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心外无物

两人一路跟着白猫,从巷子中穿出,又绕着墙走了几十米,眼见到了一处围楼的面前。

从大门口进去,于连站在围楼中间往上看去,四面全是高耸的楼房,中间空着一块公共用地,许多小孩正在嬉戏打闹。楼房外墙因为时光流逝而变得斑驳,四面的窗户上晒洗着各色衣服。因是正月,有的门前也贴上了红色的春联,增添了一分节日的气氛,有人站在过道上相互拜年。

白猫走到空地中稍微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抬脚走进一栋楼,顺着楼梯爬到八楼,过到走廊上走了几米,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于连看着门口歪歪斜斜贴着一副春联,上面用稚嫩的笔写了一副极为常见的繁体四言春联:祥光滿眼,鴻運當頭。这一看便是小孩子刚写的毛笔字,于连也觉得可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只见右边的“祥光滿眼”写的歪歪扭扭,左边的“當頭”两字笔迹与右边一样,但那“鴻運”两字写的却是穹劲有力,与其他六个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写这字的人明显是有着较为深厚的毛笔功底。

于连想了想,可能是因为这家的大人让小孩写的春联,鴻運两字笔画太多,怕小孩写不好,因此大人自己写。一念至此,看了看文竹,指了指白猫低声问道:“它带我们来这干嘛?”

文竹没有说话,往地上看去,只见那猫左右看了看,这层楼两边住户没有人出来,只能听到左右两边家里的电视,以及下面空地上小孩子的玩闹和商家的宣传声响传上来。

那猫忽然纵身一跃,跳到门把手处,前爪勾住门把手,身子往下拉去。只听得嘎吱一声,门应声而开。它随即跳下把手,用头顶着门,将那门推到能容它走进的宽度,慢悠悠走了进去。

里面没有开灯,它所开的缝又很窄,于连站的角度只能隐约看到里面好像很空,其他便看不清楚了。那猫走到房中,见两人没有跟过来,停了下来转身叫了一声。

“这......我们难道要进去吗?”于连有些犹豫,朝两边看了看,对面楼同层房间中走出了一个老人,站在过道往下去看,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文竹想了想,敲了敲门,侧身静等,里面却一直没有传来回声。那猫见两人一直不进来,回身走了出来,咬着于连的鞋带往里面拖去,示意它进来。两人对视了一眼,文竹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到房间中,只见里面是两室一厅的布局,对着大门的墙上有一个电视正在播放着本地的新闻,电视对面则是一个大型的沙发,此时上面正躺着一个人,从头发上看应该是个男人。他的头靠在沙发边缘上躺着,手上拿着手机全神贯注的操作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进来了。

白猫领着两人走到房间后,松开了咬着于连鞋带的嘴,跑到沙发旁边,纵身跳到男人身上,对着他喵喵叫了两声。

男人这才从手机上移开视线,摸了摸那猫的毛发,用粤语说道:“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一直没看到你?”白猫只是喵喵叫个不停,用头去蹭男人的脸。

“那个,您好,不好意思,我......”于连见白猫的动作和男人的话,应该是这家的主人了,他们两人不告而进,要是被他叫来警察可不好,只好出声解释。

那男人听到有其他人的声音,像是受了一惊,从沙发上猛地坐起身来看着两人,声音颤抖的说:“你们......”他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对文竹多看了两眼,然后将头低了下去,叹了口气说:“就不能让我过个好年吗?”

