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白雪茫茫

接下来不管于连问什么,文竹都只是说:“你以后会知道的。”于连也很无奈,便不再问了,专心对付面前的肉来。

现在虽然也有自动炒菜机器,但大多数人都觉得用机器炒菜没有灵魂,基本上都是亲力亲为的。

于连拿出几个辣椒切开,锅中倒入油盐炒了几下,又把辣椒和肉放了下去,很快一盘辣椒炒肉便炒好了。

做完这盘菜,文竹让他帮忙打下手切菜,自己在灶前忙活了一阵,炒了好几个菜。又从外面拿进来几个酒坛子放在厨房,不多时,整个厨房全是酒菜的香味。

煮好最后一碗萝卜汤后,文竹将其余五人都叫了过来,摆好桌子,七个人将厨房坐的满满当当。于连挨着乞丐坐了下来,乞丐身上全是破烂和油腻,却没有一点臭味传出。他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尝了一下桌上的红烧肉,大呼好吃,又拿出一个碗满上酒一口喝下,长长呼出一口气,十分享受。

另外几人闻着菜香,也各自动起了筷子吃了起来。于连看着众人吃的正香,虽然肚中不饿,也低下头吃了起来。

众人吃了几口菜便放下筷子,拿起碗喝起酒来。于连看着那小孩也端起和自己脸一样大的碗,一口喝完,然后擦了擦嘴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土豆吃了下去。

“文竹做的菜越来越好吃了。”古装年轻男子笑着说。

“既是如此,那今天我们什么都别管了,直接喝醉吧。”乞丐说道。

“好!”“正是如此!”

众人一阵响应。

那道士忽然站起身来端着一碗酒吟道:“君不见黄河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于连感觉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看向自己,想起自己的遭遇,也有些伤感,拿起碗将面前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年轻男子哈哈大笑自夸道:“好!”喝下碗中酒坐了下去,用手敲着桌子轻轻唱起歌来:

“螽斯羽,诜诜兮。

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

宜尔子孙,绳绳兮......”

于连听不懂他唱的什么,只觉的曲调内中有股悲凉,一言不发地喝着酒。

道士大笑道:“唱的不好听!”

“不好听!”小孩嘻嘻附和。

“管他好不好听,我唱的高兴便是。”男子也笑道。

道士清了清嗓子,又唱了一首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他没唱几句又被乞丐打断,将一口酒灌进他的嘴里,眼神迷离的说:“别唱了,你这杯还没喝完呢。”

道士喝下他碗中的酒,看似也有些醉了,东倒西歪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大笑道:“好酒啊好酒。就是因为想喝这碗酒,我才觉得没白活那么多年!”

于连此时也喝了几碗酒了,感觉头重脚轻,抬头看去,桌上几人喝着酒大笑不已,只有坐在最外面紧挨着门的女人用小杯慢慢喝着酒,抬头面向于连的眼睛,微笑着举起酒杯。

于连借着酒劲直视着她的眼睛,看清楚了她的相貌,长相自是很美,大概三十岁的样子,明亮的眼睛仿佛能透过眼镜直指人心。便也端起酒杯,虚空向她举了举一饮而尽。

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之后,于连一头趴在桌子上,耳边还能迷迷糊糊听到其他人的歌声,就此睡去。

......

待到醒来时,于连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衣服裤子完整穿着。他坐了起来,头却没有以往酒醉时的疼痛。正想起身时,乞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将帽子摘了下去,露出蹭亮的光头微笑的看着于连:“醒了就起来,我们等会儿动身了。”

于连下了床问道:“去哪?”

“龙江。”

于连想起昨天那张纸,摸了摸口袋没有找见,问道:“去那里干嘛?”

“你忘记我说的了吗?带你去看看,你不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和尚看着他说。

于连这才想起之前看到的那张纸上写的关于吴粤的事情,问道:“可是......我怎么去啊?难道走过去吗,这里离HLJ可是有几千里路的。”

乞丐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东西交给他:“诺,你的。”

于连接过来一看,是一张身份证,上面有着他的相片和身份证号,地址则是一个从没听说的地方。

“办假证被抓到了可是要进去的,到时候更加说不清了。”

“谁说这是假的了,这真的不能再真了。”

“可是这上面的地址......”

