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难偿还

画面一直跟着少年。

这是在一个商场,少年带着女生闲逛。两人从一家服装店出来,少年手中提着两个包,里面装着刚买的衣服。他们依偎在一起,脸上全是甜蜜。经过一家甜品店时,店员正卖力地兜售着里面的商品,看到女生好奇张望,店员热情迎了上来说:“你好,可以进来看一下的,我们店里今天新出了大批甜品,很不错的。”

女生凑上玻璃橱柜,看着里面的蛋糕惊叹着,转向店员问道:“我可以拍照吗?”见店员点头后,女生拿出手机贴在玻璃上,对准其中一个草莓布丁拍照。

少年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眼中露出些犹豫,但还是走上前说道:“今天你生日,想吃什么我买给你。”

女生看着他笑道:“不用了,刚刚才买了衣服,花了那么多钱,都让你买便宜一点的了。”

“给你当然要买最好的。”

“留着钱去自考一个学校多好。”

少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笑道:“好了好了,天天说,我以后一定去考,你先看看想吃什么吧。”

女生挑来挑去,挑了一个最便宜的蛋挞,店员仍在微笑着,但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满,少年敏锐的看到了。

“买个贵一点的嘛。”少年笑容有些僵硬。

“没事的,我还要减肥呢。”

两人走出甜品店,那店员看着少年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少年透过玻璃看到了,但他没有回头理论,只是将手机握紧了些。

走出商场后,外面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女生抱着少年的手,看着来往人群,忽然对着迎面走来的一人喊道:“蔡老师,你也逛街吗?”

蔡老师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四十余岁的男人,他正与另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边走边交谈着,听到有人叫自己,凝神看去,笑道:“Eisen,你好。”他顺着Eisen抱着的手看到了少年,微笑道:“这位是......”

“这是我男朋友。”Eisen说。

蔡老师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翻少年,眼睛不自觉的眯了一下。

少年将手抽了出来。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梁老板,我们课题的经费就是他赞助的。”

梁老板年纪和蔡老师差不多大,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长的也很气派,他伸出手说:“你们老师向我提起过你,说你是有名的才女。”

Eisen握了一下他的手说:“才女不敢当,只要蔡老师不给我挂科就很好了。”

蔡老师笑了起来道:“别谦虚了,以后我们还和梁老板有很多合作,你们先认识一下也很好。”

梁老板也伸手握了一下少年,隐蔽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袋子笑道:“人家都说男才女貌,Eisen你是才貌双全,哈哈。”

少年低下头没有说话。三人交谈了一阵后,梁老板和蔡老师挥手走了。

女生又挽起了少年的手,她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怎么了,这是我课题老师,你以后要是自考我们学校,可以让他帮一下你的。”

少年恢复了笑脸,眼睛中却残留着些许落寞,微笑道:“没事的,走吧,去吃潮汕火锅,给你过生日。”

两人走远,画面停留了一阵,少年的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刚刚他们站着聊天的地方,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上看不出表情。

王鹏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卷轴,手慢慢垂下落在地上。

画面一转,还是少年打工的餐厅,但他的脸已经成熟了许多,脸上的稚气早已经消亡。此时他正坐在餐厅外面的椅子上,看着面前的旅游杂志发呆。厨师从餐厅出来抽烟,看到他后走上前拍了拍肩问道:“怎么了,一个人在这发什么愣?”

他回过神来,将杂志合上说:“没事,客人都走光了,我休息一下。”

厨房擦了一下汗,吐出口烟笑道:“最近几天一直看着你心不在焉的,在想些什么呢?”

他正要说话。一辆黑色越野车开了过来,越过停车的地方,几乎到了两人的面前才停下。厨师吓了一跳,正要破口大骂,从副驾驶走出一个女人,她歉意地朝两人鞠了一躬。厨师认出她是之前经常来店里的人,悻悻然走到一边,靠着墙抽烟看着两人。

他强自微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女人坐在他对面。相较之前,她身上少了些天真活泼,多了份成熟的女人的独特风韵,虽然看着只有二十多岁,脸上却带着沉稳和淡然,看着对面他的眼睛说:“我明天就要走了。”

他别过头说:“好啊,祝贺你。”

“你要对我说些什么吗?”

