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身陨惊觉醒

在众人或鄙视,或嫌弃,或憎恶的眼神中,陈木呆滞的脸庞终于有了些变化,他面对着众人难以言喻的眼睛,忽然感到一阵恶心,俯身吐了几下。但因为这几天吃的东西不多,他只是吐出了一些黄色的胆汁。

这时Albert在他后面挥了挥手,刚刚支撑着他的印度人撤去双手,他整个身子像一只煮熟般的龙虾一样弯下去,然后缓缓往下倒去。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尝试着搀扶起他,人们只是冷漠的看着,没有人斥责他,也没有人可怜他。

沉默。

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于连能听到人们深藏在心底的愤怒,然而这种愤怒却连发泄的对象都没有。陈木已经形如枯槁,早已变成行尸走肉,再去骂他没有任何意义,人们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趴在小孩子尸体上痛哭的老人,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的硫磺味道,间或有人抬头看一眼,从这个地方看上去,天空显得很蓝。

“噔噔噔。”这是急促的脚步踏在楼梯上的声音。一个小孩分开众人走上前,于连认出他就是刚刚放焰火的孩子,他显然也看到了面前的情况,对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显得很是好奇,但他还是走上前,蹲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陈木,天真地问:“陈叔叔,小灵呢?”

陈木茫然地抬起头,然后又垂了下去,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楚面前是谁。

小孩见陈木不理会自己,撇了撇嘴,站起来往前看去,那个老奶奶正趴在陈小灵身上,小孩便走上前,变戏法般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焰火,在陈小灵紧闭的眼前摆了摆,仰起头道:“你看,这是什么。”

没有人回应。

老奶奶将他推开,抱起陈小灵的尸体,拒绝了别人好心的搀扶,艰难地走到陈木面前,冷漠的看着他说道:“我问你,小灵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昨天上午看他还好好的,他还在我家里吃了饭,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不可能是饿死的。”

陈木再次茫然地抬起了头,要垂下去时,被老人腾出一只手抓住头发。那刚刚上来的小孩惊讶的看着面前两人,默默躲到了一旁。

“回我的话。”老人的语气很平静,但里面透着不容有失的坚决。

陈木突然捂住了脸,全身开始抽搐,泪水从他的手缝中流了出来。

“这是他的手机。”Albert从突然消失又出现的印度人手上接过一个手机,弯腰抓过陈木的手指解锁之后面向众人说:“我看了一下,他手机里的全是这种东西。”

手机屏幕就像之前于连看见的一样,是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在摇着骰子,旁边还有下注的筹码,有见多识广的人便说道:“这是网上赌博平台。”

Albert点点头,朝说那话的人礼貌地道了声谢,将手机放回了陈木身上,站在一边不再说话。

老人忽然激动起来:“我不是让你带小灵去医院吗?你是不是没去?”

陈木没有说话,头几乎要垂到地上。

老人不再理会他,抱着陈小灵的尸体走回陈木的房间,众人跟着挤了过去,随着老人来到陈木的房前。老人在门前停了一下,看着门上的春联,伸手想要将其撕下来,但手伸到一半又止住,朝那“鴻运”两字吐了一口唾沫后走进了房间。

她在客厅看了看,看到凌乱的房间和茶几上满满的一次性饭盒,将陈小灵轻轻放在沙发上,把他的小手拿了起来,温柔地摩挲着他手上的淤青,在房中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然后又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众人随之走了进去,将这房间挤的水泄不通。老人在门口停住,注意到了破碎的相框和门把手上的丝丝血迹,她艰难地蹲了下去,摩挲着门把手闭着眼睛,不多时站起身来走出挤出人群中来到客厅。

那个小孩正站在沙发前对陈小灵说着话,老人走近一点,听到他说的是:“我和爸爸妈妈去的大陆过年,那里很热闹啊。你在干嘛?为什么还在睡觉,你醒醒啊。”他一边说话一边去推陈小灵的身体,老人抓过了他的手,脸上眼泪断线般地落了下来,围观的人群也沉默了下去。

