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购物

王鹏将跑车停在地下车场,换上零钱去坐地铁。

从尖沙咀站金马伦道出口出去,再走上几分钟就到了加连威老道,这条街道上挂满了霓虹灯的招牌,两边是大量的药店与服装店。

时值下午,太阳已近落山,冬日的海风还吹不到这里,街上的人大多都只披着一件薄外套,熙熙攘攘地穿梭其中。

王鹏头发留的很长,他故意三天没洗,出门前还用油抹了些在上面,直落落垂下,油腻异常,在夕阳的照射下甚至能反光。他身上穿的衣服也是好几天没洗的,平时洗完澡用完擦身后甩在一边,今天才重新穿在上面,散发着微微的汗臭味。

他拿出钱包看了看,里面只有两张一百元港币,满意的点点头,故意往人群聚集处穿去。他这幅形象很像是很长时间没有出门的宅男,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谨慎,在药店门前看了几眼就走开了。

前面有许多人聚在一起,中间还传出歌声。王鹏立刻挤了上去,里面是两个人在卖唱。其中一人弹着吉他,另一人唱着歌,吉他盒摆在地上,上面有些零星的几张钱,旁边还有一个微信收款二维码。王鹏心思不在他们两人身上,他将身子紧紧贴在前面那个穿着西装,提着公文包围观的人背后,拍手叫道:“好!”

那唱歌的女生向他点点头,继续唱了起来。他感觉围着的人多了些,又往那人身上贴紧了些。那人刚刚下班,想着看会儿热闹就走,突然被人这么紧紧贴着,又闻到些酸臭味,奇怪的往后看去。王鹏见他看了过来,装作被人推了一下转头对后面人说:“别挤别挤。”他后面那人愣了愣,自己碰都没碰到他,离得还有不断一段距离,怎么会挤到他。

王鹏说完后对前面那人笑了笑:“对不住,后面人挤的我。”

那人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心中不适,往旁边动了动。

王鹏从钱包掏出一张港币,故意让那人看见,大声说:“唱的好。”然后往前走一步,将一百元扔在吉他盒里面。弹吉他的男生看了看他的油头,说了声谢谢。

王鹏用力鼓着掌,声音甚至盖过了女生唱歌的声音,引得周围人都皱起眉来。他却笑嘻嘻的看完女生唱完了一首歌,才晃晃悠悠走进了旁边的药店中。

一进药店,导购员便热情地迎上来,看到他的形象后停了下来,在离着他两米远的地方礼貌的问道:“你好,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王鹏像是没注意到她的动作一样,指着药架上的药大声问道:“这怎么卖?”

导购员看着他指的地方说:“这是蚬壳胃散,对胃痛很有效的,四十三一瓶。”

王鹏点着头:“给我拿两瓶吧。”他往旁边药架看去:“这个呢?”

“这是特效药,治疗风湿的。”导购员见他指的一瓶黄色包装的药瓶,心中有些高兴。这瓶药是进口药,价格很贵,卖出去自己也能有些提成。拿起那药瓶递给他说:“这是最新研发的,对一般风湿都很有效果......”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王鹏像是踩到了什么,重心不稳,往前摔倒。导购员连忙上前想要搀扶,被他一把抓住手臂,连带着两个人摔在地上。导购员整个身子趴在王鹏的上面,脸扑到他的油头里面,鼻边闻到一股酸臭味,慌忙站起身来不住道歉:“不好意思,我......”

王鹏也站了起来:“妈的,你就不能看着点吗?”

药店中其他人听到动静围了过来,店长上前问道:“这......怎么了?”

