就把前因后果一口气说完了。

陆姝突然有点懵了,咋回事?不应该自己去套别人的话嘛?这开了挂一样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我的宝器?”

中年妇女伸出手,一个手机凭空出现在手中,陆姝的眼睛顿时瞪大了,这不正是自己扫码用的那个手机吗?

“这不是手机吗?”

“什么手机?这是我们风水阴阳家们人手一份的宝器。”中年妇女得意洋洋地伸出另一只手,那只手上居然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手机。

陆姝拿着两个手机观察了一下午。

总结出的特点就是,这些手机是没有品牌的,也没有标志,上不了网却可以自拍。还有今日中年妇女,那个凭空现物的神奇能力,真的是太神奇了太让人喜欢了,这能力必须得学到。

陆姝微微出神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陆姝一看,可不正是那位中年妇女,女猪脚的妈嘛。

“阿姝,你瞧出什么吗?”陆沅换了一身粉红绣着大花的薄裙,后面跟着那长嘴丫头。

不愧是中年妇女,到了这个年纪就喜欢一些花花绿绿的衣服。再看看那长嘴丫头看年纪莫约二十出头,就只是素色白衣,腰间系一束带,头发也一支木簪高高挽起,单调的紧。

“也没瞧出个什么。”陆姝把宝器还给陆沅,又围着两人转了一圈。

“太难受了,真的太难受了。这位姐姐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应该穿点花色的衣服才能更衬你的美貌啊,比如粉的,蓝的。还有母亲大人,您这把年纪,就不要穿这种花花绿绿的衣服了,看着怪怪的。”

陆沅突然变了脸色,端庄妇人的形象也瞬间变成了泼妇。

只见她撸起袖子,掀起裙子,叉着腰道:“姝丫头,你是欠打吧?你是一扫,就对你老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