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丛林部落

巴布巴普在树林中徘徊了许久,直到天色慢慢黑了下去。

他知道这里的晚上会有很多奇怪的动物,所以并不敢直接睡在树上。望了望四周,只有一棵棵大树和无处不在的树叶,它们的藤蔓从空中落下,就像一只只伸长的手臂。

他四处看了看,不远处有一棵枯死的树,他走了过去尝试着从里面的洞里钻进去,但他身材实在过于高大,只能将头伸进去,要把身子伸进去除非砍下来一块块扔进去,不然没有一点办法。

他退了出来想要爬上树去看一下,试了几次都爬不上去,刚刚才下过雨,这里的树又很大,他根本没有地方借力。好不容易跳起来趴在上面却动都不能动,稍微动一下便滑了下去摔在地上。

巴布巴普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笑,知道是那个女人在笑自己。他的听觉和视觉是周围几个部落中最好的,能听到很远地方的讲话声。从刚刚开始那个女人就跟着自己,巴布巴普能感觉到她没有恶意,而且她的皮肤是黑色的,也不会有白人那样的巫法。

他站了起来仔细看了看面前的树,它很大,巴布巴普两只手都抱不过来,而且上面全是青色的东西,异常的滑。抬头往上看去,从树根往上很长一段都没有树杈,直到顶上才分出许多树杈,密密麻麻的树叶遮盖了整片天空。

他有些气馁,这几天晚上都没有睡过觉,白天又在走路,每天都很累。他能抑制住一些睡意,可这么长时间实在有些受不了。站在原地想了想,刚刚那块大石头底下就很好,虽然又潮又冷,但不必淋雨了,想到这里就要回头走去,又想起刚刚遇到的女人,停下了脚步。

巴布巴普现在对任何生人都不相信,可是那个地方已经被她发现了,要是自己贸然过去,万一熟睡的时候被她叫人过来怎么办。他想起那些白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正要往前走去时,身子已经有些支撑不住,睡意也一阵阵袭来。咬了咬牙,他向后面喊了一声:“你出来吧。”

那女人没有出来,只是从树后伸出半个脑袋看着他。

巴布巴普举起双手显示自己没有带武器:“天神保佑,我对你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回到刚刚那块石头下睡觉。”

女人看到了他的动作,稍微有些放心,露出了整个脑袋。但她明显听不懂巴布巴普的话,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对他喊了两声。

巴布巴普努力听去,只是觉得她说的语言和那些白人完全不一样,自己只能听懂一两个字,可是又不确定是不是那个意思,说道:“我只是这里路过,不会到你们部落里去的。”

女人回了几句,巴布巴普这次一个字都没有听懂了。他的睡意已经越来越强烈,恨不得倒地就睡,此时也管不了许多,说了句我不会伤害你的之后就往后面走了去。那女人还是有些害怕,与他拉开距离远远地跟着他。

巴布巴普不再去管她,走了一会儿看到那块石头,心中一喜钻了进去。这石头虽然大,他的身材更大,身子勉强能缩在里面,腿却只能往外放了出去。他不知道那女人有没有懂他的意思,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他特意留了一个小小的位置,然后用一个较为舒服的姿势抱着腿睡了过去。

......

吉塔远远的看着那块大石头,她知道刚刚那个巨人就睡在石头底下。巨人说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懂,她之前让巨人往前面走就有睡的地方,巨人明显也没有听懂。

她抬头看了看天,上面茂密的树叶遮盖住了天空,只能透过其中的缝隙看到一丝星光。吉塔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先告诉族人,可当她动身的时候,天上忽然又下起了小雨。起先只是一两颗,然后猛地变大起来落在地上砸的树叶簌簌做响。吉塔连忙举起背上的网兜挡住,但这也无济于事,雨还是透过树叶落在了她的身上。

