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输无赢

只听得这歌声婉转凄苦,是一个女人在唱着悲歌。

于连手机亮起,拿起一看,是文竹发来的微信:“你听到了吗?”

于连回到:“听到了,应该是他在放歌。”

文竹没有再回信息,于连便将手机关上,靠着墙壁静静的听着,墙的那边的女声还在不停的唱着:“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看了心里都是你

忘了我是谁

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看的时候心里跳

看过以后眼泪垂。”

这首歌在墙那边一直没换,于连听着听着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于连被门外的敲门声惊醒,揉揉眼下床打开门看去,文竹站在门外说:“他出去了。”

“谁?”于连刚问出口立刻想到,只有王鹏出去她才会来找自己,立刻说:“等一下,我洗把脸就来。”冲到卫生间,将牙膏挤进嘴里,含上一口水在口中翻滚,又胡乱用水抹了一把脸,擦干后将水吐出来,抱着还在睡觉的山狸走出了房间。

两人下到停车场中,白泽正坐在一辆高大的越野车上等着二人,他们见状直接上车,巴布巴普坐在后面一言不发,车很快启动往外面开去。

出了酒店不远就看到了王鹏的跑车,白泽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这车从哪里搞的?”于连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才早上六点半,他睡下还不到五个小时,但困意全无,悄悄凑近文竹问道。

“不知道。”文竹的回答很简洁。

于连被她一句话堵死,只得悻悻然坐稳座位。车子一路开到港澳码头,王鹏将车随意停在路边,甚至连钥匙也没有拔下,直接下车往码头走去。那跑车停在路边,后面来的车只能绕着车开,有些被堵的车主一个劲的按喇叭。王鹏头也没回地走进码头,没去理会后面司机们的叫骂声。

白泽将车拐进一旁停车场,与几人一起下车,进到码头去,看到王鹏已经买好了票正要上船。文竹忙走到柜台,掏出几人的证件买了四张票,跟在王鹏身后也上了船。

等到人满之后,船晃晃悠悠向前开去,一个小时后就在澳门码头停下,王鹏挤在人群中下了船,与周围的人一起等着赌场来的免费巴士。不到五分钟,几辆不同赌场的巴士停在众人面前,王鹏走上面前那辆,白泽几人跟在他后面,很快来到赌场。

简单看过证件后,王鹏直接走进赌场。上了二楼,他去柜台换了大量筹码,用送的箱子装着筹码坐在一辆赌桌前,随手拿过一把黑色的筹码扔在牌桌上,拿起手机玩了起来。于连几人一直跟在他后面,巴布巴普因为身高过于扎眼,引得众人围观,王鹏却头也没回,看着面前几万块的筹码输掉,眼皮都没眨一下,又拿出一把随意扔在上面。

他玩的是最简单的骰子游戏,由美国总台远程开奖,然后第一时间被各个赌场接收,保证公平。这一把他压的单数,开出三四六一共十三点,荷官便将赌资双倍还给了他。

王鹏没有拿回来,仍然压着单,这次开奖又是单数,荷官从保险箱中取出筹码放回给他。王鹏仍然没动,赢得筹码就这么码在上面,自己玩着手机,看都没看一眼。但奇怪的事发生了,赌场一连开出七把,都是单牌,他面前的筹码已经码不下了。

周围人全都被吸引过来,在他身后密密麻麻围住,坐在他身边的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看的兴奋不已,简直比自己赢钱还要开心。他一开始放的筹码是八个,也就是八万,翻了七番后已经变成了一千零二十四万,王鹏玩着手机,像是根本没注意到许多人围着自己一样,任凭那些筹码放在上面不去动它们。

荷官额头冒出了些汗水,他也不是第一天做了,但这种赌法他却是第一次看到,一千多万怎么也不算是小数字,这人却看都没看一眼,就像不是他自己的钱一样。虽说客人输赢与自己无关,但面对这么多的筹码,他心中还是免不了激动。

