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逃出生天

巴布巴普在草原上狂奔。

他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响起萦绕耳边,时而低吟时而高亢,都表达着同一个意思:“跑!”

夜晚辨不清方向,看不清道路,他只是往前跑着,后面隐隐约约听到哒哒哒的声音,像是木柴入火中时发出的啪啪声,虽是极小但让他毛骨悚然。

跑!

跑跑!

跑跑跑!

奔跑中,他脑海中浮现巴耶杂杂那张幼小纯净的脸,酋长那张沟壑纵横的脸,杂杂米儿那张怨恨的脸。一张张人脸汇集在一起,最后变成了哈米。她微微笑着,在虚空中伸出双手,巴布巴普伸出手去拥抱她,但终究还是扑了个空,脚上被什么东西绊住,向前摔了过去。

这一摔极重,将他扔过去很远,一直撞到一棵树才止住,那棵树被他一撞,树叶簌簌往下掉在他的脸上。

巴布巴普没有站起来,他躺在地上看着上面。银河若隐若现,将天空分成两边,月亮挂在正空中发出昏暗的光,他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那个躺在树上的夜里,而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就会起身回到部落,杂杂米儿正等着与他比试谁更先猎到野牛,胜者就能和哈米住在一起。之后,他们会放下所有的恩怨,一起在火光中跳舞,这既是为了向大地母神汇报自己的战果,也是为了祈求天神赐予他们更多的食物。他将会在狂欢中精疲力尽,沉沉睡去,第二天又会是全新的一天。

但可惜的是,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了。

巴布巴普想起那些全身白色的人,怒气顿时涌上心头。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诚心接待他们,给予他们最好的食物,甚至让他们与我们一起狂欢。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巴布巴普想不明白,当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如今回想他许多细节似乎已经记不清了。

他手上的那是什么?巴布巴普忘不掉那个小小的,精巧的黑色东西,它能发出天神的怒吼,毫不费力就能打穿大树。当他看到白人只是用那东西顶着族人们的脑袋动了一下手指,他们的眼睛立刻永远地闭了上去。在一种极大的不安和愤怒中,他慢慢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他将一个白人绊倒在地,伸手往他身上胡乱抓了一把之后跑了出去,后面的土地被击穿,泥土打到了他的脚上迫使他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去。

巴布巴普将手慢慢抬起放在眼前,透过昏暗的月光,他辨认出这是一片小小的类似树叶一样的东西,但它比树叶坚韧许多,即使是被紧张的他死死抓在手上,也没有一点要破的样子,只是被他的汗侵湿了些。巴布巴普将那东西放到眼睛中蒙住,这是他从部落中带出的唯一一件东西了,而可笑的是,这还是那些白人身上的东西。

脚上传来了一阵剧痛,也许是刚刚把腿给摔断了吧,巴布巴普并不去关心自己的腿,他将那东西从眼睛上拿了下来放在鼻子中闻了闻,只有一点点火气的味道,这让他再次想起了不久前和他一起生火的哈米。他艰难地抬起双手捂着脸,缓缓的流出了眼泪。

在非洲的旷野中,在这可能从没有人踏足过的原始草原上,一声极低的哭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但很快便被四周昆虫的叫声掩盖。

.......

巴布巴普被一阵巨大的声音吵醒。

他睁开眼时,毒辣的阳光照射在他身上,不远处一只野牛正在悠闲的吃草。

一辆不久前他见过的铁牛极速往前冲去,上面站着两个昨晚他曾经见过的白人,他们的手上拿着两只长长的木棍类的东西,警惕地看着四周。

巴布巴普心中本能的觉得有些危险,他屏住呼吸没有起身,幸好这里的草还很茂盛,将他高大的身子遮盖住没有被发现。

但那辆铁牛还是停了下来,巴布巴普拔开草看去。从上面跳下了一人,正用手中的木棍朝不远处吃草的野牛指着,巴布巴普耳边听到一声巨大的雷鸣,那头野牛往他这里跑了过来,没跑几步忽然摔了下去。巴布巴普离它已经不是很远了,能看到它侧身有一个巨大的洞不断的往外流着血,野牛的头往这边看来,它挣扎了几下想站起来,脚在地上蹬了几下扬起一阵尘土。