“地址是真的,你也是真的。就算是当地公安局来查,这也是真的。”乞丐戴起了帽子就要走出去:“你来不来?人家早就走了,就我们两个在最后,我们去的最远还最迟走。”

于连赶紧跟上他的脚步来到外面,这是一间客厅和几个沙发,墙上挂着一个钟表。文竹正坐在其中一个沙发上玩着手机,见两人出来,她站起来拿着两张票递给二人说:“这是下午一点的飞机票,你们到那里应该是两点多。然后再坐车到吴粤那个地方应该得到六点多钟了。这个手机你拿着。”她拿一个全新的手机递给于连。

于连接过手机看去,里面已经下载好了微信和QQ,上面还显示着已经添加好的仅只一个的好友。和尚看了看表,已经是十二点了。他朝文竹笑着说:“你快毕业了吧?”

“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文竹回道。

乞丐点点头,朝于连挥了挥手,示意他跟着自己。

于连跟着乞丐往前走去,要转弯时回头看了一眼文竹,她正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自己。

两人往前一路走去,穿过许多房间,两边也慢慢从白墙变成石壁。走到尽头时,前后石壁各有三扇门,乞丐笑着说:“准备好。”

还没等于连回话,他将左边中间门打开,顺势把于连推了出去。

于连只觉得面前强光一闪,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身处在一间狭小的厕所里了。他忙往后看去,光洁的墙上哪里还有门的影子,正自愣神间,有人拍了拍门说:“你还要等多久?”于连听出这是乞丐的声音,连忙推开门走出去,看见乞丐已经换上了一身正常的衣服,戴着帽子看着自己。

于连忙指了指后面说:“刚刚怎么从这里出来的,我都......”

乞丐上前搭住他的肩:“你以后会明白的,赶紧走。”

两人从厕所出去,于连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愣了一会儿,看到大厅的门牌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机场里的厕所门前。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才过去不到一分钟,加上路上的时候,几乎是瞬间就从刚才的石壁到了这里。这时,于连才终于明白,现代科技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这是一种他暂时无法理解的力量,一种强大到无所不能的力量。

来不及多想,他就被乞丐拉着往前走,站在后面排起了队。不多时便等到了他们,于连浑浑噩噩地上了飞机,坐在椅子上看着周围,这才发现自己坐的是商务舱。

空姐操着职业的微笑让他系上安全带,又给了他一颗口香糖,嘱咐他不要乱动。于连看着旁边的乞丐气定神闲的享受着服务,索性也不去想那么多,往后一趟闭上了眼睛。

飞机飞到半空中时,于连才睁开眼睛往下看去,下面是层层起伏的白云,更下面的地面上,茫茫白雪覆盖着大地,犹如在地上披上了一件崭新的白衣。

于连左右看了看,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闭眼休息。他往乞丐那里靠了靠,低声问道:“我以后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叫你叫花子吧?”

乞丐微微笑道:“你叫我什么都可以。”见于连露出为难之色,他将帽子摘下来露出光洁的脑袋说:“要不然你就叫我和尚?”

于连忽然想起一个传说中的和尚来,再上下打量他的样子,越发觉得像了,正待要说,眼睛转了转,终究还是忍了下去,想了想说:“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乞丐打断他接下来要问的话:“你别问了,我懒得说。至于我们是谁,我只能告诉说,我们是巡查者。”

“巡查者?这是什么东西?”

“有些事与其让我现在告诉你,还不如让你自己去寻找答案,这样你才会相信,而不是无休止的质疑。”

于连张张嘴,终于还是没再说话。往窗外看去,城市与山川被白雪覆盖,地球蜿蜒的轮廓在他眼前慢慢浮现出来,世界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他连这具身体都是别人造的,眼下只能跟着旁边的和尚,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又是巡查者。

看了看座位前的显示屏,显示着下午两点多就能到,他便想到这次跟着和尚去做的事了。那叫做吴粤的人,他女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和自己一样的遭遇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