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离悲欢

停车场里,于连抱起了山狸,摸了摸它的肚子,担心的面对白泽说:“它刚刚吃了什么,不会有事吧?”山狸看了一眼他,尾巴拂过他的脸。

白泽微笑道:“等会儿它会吐出来的。”

于连放下心来,看着白泽,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想问什么就问吧。”白泽仍然在笑。

“你刚刚说的魍魉......”

“就是你看到的东西,能蛊惑人心,《淮南子览冥训》说它不知所往,便是指其难以为人所知,迎合人的欲望。”

“那它怎么会出现在王鹏身上。”

白泽摇摇头:“我不知道。”

于连呆了呆,白泽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就过年了啊。”白泽轻轻叹了一口气,说罢走出了停车场,于连跟在他身后往外走时,被文竹叫住了。

她走到于连面前,将车钥匙递给他道:“这个你先收着,明天我再叫你,把这车卖了。”

“卖了?这辆车才买不到一天呢。”

“不然你想怎么样?”

“我......”于连说不出话来。

“这些东西我们带不走,也不能带走。”文竹看着他的眼睛说:“还有,你要记住,你和我一样,只能看,不能对他有任何同情。不管他当时是怎么选择,你都不能干预。我刚刚叫住你也是为了这件事。我们是来处理附在他心脏上的东西的,不是处理他。在他没有明确出现异常前,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即使他死在你面前,你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是我们的职责。你刚刚的行为已经有些越界了。”

“可......我也只是在白泽后面......”

“白泽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将事实说了出来,并给了他选择的权力,他完全可以自己选择。他要是选择一个月后死,白泽也会照做。”

“那后面的卷轴......”

“那是因为你的话对王鹏产生了影响,动摇了他的决心,所以白泽后面才给他看那卷轴。”

“我这也不是为他好嘛......”

“凭什么?”

于连愣了一下:“啊?”

“我说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是为他好。”文竹仍旧直视着他的眼睛。

“这不明摆着的嘛,他要是选择用完钱去死,那什么都没有了,他还年轻......”

“那管你什么事?”

“......”于连避开了她的眼睛。

“如果他得了癌症,生命只有一个月了,他可以用这三千万过自己最想过的生活,而因为你的劝阻,只能让他绝望的死去,还要承受病痛的折磨。如果他最后决定自己去死,把这三千万留给更加需要的人,救助更多的人怎么办。如果他选择了放弃这三千万,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穷困潦倒,生不如死的时候,他会不会怪你?”

于连被她这一长串的话直问的喘不过气来,诺诺道:“我......他......”

“我们只用处理自己的事情,其他的一概不用理会。如果刚刚他一直不做选择,那白泽会随机给他挑选一样,而不会去告诉他怎么选。这次你做错了。”

于连低下头去,他已经明白了文竹的意思,可这番看似有理有据的话里似乎潜藏着什么巨大的陷阱,于连一时想不明白,又迫于文竹强大的压力,只得默默点头。

“我知道你可能会有其他想法,但目前我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做的太多反而会有错。”文竹罕见的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于连见她第一次流露出相对负面的情绪:“不过万事万物都会变的,现在的世界看来已经变了。”

于连似乎从她的情绪中抓到了什么,那是和尚一直感慨的东西:“你感觉到了什么吗?”

文竹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我和你一样,只能粗浅的认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她将那几个筹码放进口袋,转身走出停车场。

于连默默在停车场呆了一会儿,直到怀中的山狸发出不耐烦的叫声后,于连才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睡下还不到四个小时,早上九点钟左右,文竹敲开了他的门说:“卖车。”

于连简单洗漱了一下,将山狸留在酒店的床上,跟着文竹出去。

“白泽他不去吗?”于连与文竹在酒店吃过早饭后,回到停车场里,于连坐在副驾驶上问道。

“白泽今天带着巴布巴普办手续,他要回去了。”文竹发动了车往外面开去。

“他那个部落不是已经被灭族了吗?”

文竹稳稳地握着方向盘,熟练地驾驶着这辆外形粗犷的越野车说道:“他说要回去安抚族人游荡的鬼魂,为他们跳舞祈求大地母神的怀抱,不然族人只会变成地上的枯草,而不是天上的星星。”

于连透过前车窗看向蔚蓝的天空,在它的下方,无数奇幻诡谲,生老死别,悲欢离合无时无刻不在发生。

两人开车到了车行,将这车卖了,因为是二手车的关系,虽然只隔了一天,却还是被砍了很多的价。那个车行经理奇怪的看着二人,本来还怀疑是两人偷来的车,但看到两人齐全的手续后还是放下心来,嘟囔道:“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钱的吗,昨天买的车,今天就卖了......”

