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秘画

山谷大厅里。

巴布巴普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他身子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倒下,还是强撑着继续说着:“我丢下了哈米和妈妈,一个人跑了......”

一滴眼泪从他眼中落了下来,砸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泪珠,他再也说不下去,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声音犹如非洲野牛的悲鸣,让在场的众人长久的沉默着。

于连被他所说的事深深震撼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巴布巴普说的应该不会有假,那么那具长着翅膀的尸体是什么就毋庸置疑了。在与和尚、道士等人的接触中,他慢慢接受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奇异事情存在,但此时听到死去天使的消息,他还是忍不住心惊胆颤。

巴布巴普哭了一会儿停下,站起身来回到“清”字房间,将门紧紧关上。

厅中的众人继续沉默着,良久,和尚才掏出了一根烟,打火机的声音将沉默打破后,他吸了一口烟,从嘴里吐出烟雾,眯着眼睛说:“看来,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

“西方的天使陨落,我们这边邪物频出,连一千年前的老怪物都能再次出山,还能坏到哪里去。”李子昂小小的身子往沙发上一靠,伸手摸去和尚的口袋要取一根烟,却被他挡住了。

“小孩子别抽烟。”和尚笑道,旋即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那边出事了,我们这边也不会平静,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难,得早做准备。”

“能做什么准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罢了。”道士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瓶酒,一口气喝了半瓶。

众人又沉默了一会儿,白泽站了起来说:“不管怎样,该做的事总要做的。世道再变,那些东西也不能出来。”其他人仍旧沉默着,互相看了两眼后,白泽悠悠叹了一口气,面向文竹说:“文竹,麻烦你带于连去看一下,我们在明室等你。”

文竹站起身来,冲着白泽点点头,碰了一下于连,示意他跟着自己。

于连将肩上的山狸拿了下来,将它递给白泽,与他的眼睛对视了一下后,于连转过头,跟着文竹走去。

沉默地跟在文竹后面,走进过道,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她打开门时,于连似乎闻到了硫磺的味道,里面的空气稍显混浊,她等了一会儿让气味慢慢消散了一些才走进去。文竹在墙上摸索了一阵打开灯后,于连才看清这房间布局。

房间不大,四面的墙壁雪白,正中放着个桌子,上面则是一个古香古色的箱子,旁边放着一支笔和一个笔记本,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文竹走到桌边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卷轴,缓缓铺开在桌子上。

于连走上前,他本以为这卷轴是一副古画,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白纸慢慢展开来。正要发问时,看到文竹忽然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然后将血滴在白纸上,如同一滴墨水滴在清水中,那滴血发散开去,将整片白纸都覆盖住了。

文竹收起手,从桌上拿过笔和笔记本认真的看着面前被血染红的白纸。忽然,白纸上的血翻腾起来,像是波涛的洪水般翻涌着,纸却纹丝未动。血慢慢变了颜色,白纸也由一片猩红变得五颜六色起来。

于连惊奇不已,凑上前去看,只见那画纸上的颜色变幻成高楼,底下是车水马龙街道,旁边还有许多行人散步,这明显是一个城市的广场。随着广场慢慢成型,画面也变得极为真实起来,如同电影一般,传出了噪杂的声响,里面不仅有汽车的喇叭,还有轻微的风声。于连甚至看到几个小孩正在广场中嬉闹,清晰的听到了他们欢快的吵闹声。于连不由愣住了,如果这是一个电子屏幕也就罢了,可刚刚他看的清楚,这本来只是一张白纸而已,怎么会在文竹滴了一滴血后,变成这样?

忍不住望向文竹就要发问,却被她用眼神止住,他只得闭上了嘴继续看去。

一个男人从旁边的楼中走了出来,他两只手分别搂着两个衣着暴露女生的腰,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轻轻的在女生的腰间上下抚摸。那两个女生被他摸的很痒,咯咯直笑,却不敢将他的手拨开。

三人走向停在路边的敞篷跑车,男人在两个女生脸上各亲了一口,笑嘻嘻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室内,从怀中掏出几张钱塞在女生的内衣里说:“后天我再来。”

一个女生赶紧将钱拿了出来,看了看周围娇嗔道:“王老板,这有人看着呢。”

男人没有理会周围神色各异的目光,哈哈大笑着开车向前。

画面随着男人的车不断变幻着,很快男人将车开到一栋大楼的地下停车室中,然后按下按钮收起敞篷,坐在车里一动不动。画面变得极快,周围不断有车辆开进开出,男人始终没有动一下。画面慢慢变暗,地下室的灯陆续打开。

于连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人是谁,他要干嘛?

文竹看出他的疑惑,仍旧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向画面中的一个角落。于连看了一眼,只见那是一面墙,上面挂着一个电子钟,上面不仅有当天时间,还有不断跳动的时刻。时间正在快速的流动,从14:30开始,男人一直坐了十个小时,直到00:30,男人才从车上走了下来。

停车场中已经很久没有车开进来了,男人走到停车场的角落站住。见左右无人,他忽然脱下衣服,露出光溜溜的上身,然后从裤子口袋中拿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胸膛。于连惊呼一声,文竹则神色如常。

于连并没有看到血流如注的可怕场景。匕首将男人的胸膛剖开,露出里面跳动着的肌肉纤维,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那男人咬了咬牙,又用匕首使劲划了一下,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将手伸进伤口里,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跳动着的心脏。

男人深吸一口气扔下匕首,忍住剧痛,把心脏放在地上,跪了下去对着心脏不住磕头。在磕完第五个头后,那心脏忽然跃到半空停下,竟长出了两个肉角来。男人继续磕头,脸上越发显得虔诚。那心脏两边的血管冒出些鲜血洒在地上,形成几个数字。男人凑上前去看,地上的数字是“8,9,14,15,18,24”。他面露狂喜之色,不住的磕头。

那心脏在空中停了一会儿后落在男人手中,男人拿着心脏塞进胸口后,那道可怖的伤口慢慢愈合,很快消失不见,只有男人光滑的皮肤尚存。

男人走回车里,发动车子开了出去,来到一处彩票站,向那老板掏出十块钱说道:“帮我买这几个数。”他一边拿出钱一边报号码,正是刚刚地上的数字。买好彩票后,男人将车到一家酒店开了一个房间,躺在了床上。画面变的很快,窗户外面慢慢出现日光,又从白天变成黑夜后,他才醒了过来,这一觉他睡了一天一夜。

一醒过来,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上面正播放着这一期的彩票开奖号码:“8,9,14,15,18,24。”男人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

画面慢慢聚焦在他上衣的口袋,然后从口袋进去层层推进到钱包,于连看到了钱包里有一张身份证,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出生日期,算起来他只比于连大两岁。

文竹打开笔记本,用笔在上面写下“王鹏”两个字。

画面逐渐升高,从兴奋的王鹏逐渐上升,从他所处的房间升高,像是一双眼睛穿透了房间和酒店,画面慢慢升高到半空,将城市的全貌显露了出来。

这个城市有一个世界著名的港口,于连以前在电影上无数次看到过。

维多利亚港。

画面忽然暗了下去,重新回到一片猩红。

文竹快速地用笔在纸上写着什么,于连站在旁边看去,她写的是:

“1月10日,香港。王鹏剖胸挖心,放置于地跪拜,其心飞至半空,先生肉角,后滴血于地,成六数字。鹏见之大喜,将心收回腹内,伤口赫然不见,车至彩票店买前之六数,千倍投之。后至酒店,一日夜后醒,则已中奖矣。”

于连还来不及赞叹,白纸上的画面又开始变幻,这次是在一个山村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