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刁难

陈洁还是第一次被客人指着鼻子骂,刚刚心中累积的不满也爆发了出来,不卑不亢的说:“那位客人衣着整洁,是想要真正买东西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买的啰?”王鹏声音加大了些。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听到动静,从外面走了进来,抄着流利的粤语对王鹏说:“先生,我是这家店的店长,请问您有什么事?”

“你们店里的人狗眼看人低。”王鹏说。

店长安抚道:“您别生气。”他将陈洁拉到一边,低声问道:“咩问题?”

“他刚刚一进来就要戴那块劳力士,我给他戴了之后,他直接扔给我,差点就没接住。而且他一直要求戴店里最贵的表,我看他不像要买的样子,就没给他拿出来。”陈洁委屈的说:“店长,我没有看不起他......”

“好了,你站一边,我去和他说。”

店长微笑上前,看着王鹏说:“先生你好,我叫Kevin,您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老子不想听英文,说你中文名字。”

店长眼睛眯了一下:“我中文名叫梁文,我代我店员向您道歉。”

“我问你,你这里的表能不能让人戴?”

“当然可以。”

“那为什么我要戴的时候她不准?”王鹏指着陈洁说。

“不是不允许您戴,只是我们店里有的表是被人预订的,还有的是样品,所以不能拿出来,请您见谅。”

“好,那为什么同样的一块,他就能戴,我就不能戴?”王鹏指着那个抱着猫的男人说。

梁文看了一眼那人和他的猫,隐蔽的皱了一下眉,店员干什么吃的,宠物不能带进来都不知道吗?但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面向王鹏说:“可能那块表不适合您。”

“老子戴都没戴,怎么知道适不适合。”

梁文一时语塞,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位先生应该是有心要买的。”

“你怎么知道我买不买?”

梁文心中骂了一声自己,说这个岂不是被人抓把柄吗。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王鹏,他身上的衣服破旧,头发很油,脸也像是许多天没洗过一样,散发着微微的汗臭味,在这干净整洁的环境中显的分外刺眼。

梁文心中稍定,他做了店长几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却从没见过什么有钱人会穿成这样来买东西,仍旧微笑着说:“我们店里的手表都是瑞士来的,价格会稍高一点,可能不太适合您。商场一楼也有一家手表店,里面价格适中,您可以去那里看一看。”

王鹏声音增大了些叫道:“你什么意思?”

“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一个建议而已。”梁文说。

店里的其他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上前一步,故意朝着梁文说:“Kevin,呢个索仔故意找麻烦的,需不需我帮你叫保安了。”

“暂时不用。”梁文向那男人笑道:“多谢sevin哥。”

另外两个店员聚在一起,低着头轻声说到:“这年头真的什么人都有,看他这个样子肯定买不起的了。”

“嘘,小声点。要是我,一开始就不会让他进来。”

“是啊,也就是Moccia刚来没多久,什么都不懂。刚刚我还看到他戴着一块表拍照了。”

“我知道了,现在就有一些人,去到奢侈品店,拿个东西就拍照,然后发到脸书说是自己买的,骗一些小姑娘。”

“我看他就是这种。”

她们两个说话的声音虽小,但这店里人都很安静,说话声被所有人都听到了。梁文走上前问道:“先生,请问您刚刚是不是戴着我们店里的表拍照了?”

“管你屌事。”王鹏笑嘻嘻说道,他刚刚也听到了那两个店员的声音,却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是的,刚刚他拍完之后就把手表扔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说。”陈洁见周围的人都在看热闹,声音也大了一点。

“请您删除掉那张照片,我们店里是不允许拍照的。”

“是啊,买不起就别看,还要拍照,丢不丢人啊。”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说。

王鹏见众人一致指责自己,反而笑的更厉害了:“谁说我买不起?”他看着梁文说:“是你吗?”

梁文自然不会这么说,只是微笑着说:“您误会了,我们店里任何人都可以进来的,更不会对您有任何歧视,刚刚那位客人是我们店里的常客,我们不能剥夺他发表观点的权力。”

“你妈的,扯这么多,不就是觉得我买不起吗?”

