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楼中鬼

一连几天,王鹏都吃住在赌场,白天便在大厅中赌博,前前后后一共输了不知道多少,仿佛这钱不是自己的一样。

直到玩了一个星期,还有两天就要过年时,他才启程回去。

于连几人一直跟着他,见他要回去时才松了一口气,这几天一直在赌场中感受着其中氛围,看着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于连见过之前江刚的惨状,本以为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很强了,却还是忍受不住时而压抑,时而狂欢的氛围,有几次甚至要将手中的筹码全都下注,好不容易才忍住了。

坐在赌场免费提供的车上,看着后面富丽堂皇的大门,于连回望这一星期的生活,简直比与和尚去到哈市更为心力交瘁。他与之拼搏的不是现实中的人,也不是什么难以言明的东西,而是心中的欲望,将这股欲望压在心底是极为不易的。

车子开到码头,几人远远跟着王鹏上了船,一个小时后就到了香港。王鹏叫过一辆出租车回到酒店,几人跟在后面。回到酒店时是中午,临近过年,游客也少了许多,酒店中更显空旷。王鹏乘着电梯回到自己的房间,过了一个小时后换了套衣服又出来了。

这次只有于连和文竹两人跟着他,巴布巴普这几天心情不知怎么,时时显得烦躁不堪,白泽留在酒店中安抚着他。

从酒店出来,王鹏叫过一辆出租车,一直往中环开去,来到一家车行。经理认得他,热情的出来迎接。王鹏径直走进展台,在里面看了看,挑中了一辆越野车,要付钱时那经理有些为难的说:“王先生,您名下还有一辆车,这辆车暂时上不了牌照。”

“那你们派个人给我开车,我照样付车钱。”

“这......”

王鹏皱眉道:“怎么了,不可以吗?”

“可以倒是可以。”经理面露好奇之色低声道:“不过我私人有一个问题,当然,您也可以选择不回答。”

“问吧。”王鹏淡淡说。

“您上次买车还不到一个月,怎么现在又要买?”

王鹏笑了笑说:“我那辆车被警察拖走了,懒的去取,这几天就买辆新的算了。”

经理看了一眼那辆越野车将近百万的价格,心中感概了一下。他在这车行做了许多年,见过太多挥霍的人了,但面前这年轻人还是让他大开眼界。当下安排了一下,叫过店里的一名员工,陪着王鹏开车出去。

从车行开到兰桂坊,王鹏又在这里玩了整个下午,一边搂着一个女生回到车里,胡闹一番后才开回酒店。

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中,王鹏给了司机一些钱,让他自己打车回家,之后便坐在车里不动。于连与文竹这一天一直隐蔽地跟在他后面,已经疲惫不堪,见他迟迟没有下车,于连轻轻扭了一下脖子,发出了咯吱的骨头声。这种跟踪并不轻松,尤其是人家在享受,而他只是在一边看着的时候,看了一眼王鹏,他轻声问道:“他这些天花了多少钱你有算过吗?”

“在赌场输了将近三千万,这辆车一百多万,手表八十万,将近三千两百万。”文竹眼睛盯着王鹏说。

“他上次买的六合彩,扣掉税之后能有多少钱?”

“三千两百万。”

两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静静站在无人注意的到的角落。从下午直到夜晚,来往的车越来越少,到了晚上十二点半时,王鹏才从车上下来。他在停车场中看了一圈,整层楼只有零星几辆车,放下心来走到墙角跪了下去。

于连的心提了起来,忽然听到文竹极速说:“我去叫白泽,你在这等。”转头过去,只见到文竹脱下鞋子,穿着一双袜子踩在地上,向楼上跑去。他不敢多动,生怕惊扰了王鹏,屏住呼吸去看,王鹏见左右无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青色短刀,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刺向自己的胸膛,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在这空旷的停车场中更显得诡异莫名。

