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难明心间惑

于连见那肉球慢慢滚到墙角后又弹回来少许,摇摇晃晃端正不动,心里有些慌忙,不知哪一点惹到了山狸不高兴,呆在原地一时不知所措。

文竹看看于连,又看看山狸,最后看着他地上碎成两半的衣服,想了片刻,嘴角有意无意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朝于连道:“今天早上我们不是看到了很多猫吗?有可能就是因为山狸,要不然你给它说一下早上的事?”

于连“啊”了一声,忙点头道:“你看我这记性。”转向山狸,将今天自己经历的事全说了一遍,从早上看到有下楼时看到有一群猫在楼梯间等着,到随着它们下去,跟着那只白猫去到陈木家中,然后又与文竹去换钱,大概说了十余分钟才说完。那山狸一直端正坐在床上,听完他的话后抬头看了他一眼,起身下床走出门去。

于连见它好像没再生气,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转向文竹道:“谢谢,这山狸不知怎么......”

“没事。”文竹嘴边带着隐隐的笑意道:“你就这一件衣服吗?”

于连摸着头道:“就这一件,每天晚上睡觉前洗,第二天早上就干了。”

“明天我帮你去买一件吧。”

“谢谢......”

文竹说罢要关门出去,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着他光洁的身体,上下打量了一阵。于连被她看的全身发毛,听到她说:“山狸是男生还是女生?”

于连顿时被这话问住了,他之前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虽然时常抱着山狸,却从不检查它的性别,此时便回答不上来,喏喏半响道:“我看它以前这么凶,应该是公的吧。”

“那可不一定。”文竹笑了笑,关门走了出去。

于连在屋中站了一会儿,想起山狸当初在哈市那个公园的凶悍模样,终究还是认为它是公的可能性大一点,摇摇头走进卫生间打开水开始洗澡。

洗个澡出来后,他穿上酒店自带的浴衣,今天走了很长时间的路,但想起白天的事,心中颇为震荡,暂时还没有睡意,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月亮。

酒店离市区较远,入眼便是海洋,在月色的照耀下,海面波光粼粼,几条游船全身华彩,慢慢驶过海面,于连仔细看去,他重生后的视力极好,甚至能看到船上人群模糊的影子。今天是农历新年伊始,各地都在欢庆新年,远处传来几声隐隐约约的炮声,几个烟花绽放在夜色中,随即消失在星空里。

于连凝望着大海,想起了自己今天的遭遇。

早上时,他见那陈木整天盯着手机赌博,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饿死了都不知道只觉得十分愤慨,完全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种人,再加上以前看过的许多因赌博而妻离子散的新闻,只觉得他们无可救药,已经是废人一个,难以救赎。

但现在冷静下来时再想,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一样?在大一的时候被朋友介绍,知道了网赌,慢慢将父母给的全部生活费都投了进去,然后又是借贷款,找人借钱,那时的自己又何尝不是无可救药?最后逼的还不上账,只想一死了之,若不是有缘撞到和尚,自己恐怕早已经尸骨无存,父母朋友又该会有多么伤心?

人一旦入到局中,闻到骰子和扑克牌的味道,又有几个人能够忍住,全身而退。

他思绪发散开来,继而想起在新闻上见到的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当时自己在赌场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每次只压一两百,后来王鹏送了他十几万筹码,反而将他逼上了绝路。但他当时还有的退路,于连心中记得分明,他虽然输了那么多,当时在电话里,他老婆还是原谅了他,甚至给他路费让他回家。可是命运捉弄,让他看到了刚从赌场赢钱出来的陈木,他们虽不相识,可陈木脸上的意气风发的神色深深刺激到了他,让他咬牙再去赌,最终落得个身陨大海的悲惨下场。于连想起他那张脸以及站在岸边的母女,心中便叹了一口气。

