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人间烟火气

一路乘船离岸,两人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踏上了另一方的土地,从码头口出来,不同颜色赌场的大巴等候于此处,人群分散,有的上了赌场的车,有的则去到另一个方向去找出租车。

文竹看了一眼手中的筹码,和于连上了其中一辆赌场的车,待人满后,车子摇摇晃晃向赌场开去,不久后车停下,车里的人全都下了车。

两人走到赌场门口,看着里面灯火辉煌的场景,即使今天是正月初一,但里面人来人往,丝毫不见少人。于连不由想起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和陈木了,停下脚步摇头向文竹说:“只是换个筹码,不用两个人都去,我可不可以在外面等你?”

文竹看了一眼他点点头,抬步往赌场走去。于连抱着一直睡觉的白猫坐在赌场前面的花坛边,看着大门发呆。那天在这见到的两个人都已经死了,那金碧辉煌的赌场大门在他眼中已变成吃人怪兽的巨嘴,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人们残留的理智。于连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背对大门,低头看起花来。

此时虽是冬天,但这座小岛气温仍不低,花坛里也盛开着鲜艳的花朵,于连正看的入迷间,忽然听到后面有两个声音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带着些无奈道:“我就押一百块也不行吗?赢了就松手,输了也无所谓啊。”

一个女声坚决的说:“不行!我本来就说不要来,你一定要来,看了就行了嘛,还想赌钱,别说一百块了,一块钱也不准。”

“在哪用不了一百块,就当我少抽一包烟了。”

“不行,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要真想去,自己回去吧,我走了。”

于连转过身去,见说话两人大概二十六七上下,男的身材高大挺拔,女的娇小可爱,两人穿着普通,看不出穷富,看样子刚从赌场出来,正往这边走来。那女的似乎有些生气,松开牵着男人的手便要走,被那男的一把抓过揽在怀中道:“我错了姑奶奶,不压了成不?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可以吧?”

女人喜笑颜开,在男人脸上亲了一下,提着裙子转了一个圈道:“这里这么多好玩好看的,干嘛非得去赌场,你看后面的铁塔,赶紧给我拍个照。”

男人拿出手机拍了几张,女人接过看了看,生气的道:“你看你拍的什么啊,算了,你这技术一辈子都不会进步了,我自个儿拍算了。”

他们的口音不是当地人,更像是北方的口音,应该是过年没有回家,趁着假期在各地游玩的情侣。女人自拍了几张照片后,满意的点点头,回头看了眼身后仿造的缩小版埃菲尔铁塔,拉过男人,将手伸长拍了几张,又觉得不太满意,东张西望了一阵,忽然看到了于连,朝这边跑了过来,她走到近前才发现于连膝上有一只白猫,惊喜地蹲下身子问道:“你好,我能摸一下你的猫吗?”

于连笑道:“当然可以。”说罢将白猫递给了女人。

女人小心接过,爱不释手地摸了几下,白猫也醒了过来,抬眼见换了一人,叫了一声后看清是一个清秀的女生,便又闭上了眼睛,任由她抚摸。

女人摸了一阵,忽地拍了拍脑袋,拉过站在一旁的男人看着于连说:“小哥,可以麻烦你给我们拍张照片吗?”

于连点点头接过手机,等两人摆好造型,退了几步使他们全身出现在画面中后,调整了一下亮度,给两人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又换了几个角度拍了几张。女人拿过手机惊喜的感谢了一阵,依依不舍地将白猫还给于连,拉着男人便要赶赴下一个地方。

那白猫在女人怀中待了一会儿,再回到于连手中,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它站了起来,还没等于连说话,它便跳在地上往他们跑去。女人本来牵着男人的手看着风景,忽然觉得裙子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回头看去,白猫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那个年轻人跑了过来说:“这只猫好像有点舍不得你。”

女人见这白猫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闪个不停,蹲下身子将它抱了起来,用脸蹭着它的头,也甚为不舍。一旁的男人有些尴尬的对于连说:“对不起,我女朋友特别喜欢猫猫狗狗的,一直没找到机会养......”

于连摇头笑道:“没关系。”他见这猫也很是喜欢女人,想了想说:“要不然你们就收养这只猫吧。”

女人惊喜的说:“可以吗?”

“没事的。”

“可是这不是你的吗,你舍得吗?”

于连笑了笑道:“它不是我养的,是我一个......朋友养的,他现在养不了了,我本来就打算给它找一个下家,既然和你们这么有缘,索性让你们收养,免得它沦落街头。”

“真的太谢谢了,这么漂亮的猫你朋友为什么不养了?”