卖车之后,两人又来到了交警所,将那辆跑车领了回来然后卖掉。拿着钱来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当地的办事处,匿名将那些钱都捐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后,已经是下午了。文竹和于连简单吃过饭,拦下一辆出租车开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门口时,白泽正抱着山狸和巴布巴普等在外面。巴布巴普知道自己快要回家,脸上万年不变的冰山表情也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保安站在一边,默默对比了一下他的身高,在心里惊叹了一下,上前说:“你好,几位是要出去吗?”

“是啊,回家过年。”白泽微笑着说。

“没有开车吗?”

“没有。”

“那你稍等一下,我们有专用车送你们去车站或者机场。而且这位先生,一般的车应该也坐不下吧。”他再次看了一眼巴布巴普咽了一口口水。

叫来一辆专用巴士后,几人坐上了车一路开向机场。

“你们也想去吗?”车上,白泽看着文竹和于连问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这山狸怎么办,它也要一起去吗?”于连有些担心,不知道国际航班能不能带宠物。

“自然是要去的。”

于连没有再问。

车子停在机场后,几人下了车,由白泽在前,巴布巴普在后,取过机票后,几人走进了候机大厅等候。

等待的时间内,于连看着机票,这是到内罗毕的航班,中途还需要转机。路途遥远,他起身活动了一下,看着机场内的电视消磨时间。

电视里播报着本地的新闻,明天就是除夕,各处张灯结彩,到处都是红火的节日氛围,这是于连以重生后的身份过的第一个节日。上个春节,他还和家人共处一室,现在却要在飞机上度过了。他虽然有些感慨,但还是看着电视上人们的笑脸微笑起来,即使经历了这么多事,他还是能感觉到世界的美好,并由衷的为幸福的人们高兴。

但接下来的新闻让他笑不出来了。

“今日清晨,公海中打捞出的男尸已经初步确定身份,系大陆一名陈姓游客。”画面切到一个海港,穿着救生服的打捞队围着一个被海水浸泡浮肿的尸体,一名警察接受着采访:“我们是从他随身带着的手机中确定身份的,初步断定是在赌场中输钱后,想不开而自杀的。”

画面切换成金碧辉煌的赌场大门,许多人来往不停。那是之前于连跟着王鹏呆了一周的赌场。

画面分成两边,左边是一对母女站在海边,看着忙碌的警察。女人的面无表情,眼睛看不出什么神采,女儿大概五六岁的样子,拉着妈妈的手说着什么。画面切近,可以听到那女孩问的是:“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

右边的画面是一个男人的相片,他三十余岁,戴着眼镜,面相儒雅。

于连霍然起身,引得其他人看了过来。

这人他见过!

王鹏当初抓了一把筹码给他。

是那个男人!

他走出赌场,然后借钱后折返了回去!

“就算我想要放弃,也已经来不及了。”

王鹏的声音忽然回荡在于连的耳边。

他颓然坐了回去,如果当初王鹏没有给他那一把筹码,他是不是就不会走上这条路?

一种难以言喻的巨大情感向他袭来,将他几乎震的不知所措。他呆呆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变化,久久无语。

新闻已经播报完,换成了广告。然后开始播放纪录片,一个女主持人正拿着话筒站在一处原始丛林里面,她用英语向镜头介绍,下面是她的名字和中文翻译:“在连续寻找了将近两年后,我们终于追寻到这个位于非洲丛林最深处的原始部落,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外来的人,从森林边缘搬进了深处。这是世界上发现的最新一只原始部落,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只。”

这个叫朱迪的主持人走到一个老人前,他的身材矮小,大概在一米三上下,脸上满是沟壑。画外音开始介绍:国际上将他们当做俾格米人的一只,他们普遍身材矮小,大多在一米三左右。现在,这位名叫奥塔本加的老人是部落中最年长的一位,朱迪惊喜的发现,本加老人竟然会英语......

纪录片还在介绍着,但于连却听不见声音了。不是因为电视关上了声音,而是那声音被一声惊恐的叫声遮盖住了。

于连转过头去,只见巴布巴普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手指着电视上的女主持人,口中发出尖利的叫声,听得于连心中一寒。他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忽然眼前一闪,巴布巴普冲到了电视面前,指着上面的主持人,声嘶力竭地叫起来。

巴布巴普的声音引得众人纷纷围观,他们奇怪的看着这个高大的黑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中流出眼泪,粗犷的脸被哀伤所占据。

巡逻的保安走了过来,不知所措的说道:“先生,Sir....”很明显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白泽轻轻拦下了保安,走到巴布巴普面前看着他的眼睛。巴布巴普慢慢止住了叫声,却止不住眼泪,默默走回了座位,开始自言自语说起话来。

白泽坐在他身边,静静的听着他的话。良久之后,他看着文竹和于连,开始翻译巴布巴普的话。

这是巴布巴普那晚逃命后的故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