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不解其中意

在沿着街走了十分钟左右后,于连和文竹终于看到了牌坊。

看着这小时候在教科书上见过的著名建筑,于连近些日子心头的阴霾虽不至于扫净,但也比之前明媚了许多。

这建筑建在高处,本是一座教堂,先后经历数次大火,屡焚屡建,直至十九世纪时,最后一场大火将其烧得只剩下教堂正门前壁,因此墙因类似中国传统牌坊而得名“大三巴牌坊”。此时正是放假时节,牌坊下面的阶梯上站满了驻足留影的人群,于连与文竹且走且停,见有人拍照时便停下微笑观看,等人拍好后两人便蜿蜒向上,不一会儿便到了牌坊下面。

他们走到近前,到了牌坊底下,于连将手摸了摸,入手一片冰冷,抬头看去,面前的浮雕被阳光照耀,人像表情栩栩如生。

他闭上眼睛,用心听了一阵,除了人群嘈杂之声外,似乎还能听到些建造这教堂工人的拉号声,睁眼看时,却只能看到人声鼎沸。

于连默默放下手,向文竹点了点头,两人便走过了牌坊,又在旁边的大炮台逛了一圈,望着淼淼大海,于连思绪甚多,但日头已经逐渐偏西,今天要回到酒店,现在便要去坐船了,于是同着文竹自阶梯一层层往下。

两人又走回刚刚来时的路,两边商铺仍在叫卖不已,这里街道很狭窄,车不能进,要走到外面大街上才能叫到出租车,穿巷过堂,走走停停,来到大街上,于连看着文竹说:“你有什么地方想要去看的吗?还是说现在就回去?”

文竹想了想,拍了拍口袋,拿出几张钞票说:“这是我在赌场换的,一共九万港币,索性就在这里捐了吧。”

于连自然不会反对,他们一路往前,也不打开手机去搜,两人默契般的都没有说话,只是边走便看,一边留意着周围有没有什么慈善机构,一边听着周围不同口音人群喧闹。

走不多时,忽然发觉人流逐渐变少了许多,仔细看了附近,原来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海边,此地虽然不是很冷,但毕竟是冬天,太阳偏西,而且也到了吃饭时候,海风吹拂下,人群便往商业区走去,这个地方只剩些情侣依偎在一起卿卿我我。

于连正想拿出手机搜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慈善机构时,肩膀却被人拍了下,转头去看,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看着他,用极为蹩脚的普通话问道:“你好,可不可以借你的手机一下,我的手机被弄掉了,我想打个电话。”

于连往文竹那边看了一眼,见她悄然站在男人的后面朝自己点点头,他便微笑着说:“当然可以。”说罢将手机递给了他。

男人再次道谢接了过来,拿过于连手机拨了个号码,等那边接通后,他极速说了起来。于连听得明白,他说的是日语,应该是来这个度假的RB人。不一会儿,他挂断电话将手机递回给于连,鞠躬道:“真的谢谢你,我叫做暮野四合,是RB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于连,不用客气。”

“于桑,真的很感谢。”

暮野四合不住道谢,等了一会儿,从一旁绿道走来一个抱着婴儿的小个子女人,她一见到暮野四合便快速冲上前去,抱着他不停的说着担心的话,暮野四合则是安慰着她。她怀中婴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于连,嘴边还挂着一串亮晶晶的口水,在夕阳照射下微微发红,甚是可爱。

“于桑,这是我的夫人,她的名字是彤云向晚。”暮野四合安慰罢妻子,便向她介绍于连。

彤云向晚听说他是借自己丈夫手机的人,向于连鞠躬道:“阿里噶多。”

于连看过不少RB动漫,知道她是在道谢,嘴上连连说:“没事没事。”心中却觉得这两人实在有些过于礼貌,自己只是借一个手机,他们不住道谢,反而弄的自己不自在。

暮野四合待妻子道过谢,搂着妻子辞别于连往前走去,两人边走边说话,女人将头靠在暮野身上,看得出来两人十分甜蜜,应该是一对恩爱夫妻。

他们走远后,于连用手机查过最近的慈善机构,与文竹一起往那里走去,过了半小时,两人走到外面,慈善机构早已关门,文竹便在外面报刊亭买了张当地报纸,将那些钱用纸包了,塞进慈善堂前的捐赠箱里。

