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再行

众人低头看纸,除了刚刚文竹写的两个地方之外,还有三个其他地方的。

有的是夜晚开车时惊见道路两边的车忽然消失,整条大道只剩自己一辆车在开着;有的是在医院看到了某种奇怪的灰雾,然后就有一个绝症病人在一天内恢复生机,而另一个健康的陪护人员则暴病而亡;还有一个更加离奇,那个叫田森的人整个身子飞在天空,只用了十分钟,便从浙江飞回了老家湖南。

“这个年看来是过不好了。”道士说道:“我去田森那里吧,飞在半空,嘿嘿。”他笑了笑看着和尚说:“你去哪?”

“医院。”和尚说。

“我去重庆,得赶紧去,别让那东西伤着小孩。”说话的是李子昂。

“那我去跟着开车那人吧。”常夕说。

剩下的只有香港了,白泽微笑的看向于连和文竹:“你们两个是留在这里还是跟着谁出去?”

他怀中的山狸抬起头看向于连,似乎有所期待。

于连看着山狸说:“我和你一起去香港吧。”

文竹也跟着说:“我也去。”

白泽点点头,他怀中山狸跳上桌子,走到于连面前轻轻叫了一声。于连将它抱了起来,慢慢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其实不仅仅是因为它,于连更多的是想知道那个王鹏更多的事情,他没来由的有一种预感,这次过后,自己应该什么都明白了。

众人分好地方后,和尚神情庄重的看向文竹道:“上次那依兰县的事,除了那家山里的人家之外,你还见到其他事没有?”

文竹好好回想了一下,斩钉截铁的说:“绝对没有其他事了。”

和尚叹出一口气看着众人:“上次我和于连将文竹纸上所言之事解决后,又在当地省会遇到另一件事,这才让我伤了些元气。照文竹所说,看来它也已经难以为继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白泽说:“确实有些麻烦,只能希望大家小心为上了。”

气氛压抑了下去,众人坐了会便各自出去准备了。于连刚想要回到自己房间,却被白泽叫住:“文竹,于连,你们和我来。”

三人走到“清”室前,白泽推开门,巴布巴普正呆坐在床上,听到有人进来也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脸上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于连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巴布巴普确实太惨了点。莫名其妙遇到一个天使带回去,却给部落招来致命的灾祸,整个部落只剩他一个人逃出来。非洲与中国,相隔何止万里,虽然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到的这里,但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言,一定是艰苦至极。

白泽站在他旁边,轻轻说了几句话。巴布巴普先是一愣,然后立刻转过头去,他个头极高,即使是坐着,也比白泽高了一点,急速的说了几句话,看到白泽点头后,他忽然站了起来望向天花板,眼睛似乎穿透了山谷,看到上面璀璨的天空,泪水也缓缓流了出来。

白泽向两人打了个手势,三人退了出去。

“我让他与我们一起走,然后送他回家。”

于连沉默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那山狸从刚刚一直跟着他,一进房间就跳到床上,窝在被子里躺下。于连有些哭笑不得,坐在床上说:“你不是一直跟着白泽吗?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山狸抬起头叫了一声又躺下,很快睡了过去。

于连脱下衣服,小心翼翼睡在它旁边,躺下去半响又坐了起来,摸了摸鼻子,想起之前文竹说过记录下来的话,决定今天先写些什么。轻轻翻身下床,在屋中找了一阵,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样式古朴的笔记本,他又找出了笔,就着幽暗的灯光,写下了第一篇“日记”。

“这是我从成年之后的第一篇日记,上次写还是在小学的时候。”于连停下了笔,心中想到,要写些什么呢?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全部记下来也很麻烦,挑重点的写吧。将自己在冰城的遭遇和巴布巴普的事粗略写了一遍,就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床上的山狸发出轻微的鼾声,它的肚子一直咕咕响个不停,和猫一样,于连看了一眼它,又把自己将要去的地方写到后面。

他继续提起笔:“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能向好的方向发展。还有,我在照镜子的时候总是会想,我到底是‘向前’还是‘于连’......”写到这里,于连停了下来,想了想又划掉了最后一句话,合上本子,慢慢走到床前躺下,很快就入睡了。