“怎么了?摔倒了你看不见?你们店里的店员干什么吃的,自己摔倒还要连累我。”王鹏骂骂咧咧的说。

导购员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刚刚明明就是他平地摔倒,自己上前去扶,却被他说成是连累到他,有心想要解释,看到店长一直向自己使眼色,便闭上了嘴。

“先生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忽,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算了,搞的老子好心情都没了,走了。”说着便往外面走去,那店长还跟在后面不停道歉。

王鹏走出店里后,在人群中穿梭,消失在店长的视野中。过了几分钟,他从一旁的拐角又走了回来,站在对面街上看去,只见刚刚那导购员低着头一脸委屈,店长耐心的在她面前说个不停,王鹏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开了。

转过这条街,映入眼帘的便全是服饰店了。这里卖的都是些便宜的衣服,王鹏用钱包中的一百元买了两件T恤,还剩下几十块,打车到了一个商场中,昂首走了进去。

这里与刚刚那条街不一样,卖的是品牌服饰和高档提包。王鹏在各家店都看了一眼,掠过有男店员的店面,在一家手表店前停住了。这店里只有三个女店员,两人正在想其他客人做介绍,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上来。她大概二十二三岁,胸前挂着一个铭牌,上面写着“陈洁”两个字,一旁还用小字标着英文“Moccia”。

“先生,请问你要看些什么?”陈洁微笑着说,浑身散发着独特的职业亲和力。

“随便看看。”王鹏没有理她,手中提着刚买的衣服,低头往柜台中看去。里面全是高档的手表,价格也很是昂贵。

陈洁微笑的在一旁介绍,隐蔽的扫了一眼王鹏。看他的扮相实在不像个有钱人,可能真的只是想进来看一下,但是开门做生意,什么人都会有,她只得继续介绍,心中却已经想着待会儿要吃什么的问题了。

“把这个拿出来看一下。”王鹏指着一块劳力士说。

陈洁愣了愣,这店里虽然偶尔会有像他这种人进来,可他们大多都只是靠近专柜看一眼,就被价格吓退,很少有人会让她拿出来。她有些为难,毕竟这块表价格很贵,一般人根本买不起,要是真拿出来出问题了,看他这个样子也肯定赔不起,但是不拿出来又不合规矩。

“我让你拿出来,我戴一下看看。”王鹏催促道。

陈洁没办法,只得小心翼翼地绕到里面,将那块表捧了出来,硬着头皮介绍说:“这是我们店里最贵重的之一,瑞士名表,表身采用的是......”

王鹏根本没听她说,拿着表对着灯光看了一眼,又想往表面哈气。陈洁赶紧止住他说:“对不起客人,你不能这样。”

“麻烦。”王鹏嘟囔一句,将表随便套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趁她不注意,拿出手机拍了个照片,又把表解下扔向陈洁说:“这表不太适合我手,给我换一个。”

陈洁接过他扔来的表,心几乎已经停止了跳动,额头上也冒出了些冷汗,赶紧拿着表仔细看了看,确认上面没有裂痕油污后,又用专门的布擦了一遍才放进柜子里,连店里不能拍照都忘记说了。

“先生,先生!请你不要这样了,这样是很危险的!”陈洁有些生气,刚刚那表要是自己没接住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她之前从没遇到过这种事,竟然有人会把这价值几百万的表随随便便扔出去,想到自己万一要是手滑没接住的后果,心中还狂跳不止。

王鹏却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头凑近透明的玻璃柜前,指着一块钻石表说:“把这块拿出来我戴一下。”

他指的那块表也是店里最贵重的之一,价格比刚刚的稍低一点,但也价值几百万。

陈洁哪里还敢拿出来,但又不好直接拒绝,只得扯了一个谎:“对不起,这块表是非卖品。”

王鹏看了看她,转到下一个柜台,又指着里面最贵的说:“那这块呢?”

“Reserved。”陈洁说,见王鹏有些不明白,补充道:“就是被人预订的意思。”

王鹏点点头,一连转了好几个柜台,要求将里面最贵的拿出来试戴一下,都被她给拒绝了,王鹏的眼睛眯了起来。

“这块呢?”

“对不起,这块是非卖品。”

“放你妈的屁。”王鹏突然骂出口,指着店里另一个抱着猫的顾客说:“他刚刚为什么能看,我就不能看?”

他这骂声很大,引得店里的其他人都看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