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聚

“为什么那家就能办,我们就不行?”台上主持人气愤的对赶来的警察说,他见下面围观人群不少,声音加大了些:“是不是人家给你们塞钱了?”

他所指的那家是对面马路商场里的一家内衣店,此刻他们也在办抽奖活动,几个保安正站在门口看热闹,他们两家店平日就有些不合,保安乐见其成。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人家是在商场里面,而且是与物业进行过协调的。他们老板不满那家店铺抢自家生意,便出主意在外面广场办一场所谓的内衣秀,外面围观者自然比室内要多很多的。只是现在被人举报,一时有些慌张,只得强词夺理。

警察对着主持人说:“人家在商场内办,我们管不到,我们也不收钱。我们不是不允许你们办,总得按规章制度来吧。”

主持人见围观的人又多了几个,眼睛一转,对着人群大声说:“我是‘身材好’内衣店的,这里有一场,商场里面也有一场,大家快去看。”

他说的内衣店是里面搞活动那间,想到自己被抓,不好向老板交代,索性将锅甩给竞争对手,让围观群众以为被抓的是其他店的。他这一手操作听得门口保安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指着他叫道:“你说啥子?自己被抓了还怪我们?”说着便要上前去揪住他,也不管旁边的警察了。

主持人见保安从对面过来,立刻大叫道:“打人了,保安打人了,警察不管啊!”

那保安到了台下反倒有些手足无措,刚刚靠近台边就听得那杀猪般的叫声,气愤难平,一时失了理智,两下爬上台就要去打,被一旁的警察拦住。主持人趁着这机会捡起一旁的话筒,大声叫道:“打死人了!”

警察气急,劈手夺下话筒厉声道:“你说啥子?哪里打死人了,不要乱说我给你讲。”

周围人群本来已经走远,看到台上乱象,纷纷靠近来看,人越聚越多,比之刚刚内衣秀时竟还要多许多人。商场中的人听到声音也挤出来看,一时间广场上人潮涌动,混乱至极。

于连手伸到一半,耳边听到有人喊“打死人了”,忍住没睁眼去看,入手却不是之前看好的绳带,而是一片柔软,且带着些弹性。他有些奇怪,难道这绳带还是橡皮的?不去再想,稍稍用力抓了一下,忽然听到一声轻呼。于连大吃一惊睁眼去看,只见那女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子,正侧向着自己,他手中所抓的也不是什么绳带,而是女生吹弹可破的腰间皮肤。

最近入冬,女生吃的有点多,腰间累积了一些肉,平时站着看不出来,但被他这么一抓,一坨小小的赘肉被他提了起来,显得有些突兀。

于连赶紧缩回了手,脸色更红,低着头说:“对不起,我.......我本来看准那个绳结的,不知道怎么就......就......”他声音越来越小,在嘈杂的人群中简直要听不见。

那山狸本来站在长椅上看着二人,见到于连这幅囧状,实在看不下去了,跳到他肩膀上给了他一巴掌。山狸手劲很大,扇的于连差点摔倒在地,好不容易稳住身子,仍然不住道歉。

“没事,我刚刚听到有人喊就转过身去看,没注意到你闭着眼睛,不怪你。”那女生反倒显得落落大方,毫不惺惺作态,看着他肩上的山狸好奇的说:“这只猫是你的吗?”

山狸听到她说自己是猫,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将尾巴朝着她。

“是的。”于连只得答道。

“好像挺聪明的。”女生见山狸像是极有灵性,忍不住伸手去摸。山狸虽是背对着她,身后却像是长着眼睛,尾巴将她的手扫开了。

“我帮你解开吧。”于连怕多生事端,伸手过去解开了那双翅膀,使其落在地上。

女生道了声谢解下他的衣服递给他。于连不急着接过衣服,看了一眼她长长的腿,立刻抬起头说:“你先穿着吧。”

女生低头看了一眼,笑着说:“我的衣服还在台下,刚刚没来得及拿。”

“嗯......”于连声音很小。

女生看向那边台上,警察带着主持人往警车走去,围观的群众也散去大半了。

“被警察看到了可能还得带回去做笔录,我现在没时间,后台那里人太多了,没时间换,所以就穿成这样了。总之,谢谢你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于连。”

“我叫杨雪衣,你在这等一下可以吗?我过去穿上衣服就回来还你的外套。”

“好。”于连答道。“这翅膀你还要吗?放地上被别人踩脏了......”