吉塔有些着急,刚刚她已经被雨淋过一次了,要是再被淋一次的话很可能就会生病。她想起自己生病的弟弟死前惨状就忍不住打寒噤,容不得多想,往前钻进了那块大石头下。

幸好还有一块小小的地方,吉塔心想。她抱着自己的脚不敢说话,生怕惹怒巨人一口吃掉自己,半边身子还在外面,巨人只要一动,自己立刻就跑。

但巨人睡的很熟,吉塔只能听到微微的呼吸声在雨声的间隙中响起。吉塔这才放下心来,将身子全都钻进了石头下面,头放在膝盖上看着外面的大雨。这大雨一直没停,吉塔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头一直往旁边偏,终于倒在巨人脚边睡了过去。

......

吉塔醒过来时,巨人正看着她。

吉塔连忙冲出石头,语无伦次的说:“你你你,想做什么?”

巴布巴普显然听不懂她的话,揉了揉脚走出去。天已经亮了,但太阳还没有出来,树林中到处都是雾气,巴布巴普之前从没有见过这是什么,他有些慌,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自己还是能看清脚下的路,也不辨认方向,低头往前走去。

走了两步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拉住,回头一看,那个小人抬头看着他,强自镇定的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回头走去,边走边看向巴布巴普,示意他跟上来。

巴布巴普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不该跟着她,可是他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抬脚往前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很远,雾气渐渐散去,太阳也升了起来,阳光透出树叶的间隙照在巴布巴普身上,让他感觉分外温暖。

那个小人带着他绕过许多棵大树之后,巴布巴普看到了几间矮小的房子,还有几个矮人正从里面出来,看到了他,吓得大叫起来。女矮人冲上前去让他们安静下来,然后带着巴布巴普走到一间房子外面,她敲了敲门,里面响起了一个声音,巴布巴普听到走路的声音。他往后看去,一群矮人跟在他后面,刻意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门吱呀打开,一个老矮人走了出来,他长的稍微高一点,但也只是勉强到巴布巴普的肚子。女矮人上前和他说了几句话,又指了指巴布巴普,那矮人看了看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吓到,只是不断的点头。等女矮人说完,他才向巴布巴普张口说了几句话,巴布巴普没有听懂。他见巴布巴普没有反应,又说了几句话,这次是另一种语言,巴布巴普仍然没有听懂。

那老矮人一连换了许多种语言,巴布巴普都没有听懂,等到老人有些累了,他才说道:“大地母神眷顾你们。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那老矮人立刻怔住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巴布巴普,张张嘴却说不出话。

巴布巴普知道他没听懂,笑了笑就要走,老矮人连忙说:“你从哪里来?哈维维酋长还好吗?”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的,显然是很久没有说过这种话,极不熟练。

但这不熟练的话几乎让巴布巴普晕了过去,在离部落不知道多远的地方,连天神和大地母神都不知道的人竟然会知道酋长的名字!他立马蹲了下来,引得后来的人纷纷退后。

“你是谁?为什么会认识酋长?”

老矮人也有些兴奋:“我叫奥塔本加,很多年前去过你们部落学会了你们的话,我还卖给你们酋长一把手电筒呢。”

巴布巴普想起酋长好像确实有提到过,但他万万想不到面前这个人真的和酋长有联系。长久以来的种种经历浮现眼前,心中一震坐到了地上呆呆的看着他。

老人连忙上前想扶起他,但他身材过于高大,老人再用力也搀扶不起:“你怎么了孩子?你们的酋长呢?”他往后看去,想看后面有没有人,入眼的只是不敢上前的本族人。

巴布巴普忽然痛苦地捂着脸,全身剧烈的抖动起来。老人看了看吉塔,让她拿些水过来,吉塔答应一声往后面跑去,不一会儿端过来一只盛满水的木碗,老人接过来碰了碰巴布巴普轻声说:“喝口水吧孩子。”

巴布巴普深吸一口气接过木碗一饮而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