于连之前虽然在那张画上见过,但再见时仍然忍不住心惊胆颤,定下神去看,只见王鹏刀刺进胸口后,喘了几口气,双手握住刀柄使劲往下去拉,将胸膛剖开了一道极深极深的口子。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大,虽然尽力忍住,但其中的痛苦还是听得于连一阵牙酸。

和之前一样,仍然是没有血出来。王鹏歇了一会儿,左手拿着刀,右手伸进胸膛,在里面摸索一阵,再拿出来时,手中拿着一颗不断跳动着的心。

他将心放在地上,退后一步,对着那心不断磕头。一直磕到第七个头时,心脏忽然飞起,与他脑袋平齐,血管翘起变成两个角。王鹏如同没看见心脏的变化一样,不住地磕头。

空旷的停车场中响起了一声叹息。

于连还以为白泽来了,扫遍一圈,却没有发现除了两人之外的其他人影。

“为何你这么急?”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王鹏全身趴在地上,声音颤抖着说:“我......”他说不下去,只是不断磕头。

“你还记得吾与你如何约定否?”

“记得......”

“一亿如今也所剩不多,何苦至此啊。”

王鹏抬起头,目光茫然。

于连听着那声音从他前面传来,思索片刻后,得出一个让他心惊肉跳的结论:是那悬浮的心脏在说话。

那苍老声音继续道:“现在还有三千余万,何不用这些钱安稳度过下半辈子?”

王鹏停下磕头的动作,站起身来,缓缓说道:“不用多说,履行你的约定就好。既然我注定要下地狱,早晚又有什么分别。”

“这次你要多少?”

“剩下所有。”

那声音有些惊讶:“你当真想好了吗?用完了剩下的钱,你就得永远沉睡下去,二十年后再醒来,这段时间与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用一亿买二十年,值了。”

周围安静了下来,只能楼道口的呜呜声,像是有人在大哭,又像是有人在狂笑。

那是海风的声音。

一声低沉的叹息声响起,随后,那心脏道:“既然如此,你且跪下,明天去马场吧。”

王鹏跪了下去。

于连忽然感到肩头一沉,回头看去,白泽和文竹站在自己身后,沉默的看着面前的场景,那只山狸不知什么时候也跳上了肩膀,也看着王鹏那里,双目圆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连心中一喜,轻声说道:“你们来了?”

白泽与文竹点点头。

于连将刚刚看到的事说了一遍。白泽听完笑了笑,低声对于连说:“谢谢了。”随后看向半空中的心脏,面色凝重起来。

文竹悄悄拉了一下于连的衣角,凑到他耳边说:“站到后面来。”

于连退后一步,与文竹并肩而立。

这时,空中的心脏双边血管开始往外冒血,滴落在地上,使这空旷的停车场响起一声清脆的响声。王鹏将头趴的更低,眼睛往面前的地板上瞄去。那血滴落在地上,很快形成一个模糊的数字,似乎是“8”又似乎是“0”。

于连站的虽远,但看的很是清楚,再有一滴血滴下来,地上的数字就会变的更加清晰,结合之前心脏的话,那数字应该是明天赛马比赛的赢家,凝神去看,却觉得肩头一松,转头看去,肩膀上的山狸跳下地面,如离弦之箭一般,极速冲往王鹏所跪的地方。

王鹏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只觉得眼前一花,回过神来时再仔细查看,一只猫跃到半空将那心脏咬住,往前跑了几步,离着他十米左右远后停下,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在黑夜中发着如同宝石般绚丽的亮光。

王鹏之前做这仪式时从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惊慌失措,全身上下一个激灵,血都冷了下来。

风从停车场入口吹来,将地上的纸屑吹起,借着风力在空中忽上忽下地飞舞起来,它获得了新生,一只白色的蝴蝶轻轻抚过王鹏的面庞。但随着风力渐弱,纸屑飞到天花板上又落了下来,在地上飘了几下后停下,又变成了一团难看的纸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