做完这一切,两人便不再停留,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天色慢慢暗了下来,两人到了排队叫出租车的地方,坐上出租车叫司机一路往码头走去。

车子平稳开到码头,他们买过票上了船,晃晃悠悠往海对面开去,不到一小时,船靠岸后,他们下了船打了个车直奔酒店。

到酒店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白泽和巴布巴普还没有回来,应该是事项繁琐,于连也无心过问,回到了自己房间。

打开门时,于连发现床上的山狸竟然还在睡觉,早上于连离开时它便在睡,若是中途没醒的话,它应该是睡了十多个小时。于连慢慢坐在床边,俯身去看山狸,见它双目闭着,肚子一起一伏,煞是小巧可爱,忍不住摸了摸它的头。山狸耳朵动了动,睁开眼一看是他,张嘴叫了一声,打了个哈欠起身,往外面看了一眼,见到了晚上,它舔了舔手上的毛偏头看着于连。

于连知道山狸一般都是晚上出去活动,替它打开了门说:“你要出去吗?”

山狸看了一眼于连,蹲了下来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叫了声。

于连有些懵,问道:“怎么了?”

山狸将眼睛转到他的胸前,用尾巴轻轻扫了一下他前胸的衣服,一根极细白色的毛落了下来,若不是仔细看,于连绝不会注意到。但他仍是不明白,拍了拍前胸道:“这是白猫的毛,应该是白天留下的。”

山狸的眼睛眯了一下,猛地跳在于连肩上,在他头上拍了一下,于连便觉得后脑一痛,回头看去,山狸手上抓着一把头发放开,仍其飘在空中。

“哎哟。”于连轻声痛呼一声道:“到底怎么了,你打我干嘛?”

山狸尾巴动了动,将于连衣服下摆勾起慢慢往上提,露出他这具身体结实的肌肉,还不等于连再问,山狸尾巴已经将他的衣服提到了脖子处,再用爪子轻轻一划,这件衣服便裂成两半,完全不能穿了。

于连这时有些明白了,山狸应该是看到他身上有别的猫毛,知道他白天抱过其他猫,于是心中不喜,便将他的衣服划破。他想明白后也愣了一下,难道这只山狸还会吃醋?一念至此,赶紧摇摇头,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驱散,又把身上衣服脱下扔在地上,向着山狸道:“现在好了吗?”

山狸跳下了他的肩膀,坐在床上看着他点点头。于连心中惊奇,却也捉摸不透这山狸的脾气,只得低声道:“好了,那我去洗澡了。”

他见山狸没有任何表示,小心转头要去卫生间,刚动一步就觉得腰间一痛,低头看去,白皙的腰上突然出现一道浅浅的爪痕,明显是山狸刚刚划的,他便不敢再动,坐在山狸的对面说:“等会儿再洗,等会儿再洗——到底怎么了?”

山狸只是看着他,既不张嘴也不动。于连摸不透它的意思,也怕自己再乱动惹的它不喜欢,一时间僵在了原地,一人一山狸默默对视着。

坐了一会儿后,于连被它眼睛盯得有些受不了,又不知哪里惹到它,坐立不安。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于连暗道救星来了,忙笑着对山狸说:“有人敲门,可能是白泽回来了,我去开下门哈。”

说着起身打开门,外面是文竹。她看到于连没穿衣服,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神色,淡淡道:“白泽说他和巴布巴普今晚暂时不回来了,让我们明天直接去接他。”

“好!”于连向文竹使着眼色道:“他有没有让山狸帮忙什么的?”

文竹奇怪的看着他说:“没有啊。”

于连“哦”了一声,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白天那个肉球还在吗?”

“在。”

“你有问过白泽怎么处置吗?”

“白泽说这已经没什么用了,让我们随便找个地方扔了便是。”文竹见于连不停朝自己打着眼色,稍稍偏头往他身后去看,见他床上那只山狸端端正正地坐着,地上则是白天他穿的衣服,已经碎成了两半,略一思索,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回头将那肉球拿过来说:“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太放心,要不要让山狸再看看?”

于连不住拿眼神感谢文竹,接过肉球转头朝山狸微笑道:“你看这个......”

山狸面无表情,尾巴在空中动了一下,忽然伸长许多,将他手上的肉球扫落在地,滚在一旁的墙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