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乱

于连看着李子昂消失在厕所里,先是一愣,然后往周围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才走上前,在那面墙上摸了摸,入手一阵冰凉。

他回想李子昂的动作,在墙上敲了三下,却没见任何变化。踌躇了一阵还是不敢直接去撞,正犹豫间,手机亮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是文竹发来的消息:“相信他。”她像是能猜到于连心中所想一样,什么事情都能料到。

于连不再犹豫,敲了三下墙,咬咬牙直接往墙上走去,眼前白光一闪,再出现时已身处那间过道了。文竹站在一旁,看到他出现后对他点点头,跟上前面李子昂的步伐。

于连看到她走到李子昂弓着身子低声的说着什么,李子昂则是面无表情的点头,走到“清”字门前时停下说:“在这里面吗?”

“是的。”文竹说。

李子昂打开门,往里面看了一眼又退出来,来到客厅靠在沙发,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道士当初说十天左右,常夕姐姐和白泽是一起的,应该要明天回来。”文竹解下围巾放在一边回着话。

李子昂嗯了一声看向刚刚走过来的于连:“和尚呢?”

“在休息。”于连只得答道。

“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吗?”李子昂的眼中颇有些好奇。

“大概知道了。”于连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知道就好。”他带着些许笑容说:“反正今日无事,要不然你把与和尚一起的事说来听听?”

于连找了个位置坐下,与两人离的稍远,从和尚带着他从机场出去开始,一五一十将自己在依兰和哈市的遭遇都说了一遍。

“这么说,还有一只山狸跟着你,那怎么没看到它。”李子昂静静听完,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反而问起了那只山狸。于连注意到,他的表情自始自终都没有变化,像是一尊肉做的雕像一般,而文竹则不然,她在自己说到江刚爬到女儿身边和女人抱着老人跳楼时,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和感动,虽是转瞬即逝,但仍然被于连捕捉到了。

“被白泽带走了。”于连如实回答。

“难怪......”李子昂点点头,忽然身后传来一个满是酒气的声音说:“小屁孩你回来了,事办的怎么样?”

李子昂不用去看就知道后面人是谁:“臭道士你少放屁,我年纪比你小不了几岁。”

道士手中拿着一个玻璃瓶,上面写着“红星二锅头”几个大字,正往嘴里灌,一口下去半瓶酒便消失不见了:“谁让你一直长不大。”他挤到李子昂身边坐下,满身酒气笑嘻嘻说:“怎么样,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没什么特别麻烦的,这次是夺命,很久都没听说过了。”李子昂往旁边坐了坐,给他让出一个位置。

“那确实很久了。”道士又喝了一口酒,将剩下的半瓶全吞下肚:“我前几天办了个借尸还魂的,上次见到还是几百年前了。”

“麻烦事会越来越多的。”李子昂叹了一口气又问道:“那黑人是怎么回事,为何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好像极不寻常,白泽有问过吗?”

“有,不过他说要等你回来再详细问一遍,现在只是知道他从非洲来,是一个原始部落的人,叫做巴布巴普。”道士将酒瓶随手一扔,于连看到它稳稳落在垃圾桶中。

“既然如此,那就再等几天吧。这几日你们别离的太远。”李子昂后一句话是对于连和文竹说的。说罢起身,回到过道,打开一间房间走了进去。

道士则在沙发中睡了过去,他身上的道袍粘满了杂草,大拉拉躺在沙发上,发出震天的呼噜声。

于连和文竹对视一眼,悄悄离开,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剩下的时间于连便在房中看书,一直到下午五点左右文竹叫他出来做饭。两人在厨房做了几个菜,叫醒道士,与李子昂四人一起吃了一顿晚餐,席上无话,吃罢各自回房,转眼便到了第二天。

和之前一样,于连早早起床,与文竹一同做好早饭后,给黑人送去了一碗面。那黑人仍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接过碗倒入嘴里,像是感受不到烫嘴一样。

几人吃罢饭后,文竹要带着于连出去买食物。今天市区人比以往明显多了许多,大学基本都已经放假,加上再过不久就要过年,许多店铺上挂着红色的灯笼,整个街道洋溢着喜庆的氛围。在超市中买了些食材后,文竹又在服装店为自己和于连买了两件新衣裳,然后提着东西往外面走去。