“先生,请你说话文明一点,这里都是商务人士,如果您再不删除照片的话,那我只有报警了。”

“哈哈,报警,警察管这种小事吗?把刚刚那块表拿出来让我戴,我买下来。”

梁文愣了一下:“请您不要开玩笑,那块表价值几百万,您以后赚钱了再来,我们一定细心接待。”

“别废话,快拿出来。”

“哈哈,这个傻仔痴线了。”被叫做sevin的男人大笑起来,指着王鹏手中提着的衣服说:“你这些衣服在加连威买的吧,我想想,一件十几蚊,现在想要买几百万的表,真的是随口乱吹,kevin,叫警察吧。”

梁文点点头看着王鹏:“先生,对不起,请你稍等一下,我叫警察过来。”

王鹏笑眯眯的看着这两人,点点头说:“来吧。”

梁文拿出手机,刚刚打出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王鹏忽然从口袋中掏出钱包,拿出一张黑卡随手扔在柜台上一字字说:“我刚刚说了,把那块表包起来。”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转头看向柜台上的卡。

那卡通体黑色,上面是一个戴着头盔的男人。梁文认得这张卡,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只听到电话那头一直在说:“喂喂喂,咩问题?”

“没事了。”梁文挂断电话,表情僵在了脸上。他做了这么多年店长,自然是认得这卡是一张限量发行的黑金信用卡,用这卡的人非富即贵。

梁文的冷汗已经冒了出来,越是知道这卡的稀有,他心就越慌,虽然自己刚刚做的一切都符合规矩,但面前这人明显不按常理出牌,好像是故意让自己出丑一样。在心里骂了一声王鹏,梁文低声说:“不好意思,先生,刚刚我没认出您来,实在是万分抱歉。”

“没什么,不知者不怪嘛。”王鹏笑嘻嘻说道。

梁文抬头看了一眼王鹏,他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靠在柜台上打了个哈欠。梁文往周围看去,这些人就算不认得那张卡,此时看到自己的态度,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Sevin默默退后到人群中,其他人也朝一边看去,躲着他的视线,只有那个抱着猫的男人和他身后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迎着他的目光,他们三个刚刚什么话都没说,别人看热闹一致指责王鹏时,这三人只是在一旁看着。

“我说,你还要不要给我包起来的?”王鹏说。

“陈洁,赶紧给这位客人把刚刚那块表包起来。”梁文转向后面发愣的陈洁急声说,尴尬一过,他心中便高兴起来,不管这人到底什么心理,只要他买下那块表,自己就有的提成,这么一块表提成也能有六位数。

陈洁被他说了一声反应过来,啊了一声连忙走到那块柜台前,从里面拿出那块表细心包装好。

“等等。”王鹏走上前看着陈洁的眼睛说:“你刚刚碰了那块表是吗?”

陈洁茫然地点点头。

“那我不要了。”王鹏摇摇头说。

陈洁呆了一下,连声说:“我......我擦干净了......”

“我管你有没有擦干净,你碰过了我就不要了。”王鹏看着面前的陈洁,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一种报复性的快感从心中最深处冒出,几乎让他无法自拔。

陈洁简直要哭出来了。她自认刚刚所做都合乎规矩,也没有冒出一丝一毫瞧不起他的想法,为什么他会处处针对自己?

王鹏不再理她,他之前并不认识陈洁,更不会在乎她会不会出什么问题,随手拿过柜台上展示的一个手表直接戴上,将黑卡抛给梁文说:“我要这块表,你们店里臭的很,赶快刷完,我还得回去。”

梁文心中也如同吃了只苍蝇般难受,看了一眼呆呆站在原地的陈洁,吩咐一旁的店员把她拉到一边,自己赶紧刷了卡后递回给王鹏,这块表几十万,自己的提成自然也会少很多,但他已经不在乎这个了,只巴望着这个瘟神赶快走,最好是再也不要回来了。

王鹏接过卡,提着衣服走了出来,到门口时停了下来,转身对着大腹便便的男人说:“你叫sevin吧?什么狗屁名字,我看你手上戴的表也就十几万,装你妈呢,我随便挣点钱也比你一辈子赚的多得多。”

说完这句话,他大笑着走了出去,留着店里的几人面面相觑。

Sevin脸色渐渐变红,想要上前追去理论,却被梁文拉了下来:“别冲动,这种人应该是哪个富商的儿子,你要是惹到他,恐怕以后生意不好做。”

Sevin深吸了一口气,他做的是中介生意,服务的就是这些大富豪,对这种人是万万不敢得罪了,只得看着王鹏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那抱着猫的男人笑了笑,带着后面两个年轻人走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