这男人蓬头垢面,脸上胡渣很长,头发也很长,油的发亮,像是很久没有洗过一样。

于连看着他的脸只觉得有些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仓促间想不起来,听他说的话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解释道:“我是被那猫带着来的,没别的意思,对不起,我们这就退出去。”

“不用了。”男人又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面前的茶几上拿了一张纸走到于连面前,将纸递了过去,冷笑道:“正月初一上门,你们还真是良心公司。”

于连看着那纸上用中英文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扫到其中有“房屋转卖”几个字,落款处有着律师所的章以及一个名字“陈木”,名字上面还有一个鲜红的指纹。

“赶紧签字吧。”男人不耐烦地将纸继续举着,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不时看一眼,在上面点几下。

于连看到手机上有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正微笑着面对镜头操作着面前的骰子。她将骰子摇了摇,然后放在面前的桌子上,手在桌子上划了划,示意下注。手机屏幕上有花花绿绿许多小型筹码,从10到1000不等,桌上也有不同的下注方式,侧面的小屏上则是之前开出的骰子点数,上方不时有消息飘过:“金沙赌场新年钜惠,充1000送100现金,充的多送的多。”

男人此时压了十个一千的筹码在小上,想了想,又在“豹子”上放了一个一千的筹码,然后死死盯着面前的屏幕。

“你误会了,我是被你们家的猫带着回来的。”于连开口说道。

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将纸收了回来,此时还有二十秒便要开注,男人顾不得再说其他,全神贯注在手机上面。

于连退后一步,左右看了看厅中,只见墙上贴着些麦兜的画,沙发的角落里还有一个麦兜公仔,茶几上杂乱地放着许多白色的外卖盒,许多盒中的菜只吃了一半,还有许多饭粒散落在茶几上面,引得几只苍蝇盘旋其上。

这里的气味不太好闻,于连面向男人说:“把它送回来,我们也该走了,不好意思打扰了。”说着他就往门外要退出去,男人此时心思完全在手机上,根本没有注意他的动作。

两人退到门边时,白猫冲了过来咬住于连的鞋带,用力地往大厅里面的房间去拉,于连一时不知怎么办好,蹲下身子对那白猫说:“你也到家了,该放我们走了吧?”

那猫仍是不放嘴,硬要拉着他往里走。

文竹扫了一眼这房中的布局,冷冷打量着面前看手机的男人,眉头皱了起来,表情也变得阴沉起来。

“Yes!”男人握拳在空中挥了挥,面色瞬间变得通红,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就知道,这么多把都没来了,这把一定会来的!”男人激动地在屋中不停转圈,忽然想起房中还有两个人,便强行抑制下兴奋的心情,走到于连面前说:“你怎么回事,怎么还不走?”

于连赶紧站起身来说:“对不起,这猫一直咬着我的鞋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男人低头看了看,伸手去抱那猫,那猫却死死咬住,任凭他抱住也不松口。男人见它不松嘴,说:“要不然你先把它抱出去,等会儿它松口了再放它走吧。”

“可是......”于连还想再说,男人又低头看着手机,对面前两人不再理睬。

于连无奈,慢慢往外面退去,那猫仍死死咬住他的鞋子,即使身子被拖在地上也毫不松嘴。但它毕竟只是一只不到五斤的小猫,力气实在有限,于连稍稍用力,身子便半退到了门外,那猫见再也阻拦不住他,松开嘴飞快跑过大厅,站在里屋门前不停用身子去撞门,将那木门撞的咣咣作响,它仍不曾停下。

这时于连已经明白它的意思了,明显是想让他去看一下里屋的情况,只是里屋用的是门栓,任凭小猫如何用力,门也不动分毫,反而是它不停去撞,使得鼻子撞出血来,沾染在白毛上。

男人本来一直低着的头被它撞门的声音吸引过去,急忙看着它说:“别动,他正在睡觉呢。”

于连忍不住问道:“里屋有人在吗?”

男人低下头去看手机:“我儿子在里面,他前天感冒了,头晕一直在睡觉,我怕他出去受风,把门给栓上了。”

他话音刚落,一直没有说话的文竹忽然动了起来,她几步踏到门前,先是敲了敲门,见里面没有回应,她便将门锁打开走了进去,那白猫见她动作,高兴地叫了一声,也随后跟了上去。

然后,于连听到了白猫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声音尖利,犹如夜半山鹰狂呼,又好像白昼里平地一声炮响,将他的心震的一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