他沉默了许久,摇摇头。

女人叹了口气,从包中拿出了一张卡放在桌上说:“这是我自己赚的钱,密码是你的生日,你用这些钱学个什么东西吧,一直当服务员是很难的。”

他没有说话,抬头看了一眼女人后,转过头去看那辆车,依稀认出坐在主驾驶上的人是之前的梁老板。

女人在他对面坐着,两人长长无语。

良久之后,女人起身走去。她走的极慢,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似的,但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女人打开车门钻了进去。车子喇叭响了两声后退到街道上,向前疾驰开去。

厨师走回到他身边,吐出一口极长的烟后说:“算了,你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做服务员没有什么出路,你以后没什么事就进来跟着我学厨师,我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你。”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厨师将烟头扔在一边,摇头走进了餐厅。

他一个人在桌前坐着,忽然伸手将女人放在桌上的卡将扔进了垃圾箱。呆呆坐了好久之后,电话响了起来,是房东催他交房租。放下电话后,他又坐了一会,将那张卡从食物残渣中翻找出来,用清水冲洗了一遍后,蹲了下去,双手捂着脸,几颗眼泪从指缝中掉了下去,落在地上。

画面升高,将整个城市的全貌显现出来,然后锁定了一辆正在行驶的车。画面极速下降,可以看到车内的情景。刚刚的女人呆呆的看着来往的车流,旁边开车的梁老板笑着说:“这次去澳洲,那边我全都给你安排好了,到地方不用住学校,我在旁边给你租了一栋别墅......”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女人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将头转到一边,两行清泪从眼中落了下来,她的嘴里用很低的声音呢喃着什么,梁老板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女人擦干眼泪,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画面黑了下去。

梁老板没有听清楚女人的呢喃,但停车场的众人都听到了,那句话是:“为什么你不叫住我。”

众人沉默着。

画面过了一段时间才重新显现。

这次是在一个狭窄的房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中间用一层布隔着,两边还分别摆着一个上下床,空间逼仄。左边的上铺躺着一个青年,画面推进,可以看到他的脸,已经和现在的王鹏没什么两样了。此时他满面病容,不时咳一下,拿着一本书看着。

门打开,一个带着孩子的妇女走进房间的右边。那孩子看起来八九岁,戴着厚厚的眼镜,正在玩手机。妇女将手中的东西放进床底,从一旁摸出一个便桌立在孩子面前,收走她的手机说:“先把作业写完了再玩。”

那孩子吵着说:“不,我先把这把打完。”

妇女不依,将手机放在上铺孩子拿不到的地方。孩子立刻大哭起来:“我同学们都去打球,就我一个天天写作业,呜呜呜,我不写我不写。”

那妇女手忙脚乱地抹着她的眼泪说:“写完了再给你玩。”

孩子哭个不停,说什么都不听。

青年躺在床上,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天花板发呆。那边声音慢慢弱了下去,只能听到孩子低低的啜泣声。

天色暗了下去,一个年轻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躺在王鹏下铺闭着眼睛,不一会儿就发出了鼾声。

青年轻轻下床,但这震动还是将年轻人惊醒了,他张开眼不满地嘟囔了一声,转了个身头朝里睡去。

青年走出房间,来到楼下,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他捂着胸口上了地铁,挤在人群中,到了一个站时下车,慢慢挪动出了站台。从地铁口出去全是药店,青年走进了其中一家,不多时又走了出来。店员跟在后面叫道:“先生,我建议您去医院看一下......”青年没有理他,又走进了下一家药店,这次出来的更快,将这条街的药店走遍之后,青年又走回了地铁口。

在地铁口前不远,青年捂着胸口靠在墙上喘气,抬眼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舔了舔已经干裂的嘴唇。

画面升高了些,可以看到,在不远处的街角,一个满面沧桑的男人正偷偷看着青年。他的脸已经在画面上出现过许多次,因此众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青年的父亲。

男人看着青年,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向前走了两步后停了下来,站在原地许久。忽然伸手入怀,从怀中摸出一个钱包,快步跑到一旁的ATM机前取出了钱,将钱包塞得满满当当的。然后又跑回来,还好青年没有走,仍然靠着墙看天。

男人刚刚跑的太快,此时喘气不止,好一会儿才放平呼吸,戴上口罩和帽子,将钱包里的证件拿了出来,低着头往前走去。

经过青年身边时,他手一松,钱包掉下砸在青年的脚上,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一样,他快速走进地铁站,躲在站台后面望向这边。

青年感到脚面一动,低头捡起那钱包,打开一看,里面塞满了千元钞票。他立刻伸手想要叫,但面前人来人往,没有人往这边看一眼。青年放下了手看着钱包,缓缓将其放进口袋,回头走向药店。

躲在站台后的男人紧握着的拳头松开,看着青年走进一家药店后才坐了下去。他满头大汗,在来往行人奇怪的目光下哭的不能自已,泪水与汗水一齐落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