于连平静的说道:“他......赌博输光了钱,跳楼自杀了。”

女人“啊”了一声,看了一眼颇不自在的男人一眼,不住地感谢于连。那白猫将头埋在她怀中,睁开眼睛看着于连,两边的胡子无风自动,它舔了舔嘴唇,似乎是在感谢于连。

女人感谢完于连后,抱着白猫欢天喜地地走了。于连走回原地,想起白猫以后的生活应该会很好过,再怎么样也比居无定所的自己强,摇摇头笑着看天,这边的天空很蓝,犹如它的眼睛一样。

不多时,文竹从赌场换钱出来,见他怀中白猫不在,也没有多问,只是与他往前走到路边,准备叫辆出租车回码头。

等候之时,于连看着周边的几个赌场,问文竹道:“你换的那些钱还是要捐出去吗?”

“自然。”文竹回道:“这些钱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东西。”

于连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指着远处的大桥道:“我来这里几次,从来只是在赌场周围,听说大三巴牌坊在桥那边,今天时间还早,我们过去看看好吗?”

文竹顺着他的手看去,默默点了点头。正好这时来了一辆出租车,两人招手叫停后,叫过司机一路过了大桥,往对面开去。

到了闹市区时,车子再开不进,司机向两人指明方向后,两人便下了车再看,这边与桥那边的景色完全不同,楼房很高且密,街道也较窄,两边商铺林立,此时游客甚多。

商铺中虽有关门过节的,但也有许多开着门的,他们在自家店前挂上了大红灯笼,街道两边也有不少游客驻足观赏,到处一片祥和。

两人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普通话,转头去看,原来是一家粤菜馆对外的电视里正在重播昨晚的春节联欢晚会,外面有不少游客站在店外观看,店家顺便兜售自家菜肴。

一对夫妻抱着自家小孩,那小孩手中拿着两根烤串,嘴边沾了不少辣椒,眼睛却看着店中琳琅满目的菜品,吵着要进去吃。

往前再走几步,便听到对面传来了震天的锣鼓声,人群分开时,于连才瞧见原来是一队舞狮队伍,敲锣打鼓顺着店铺走来,最前面的是一只全身批红的狮子,双眼炯炯有神,正闪个不停。周围人不住的拿手机去拍,只见那狮子朝前走了几步,忽然就地一滚,停在当先一家店铺前,在外面舞了一会儿,店主便笑呵呵地递上一封红包塞在狮子嘴中,狮子一口咬住,往上跳了跳,里面的演员便将红包接过塞入怀里,然后又跳了几下转到下一家去。于连看的有趣,也明白这是当地的习俗,待狮子走过后,看到许多游客也举着手机往前,看热闹的人群笑个不停,那给红包的店主向众人拱拱手,趁此机会邀请客人进店看一看。

再往前走不久,因大三巴牌坊是在高处,两人沿着街逛景不断往前,这周围多了不少花店,也有穿着教士袍的人分发些小礼物,劝导世人信主天威。于连从一家花店前经过时,见一个老奶奶正低头看花,旁边跟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正在玩着手机。老奶奶看起来七十多岁,头发花白,却流连于花店,不由吸引了于连的注意。

花店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见那老人看花,用粤语大声吆喝道:“呢个花好睇噶,买返屋企摆电视旁,林青霞都唔佢好睇了啦。”

老人挑了几朵白莲花并两只迎春花递给老板,老板接过看了看,用报纸包了起来大声道:“五只白莲,两只迎春,啊你真是好运,买到即是赚到,呢个花甘靓,仲靓过明星啦。”

于连被他奇怪的比喻惹的发笑,竖耳去听,那老奶奶却有些不满了:“咩意思啊,我都唔靓吗?”

她旁边的少女将迎春花从花枝上摘下一朵,插在老人花白的头发上,拍手笑道:“嫲嫲你好靓啊。”

花店老板也大笑道:“真的好靓,仲靓过好多后生仔啦。”

少女微笑着用手机扫过码付账,搀扶着老人慢慢走着,经过于连时,他吸了吸鼻子,虽只是一桥之隔,却连空气都不太一样。

桥那边的空气中弥漫着筹码的金属味,而这条人声鼎沸的大街上,除了一丝淡淡的迎春花香外,则是漫漫人间烟火的独特风味,犹如阳光照身,使于连都不由全身舒爽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