这一辈子,该怎么活啊。

怔怔想了半响,于连终究还是没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游船也少了许多,他不愿再多想,不管怎么样,这个世界与他所想的并不完全一样,索性大喇喇躺在床上,抬眼看着天花板,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并不好,他在梦中看到陈木与那男人相对而坐,等于连凑近一看,见他们正摇着骰子,筹码则是自己的身体。谁若输了一把,另一人便张口咬掉一方一块血肉吞下,两人争斗多时,却是谁都没有赢。

到了后来,两人只剩一个头颅在桌山摆着。

陈木满脸通红地用嘴咬着骰子,往上面狠狠一抛,等骰子落在桌上,两个头脸上全是汗珠,眼睛瞪的浑圆去看。

看到点数后,陈木哈哈大笑不止,张嘴几口便咬下了男人的鼻子,然后将他的头囫囵吞掉,再转向看着于连,冷笑道:“你还不来?”说罢往前一滚,头快速滚在于连面前,凌空跃起,看着他的眼睛大声喝道:“来啊!”说着转个方向,头发齐刷刷落在于连脸上......

于连觉得脸上毛茸茸的,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满脸全是汗珠,低头看去,原来是山狸从外面回来,用尾巴轻轻拂过他的面庞。于连苦笑一声,随手拿过几张卫生纸把脸擦了擦,摸了摸山狸,见它全身是水,也不知是汗还是露水,抱起它的身子走到浴室,用干毛巾将它身体擦干,又小心将它放回床上。这个过程中,山狸眼睛一直没有睁开,任凭他擦拭,等他将被子盖上身体后,山狸才喵的叫了一声。

于连悄然退出房间,见外面的沙发上放着一件全新的衣服,应该是文竹给自己买的,换上觉得正好合身,环顾四周没见她的影子,于连便走出房间来到酒店的餐厅,赫然看到文竹、白泽和巴布巴普三人正坐在餐厅吃饭,周围有人好奇的看着巴布巴普,对他的身高都觉得很是惊奇。

文竹见于连走了过来,指着桌上的一碟肠粉说:“我本来想等会儿给你打包回去的,现在看来不用了。”

于连道过谢,拿过筷子低头吃了起来。

白泽将碗中的肠粉吃完,擦擦嘴后微笑的看着于连。巴布巴普仍是对谁都不在意,自顾自地往嘴里倒东西。

等于连吃完后,白泽看着他的脸笑道:“刚刚文竹将你们昨天经历的事都告诉我了。”

于连看了他一眼,默默点头。

白泽眯着眼睛看着他继续说:“你好像认识那个人?”

于连沉默了一会儿,将自己之前在赌场外的遭遇说了一遍,包括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白泽听罢,没有任何表示,转头面向文竹说:“巴布巴普的签证三天后就好了,麻烦你订好初五的票。”

文竹点点头。

“这三天你们可以随便在这里逛一下,但最好还是两个人一起,以免有什么突发状况一时照应不过来。”白泽的语气很平淡:“你们也知道,世道变了,很多事情都变的有些邪门。”他转向文竹轻声道:“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尽量不要打草惊蛇,回来告诉我便是了。”

文竹嗯了一声。

白泽见巴布巴普已经吃完了桌前的食物,坐在一旁看着外面的海,向他说了两句话后起身往房间走去。于连和文竹目送着两人进了电梯,面对面坐了一会儿后,文竹开口问道:“你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于连想了想摇头道:“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了。”

“那要出去走走吗?”

“好的,反正呆在酒店里也没什么意思,山狸睡在房间里,我也不想去打扰它。”

两人走出酒店,沿着昨天走过的路往前走去,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走到酒店前面的花园时,于连忽然听到一声猫叫,转头看去,昨天那只大黑猫不知什么时候跟在了两人身后,在它后面则是数十只不同颜色的猫。而它们的后面,几只体型高大,身材健硕的黑狗不远不近地跟着,于连和文竹停下时,猫群也随之停下,那几只狗也停了下来,冷冷地往这边张望。

于连往前看去,发现在他们前面不远,大概十只左右的狗慢慢走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