这一夜很快过去。

第二日早上,于连睡到自然醒,醒来时,梦中还残留着些许影像,仍是那棵孤独的树,最近做梦总是梦到。坐起身一看,山狸已经离开了床,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于连揉揉眼睛出门,白泽正坐在厅中看着报纸,山狸在他腿上躺着,见于连出来,白泽对他笑了笑。于连回了一个微笑,听到厨房声音,往里看去,文竹从里面端出四碗面条对于连说:“先去洗漱吧。”

等于连洗漱完,巴布巴普也坐到了桌子旁,白泽放下报纸打开电视,拿起筷子吃起面来。巴布巴普仍和之前一样,将面倒入嘴里嚼了嚼。

几人吃完后,白泽说:“文竹已经买好票了,其他人也相继走了,我们准备一下也走吧。”

于连低头吃面,他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睡过头,才导致白泽比其他人慢。

吃完后洗刷完,一行四人与那只山狸往过道那几间房间走去。

路上,于连悄悄问文竹:“巴布巴普怎么坐车?你有他的身份信息吗?”

文竹也压低声音说:“常夕姐姐已经准备好了,给他弄了一个非洲小国家的护照。”

“不会被发现吧,现在到处都是认别系统。”

“发现又怎么了,那是真的护照,又不是假的。我们的身份证都是她办的,你去坐飞机的时候有人拦你吗?”

于连想了想,自己当初和和尚坐飞机时,好像也没被警察查身份证的。

说话间就走到了几扇门前,白泽对着巴布巴普说了几句话,先推门进了最左边的一间,巴布巴普随后跟着他,于连将门打开时,两人已经不见了。知道他们现在应该是在机场的厕所里,站在门口看了一眼过道两边的房间,抬起头时又和文竹对视一眼,默默关上门。

强光一闪,于连再睁开眼睛时,已经身处明亮干净的厕所里了。按下冲水键走出去,外面有两人在解小手,听到声响回头看了一眼,混不在意的将两个脑袋凑近。于连听到其中一人说:“哎,你看见了吗?刚刚那黑人,有两米多高了吧。”

另一人点头:“嗯嗯,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最起码两米三,我觉得比姚明都要高。”

“你看到他上厕所没有?”

“没有,怎么了?”

“你说他那么高,那玩意儿是不是也......”

于连没有去听后面的内容,摇摇头走了出去,只听到后面传来低低的笑声。

厕所前面,巴布巴普和白泽正站在机场大厅中等着,文竹从旁边女厕所出来,四人走到登机口时,看着白泽怀里的山狸,于连突然想了起来,动物不是不能坐飞机吗?

白泽来到登机口,将手中机票递给验票员,微笑道:“这趟飞机快开了。”验票员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他接过白泽递来的四张机票,又抬头看了一眼巴布巴普,震惊的说:“你们是一起的吗?”

“是的。”

“这个......”验票员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将票盖上了章,看着白泽怀中的山狸说:“这只猫得托运,检疫证明办了吗?”

白泽将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办的各种证明递了过去,验票员接过看了看,又看着他怀中的山狸,皱眉说:“它怎么这么瘦,看着也不太像平常的猫,不会是保护动物吧。”

于连心咯噔了一下看向山狸,它浑身瘦小,浑身梅花斑点,确实与寻常家猫不太像。他之前在网上查过,知道山狸是保护动物,平常在街面上的人认得的不多,这机场的海关是专门人员,一定认得,心中提了一口气。

白泽微笑着摸了摸山狸,它的身子便肥了一些,身上斑点也少了许多,看着与寻常的狸花猫相差不大。

“它就是一只普通的猫而已。”白泽说。

验票员怔了怔,将手中的票递给白泽说:“好了,办完托运就登机吧。”

白泽道了一声谢,抱着山狸往托运点走去。

于连跟在后面,走了几步转头看去,只见验票员喃喃说:“奇怪......”摇摇头接过其他旅客递来的票继续检查。

山狸似乎对自己现在的形象有些不满,又不敢发作,委屈的对着白泽叫了一声。白泽笑道:“好了,等到了地方再把你变回来。”山狸的胡子抖了两下,不甘地低下头去。

办理完托运,几人登上飞机,随着塔台调度完成,飞机起飞,一个多小时后在上海降落,然后转机飞到了香港。

到香港时已经是下午了,几人走出机场,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晃晃悠悠往铜锣湾开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