那只被众人遗忘的白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纵身跳在沙发上一直去舔陈小灵的脸,不断地用头去蹭他的身子。

老人站了一会人后,拉着小孩的手往门外走了两步,忽然发现茶几上有一张纸,她拿过纸看了看,屋中人很多,光线并不好,许久老人才看清上面是什么。

拿着纸出门后,老人将其扔在了陈木的脸上,退回自己的房间,狠狠地关上了门。

Albert慢慢从地上捡起了那张纸,看清楚是合同后,他不引人注意的笑了笑,从口袋中拿出根笔,蹲在陈木面前轻轻说道:“陈先生,这份合同您还继续签吗?”

陈木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听不进任何声音了。

Albert拖着陈木的下巴,使他的眼睛直视着自己说:“您的孩子已经死去,这是我们也不希望看到的,但不管怎样,他的后事还是要办的,您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为他操办吗?”他的声音轻柔,犹如魔鬼般的低语:“只要你签了合同,您孩子的后事由我们负责操办,我们会为他办一个体面的葬礼,而且您还能得到剩下的一百万,用这些钱东山再起,不管怎么样,活着就还要希望。”

陈木听了他的话,慢慢抬起了头,眼中毫无光彩,嘴里慢慢动了动,Albert只能听到隐隐的呢喃,但是具体是什么听不清楚。Albert将头凑近了些,努力去听,最终听到了他的话:“我有罪,我该死,我有罪,我该死......”

Albert压抑住急切的心情,深吸一口气缓缓说:“也许吧,但是您孩子的尸体现在就躺在家里,总得要把他先安葬了吧。”他将笔打开,又掏出了一副红色的,制作精美的印泥放在地上打开,将其推到陈木的面前说:“只要签了这份合同,您就能得到一百万,您孩子的后事由我们全程操办......”他话说到一半,陈木已经从他的手中夺下了笔,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拇指按在印泥上,在自己的名字处狠狠按了下去。

人群起了一阵骚动,有人愤怒的骂道:“你他妈还是人吗?现在还想着赌。”

陈木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将合同签好之后递给了Albert。Albert压抑住内心的骚动,伸手去接合同,在触碰到合同的一瞬间,陈木猛地咬住了他的小拇指。

人群中响起了一阵惊呼声,那两个印度人赶紧上前想要扳开他的嘴,但陈木用尽了全身力气,双眼通红地盯着面前的Albert,犹如一只野兽。

两个印度人见他一直不松口,心中一急,分别捏住他的嘴巴用力扯,众人只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咀嚼声,陈木终于松了口。

Albert缩回了手一看,整个小拇指被他齐根咬下,血如喷泉一般往外冒出,他用衣服包住伤口,血很快浸透了衣服。他满头大汗地挥挥手,示意两人停下,然后面向陈木强,脸上抽搐,勉强笑了一下说:“您的一百万今天内会到账上,希望您尽快还上所有的欠款,否则您的房子就要归我们公司所有了。”说罢,他站了起来,叫过印度人,从人群中挤了出去,走下楼梯。

陈木看着他们下楼后站了起来,嘴里不停地在动着,血从嘴角慢慢流下。不一会儿张开嘴吐出一截细小的手指,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被他的举动惊吓到,见他满嘴鲜血,像是地狱恶鬼一般,纷纷退后了两步,不敢上前安抚。

于连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两步想要说些什么时,陈木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房间,爬过围栏跳了下去。

众人惊呼一声,再上前时已经来不及了。于连冲上前想要抓住陈木,但他动作太快太突然,等众人反应过来时,他身体已经在空中,如一只断线的风筝般落了下去。

于连趴在护栏上低头去看,陈木虽然离他越来越远,但他的脸却在于连脑中越来越清晰,在陈木落地的一瞬间,于连终于记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了。

那是一个多星期前,他还在赌场跟着王鹏时,一天出门散心,不仅看到了戴着眼镜的男人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还看到了一个被众人簇拥着的人意气风发地从赌场门口出来,那个人便是陈木。①

注①:详见二十七章,食人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