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鬼神之舞

纪录片播放完后,电视上重新播放起美白广告来。

几人沉默了下去。

这时,机场的广播里响起了催促的声音:白泽先生、于连先生、文竹女士,巴布巴普先生,您所乘坐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您带好随身物品,从一号登机口登机。

广播分别用粤语、国语、英语播放了一遍。

巴布巴普站了起来,径直往外面大门走去。

三人跟了上去。

出了机场大门,外面已经是晚上了,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巴布巴普走到广场上,面对着天空中的月亮跪了下去。广场上的其他人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巴布巴普跪了一会儿,起身跳起舞来。

这舞蹈极为癫狂,巴布巴普像发疯了一样跃到半空,又重重落下地面,围着一个灯柱边唱边跳边哭边唱歌,歌声凄厉而忧伤。广场上的人围了过来,有的还拿出手机拍照。

于连即使对各种舞蹈不甚了解,也能看出这几乎已经称不上是舞蹈了,而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

耳边听到有一个年轻人对他身边的女伴说:“这鬼佬应该是个youtober,想要走红吧?”

女伴说:“看起来不像,周围也没有人拿摄影机。”她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应该是美洲那边的印第安人跳的鬼神舞。”

“那是什么?”

“是原住民自创的舞蹈,也是边唱边跳边哭。我们老师在上课时候说过,当时的原住民被白人杀的都快灭绝了,里面有一个叫做苏族的部落想要通过这种仪式感动天神,让死者复生,让白人离开,让野牛重回大地。”

“切,怎么可能......”

两人看了一会儿,觉得没趣,拍了几张照片后便走了。

巴布巴普还在不停的跳着,直到精疲力竭,瘫坐在地上,不停地低声说着什么。

“天神,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白泽向于连和文竹翻译着他口中的话。

一个执勤警察走了过来,他分开众人上前,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巴布巴普说道:“先生,这里是公共区域,请你立刻起身,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我们......”旁观的人群看到警察来了,纷纷收起手机散了一大半。

文竹上前拦住了警察:“对不起,我和他是一起的,我们现在就走。”她往后看了一眼于连,于连反应过来,走上前拉了巴布巴普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于连,没有动。白泽见状,和于连一左一右扶着巴布巴普站了起来。

警察点点头看着几人:“你们注意一点。”说罢就走了。

于连和白泽将巴布巴普搀到一旁的长凳中坐下,剩下的一小半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也便走了。

广场上人来人往,门口的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为这座忙碌的城市增添了一丝年味。

巴布巴普看着白泽的眼睛开始说话。白泽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后点点头,转向于连和文竹说:“他想要去见一下那个女记者,我已经答应他了。”

“我也去。”文竹和于连同时说。

白泽点点头说:“还得重新办机票,得麻烦文竹了。”

文竹摇摇头没有说话,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让于连联想到了冷冰冰的雕像。

“今天是走不了了,看来要在这里过完年才能走,先回去吧。”白泽站起身来,带着巴布巴普往广场外走去。

几人走出机场后,叫过一辆车,勉强载着几人回到市区。到市区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街上人来人往,不少店铺都关门了,只剩一些西餐厅开着。随便进了一间餐厅吃过饭,文竹在手机上订了一个酒店的套房后,几人便在酒店先住了下去。

套房很大,价格也不便宜。于连注意到,无论是白泽还是文竹,他们好像从来就没有为钱这种事情担心,平时坐的航班也是商务舱,于连明确的记着,王鹏名下的所有资产都被文竹捐了出去,不知道他们的经济来源是什么。

巴布巴普本就精疲力竭,加上今天的回忆,支撑到酒店后就沉沉睡了过去,三人便坐在沙发上开始商量下一步。

白泽怀中抱着山狸轻轻的抚摸着,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他身上的事你们也已经大概全知道了,有什么看法吗?”

“相对于他今天所说的而言,上次在上谷中他说的更为重要。”文竹说:“常夕姐姐说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很奇特的力量,加上他身高体型的变化,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应该就是他当初喝下的天使血之后起的奇特反应。”

白泽看向于连。

于连张张嘴,半响才说:“他......”

白泽微笑着说:“没事,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的。”

“他所说的很大很大的河应该是印度洋,就是不清楚他是从非洲东海岸还是西海岸来的,至于他说的像我们一样的人,应该是国家在当地工作的人,他被一些人发现,因为某种原因发现他身上的不寻常,想要带回国内救治,结果在广西遭受车祸,被画......那卷轴发现,然后被常夕......姐姐带到山谷里。”于连摸了摸头说:“我大概就只能推测出这些来了。”

白泽点点头说:“已经很不错了。”他怀中的山狸站了起来,从他身上跳到了于连的怀中。

“要不要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和尚他们?”于连摸着山狸的毛问道。

“不用,等事情办完之后再说也不迟。”白泽说。

三人又讨论一阵,各自选了一个房间便去睡了。

于连抱着山狸走进房间,要将它放在床上时,山狸抬起头对着他叫了一声,声音软糯,听得于连心中一颤。

这间房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地球仪,平时应该是为了让住在这房间的家庭里的孩子玩的,于连走到地球仪面前,在上面找到非洲部分。他凑近前,仔细的查看上面的河流,想要找出巴布巴普跳进去的那条,但他说的太过模糊,于连并没有找到类似的大河。

他长久地站着,想起巴布巴普的经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从他的叙述中,于连大概推测他的部落本是在非洲中部盆地中,而他所说的树林,明显带着非洲雨林的特点。从平原到雨林,那是怎么一段崎岖坎坷的路程啊......

他放弃了寻找那条大河,用手在非洲中部画了一个虚拟的小圈,然后闭着眼睛想了起来。这个圈里生活着无数的珍奇野兽,它们繁衍生息,一直生活在这片大地上。于连仿佛能够看到成千上万皮角马在上面奔腾不休,一个小小的绿点就代表着广袤的土地与上面的生灵。这些生灵出生、死亡,或者被人捕杀,成为人类肚中的食物及身上的装饰品。

于连睁开了眼睛,他尽量不去想这些。

他手放在地球仪上,沿着非洲的海岸一路划到南海边,地图上仅仅几十厘米的距离,其中相隔何止上万公里。

于连从桌子前走开,抱着山狸,摸着它的毛,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天空,城市的灯光璀璨,使得天空中的星星晦涩不明,只有半轮明月清楚的挂在上面。

在这上面,到处藏着多少秘密?

在这之下,还有多少悲惨的事情不间断的在重演?

他又想起了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想起了站在岸边牵着妈妈手的小女孩,想起了另一个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轻缓的“喵”声叫醒了他,他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去,山狸在他怀中抬着头看着他,眼中透着隐隐的担忧。

于连笑了笑,摸了摸它的毛走回床边,低声道:“没事,我只是要慢慢熟悉而已。”他把山狸放在床中间,然后脱下衣裤,在浴室中好好洗了一个澡后回到了床上,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