这时,柜上挂着的电视又开始播放着最新的摇骰子视频,众人屏声凝气,齐齐抬头看向电视,赌场这一片全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老虎机旋转的声音,引得其他地方的赌客也好奇的看了过来。于连被这气势所感,一时竟也有些紧张起来,抬头望向那屏幕。只见上面的骰子被透明的玻璃摇了起来,慢慢停下了转动,三个数字分别是一、三、五,九个点,还是单数。

众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人群中爆发出巨大的声音,其他人甚至来不及计较自己的输赢,齐齐看向荷官。荷官被这么多人盯着,强自镇定下来,用传呼机叫来保安,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等保安离去后向王鹏微笑着用粤语说:“这位先生,我们柜台的筹码不够,我已经吩咐他去取了,请您稍等片刻。”

王鹏点点头放下手机,扫了一眼面前的筹码问道:“我赢了多少?”

荷官掏出手巾擦了擦汗说:“算上这把,您已经赢了两千零四十八万了。”注①。

“嗯。”王鹏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人,转向那戴着眼镜的男子说:“你为什么不跟着我押,跟着我也能赚不少吧?”

那男人何尝不想跟着他,但赌场中连开单双好几把并不罕见,他哪敢像王鹏那般玩,笑着说:“我只是随便玩玩,每天输赢最多一两千就走了,哪敢像你这么押?”

“随便玩玩吗?”王鹏沉吟了一下,忽然从面前的筹码中抓出了一把,也不看有多少,直接递给那男人说:“这些是我送你的,你想玩多少随便。”

男人呆住了:“这......这是真的?”王鹏手掌不大,这里面只有大概二三十个筹码,但换成钱却是二三十万。这大厅中面向大众,这人平时只压一两千,骤然被人送了二三十万在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然是真的,你要不要?”

“要要要!”男人小心接过他手中的筹码,数了一下,大概有三十个左右,这就是三十万港币啊,心中立刻狂跳起来,不停的道谢:“多谢多谢......”

“不用谢,不过要我说,你应该直接赌完嘛,反正随便挣来的钱,花掉也无所谓的。”

这时,保安已经提着保险箱到了这柜前,那荷官羡慕的看了一眼戴着眼镜的男人,平静了一下心情,将那些筹码换成水晶的百万筹码,小心翼翼的看着王鹏问:“先生,这里人太多了,您要不要跟着我上去二楼,那里是我们的贵宾桌。”

王鹏摇摇头:“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看着就行。”

他将那些筹码码在一起,放在单数那里,又坐了下去。周围有人立刻掏出各自的筹码,压在单数上面,但不敢像他那般全压。戴着眼镜的男人咬咬牙,拿出一半筹码也压在了单数上。

众人压定之后,一起抬头看着电视,还有三分钟就要开奖。

众人数着秒等,只见电视上玻璃罩里面的骰子开始转动起来,在上面转动了十几圈之后,骰子慢慢停了下来,众人止住呼吸看去,只见三个骰子分别是二、四、六,十二点,双。众人叹了一口气,来不及注意自己的筹码,齐齐看着王鹏。他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电视,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拿着箱子退了出去。

荷官愣了一下,他见过有人输钱之后大呼小叫,也有人强装镇定,甚至有人直接晕过去的,但这么淡定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小心翼翼收好筹码,看着王鹏离去的背影,他心道,今天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何止是他大开眼界,围观的众人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直等到王鹏走远,众人才相互交谈起来,他们脸上乏着红光,简直比看了一场限制级电影还要刺激。有人有心想要跟着王鹏,往前走了几步被巴布巴普挡住,绕过他再去追,哪里还能再看到王鹏的身影。

但他没看见,于连四人却是看的清楚,不远不近的跟在王鹏后面,看着他坐在一个百家乐的牌桌前,从箱子里拿出几个筹码。

这一天下来,王鹏几乎都是先赢后输,又去兑换了好几次百万筹码,于连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仅仅一天时间,他已经输了一千多万,赌场赠送的箱子也多了好几个,他却毫不在意,一直等到天色渐晚,到了晚上八点多钟,才起身往赌场外走去。

注①:一般来说,赌场对赢钱的客人会有抽水的,也就是从赢的钱里面拿走一些,但笔者毕竟没有连续中过那么多次。对抽水比率不甚了解,所以也就没有写了,希望读者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