巴布巴普听到一阵笑声,那边拿着木棍的白人放下手中东西,大笑着往野牛那里跑过去,停在它身边看了看,然后用一个东西割开了它的喉咙,野牛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身子剧烈的动了几下,喉咙处的血飞洒了起来,有几滴飞的极远,落在了巴布巴普身边的草丛中。那个白人立刻往后退了几步,见野牛再也不动弹之后才上前费力地割下它的头。

巴布巴普看的清楚,他手中拿的那东西便是昨天那些白人送给自己的锋利到极致的......茅。巴布巴普暂且将之称为茅。

白人割下它的头后举了起来叫了两声,另一边传来一个声音,似乎在称赞他,拿着野牛头的白人朝那边跑了几步,忽然回头望着巴布巴普藏身的地方,眯着眼睛看了看那里几株像是被压住的草丛,正要上前查看时,那边又催促了一声,他回了一声快步跑了过去,爬上车将头扔在一边,车辆又往前极速开了过去。

等那辆车开出去很远之后,巴布巴普才缓缓站了起来。昨天摔断的腿此刻也不再疼痛,他慢慢走到野牛面前,它巨大的身体软绵绵躺在地上,血已经凝固不再流出,脖子处全是汇聚的苍蝇。他抬头望了望天,一只秃鹰在天上盘旋,只等他一走就下来啃食它的血肉。巴布巴普忽然感到一股极度的悲伤,他俯身摸了摸野牛的尸体,然后朝着那辆车开去的垂直方向走去不再回头。

从白天到黑夜,他一路往前走去。

若是走过牛羊汇聚的小河,他便慢慢绕过去,喝两口水之后就走,不去打扰它们宁静的生活。

若是走过水草丰盛的洼地,他便从地上找出些白蚁吃下,填饱了肚子之后快速走开。

若是走过枝繁叶茂的大树,他便爬上去休息一阵,不去惊扰树上的鸟儿,等力气恢复之后下树便走。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回去,他只是走着。

只是在这过程中,他一直死死地攥住手中的“树叶”,即使是睡觉也不愿放下。

他越走越远,四周景色也越来越奇怪:大树变的越来越多,每一棵树都比他曾经见过的高大许多倍,这些树哪里都是,环绕着他的周围。那些动物他也从没有见过,在树上跳来跳去的动物时不时出现在他的眼前。而且这里时不时就下几场雨,让他措手不及。

终于在一天傍晚,他在一块大石头下躲着今天的第四场雨时看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很矮的人,只有巴布巴普一半高,她背上背着一个东西正在找食物,忽然下起了大雨,立刻四处张望能躲雨的地方。巴布巴普心中祈祷她别过来,但她还是跑了过来钻进了石头下面。

一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到巴布巴普,她被这雨淋湿了身子,一进来就将背着的东西放在外面看着天空,嘴里嘟囔着什么。然后她便看到了一只脚正努力地往回缩,顺着脚往上看去,这才看到了巴布巴普,她立刻吓的大叫起来,不顾外面的雨跑了出去。

巴布巴普并没有去追她,她实在太小太矮了,而且手上也没有拿着那种木棍,他并不怕她。那人跑到外面一棵大树后躲着雨,偷偷张望。

雨慢慢停了下来,巴布巴普走了出去,那人立马将身子藏在树后不敢出来。巴布巴普把她刚刚放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朝那边扔了过去,然后往前走去。

赶快找一个能睡觉的地方,明天才能再赶路了。

那人从树后听到了声音,偷偷伸出头看,只见刚刚自己忘记的网兜被扔回到树下。往前面看去,巴布巴普的身影慢慢模糊。她呆了片刻,捡起网兜朝那边跑了过去,远远地跟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