经过一个广场时,于连见人群熙熙攘攘,络绎不绝,颇为热闹。周围到处都有商家站在店铺门口,拿着喇叭宣传自家商品。

那广场中间架了一个高台,上面有主持人拿着话筒说着一些活动优惠的话,忽然一阵音乐,几个模特随着音乐走出来,人群立刻沸腾起来,纷纷围在台下,看着台上模特走秀。

天气虽冷,那些模特却都只穿着内衣内裤,将身材暴露在外,随着音乐在台上来回走来走去,引得下面的人群一阵叫好。幸好这台上能照到阳光,模特也都是些二十多岁的姑娘,不至于冷的浑身发抖。于连以前见过有些商家会用这种手法吸引人群,但那是在县城,在市区还是第一次见。

于连看了几眼,人群越发密集,本来在周围店铺里的人也被吸引过来,广场上一时全是人,将于连挤到了一边。他只见到文竹的身影在前面走着,脚下慢了几步便被人群所挡住。却也不急着去追,反正已经知道回去的路,也不用一直跟着她。

索性停了下来,挤在人群中看着台上,一个女孩从后台走上前来,她身材丰满高挑,仅仅穿着内衣内裤,商家还贴心的为她准备了一对巨大的翅膀,随着她的走动,那双翅膀也上下翻动。她从后台走到舞台边缘,底下人群的叫好声也越来越大,许多人拿起手机拍照,欢呼声引得对面街上的人也转过头来看。

那女生微笑着走到舞台边,展示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就转过身去,那对翅膀上印着几个大字,正是商家的名字。这时,一直在旁边看着的主持人拿起话筒:“谢谢各位朋友,接下来还有更加精彩的演出,在此之前呢,我要向你们隆重的介绍一款我公司最新出品的内衣,由法国大师精心设计......”

于连摇摇头走开,往前看去,哪还有文竹的影子。快步上前,看到一辆警车停在路边,几个警察从车中走了出来,挤进人群指着台上大声道:“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摆的,报备了吗?”

台下围观的众人见警察来了,呼的一声全都散去,只留下几人还在原地看热闹。那主持人有些懵,他们这活动只是老板临时起意的,哪经过报备,这下被人举报,一时慌乱,扔下话筒就要跑,被警察一把抓住,只得嘴硬说:“我怎么了?犯什么法了?”

“什么怎么了,你在室外公共场所进行商业活动报备过了吗?”

于连无心去看台上情况,远远看到前面那人好像是文竹的身影,往前跑了几步,走到近前才发现不是,正犹豫着要不要问一下时,忽然感到肩膀一沉,歪头一看,那只山狸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了。

于连欣喜地放下手中东西,抱过山狸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山狸叫了一声,于连这才发现,周围的行人正怪异的看着自己,他有些尴尬,提着东西走到那舞台后面,这里的人很少,他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对着山狸兴奋的说:“怎么就你一个人,白泽他们呢?”

山狸不急着回答他,却朝着他身边叫了一声,于连转过头去,看到椅子后面上站着一人,她全身只穿着内衣内裤,背后有一对大翅膀,正费力地去脱那翅膀,手却够不到背后。周围有行人停下看着她,却没有人上来帮忙。

于连转过头正好迎上她的目光,认住她就是刚刚在台上的那名模特,一时有些慌乱,连忙摆手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看的。”

那女生落落大方的笑了笑,看着山狸说:“你刚刚是和它说话吗?它听得懂你的话?”

“听......听不懂。”于连脸慢慢变红,低着头不去看她。

女生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山狸后不再说话,想要去解下身后的翅膀,奈何手长不够,加上这翅膀当初设计时就要有人在一旁帮忙才能解开,迟迟不能解下。围观的人也多了一些,有的人甚至还拿出手机拍照。

于连有些看不下去了,先脱下自己的衣服递给那女生,低声说:“要不然我帮你吧。”

女生看了看他,将衣服围在自己腰上说:“好的。谢谢了。”

于连绕到她身后靠近她,鼻中闻到她头发的香气,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手向她腰间的带子伸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