“不要了,这本来就是一次性的,待会儿我拿去扔了。”杨雪衣说完这句话,将他的外套披在身上就往台边走去,周围的人见没有什么好看的,便也离开了,只剩下于连一人站在原地。

看着杨雪衣消失在台后,于连心中还在跳个不停。杨雪衣既然能当上内衣模特,长的自是好看,而且举止得体,落落大方,丝毫没有扭捏作态,便反倒显得他有些手足无措。

捡起那双翅膀坐回椅子上,于连将山狸又抱了下来说:“就你一个吗?白泽他们呢?”

“我们在这里。”

于连站了起来,白泽、常夕和文竹三人正站在不远处,见于连看了过来,白泽微笑着上前几步。

“你们什么时候到的?”于连有些尴尬的说。

“刚刚和它一起来的。”白泽伸手接着跳过来的山狸,微笑着对着于连说:“只是一直没打扰你。”

于连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嘴巴动了几下说不出话来。

“走吧,该回去了。”白泽仍然微笑着。

于连嗯了一声,提着东西往前跑了几步,又猛地停下,看向那双翅膀。

“要不然你在这等那个女生,我们先走,你随后再来?”这次说话的是常夕,她看出于连的窘迫,帮他出着主意。

于连快速看了一眼文竹,她面无表情,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他摇摇头,回身将那翅膀捡了起来,快步走开了。白泽与常夕相视一笑,跟上于连。文竹在几人后面,回头看了一眼赶过来的杨雪衣,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也跟上了几人的脚步往前走去。

杨雪衣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手中拿着于连的外套跑到长椅前,左右看了看,这长椅上只坐着一对相拥在一起的情侣。

她又皱了皱眉踮起脚尖四处张望,周围是涌动的人群,哪里还有于连的身影。

杨雪衣只得放弃,回到长椅上,从地上捡起一块白色的布,认出这是那翅膀上面的,将其塞进口袋走开了。

今天下午她还有三场表演,晚上要回去照顾奶奶,不能在这里待的太久,卷起外套放进背包里,走到路边的公交站台,等着下一趟车。想起刚刚于连的窘态,嘴角也浮现了一丝微笑,在寒风中显得极为动人。

......

花溪公园大门前,于连四人从出租车里下来,走过公园来到那间厕所前,见周围无人,相继进去,旋即回到了山谷中的房间。

于连随着文竹将那些食物拿进厨房,然后把翅膀放在沙发上。

“时间不早了,你去将其他人都叫来吧。”白泽从冰箱里拿出几个西红柿边洗边说。

于连赶紧上前:“这个我来就行了。”

“哈哈,吃饭时我也在吃,做饭怎么能光由你们两个人做,今天你们就休息一下,也随便尝尝我的手艺。”白泽支开了他和文竹,与常夕一起分别拉开袖子洗菜。

山狸一直站在白泽肩上,却不像在于连身上一样,丝毫不敢放肆,甚至呼吸都显得极为轻缓。

文竹叫过于连出去厨房,指着几扇门说:“我去叫道士和李子昂,你去叫和尚。”她顿了一下,想起早先白泽说的话,又说:“还有,把那黑人也叫出来。”

于连应了一声,先来到和尚门前敲了几下,没有人回应。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见和尚正盘腿坐在地上,眼睛紧紧闭着,听到门声后睁开眼,看着于连说:“怎么了?”

“人都齐了,你等会儿出来吃饭。”这是这一个星期以来,于连第一次见和尚。

和尚点头说:“我知道了,等会儿来,你先出去吧。”

于连虽有些话想问,但还是听他吩咐退了出去,来到“清”字房前敲门进去,示意黑人跟自己出来。

白泽回来时已经和黑人说过了,他点了点头,走到门边时弯着身子,才不至于撞到头,跟着于连来到了客厅。

黑人一边走一边看,两边房间上的字他自然一个都不认得,语言不通也问不出口,只是眼睛仔细观察着四周,忽然看到了沙发中的翅膀,他立刻站在原地愣住,遥远的记忆涌上心头,大叫一声指着那翅膀,面色变得惊恐,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